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给我查查这个小白脸是谁
    “这兔崽子!难得回来一趟没待上多久就走。”

    知道顾琉笙与简水澜离开顾家老宅,华楚楚绷着小脸,哀怨地看向顾夫人。

    “伯母,晚上我能住在这里吗?幅”

    她不想住酒店,也不想回到西江月圆,有简水澜的地方她一刻都不想待了悔!

    顾夫人一想到自己被简水澜活生生给骗走了五百万,打从回来之后就没好脸色看,素来端庄的她此时阴沉着一张脸,看到华楚楚哀怨的眼神,她缓和了脸色。

    “当然可以,你想住上多久就住多久,不如搬回来这边住吧,我看你住在西江月圆那边也只是受气!”

    听到顾夫人的话,华楚楚眼里一热,泪水盈眶而出。

    “谢谢伯母!”

    **

    会议结束之后,顾琉笙回到了办公室,刚坐下便想到一件事,他取出手机翻出相册最终定格在一张合照上,盯着上面的男子数秒之后,他拨通了内线电话。

    “来我办公室一趟!”

    宋微推门而入,朝他走去,“顾总有何吩咐?”

    顾琉笙将手机相册上的男子递给他看,“查查这个小白脸是谁!”

    宋微看到图片上那张堪称完美的男子侧脸,又见着他旁边的女人时眼里荡出一抹笑意,这不是少夫人吗?

    宋微很是嫌弃地看了一眼顾琉笙,“顾总,这还需要查吗?应寒,当红明星,三岁的孩子到八十岁的老人都喜欢,前些天微博还传出一个视频一三岁的小姑娘哭着要嫁给他!他的小雪花可谓布满了这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就我们公司里就有一大半的女人是他的小雪花!”

    一听到小雪花顾琉笙就蹙眉,“小雪花是什么东西?”

    宋微一副你out的表情,“应寒的粉丝名就是小雪花,看来少夫人也是小雪花。”

    顾琉笙略带嫌弃,“什么玩意,这是男人?皮肤白成这样还有那么多人追捧!”

    简水澜什么眼光,看上这么个小白脸,还小雪花……

    顾总,您比他还白!

    当然了,这一句话不过是宋微的内心戏,他可没胆子说出口。

    顾琉笙想了想,从宋微的手里收回手机扔在桌上,“给我一份他的详细资料!”

    “ok!没问题!对了,我们这一次新出来的产品拟定的代言人,应寒就是其中之一,商议之后,应寒应该是最为合适的人选!”

    “去掉应寒的名字。”顾琉笙一言直接淘汰掉应寒。

    “顾总,现在应寒的名气很大,他的粉丝各个年纪阶段的都有……”

    “还要我说第二遍?”

    顾琉笙直接打断了宋微的话,目光泛冷,很明显他已经不耐烦。

    **

    正在忙碌的简水澜听到手机短信提示声,打开一看,是秦筝发来的。

    “已回到公司,准备一番,晚上一起吃大餐,我在公司大门等你!”

    秦筝回来了!

    简水澜笑了起来,立即给她回了短信,“遵命!”

    她看了一眼时间,秦筝倒是会找时间,距离下班时间剩余五分钟。

    想到自从领证之后,每天都在家里吃饭,而顾琉笙也是一天三餐准时出现在家里,她想了想干脆给他回了条短信:“晚餐自己解决,我有事情,今天晚点儿回家。”

    收拾了一番,看了眼时间已到下班时间,她关了电脑拎包出了办公室。

    佟莉见简水澜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了,恨恨地盯着她的背影。

    “一到下班时间倒是跑得比兔子还快!”

    还在工作的顾琉笙听到短信提示声,点开一看,脸色便有些阴沉。

    他立即拨通了简水澜的号码,好几声之后才传来对方接听的声音,“你好!”

