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大哥,这水澜不会就是你偷偷领证的那姑娘吧?
    这些男人真一个比一个还妖孽,都看不出他们的真实年纪。

    “那你可要小心些,说不定你要忍受我的破脾气一辈子,到时候你会比苏焕还要可怜!”

    顾琉笙淡淡地瞥了一眼身边的女人,最终将视线挪开,在她的眼里,他就这么一文不值?

    一辈子…唐…

    简水澜嫌弃地瞥了他一眼,一年就已经是极限了,还一辈子!

    **

    这是简水澜第二次来到顾家老宅,许是之前来过一次,这里的下人都知道她的身份,对她倒是恭敬了许多。

    管家江姨看到她的时候也恭恭敬敬地喊了她一声,“少夫人!”

    顾琉笙没有先带简水澜去见顾老爷子与顾夫人,而是直接将简水澜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顾家的这几日就住在这里,你的衣物我已经让人给你准备好。如果还有别的需求的话,只要吩咐江姨一声即可!”

    简水澜看着风格简约大气的房间,顾琉笙的房间似乎都偏暗色调,只不过……

    目光落在那一张大床上,简水澜瞬间就觉得不好了!

    “你也住在这里?”

    “难道要我去睡杂货间?”顾琉笙反问,又将简水澜上上下下地看了一遍。

    “就你那身材,安全得很,倒是……半夜你别爬过来!”

    简水澜双手环胸,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目光随即落在一旁的沙发上。

    “我觉得我们可以剪刀石头布,输的睡沙发,你觉得如何?”

    她可没胆子与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秦筝可是说了,男人都是禽兽,特别是上了床的男人!

    口中说不要的,其实身体都诚实得很!

    “你先休息一会儿,等下用晚餐的时候,我会让江姨喊你一声,我去一趟爷爷那边。”

    潮老头?简水澜双眼一亮,“我也去?”

    “不用了,爷爷估计不待见你!”顾琉笙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被留下来的简水澜朝着他狠狠一瞪,他们顾家哪个待见她了?

    不过很快她就打起了精神,吃饭的时候怕又有一场仗要打,特别是之前拿了顾夫人的五百万支票,只怕顾夫人还怀恨在心!

    与其一会儿让顾夫人嫌弃她不懂得尊老,还不如现在先去打个招呼,简水澜很快收拾了自己的情绪,这才离开了房间。

    别墅很大,不过之前顾琉笙带她来过一趟倒也不会太过陌生,远远地看到了江姨,她走了过去。

    “江姨!”

    江姨听到声音,回头一看是简水澜,立即恭敬地迎了上去,“少夫人!”

    “江姨,你可知道妈现在在哪儿?我去看看她!”

    “这……”

    江姨有些为难,“少夫人现在还是别去比较好,华小姐在夫人那边,只怕夫人不想让人打扰。”

    妈呀,这华楚楚还真将自己当成顾家的媳妇了?

    怎么每次到顾家老宅都有她的存在?

    简水澜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江姨!”

    “少夫人先回房休息吧,大概半个小时用晚餐,到时候我会过来告诉少夫人一声。”

    **

    “阿笙!”

    正朝着顾老爷子书房走去的顾琉笙听到身后的声音,眉头细微一蹙,回头一看正是华楚楚,而她的身边还有顾夫人。

    “妈!”

    顾琉笙轻轻喊了声,随即转身朝着顾老爷子书房的方向走去。

    看着顾琉笙离去的背影,顾夫人抿着唇,眼底的冷意泄露出她的不满,这孩子这些年来离她越来越远了,与她的关系也不如幼时的亲密,甚至可以说是一日比一日疏远。

    华楚楚见顾琉笙完全无视她的存在,眼里有些受伤,看着身边的顾夫人似乎有些不开心,便道,“伯母,阿笙的性子本就如此,再说他可能急着要去见爷爷呢!”

    “哼,再不去见他爷爷,估计他这

    tang顾家掌权人的身份也快到尽头了!”

    华楚楚倒不这么认为,“阿笙的本事伯母也是知道的,阿笙一定不会让人夺走任何属于他的东西!”

