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大清早投怀送抱,你这是藏了什么心思?
    “你到底要不要下车,不下车的话,我自己去吃了,看你要在车上等,还是一会儿我自己打车回去!”

    顾琉笙看着狭窄的道路,两边都是店面,昏暗的灯光,简陋的招牌,黑漆漆的油烟,所见之处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他深呼吸了口气,还是下了车子泗。

    简水澜见他矜贵的模样,完全与这一条街格格不入,然而看到顾琉笙最终妥协,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于是主动挽住了他的手臂,带着他朝着街道里面走去。

    一路上烟油味混杂着食物的味道,道路本就狭窄还摆放了不少烧烤摊子,看起来生意很好的样子。

    顾琉笙可以说从未踏入这样的地方,他甚至不明白那些人怎么吃得一脸满足唐。

    两人走了一段路,简水澜指着一处店面。

    “呐,就是这里!”

    顾琉笙一看到店里简陋广告牌,红色的底,黄色的大字:正宗鱼片砂锅。

    “你一定没吃过这样的东西吧!”

    “是连这样的地方都从未来过!”

    顾琉笙的神色有点儿阴沉,无法想象这里的东西他该怎么吃。

    简水澜才懒得理会他的神色,直接拖着他进去,这个时候已经过了饭点,店里冷清些。

    简水澜找了一处空位,取出桌上的纸巾在桌上擦拭一番,又去擦拭椅子最终将擦过的纸巾展开给顾琉笙看。

    “看,干净吧!实习前三个月我与秦筝就是在这里打工的,因为这家的砂锅确实好吃,而且还包午饭与晚饭,老板娘人也很好!”

    “老板娘,来两份鱼片砂锅,地瓜粉,一份微辣,一份不辣!”

    “哎!”

    那边忙碌的老板娘立即应了声,回头一看是熟悉的面孔立即走了过来,“呦,这不是小简吗?”

    而后看着一旁站着的高个子男人,一看到他那张脸的时候眼神立即就亮了。

    “小简,这是你男朋友吗?长得可比电视上那个大明星应寒还要好看!”

    简水澜一脸的自豪,应寒可真是谁都认得!

    “我是她丈夫!”顾琉笙改正。

    “小简可真幸福,嫁了这么优秀的老公!小简的老公请坐,座位都是干净的,当初小简来我这边可是帮了不少的忙,特别是当初与小秦来的时候,我这店里那是从未有过的火热,今天两位免单!”

    闲聊了两句,热情的老板娘就去忙碌了。

    顾琉笙看着一脸得意的简水澜,最终还是在她的对面入座,眉头却是一直轻蹙着。

    简水澜冲着顾琉笙明媚一笑,“老板娘这是夸我和秦筝漂亮!”

    “没脸没皮……”

    没一会儿两份热气腾腾的鱼片砂锅就上来了,简水澜将不辣的那一份放到顾琉笙的面前,她能吃上一点儿辣,就顾琉笙那张嘴吃不得辣。

    顾琉笙看着砂锅的边缘,倒不是太过油腻,见这边虽然光线不好,但卫生确实比外头看到的要干净一些,不过屋子里一片闷热,没有安装空调,只靠着挂在墙壁上的几架旋转风扇。

    他拿起筷子检查了一番,又将一旁的陶瓷勺子也检查一番,最终还是从口袋里取出干净的手帕细细地擦拭了一遍,对面的简水澜一见到他的举动忍不住就笑了。

    “你这样不累?”

    她已经用筷子卷起了粉条吹着上面的热气,打算一口吃下。

    将手帕重新放回去,顾琉笙几分不耐烦地看着对面吃得津津有味的女人。

    “读书的时候你就吃这些?你家人呢?”

    他们是怎么忍受自己的女儿半工半读,还成日吃这些食物的?

    家人……

    简水澜愣了下,嘴里还挂着一大串粉条。

    她将粉条咬断,细嚼慢咽一番才出声,“高二结束那年就没有家人了。”

    很显然她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想到顾家的现状,她问,“你跟顾夫人怎么一副仇人的样子?”

    今晚上,顾琉笙可是拆了顾夫人的台子,那架势,还真不像对母子。
    tangp>

    “因为她不值得我尊重。”

    顾琉笙也没打算谈论顾家的事情,他低头喝了一口汤,倒是喝到了鲜美的鱼汤,与他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简水澜也没去问为何顾夫人不值得他尊重,见顾琉笙喝了第一口汤,立即期盼地盯着他看。

    “味道不错吧!”

    “一般!”

    他又用筷子夹了点儿粉条吃下,除了觉得这边不够干净,食物倒是能够吃下。

    两人都没有再聊各自家庭的事情,只是当顾琉笙却记住了她高二结束那年就没有了家人,母亲给她留下了西江月圆的房子,那她的父亲呢?

    期间两人闲聊了几句,顾琉笙吃了一些就没有再动筷子,而后一直盯着胃口不错的简水澜,她似乎很好养的样子,然而吃的东西不比他少,却不见长肉。

    真是白瞎了那些食物。

    吃完之后,简水澜大呼舒坦,拿起纸巾擦拭脸上的汗水。

    **

    回到顾家老宅已经快十点了,一到夜里这里就极为安静。

    一路走去,除了他们的脚步声,就剩余喷泉流水的声音。

    若不是外头灯火通明,简水澜对于这里还是有些恐惧的。

    “你说,这别墅那么大,就住你们几个人,不害怕吗?”

