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顾琉笙,我怎么会嫁给你?
    “赶紧起床!我等你!”

    他后退了几步在床边坐下,双手环胸盯着她看。

    这么早起床做什么唐?

    简水澜抓了抓头发,从沙发上某一个角落里找到手机,打开一看,这才5:35泗!

    “顾琉笙,你没病吧,这么早醒来,是不是年纪大了睡不着?我还年轻需要更多的睡眠!”

    嘟囔了几句她重新在沙发上躺了下来,又将毯子裹到了身上,怀抱着抱枕。

    年纪大……

    没嫌弃她年纪小幼稚,她倒是一次又一次地嫌弃他老!

    顾琉笙起身再次卷走了她身上的被子,“给我起来运动,谁像你每日里睡到上班前,让爷爷知道你这样子,你还怎么在顾家混?”

    “那就不要在顾家混,你以为我很喜欢这里啊?这破地方没一个人欢迎我!”

    她抢夺着被子甚至用脚去踢他,“顾琉笙,我起床气不小,不想一会儿跟个女人打架就给我滚边儿去!”

    看她骂骂咧咧没一副女人该有的样子,简直忍无可忍!

    顾琉笙索性将简水澜整个人抱了起来朝着浴室走去,一路上简水澜抗议声不断。

    一直到顾琉笙用莲蓬头去冲她的脸,声音戛然而止,随即是更大的尖叫声,“啊——顾琉笙,你是不是找死?我成全你!”

    满脸满头的冷水,她整个人打了个哆嗦,脸上身上滴着水,看起来很狼狈,简水澜一双美丽的杏眼死死地盯着顾琉笙,恨不得喷出火将他烧了!

    大清早的,这个男人是不是疯了?

    “清醒了?清醒了就梳洗!”

    “什么仇什么怨要你这般对付我?顾琉笙,我要离婚!立马去离婚!”

    “离婚……从我们领证那一日开始你就一直囔着离婚,看你这么穷,你真离得起?”

    顾琉笙嗤笑,见她头发淋湿大半,水一直滴落下来,胸口的位置更是淋湿了大片,直接贴在了胸口上,可以看到里面饱满的轮廓,还有……

    这该死的女人就穿一件?

    他默不作声地将视线移开,喉结一动,只觉得浑身又燥热起来。

    简水澜一心想着他话里的意思,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刚才的目光与一些细微的动作,随手一抹下脸上的水,“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离不起?”

    “看来你还真是粗心大意,只看到一年之后离婚我给你十个亿,却没有看到一年之内若是你先提出离婚,那么就是毁约,必须赔偿给我十个亿!”

    把她论斤按两卖了都没这个价格!

    要命,真有这一条?

    “不可能!”

    简水澜瞪大了双眼,抬起了手,“协议呢?”

    她不可能这么瞎,这样容易赔本的事情她不会做!

    “我自然不可能将协议随身携带,不过这一份协议是宋微帮我拟好的,你可以问问宋微!没别的事情,那就赶紧将自己梳洗好,顾家的媳妇没有一个是睡到日上三竿的!”

    说完之后,顾琉笙再不理会她,转身出了浴室。

    一出来之后,他就将空调温度调低了好几度,只觉得浑身都燥热起来。

    这女人果然是属妖精的!

    一想到之前在他浴室里所见到的那一幕,他就觉得这一辈子怕是再也忘不了了!

    他深呼吸了口气,平缓身体里的躁动。

    简水澜还没从结婚协议书上的内容缓过来,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回去好好地将那一份协议拿起来再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上一遍。

    毕竟像顾琉笙这么精明的男人,她不得不防!

    一身清爽地出现在顾琉笙的面前,只是她的双眼藏着怒火,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烧成灰烬,早晨5:30爬起来发神经吗?