    说到顾琉笙的本事,顾夫人的心里才痛快了些许,含笑看着华楚楚。

    “你说的没错,属于阿笙的,没有人可以夺走!楚楚你可要加把劲,你可比那简水澜更能够帮助阿笙!”

    华楚楚一想到自己最起码还有些用处,立即点头,“伯母,我会的!”

    最起码她的身后有华家,而且顾老爷子疼她如孙女。

    走到书房的门边就听到了屋子里顾老爷子的声音,“小晗的棋子走得不错,懂得运筹帷幄,我这好不容易经营的半壁江山都快让你给攻占了!”

    “爷爷哪儿的话,这棋局看着白子局势不错,然而爷爷的黑子可是处处设着陷阱,我这白子一不留意必定全军覆没!”

    “哈哈!你小子就是会说话,不似阿笙成日里将我气得半死!”

    顾老爷子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呀,天都黑了,小晗,晚饭吃过了再回去,或是……这局棋一会儿再陪我下,晚上就留下来,还住原来的房间里!”

    顾晋晗含笑点头,“是,爷爷!”

    顾琉笙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屋子里的情景,这才走进去打招呼。

    “爷爷、晋晗!”

    “你小子倒是还记得要回来!”顾老爷子瞪了他一眼。

    顾晋晗见到是他回以一笑,轻喊了声,“大哥!”

    顾琉笙轻易点头,走了过去,看了一眼棋局。

    “爷爷还是一如既往的奸诈,处处都是陷阱!”

    “什么奸诈,你会不会说话?我这是运筹帷幄!”

    顾老爷子拿着拐杖敲了敲他的胳膊,“既然回来了,晚点儿过来陪我下一局,看看是否退步了!晚上不会又要走了吧?”

    他在一旁入座,“不会,我与水澜会在家里住上几日。”

    一听到顾琉笙会留下来住上几日,顾老爷子的脸色才好看了些许。

    “水澜……”

    顾晋晗含笑向他望去,“大哥,这水澜不会就是你偷偷领证的那姑娘吧?一会儿我得见见她,是什么样的小姑娘让大哥这样急匆匆地领证了!”

    一知道顾琉笙偷偷领证,顾家人一个个都沸腾了起来。

    毕竟这是大事!

    “那小姑娘是你堂嫂!”他父亲是顾老爷子的大儿子,而顾晋晗的父亲则是顾老爷子的二儿子。

    “什么堂嫂不堂嫂的,顾家认了吗?”

    顾老爷子一听到这事情,就有些恼火,他拄着拐杖起身,再不理会这些孙儿,独自朝着外头走去。

    顾晋晗起身,眼里满是笑意,“看来大哥还需要一番努力!”

    “嗯。”顾琉笙轻轻应了声也起身朝外走去。

    **

    今日的餐桌上多了简水澜、华楚楚,还有顾晋晗,整张长方形大桌坐了六个人,倒是显得比以往热闹了几分。

    顾老爷子虽然平日里严肃了许多,但是看到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倒也高兴,他朝着顾晋晗望去。

    “小晗可要经常过来蹭饭,一忙起来大半个月见不着人影,和你爸爸一样啊!”

    顾晋晗点头一笑,“知道了爷爷!”

    顾晋晗朝着简水澜望去,只见是个眉眼柔和美丽的小姑娘,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原来顾琉笙喜欢这个类型的女孩子!

    第一眼望去,就让人觉得舒服,特别是她那一双眼睛极为好看。

    “大嫂!”他轻轻喊了声,随即又自我介绍,“我是顾晋晗,琉笙的堂弟,你可以喊我一声晋晗或是小晗。”

    顾晋晗的这一声大嫂让在座的好几个人都显露出不满的神色,顾夫人看到顾老爷子神色不满立即出声,“这一声大嫂可是喊得早了,只是领证而已,我们顾家是不会承认的,小晗,可别再喊错了,还是随大家称呼她一声简小姐!”

    一想到被她讹去的五百

    万,她虽然自己有不少的私房钱,可是五百万也并非小数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