    “下班直接回家,晚上炖一道鱼汤,我一会儿也就回去了。”

    “刚不是给你发了短信,我有事情晚上晚点儿才能够回去。秦筝就要来了,我挂了!”<

    tang/p>

    手机里很快传来“嘟嘟”的声音,顾琉笙的脸色更是乌云密布了几分,这女人竟然挂他电话,他不死心地又拨了她的号码,只是这一次很快就被掐断了。

    不接他的电话?

    胆子倒是大了许多!

    此时的简水澜对着手机笑了起来,她简直可以想象出顾琉笙现在多么生气。

    每一次都是他先挂她电话,每一次都是他不接她的电话,这一回让他尝尝这滋味。

    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秦筝已经等候在那了,两个十几天没有见过面的女人立即抱成了一团,抱了一会儿,秦筝先放开了她,装模作样地行了礼。

    “少夫人吉祥!”

    简水澜立即轻咳了声,一脸正经,“免礼!”

    随即,二人又笑成了一团。

    等到笑够了,秦筝拉上她的手,“走,找个地方吃饭,顺道跟我说说你怎么就结婚了!”

    当秦筝看到停车场简水澜那辆白色的车子时,顿时张大了嘴巴。

    “我以为最差劲也得是个几百万的车子,怎么弄了个……”

    简水澜打开了车门回头嫣然一笑,“你觉得我来这里一个月的公司也就几千块,开着一辆几百万的名车合适吗?这车子不错吧,全部下来12万,车型是我喜欢的,价格也很亲民!”

    顾琉笙不愿意给她换这么亲民的车子,她只好用自己的钱先付了首付,剩余的慢慢还。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顾琉笙看到这一辆车子时,那一脸阴沉都似要下雨了。

    而顾琉笙送给她的那辆白色的劳斯莱斯,依旧在车库里停放着。

    秦筝嫌弃她,“是这么说没错,可你好歹也是顾家的少夫人!看你居住在西江月圆那样的地方,当时就特别嫌弃你竟然开着充话费送的自行车,现在这车子还是你们西江月圆最为便宜的车子吧!”

    “你别小看这车子,最起码我现在也是有车一族了!上来,姐带你吃饭去!”

    秦筝话中虽然嫌弃,然而上车后还是四处摸摸看看。

    “感觉还不错,我也要努力挣钱,买一辆这样的车子好了!”

    她现在每天都乘坐brt,上班虽然方便,然而假日出门还是麻烦。

    简水澜笑着将车子开了出去。

    晏家私房菜,平日里简水澜是绝对舍不得来这样的地方吃饭,不过今天秦筝请客,地点让她挑选,她自然挑一处平日里吃不上的地方。

    难得的,倒是还剩余一桌的位置,秦筝看着简水澜点了好几样的菜,忍不住又是一番嫌弃。

    “看看你怎么也是顾家的少夫人,那顾总舍不得给你吃吗?”

    “别说了,我天天烧菜给他吃,吃完还得嫌弃我厨艺一般,要不是为了报答他当日的救命之恩,早就不干了!”

    一边嫌弃她厨艺一般,一边还让她准备一日三餐。

    秦筝听着吃吃地笑了起来,“我倒是好奇你们的相处方式,先送你个礼物,一会儿你给我说说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

    秦筝说着从包包里取出一只精美的盒子推到了她的面前,“回去再拆!”

    “为什么不现在拆?”简水澜好奇。

    “让你回去再拆你照做就好了,问这么多做什么?”

    此时服务员已经将她们点的菜一样样送了过来,简水澜只好将礼物收下,二人边吃边说,简水澜将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秦筝,连同她被绑架两次的事情。

    秦筝听完之后沉默了,思考了一番,最终慎重地点头。

    “我要是你也这么选择,毕竟顾琉笙那是棵好乘凉的大树!不过……你真的不知道得罪了顾家什么人?”

    “早前我与顾家能有什么接触?若不是因为那一日在家里看到那人高马大的陌生人,我也与顾琉笙扯不上关系,就是不知道顾家那人想从我这边得到什么东西!”

    秦筝也点头,“你那屋子里也没什么让人惦记的东西,会不会不是顾家?而是云家那边?”

