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一个已婚妇女,还想夜不归宿?
    顾琉笙见她难得这么听话,微微勾起一抹笑意,擦干了头发将毛巾随手一扔,取过简水澜的手机,打开相册一张张翻看晚上秦筝给他们拍的合照。

    返回的时候,在图集看到了一张三个人的合影,其中就有简水澜窒。

    他点开了大图,发现背景有些熟悉,然而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中间的男子戴着鸭舌帽,还有黑色的口罩,整张脸遮得只看到一双眼睛,看到那一双眼睛的时候,顾琉笙立即认了出来。

    这不是应寒吗?而旁边两个女人分别是简水澜与秦筝。

    他死死地盯着上面的男子,手指飞快地将其删除,又将所有的照片翻看了一遍,这才放心地将手机放回原位,又将空调温度调高了些许戛。

    最后取过自己的手机,很快将与简水澜合照的那张图片设置成屏幕。

    简水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顾琉笙已经睡下了,这些天顾琉笙与她同睡一屋,虽然让她睡沙发,倒也没有将毯子抢走。

    她看着侧躺着沉睡的男人,还有空出来大半的床……

    随即轻拍了下自己的脸,胡想什么呢!

    因为明天不上班,简水澜也没设置闹钟,早起运动的话,顾琉笙会喊她起来。

    许是刚梳洗过,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她拿起手机翻看相册,目光落在他们合照的照片上,简水澜只觉得一股异样涌入心尖。

    翻了几张,最终又去找应寒的照片,只是从头翻到尾都没有任何应寒的照片,甚至她发现就连她、秦筝与应寒三人在电梯里合照的那一张照片都已经消失不见。

    她自己不可能与删除,秦筝也不可能删除她男神的照片,能够动得了她手机的人也就只有……

    目光阴测测地朝着床上沉睡的男人望去。

    该不会是顾琉笙给删除了吧!

    想到这里,简水澜起身拿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找到经常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细细翻看了一遍,中间那一页应寒的签名已经不见。

    简水澜回头看着沉睡的顾琉笙恨不得将手里的笔记本砸在他的脸上,一定是这个混蛋!

    下回遇见应寒再让他签名,绝对不会让这个家伙知道!

    她将笔记本收好,又取出手机想了想设置上指纹密码。

    这手机本来就没什么秘密,加上她不喜欢每次用手机还需要再密码解锁,但也因此才让顾琉笙得逞!

    她与应寒的合照,多么珍贵啊!

    **

    顾琉笙一直说了在顾家再住两天,这一住倒是整整住了一个星期。

    周天终于被准许回西江月圆,简水澜一想到每天早晨5:30醒来的噩梦就要结束,恨不得早几天回来。

    在西江月圆自由习惯了,到顾家老宅规矩不少,还有一个恶婆婆找她毛病。

    顾琉笙停车的时候,简水澜已经先去等电梯了,电梯门开的时候,才看到顾琉笙大步朝这边走来。

    两人进了电梯简水澜按下16楼按键,顾琉笙的目光落在她身后一幅巨大的海报上,怪不得他觉得那三个人合影的背影墙有些眼熟,原来就是这个电梯里。

    只是应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电梯在16楼的时候停下,电梯门自动打开,简水澜蹦跶了出去,朝着1602的门口走去,很快输入了密码。

    顾琉笙走了过来,看到她正输入的密码:0000,顿时有些无语。

    果然她的脑袋构造是无法猜测出1111,不过他家的密码已改,倒是与她家的一致。

    他并没有朝着1601走去,而是当简水澜开了门之后尾随进去。

    那边正在玄关处换鞋的简水澜立即回头瞪他,“你怎么不回你自己的家?往后我们还是继续分居吧,谁也别想大清早地将我从被窝里拉出来,还有我已经睡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沙发了!”

    这些天不上班依旧每天那么早起来,她做梦都幻想着睡到自然醒。

    “你家不就是我家?”顾琉笙反问。

    “谁跟你说我家就是你家的?”换了鞋子她朝着里面走去。

    顾琉笙

    tang看了一眼玄关处,“回头给我放置几双男士的拖鞋。”

    简水澜懒得搭理他,只是一个星期不回家里,怎么觉得屋子里空旷了许多?

    安静地看了几秒之后,简水澜发现从自己家里竟然可以看到顾琉笙家里那一套真皮沙发还有实木的长桌,她走了过去,站在沙发旁又看到了自家屋子里的一切,呆愣地回头。

    “顾琉笙,这是怎么回事?我家墙壁呢?”

    顾琉笙看了一眼风格不同的两个屋子,眼里染上几分满意,“拆了!”

