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想到刚才顾琉笙吃醋的那一股狠劲
    随即他又拨通了简水澜的号码,“后天同我回一趟老宅,这一次可能要住上几天。”

    “那我上班怎么办?”

    “白天照常上班,剩余时间都必须在老宅里!泗”

    简水澜虽然不甘愿,但也只能答应,她气呼呼地挂断通话唐。

    对面苏焕笑着看她,目光不离她嫣红一片的唇瓣,似乎刚才见她没有这般的色泽,雪白的脸上也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足可想象刚才另一个屋子里有多么激烈,他甚至都想象不出像顾琉笙那样高冷的人激烈起来是何场面。

    “什么事情这样让你气愤?”

    简水澜坐在他的对面,将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番,觉得苏焕真不容易。

    “脾气那么臭的人,你是怎么跟他做朋友的?是不是好几次都气得想要将他暴打一顿?”

    苏焕笑了起来,他本就长得清隽,这么一笑,一张脸更是显得熠熠生辉,特别是那雪白晶莹的八颗牙齿特别亮眼,排列得也极为整齐。

    “要是我能打得过的话!你可别小看琉笙平日里一副高冷的样子,他要是打起架来那是连宋微都不是他的对手!宋微你一定认识吧,琉笙的秘书,特种兵出身,琉笙接手顾家的时候,宋微就回来帮他了!”

    而他连宋微都打不过,更别提想揍顾琉笙了。

    “这么厉害……”

    简水澜的脸色立即有些变化,小心翼翼地问他,“那么他打女人吗?”

    她想起顾琉笙那一股狠劲,当日为了救她,可是直接将车子给撞上了!

    还好他车子的性能不错,只是车头擦了点儿痕迹,凹凸并不明显,过两天就修好了。

    苏焕摇头,“应该不打女人吧,最起码到现在还没见他打过女人!”

    他将剩余的饭菜装好,起身都拎到了厨房里的垃圾桶里。

    重新回到位置上,简水澜给他倒了杯水,苏焕看了下时间,已经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起身走了几步又去看她,“你现在既然已经与琉笙结婚,我觉得该包容的还是要包容,他的缺点不少。而他……”

    想到刚才顾琉笙吃醋的那一股狠劲,苏焕又道,“他应该也是在意你的,最起码不讨厌你,否则他不会随随便便找个女人结婚的!虽然之前我一直想让他当我的妹婿,顾家与苏家结亲,不论是对顾家或是苏家还是我,都有极大的好处!不过琉笙既然选择了你,作为你们二人的朋友,我自然祝福你们!”

    最起码他这个继承人的身份不可动摇。

    而他没有告诉她,如果顾琉笙不是因为有那么点儿的喜欢,绝对不会去亲一个女人。

    那人洁癖的程度,不许他人近身。

    妹婿……

    她想起了苏燃,别说苏燃了,当日在宴会上她就看得出来喜欢顾琉笙的女人就有一卡车。

    不说顾家的权势,就顾琉笙那一副相貌,哪个女人不爱?

    苏焕离开了,简水澜走到阳台上,看着隔壁的阳台还有光亮,她想起今晚上那霸道激烈的吻。

    不可否认,虽然一开始是抗拒的,可后来她沉醉其中,甚至化被动为主动地去索取,一直到现在她似乎都能够感觉到那一股清冽的味道。

    原来亲吻比她想象的还要美好!

    抚上唇,只觉得一张脸都有些发烫,就是夜风吹来,也无法吹散脸上的热气。

    整个城市灯火阑珊,犹如移动的星辰,她抬眼看着漆黑的天空,稀疏的几颗星。

    轻叹了声,简水澜回到了屋子,关上了阳台的门,打开电视搜索应寒主演的古装剧。

    然而,里面的剧情却丝毫看不进去,她捂上了比往日跳动得厉害一些的胸口。

    心,似乎有那么点儿,乱了!