    简水澜与云家的关系,秦筝还是知晓部分的。
    p>

    “不晓得,顾琉笙说了是顾家人,那么应该就是顾家的人。”

    一开始她也怀疑云家,可顾琉笙的话,她感觉更有分量,如果不是顾家人,他不会无端自己抹黑顾家。

    喝了一口橙汁秦筝将杯子放下,“如果是之前我还会担心你,不过现在有顾总在你身边我倒是安心了许多,真是顾家人想要从你这边得到什么东西的话,那么他们会知道你的身份,也会忌惮于顾总。”

    而后秦筝想到男神的事情,“你之前说应寒是你的邻居,什么时候带我去看看,就算不能够光明正大地闯入他家,最起码可以在电梯里守株待兔!”

    秦筝突然就笑了起来,“**oss不是要给我放假吗?我今天回来公司一来是送资料,二来就是打算跟你吃顿饭,明天后天放我假,干脆……我今晚住你家怎么样?”

    为了男神,她可以一晚上在电梯里守着。

    简水澜知道秦筝所说的是她的家,“如果你不介意还有一个华楚楚,我倒是同意。”

    “比起应寒,那华楚楚算什么?”

    秦筝轻啧了声,“就这么说定,晚上住你那边,说不定可以与男神来一场偶遇!”

    “行!”简水澜立马点头,“你要是有应寒的消息立即给我电话,我第一时间赶去!”

    这么多天过去了,她都没有遇见过应寒,也不知是不是所有的出门与回来都与他错过了?

    两人一说到应寒的话题自然是说了个没完没了,一顿饭整整吃了两个小时才结束。

    **

    吃着宋微从酒店订来的食物,每一样都是经过顶级厨师精心制作,然而吃在嘴里,顾琉笙却觉得有些没有味道。

    草草吃了几口,他将剩余的全都扔在了垃圾桶里。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八点,简水澜竟然还不回来!

    难道这个女人忘记她已婚了?

    他打开了电视,立即就看到了应寒那一张脸,是一部古装剧,那小白脸怎么扮演都是一副女气的模样,他倒是不明白简水澜看上这个男人哪一点了?

    立即转到财经频道,看了不到五分钟,顾琉笙取出手机再次拨通了简水澜那一串号码。

    此时简水澜正在开车,手机在包包里响起来,秦筝在副驾驶座上提醒。

    “来电了!”

    “帮我接!”她打了个左转弯,车子继续朝着前方行驶。

    秦筝只好从包包里取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犹如接到了烫手山芋,“顾琉笙……你老公的!”

    手指滑过屏幕,刚将手机放到耳边,立即听到对方清澈的嗓音,“马上回来!”

    “你好,顾……顾总,水澜正在开车呢,我们马上就要回去了!”

    手机里传来陌生的声音,顾琉笙蹙紧了眉头,随即挂断。

    “挂了!”

    秦筝一阵莫名其妙朝着简水澜望去,好高冷啊!

    跟她的**oss有得一拼!

    挂她电话,简水澜轻嗤了声,“不管他,这货老是挂我电话呢!”

    秦筝笑了起来,神色有些暧昧,“你们虽然是协议结婚,但是有那个过吗?”

    “哪个?”简水澜没有听过秦筝话中的意思。

    “就是那个那个!”

    “什么哪个哪个?”

    问到这里的时候简水澜差点儿一个急刹车,她很快将车子在路边停好,侧脸瞪着秦筝,“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与他……再说了人家还看不上我呢!”

    秦筝见她如此,吃吃地笑着,“顾总哪儿会看不上你,你那身材……读书的时候我们系里的男生讨论最多的就是你,你可是他们的梦中情人!”

    他与简水澜大学的时候是舍友,虽然不同系,然而每日混在一起,倒也混成了寝室里关系最好的。

    简水澜轻嗤了声,重新启动车子,顾琉笙还嫌弃她胸小呢!

