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分居,他成全!
    “简水澜,松手!这场合可不需要扮演什么恩爱!”

    简水澜依旧紧紧抱住他的手臂,“就你的场合需要扮演恩爱,我也有我的场合需求!顾琉笙,现在给你选择,一,送我到公司;二、将我的包包与手机还我!要不我就让你们公司的人知道我们已经领证的事情!”

    这消息太过爆炸性,估计连媒体都会很感兴趣。

    “我选择你去四处囔囔,告诉所有人我们已经结婚的事情。”他本来就没打算隐瞒屋!

    他选择结婚,一来是为了杜绝家里给他安排的结婚对象,二来也是为了驱赶所有想要靠近他的女人。

    看着眼前油盐不进的家伙,简水澜有些无力感,“说吧,你到底想要怎样才肯将东西归还给我?”

    “你就这么确定东西是我拿的?”顾琉笙反问。

    “什么意思?如果不是你拿的,做什么要将门上的密码给改了?之前让你改你不肯改,昨天倒是改得很欢乐啊!”

    “你不是要分居吗?”

    “你——你狠!”

    简水澜松开了他的手,后退一步,眼里染上决绝与干脆,“顾琉笙,你可别后悔,东西我都不要了!既然你说要分居,那就分居,别弄得好像我非要住你那边不可!”

    简水澜真没有再纠缠于他,很快转身离去。

    看着那道纤瘦的背影,顾琉笙的神色阴沉了许多,脾气还真不小!

    简水澜到公司外头拦了辆车子,直接前往致远,幸好秦筝将钱包给了她。

    **

    早上整整迟到20分钟,佟莉冷嘲热讽一番不说,还添油加醋捅到了杨络那里。

    被杨络念叨了几句,又想到那些糟糕的事情,一整天下来,简水澜都有些发蔫。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下班,想到西江月圆距离车站走路也需要将近半个小时,最终咬咬牙决定打车,反正花的是秦筝的钱。

    回到家里的时候,秦筝不在,反倒华楚楚回来了。

    简水澜换好了鞋子,朝里面走去便看到华楚楚坐在沙发上似乎在等人的样子。

    听到声音,华楚楚朝着她这边望来,随即起身,尽管在屋子里华楚楚还是踩着那一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

    此时简水澜脚上穿着的是舒服的平底拖鞋,被华楚楚这么一衬,165厘米的身高娇小得小巧可怜。

    华楚楚居高临下习惯了,低头看着简水澜,她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串钥匙递到她的面前。

    “还剩余三天满一个月,我提前三天离开这里,屋子里的东西刘意意会过来收拾!简水澜,我们走着瞧,我绝对不会将阿笙让给你的!”

    简水澜接过她手里的钥匙,抬眼对上对方画着浓妆的双眸。

    “我求你了,赶紧将那臭男人给抢走,管你用什么方式!”

    她气呼呼地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顿住了脚步回头,“慢走,不送!”

    她很快回到了房间,并且将房门给关上。

    秦筝压根不知道华楚楚来过,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蔬菜水果,许是这些时日简水澜都居住在顾琉笙的家里,没有开火,冰箱里都空了。

    她将需要冰冻的东西全都放在冰箱里,又倒了一杯饮料喝下,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舞步朝着里面走去。

    打算换一身轻便的衣服然后到厨房里一展厨艺,算是给简水澜赔罪。

    昨天夫妻吵架,很大的起因是因为她!

    因为她送的礼物……

    打开了房门,秦筝被床上躺大字的人给吓了一跳。

    “你回来也不吱声,我还以为你没有回来呢,对啦,晚上你回顾大男神家里吃饭,还是在这里吃?若是在这里的话,我亲自下厨!我秦筝别的没本事,烧几样菜还是很拿手的!”

    “别给我提那个混蛋!”

    简水澜从床上坐起,怨念地盯着秦筝,“晚上家里吃,你负责烧菜刷碗,我负责吃!”