    只因为,他的吻。

    **

    下班的时候,顾琉笙开着他的车子到了致远接人,还未出公司就看到那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等在那里。

    这个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人不少,

    tang而且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那一辆车子。

    简水澜没有勇气这么过去,否则明天公司里肯定都是她的传言。

    深呼吸了口气,她掏出手机拨通了顾琉笙的号码。

    “需要在这么招摇的地方吗?到前面的路口等我,否则的话,你自己回老宅!”

    “简水澜,我就这么见不得人?”他堂堂顾氏集团的总裁需要被这么藏着掖着?

    “不是你见不得人,而是我怕你让那些女人给勾走了,没看到那些女人看你的车子时都恨不得化身为狼吗?你要是现在出来,她们能把你给啃得骨头都不剩!”

    这是担心他被别的女人给抢走了?

    算她还有那么点儿眼光!

    顾琉笙的心情变好了那么丁点儿,结束了通话,将车子朝着前方的路口开去。

    简水澜见门口的车子不见,这才松了口气,后面的秦筝远远看到简水澜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立即赶了上去一把拍了她的肩膀。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老实交代!”

    简水澜被吓了一跳,回头见是秦筝,狠狠地在她的腰上捏了一把,立即听得秦筝一阵哀嚎声,“放、放手……”

    “我还有事情,先走啦!”

    简水澜松开了手,朝着大门跑去。

    后面的秦筝扶着自己的腰肢,哀怨地盯着那一道跑去的身影,一定有奸情!

    于是也偷偷地跟上,一直跟到路口旁,看到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而简水澜正偷偷摸摸地朝着那一辆车子走去,原来是她的优质老公啊!

    秦筝笑了起来,等到简水澜走近车子的时候立即取出手机打开拍摄功能连续拍了好几张,随即连上网,将刚才所拍的照片一张张用微信方式发给了简水澜。

    简水澜上车之后,瞪了一眼顾琉笙,“往后在这边等我就好,不许出现在公司大门口!”

    顾琉笙双眸暗沉地看了她一眼,“真的不是我见不得人?”

    “是我见不得人!”

    简水澜轻嗤了声,随即伸出了手,“你说要还给我东西的!”

    “后面!”

    简水澜回头一看,果然在车后座看到了她的包包,立即转过身取了过来,打开包包一看,什么都没少。

    白色的手机安静地躺在里面,打开一看,发现可能是因为没电的缘故,已经关机。

    看到车钥匙,简水澜松了口气,她终于不用每天早晨那么早起来,走半个小时的路才到车站了,除了浪费时间之外,她觉得自己的小腿肚都快要走出肌肉了!

    正在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起了来信息的提示音,将包包放在一旁,取出手机,点开微信,发现是秦筝发来的信息。

    连环六张图,都是她要上豪车的图片,下面还有秦筝发来的文字信息:清纯女大学生被富豪包养的寂寞日常。

    简水澜简直被气笑了,直接发了一条语音,“秦筝,你给我等着,回头让你跪搓衣板!”

    这混蛋,竟然跟在她后面***!

    此时正是高峰期,车流量不少,顾琉笙将车子开得很缓慢,听到简水澜满是威胁的声音,随口一问,“你和秦筝关系很好?”

    “废话!你和苏焕的关系,也许就是我与秦筝的关系!”

    她与秦筝的关系就像姐妹,除了男人不能共用,其余的没什么不可以的。

    他与苏焕的关系……

    “我与苏焕认识三十二年了,比兄弟还亲。”

    苏焕算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就连顾家的兄弟都没有这样亲密的,小时候一块儿长大,后来一起读书。

    因为两人都是继承人的缘故,所有的教育都差不多,就算他继承了家里的事业之后,也一直都与苏焕联系。

    “那真是难为了苏焕,你这么破的脾气,他都能够忍受你三十二年……”

    三十二年,苏焕也三十二岁了?——题外话——谢谢daisy2016送给本文1朵鲜花,小月123456送给本文2朵鲜花,13764157851送

    给本文3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