    回到西江月圆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简水澜也没想先回到顾琉笙那屋子里,而是回

    到了自己的家。

    她按了密码推门而入,屋子里漆黑一片,顺手开了灯,朝着屋子里走去,并不见华楚楚。

    秦筝也是来这里住过几次的,对于简水澜的家轻车熟路,她将包包一扔整个人舒服地躺在了沙发上,看到正在烧开水的简水澜催促道,“你赶紧回去吧,我对这里熟悉得很,咱们是什么关系,还需要你招待?嘿嘿……”

    她突然笑了起来,一副贼兮兮的样子,“你说男神这么晚了会不会想要出门或是正打算回家?”

    “你想做什么?”

    “我要不要去电梯里堵他?你说我要是堵到了男神,要不要签字、合影、送我回家?”

    于是两个女人齐齐地朝着偏向顾琉笙屋子方向的天花板望去,最终简水澜下了结论,“我在想也许男神不在家,你说都这么多天过去了,电梯每天上上下下都没遇上!”

    “男神岂是你想遇上就能够遇上的?你赶紧回去,一会儿顾大男神又该找你了!”

    说到这里,秦筝神秘兮兮地笑着,“我刚才送你的礼物要记得拆!我可是找了好几家店才找到的!”

    “知道了,有事情按隔壁的门铃,或是打我电话,我衣柜里的衣服都是重新洗过的,需要什么自己去拿!”

    她虽然也想住家里,然而又不想与华楚楚碰面。

    简水澜念念叨叨一番,这才回到了顾琉笙的家里。

    秦筝没什么事情可做,捧着手机走到了电梯,进去之后,扑眨着双眼笑,这是男神回家、出门的必经之路,她就不相信逮不住男神!

    今晚她就在这里守株待兔,要与男神合影,最好的结果就是男神见她无家可归,收留她一晚!

    那么温柔善良的男神,一定不会辜负她的期望。

    **

    玄关处换鞋就听到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声音,她走了进去,便看到沙发上一脸阴沉的男人。

    走到沙发旁将包包往上面一扔,她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几口灌了下去。

    顾琉笙听着旁边的动静,却连眼尾都懒得给他,继续盯着财经频道。

    简水澜习惯了他的忽视,想起秦筝送给她的礼物,是什么礼物让她找了好几家店?

    于是从包包里取出精美礼盒,看到上面的包装,一层又一层地拆开,一直到最里面是一个黑色的盒子,她轻轻地将盒盖揭起,看到里面放着一条轻纱一样的东西。

    难道秦筝送给她丝巾?

    从盒子里将类似丝巾的东西取了出来,展开一看,此时顾琉笙的目光也正看了过来,看到简水澜手里的东西,神色一下子变幻莫测。

    看清楚那东西之后,简水澜只恨不得回家将秦筝给撕了!

    情趣内衣……

    亏她想得出来,怪不得会问她有没有与顾琉笙发生关系!

    动作迅猛地将手里的东西收回了盒子,捧着盒子红着脸跑回了房间,压根不敢去想顾琉笙是否看到!

    将手里的东西扔在了床上,立即拨通了秦筝的电话,“秦筝,你说你到底送了我什么!”

    电话那边传来了秦筝的笑声,“怎么样?我就觉得黑色的衬你肤色,你要是穿上他,我保证顾大男神精尽而亡!”

    她捂着发烫的脸,声音一阵虚软无力,“我当着他的面兴致勃勃地拆了礼物……我觉得人生已经没了希望,秦筝,你给我等着!”

    她迅速地挂了电话,将自己的脑袋蒙到了被子里。

    丢脸,丢死人了!

    她为什么要当顾琉笙的面拆礼物,顾琉笙万一看到了,是不是要以为她……

    此时的顾琉笙目光落在被拆下的包装纸上,想着刚才简水澜手里的那一条东西,神色有些不自然。

    那条轻如蝉翼,穿在身上必定若隐若现……——题外话——谢谢鬼面蝴蝶送的荷包~~么么~~~鱼儿的完结古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穿越:王爷,你快滚!》又名《穿越:王爷如狼,妃似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