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我们是领了证的夫妻
    “看来妈很不欢迎我们回来住,如果这样的话,一会儿我与小澜就回去,省得碍着妈的眼!”

    随即顾琉笙朝着简水澜望去,往她的碗里夹了菜,“别介意妈的话,我们是领了证的夫妻,在法律上是被承认的。饭菜可还合胃口,如果不合胃口的话,一会儿我让江姨亲手给你烧点儿别的菜。”

    简水澜温婉一笑,“饭菜很可口,你也多吃点儿,别只顾着我。泗”

    随即朝着顾晋晗望去,“我是简水澜,喊一声大嫂的话,怕是现在并非很方便,你可以喊我一声水澜。”

    顾晋晗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又见她与顾琉笙的互动,忍不住一笑唐。

    面对二人亲昵的举动,华楚楚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就连桌上的饭菜都味如嚼蜡。

    她在这里,一下子成为了尴尬,而后狠狠地瞪了一眼顾晋晗。

    这可恶的顾晋晗竟然这么快就承认了简水澜的身份,那么她华楚楚在他眼里是什么?

    看到顾夫人张了口又要说话,顾琉笙抢先一步开了口,“上回带着小澜回来,没想到妈这么大手笔给了小澜五百万的支票当见面礼,我还以为妈这是认可了小澜!”

    这话一出口,气氛就彻底地变了!

    以现在顾夫人对简水澜的态度,根本不可能拿出五百万的支票当见面礼,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果然下一秒顾老爷子的神色阴沉了几分,他的目光直直看向顾夫人,随即重重地哼了声,扔下了手里的筷子,拄着拐杖起身矫健地走出了餐厅。

    顾老爷子虽然经商无数年,然而他曾是军人,性子耿直,绝对不会拿钱去侮辱人。

    顾夫人的这一点已经犯了他的大忌。

    顾老爷子离开之后,顾夫人的目光狠狠地盯在顾琉笙身上,这儿子是她的仇人吗?

    简水澜一想到那张支票立即笑了起来,“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五百万这么大的支票!”

    顾晋晗不傻,自然从里面听出了猫腻,看来是顾夫人想用五百万的支票赶走简水澜,结果却让简水澜当见面礼给收下了!

    倒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

    看起来温婉贤淑的模样,但那双美丽的杏眼所表露出来的却不是这样。

    完全与华楚楚是不同风格的类型,怪不得顾琉笙会与她领了证。

    顾夫人深呼吸了口气,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万不能在这些小辈们面前失去了分寸。

    她将筷子搁放好,拿起餐巾擦拭了下唇角,才看向他们。

    “你们慢慢吃,我去看看老爷子。”

    顾夫人很快离开了,屋子里就剩余四个年轻人。

    华楚楚将筷子搁下,看向顾琉笙,迟疑了些许,终于开口,眼里带着请求。

    “阿笙,我有话说想要单独对你说,你给我一点儿时间好不好?”

    顾琉笙在给简水澜夹了菜之后,才正眼看向华楚楚,“华小姐,我们没有这么熟吧!还是请华小姐称呼我一声顾总或是顾先生,别让我妻子误会了。还有,华小姐一直住在顾家似乎有些不妥吧!”

    华楚楚脸色更为煞白了,就连妆容也掩饰不了,眼里晶莹的泪水顿时溢了出来。她看着眼前让她爱了好几年的男人,可他第一次如此正眼看她,却是为了与她拉开距离。

    “阿笙,你怎么可以这样,我……”

    泪水扑簌簌落下,华楚楚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隽秀贵气的男子,为什么对她总是这样残忍?

    她华楚楚是哪儿不好要他这样对待?

    顾琉笙瞥了一眼华楚楚的眼泪,倒是无动于衷,好奇简水澜的眼泪怎么对自己杀伤力那么强!

    简水澜看向顾琉笙,以眼神示意他要不要答应华楚楚的,毕竟华楚楚这么高傲的人当着他们的面都哭成这般了。

    “吃饱了?”顾琉笙问她。

    简水澜只得点头,扔下了手里的筷子,“饱了!”