    秦筝靠在木柜上看着简水澜一脸怨妇的模样,啧啧出声,“你这是……欲求不满?”
    tangp>

    当简水澜阴森的目光射来的时候,秦筝立即捂住了嘴。

    “真跟顾大男神吵架了?也怪我那礼物来的不是时候,若是等你们感情稳定一些的时候送,那顾大男神绝对直接交代在你这里!不过……水澜我告诉你,我们女人能伸能屈,你就先服软一些,毕竟这么优质的男人失去了我都为你感到可惜!”

    要是她能嫁给这么个男人,她绝对事事听从!

    简水澜轻嗤了声,“我欢迎广大女性同胞过来将他抢走!你赶紧地煮饭去,想饿死我?”

    秦筝立即点头行礼,“遵命!少夫人!”

    “狗腿……”

    简水澜重新又躺了下去,随即想到那一部摔裂屏幕的手机,看来明天真要去换个屏幕,再补办张卡。

    想到顾琉笙已经将门上的密码给换了,而顾琉笙也知道她家门上的密码。

    又想到华楚楚已经提前离开,她直接冲了出去,连鞋子都没穿,很快也改了门上的密码。

    **

    午餐,让宋微给订餐。

    到了晚上,又让宋微给订餐,顾琉笙都是吃了几口就扔到了垃圾桶。

    似乎与简水澜才吃过几顿饭,他怎么就觉得厨子里精心烧出来的饭菜,似乎没有她烧的菜好吃?就简水澜那厨艺,也不过尚可罢了。

    他走到了阳台上,不耐烦地盯着旁边阳台,隐约可听到女子传来的笑声。

    简水澜倒是玩得很开心!

    他穿着拖鞋走了出去,来到简水澜的屋子前输入了那一道熟记于心的密码,结果却提示密码错误。

    他又重新输入一遍,看着同样的结果,勾起危险的笑意,她竟然也改了密码。

    胆子真是不小。

    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分居,他成全!

    夜里,简水澜与华筝躺在床上,简水澜拿着她屏幕碎裂的手机刷网页,秦筝刷完朋友圈又去刷微博,突然两个熟悉的背影让秦筝睁大了双眼。

    “水澜,你看看这图片上是不是你和顾大男神,我赌一个月的工资就是你们两个,这衣服就是你今天穿的,现在在阳台上挂着呢!”

    简水澜凑了过去,仔细一看,还真是她与顾琉笙,两人都是背影,但她走在后面双手攀着他的手臂,顾琉笙则是正好回头看她,被捕捉到了他完美的侧脸。

    背景是顾氏独特的建筑,很明显是今天她跟着顾琉笙到公司被拍到的,连连拍了好几张,不过都没有拍到她的正脸。

    只是博主爆出来的那条博文就让她有些恼火了:燕城顾少被不要脸女人纠缠,大家快将她人肉出来,癞蛤蟆还妄想吃天鹅肉。

    短短不到半天的时间,下面的评论已经将近十万,转发量也有好几万,点赞的更是已经突破十万,评论区一个个都在骂她,看到那些脏污的字眼,简水澜气呼呼地翻了个身。

    “这些人分明就是嫉妒,有本事她们也过来跟顾琉笙那混账结婚啊!这一定是早上我跟着他到了公司被人拍下的,这名为‘来自骨子里的优雅’的博主一定是顾氏集团的员工。”

    秦筝也立即为她打抱不平,“我找人去黑了这个人的id,最好将她人肉出来,还什么来自骨子里的优雅,这分明就是来自骨子里的犯贱!来自骨子里的嫉恨!来自骨子里的愚蠢!太气人了!”

    简水澜也有微博账号,不过习惯了朋友圈,毕竟微博上谁都能够看到,只在之前发了几条微博。

    她以为是自己的手机问题,见秦筝正在评论区为她打抱不平,便轻撞了下她的胳膊。

    “你刷新看看,我怎么搜不出来?”

    秦筝只好将自己打了好几句的评论先复制了,随即刷新微博,刚才评论、转发一直蹭蹭往上涨的那一条微博已经不见。

    她也去找来自骨子里的优雅,结果什么都没有找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