    顾琉笙看到她穿着裙子出来,随即打开了衣橱,找出一套运动服递给她。

    “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换了,一会儿运动到7点回来吃早餐。你再拖拖拉拉,若是上班迟到了可别怪我!”

    tang

    简水澜被气笑了,没有接过他递来的运动服,“所以你这么早将我挖出来就是为了运动?顾琉笙,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以往每天上班蹬着半个多小时的自行车,下班又必须蹬半个多小时,这几日上班我从西江月圆走到车站就需要走半个小时的路程,每天来来回回地走着,我都觉得自己运动量过剩,你现在还要我去运动?”

    顾琉笙直接将运动服扔在了她的头上,“废话别那么多,赶紧换了随我下楼!”

    简水澜不甘不愿地接过,很快到浴室里将衣服换好,顺道将头发高高绑成马尾,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简直就是怨妇的表情。

    她觉得还是早日回到西江月圆,她要与顾琉笙分居!

    顾琉笙看着已经换好运动服的简水澜,本来看着就比实际年纪要小些,现在穿着运动服就像个高中生。

    看惯了她披头散发或是缠着丸子头的样子,此时简单的马尾看起来青春活力。

    简水澜嘟着嘴一脸的不满,原来是要去运动,怪不得一大早顾琉笙就穿得这般休闲!

    她打了个呵欠,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六点!

    要困死她了!

    多少年没有这么早起了?

    **

    平坦的道路上,两边种植了凤凰木,此时正开得如火如荼,一丛丛、一簇簇,极为热闹。

    顾琉笙一路上慢跑,他虽然控制了速度,然而还是与简水澜拉出了好长一段距离。

    于是停下来等她跑上来,却见简水澜跑得要死不活,似乎下一秒就能够倒下的样子。

    这女人……

    顾琉笙只好往回跑一把拉住了简水澜的手,“既然已经出来了,能不能精神点儿?”

    她哭丧着脸看他,眼底尽是委屈,“我从没这么早醒来,顾琉笙,我怎么会嫁给你?”

    “嫁给我你并不吃亏,别说得好像自己很委屈的样子!爷爷是军人最讨厌那些能睡到日上三竿的人,你看看顾家有谁能有你那么能睡?”

    住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早上都是他三催四请的才肯起床,他也真是长见识了!

    “咱们什么时候回西江月圆?这顾家老宅我是一天也住不下去了,我们回去好不好?我不想看到你妈,我总觉得你妈想将我撕了!那潮老头虽然没想撕我,可他也不待见我啊!”

    顾夫人给她的感觉就犹如这一任的云夫人给她的感觉一样,都是恨不得撕了她,让她消失!

    云夫人,也就是云水溶的母亲。

    “再过两天就回去!”他也住不习惯这里。

    两天……简水澜在心中一阵哀嚎,难道她还要这么早起两天?

    两人就这么慢悠悠地跑着,6:50准时回到了顾家独栋别墅,顾琉笙觉得从没有晨跑这么辛苦,还要一手拽着个随时都恨不得滚马路上睡觉的女人。

    二人一身清爽地出现在餐厅里,此时顾老爷子也正打完太极,拄着拐杖朝着餐厅走来。

    当简水澜看到华楚楚与顾晋晗也精神抖擞地出现在餐厅里的时候,相信了顾琉笙没有骗她!

    果然下一刻华楚楚对上了她的双眼,“简小姐应该很不习惯吧,我在简小姐家里借宿了一段时日,简小姐上班的时候都睡到时间刚刚好,不上班更是直接睡到了大中午,在顾家早早起来运动,怕是简小姐从未有过的!”

    “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不喜欢运动,成日里争分夺秒地睡觉!”

    顾老爷子闻言立即瞥了一眼简水澜,又是一顿数落。

    顾琉笙从江姨的手里端来牛奶递到简水澜的面前,侧过脸看顾老爷子。

    “爷爷,往后有我监督小澜,昨晚上小澜太累了,早晨又起得太早,这会儿有些无精打采。”

    “嗯嗯。”

    简水澜立即点头,“昨晚上确实好累!”

    沙发虽然舒服,然而太窄不好翻身。

    只是为什么一个个的眼神都那么有戏?

    见简水澜一副懵然的样子,顾琉笙忍不住微微弯起了唇角——题外话——今天更新一万字。<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