    这样的气氛吃饭很不利于消化。

    “我带你回房休息,晚点儿四处走走。”

    他动作自然地握上

    tang了简水澜的手,也不与华楚楚还有顾晋晗打招呼就离开了。

    倒是简水澜离去之前,还是回头朝着他们二人挥了挥手。

    餐厅里也就剩余顾晋晗与华楚楚,一个含笑,一个泪水依旧扑簌簌地掉落。

    顾晋晗扔下了手里的勺子,看向华楚楚,“楚楚,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们也算是一块儿长大的,自然看得清楚大哥对你的感情,然而大哥的眼里心里从来就没有你。我想能够入得了大哥心里的人至今只有两个,一个是琉璃,一个是现在的大嫂,但从来都不是你!”

    一说到琉璃的时候,华楚楚的心底一颤,含泪的美眸看向顾晋晗。

    “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爱阿笙,爱了这么多年,绝对不会放弃!他与简水澜不会有好结果的,伯母不会同意,爷爷也不会答应的!”

    华楚楚起身狠狠地瞪着顾晋晗,“你少一口一个大嫂喊她,早晚有一日我会让你喊我一声大嫂!”她抹着脸上的泪水气呼呼的走了。

    顾晋晗看着华楚楚离去的身影,又见餐桌上没动过多少的食物,倒是便宜了他。

    **

    两人晚上没吃上几口,顾琉笙便让人将他的车子开了出来,拉着简水澜的手上了车,简水澜不明所以。

    “哎,你干嘛?去哪儿?”

    “吃饭!”顾琉笙淡漠地应了一声。

    “刚才不是吃过了吗?”

    顾琉笙系好安全带看着身边的女人唇角含笑,“我可不记得你的胃口这么小!”

    看简水澜长得瘦,但她的胃口可不小。

    “我……”

    她刚才是没吃过多少,不过顾琉笙似乎吃得比她还要少吧!

    她嘟了嘟嘴,忍不住抱怨,“家里不是还有那么多没有吃完吗?干嘛还要浪费这钱在外头吃?”

    有钱人的世界,这几年让她越发难以理解了。

    随即简水澜笑了起来,“喂,既然都没有吃饱,我带你去吃绝对正宗的鱼片砂锅,便宜又好吃,保证让你胃口大开,怎么样?”

    看到简水澜兴致勃勃的样子,顾琉笙轻轻点头,“在哪儿?”

    见顾琉笙这么轻易答应,简水澜自然高兴。

    “这里距离燕大应该不算太远,就在燕大附近的美食街,你往燕大的方向开,怎么走我再告诉你!”

    车子走了些时候,顾琉笙突然问,“你是燕大毕业的?”

    燕大是燕城是最好的大学,在国内排得上前几。

    “嗯。”简水澜点头,“毕业之后就很少回去了,读书的时候半工半读,我与秦筝最经常在美食街那边打工,哪家店的招牌菜是什么,哪家店卫生,我和秦筝最清楚不过了!”

    半工半读……

    能够居住在西江月圆这样的高级住宅区,需要半工半读?

    不是说房子是她母亲留给她的吗?

    那么她的家境应当不错才是。

    顾琉笙没有再详细询问,车子很快朝着燕大的方向开去,一路上简水澜一边指点怎么走,她在燕大生活了四年,又是燕城的人,对于那些燕大附近的大街小巷无比熟悉。

    当车子在一条热闹的街道上停下的时候,顾琉笙有些后悔答应跟她来这里了!

    “简水澜,你别告诉我就是这里?”

    “就是这里啊!”

    她语气轻松地回答,随即一指附近的空位,“你可以把车子停在那里!”

    顾琉笙将车子停在路边,看着这一条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都是社会底层的人,他往座椅上一靠,无力地看着身边的女人。

    “我请你到宴氏私房菜吃里面的招牌菜!”

    简水澜却已经解下了安全带,“宴氏私房菜的招牌菜虽然没吃过,不过我现在只想吃鱼片砂锅!”

    她很快开了车门下车,看到顾琉笙还在车上没有要下来的意思,于是走了过去替他开了车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