    “需要害怕什么?”顾琉笙不解。

    简水澜瞥了一眼身旁高大的男人,这人心理素质太好,估计也没什么可以吓到他,这别墅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这难免……

    “你想太多了,这别墅干净得很。”

    万一没灯,夜黑风高……简水澜没有说出来。

    晚上闹了个不愉快,他们也没打算再去见顾老爷子与顾夫人,直接回到了房间。

    只是一回到房间简水澜就犯难了,顾琉笙进了浴室,她坐立难安地在一旁等着,等会儿她睡哪儿?

    目光落在中间唯一的那张大床上,简水澜深呼吸了口气,满是紧张,她这是第一次与男人共处一屋。

    没多久浴室的门被打开,顾琉笙一身清爽地走了出来,身上穿着夏日睡袍,藏蓝色的将他的肤色衬得很白,发上还有些湿漉,这么一看似乎又年轻了许多,不可否认这是个帅气且漂亮的男人。

    简水澜当然不会让顾琉笙知道自己用漂亮来形容他,否则以他的性子今晚不得安生。

    “不去洗吗?还愣着做什么?”

    “哦。”

    她打开衣柜看着里面满目琳琳的衣服,在一旁看到了一堆挂着的睡裙。

    找了找,终于找到一件最为保守的,圆领带袖子,下摆过膝盖,又拿了一条白色的内裤,这才红着脸入了浴室。

    一到浴室里她整张脸更红了,里面充斥着一股刚沐浴之后的清爽气息,带着几分清冽,她忍不住深深嗅了一口。

    一想到顾琉笙身上的清冽味道,又想到了前天晚上让她心乱失眠的吻,简水澜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张脸绯红一片,比上了胭脂还甚,眼尾的几缕妩媚让她觉得有些陌生。

    吹干头发,她将浴室收拾了一番,这才推开了浴室的门,走出浴室,她看到已经躺下的顾琉笙,而他的身边还空了好大一块位置。

    这是想让她也睡床上?

    不可能!

    瞧见沙发足够躺下两个大汉,简水澜走到床边扯了下盖在顾琉笙身上的薄被,“这屋里还有毯子吗?”

    顾琉笙慵懒地睁开双眼瞥看她,“去找江姨要,不过你一跟江姨说需要毯子,她立即就会知道我们分开睡!江姨一直到这事情爷爷就会立马知道,而后我妈也会很快知道。”

    闻言简水澜用力扯过了他身上的毯子,“你一个大男人还盖什么毯子,这毯子我要了!”

    她折回了沙发上躺好并将毯子浑身裹上,屋子里开着冷气,不盖毯子睡到半夜肯定冷醒。

    毯子被抽走的一瞬间,顾琉笙立即坐起身,看到简水澜将自己裹成蚕蛹的样子躺在沙发上,不禁

    觉得有些好笑,索性将空调温度调高了些许。

    他重新躺了下去,并且关上了房间的灯。

    温度一调高,简水澜裹着毯子没一会儿就觉得热了,她很快将毯子踢开了些许。

    “顾琉笙,你将温度调得这般高是想要闷死我吗?”

    “我没毯子……”

    黑暗中,简水澜索性一脚踹开了毯子,打了个呵欠懒得再理会他。

    **

    一大清早,声声蝉鸣。

    顾琉笙早早醒来,他坐起身正要下床却见着前面沙发上背对着他抱着抱枕蜷缩成一团的女人。

    乌黑柔软的长发垂落下来,露出优美纤细的后颈子,白色的睡衣虽然过膝,然而她这样的只是却让大部分裙摆卷了上来,大片紧致雪白的肌肤呈现在眼前,毯子掉在地上。

    大清早的,顾琉笙被眼前这一幕给刺激得有些上火,前天尝过她的味道,如今还眷念着,现在看到这样的场面,顾琉笙觉得自己都有些把持不住。

    他不是向来控制力很好吗?怎么最近到了这个女人的面前,他几乎要全军覆没?

    顾琉笙深呼吸了口气,只觉得一阵陌生的口干舌燥,小腹的地方更是隐隐灼热起来,低头一看,他无奈一笑。

    不就是醒来看了这么一幕,怎么反应如此巨大?

    他起身拾起地上的毯子盖尸体一样将她全部盖了个严实,连头发丝都没有露出一根,这才走到浴室里梳洗,见灼热一直没有消散下去,只好又到浴室里冲了个冷水澡。

    换好衣服,他擦着半干的头发走了出来,见简水澜还在沉睡,索性走了过去又一把将她身上的毯子扯开。

    “简水澜,起床!”

    喊了两声没有任何的反应,顾琉笙只好去摇她的肩膀。

    “简水澜,你给我起床!”

    睡得正沉时被人摇醒,简水澜嘟囔了几声打算翻个身继续睡,只是她睡在沙发上这一翻身整个人直接掉了下去,幸好顾琉笙眼疾手快蹲下身子将她的身子抱住,才让她没有摔在地上。

    简水澜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他抱在了怀里。

    “你……”

    她瞪大了双眼,刚受到惊吓,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顾琉笙将她扔在了沙发上,“大清早投怀送抱,简水澜,你这是藏了什么心思?”

    她坐起了身,将手里的抱枕扔到一旁,“我能有什么心思?倒是你大清早的吓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