    “拆了!”

    她嗤笑了声,“你拆我家墙壁做什么?你快把墙壁给补上去!”

    顾琉笙直接朝着他家的地盘走去,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着对面的风格,最终下了决定。

    “过两天你那边重新装潢一遍,风格与我这边的统一起来,这么一对比也不会太突兀!”

    她气得直接将包包扔在他的身上,“顾琉笙,你快将我家的墙壁给补上去,谁让你没经过我的同意拆我家墙壁的?我要去告你,告到你破产!”

    怪不得他突然要在顾家老宅住上一个星期,怪不得他那天晚上会直接开车送她与秦筝去吃海鲜,就是担心她回来取车发现自家墙壁被拆了!

    接过她砸来的包包,放到一旁,顾琉笙浅笑看着她气呼呼的样子。

    “你要能告赢,随你去告,需要我帮你找律师吗?”

    真能被这个男人给逼疯,简水澜没有理会她,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取出钥匙从里面找出被她藏着的结婚协议书,细细看了一遍,她懊恼地闭上了双眼,怎么感觉被骗了!

    协议上确实有这么一条,婚后一年内,若是由女方先提出离婚,必须赔偿男方十个亿!

    她卖器官都卖不出这么高的价钱!

    当初怎么就没有再仔细地看上几遍,她看着下面的签名,分明就是当初他们二人的签字。

    如果不是签名都在,她都怀疑顾琉笙是不是给她换了一纸协议。

    简水澜一跺脚将协议书藏好,回头看着被拆除的墙壁,怎么看都觉得怪异。

    顾琉笙看着一脸懊恼的小女人,从桌上取过一本杂志慢慢翻阅起来。

    “简水澜,去做饭!”

    “你想得美!赶紧想法子将这面墙壁给我补上!”

    她气愤地从他的身边将包包取走,朝着玄关处走去。

    “简水澜这个时候你去哪儿?”顾琉笙见她要出门立即追了上去。

    “我爱去哪儿关你什么事情?不将墙壁给我补回来,我就离家出走了!”

    将鞋子换好,简水澜夺门而出。

    这个家,她待不下去了!

    顾琉笙立即给宋微打了电话,“你怎么办事的?墙壁拆后自然要两边风格协调,明天再找人过来将少夫人那边的屋子风格全都换成与我这边一致的风格!”

    宋微无奈一笑,“顾总,当初说只拆墙壁的是你,现在说要统一风格的也是你!”

    “少夫人不喜欢!”说完,立即结束通话。

    这都离家出走了!

    **

    晚上简水澜与秦筝窝在被窝里,细细数落着顾琉笙的不是。

    秦筝在被窝里笑,一想到顾大男神竟然将两家的墙壁给拆开,忍不住就是想笑。

    “我好想去你家看看被拆了墙壁的屋子是什么样子的,你说顾大男神怎么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他的动机又是什么?”

    随即秦筝又笑了起来,“会不会是顾大男神一刻都不想跟你分开,担心你不给他留门,所以干脆凿开墙壁,如此一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啊啊啊——受不了,好霸道的男人!”

    她推着简水澜的胳膊,“快快快,这样的霸道总裁给我来一打,我也要他拆了我家墙壁!”

    简水澜挣脱开秦筝的手,抱着棉被,“谁晓得他想做什么,最气人的还是结婚协议书上面真写了婚姻一年内如果由我提出离婚,必须赔偿他十个亿,你说我当初怎么就瞎眼了?”

    “十

    个亿!”

    这回秦筝更是欢乐了,“那你还离什么婚?十个你都卖不到十个亿!再说了,我看你一年之后未必就舍得离婚,我顾大男神这样优质的男人你舍得不要?”

    “谁说我舍不得了?我与他又不是因为感情才结婚,一点儿感情基础都没有,而且他们顾家还有人想要对付我,整个顾家除了见过一次的顾晋晗喊过我一声大嫂,没一个待见我的!现在……顾琉笙要是没有把那一面墙壁给我补上去,我就不回家了!”

    郁闷的是,她现在有家还归不得!

    一想到被拆掉的那一面墙壁,真是有钱了不起啊!

    秦筝躲在被窝里笑,随即很大方地答应。

    “那成,在顾大男神没有把墙壁补上,你就在我这里住下,我这地方虽然不大,不过两个人挤挤也是可以的,以前你也是住过的!而且你是开着车子过来,我们明天可以一起上班,省得我还要去挤brt,不过……顾大男神会去补墙壁吗?可别没两日你就舍不得你家优质老公跑了回去!”

    “我是那样的人吗?”简水澜问她,眼里冒着怒火。

    秦筝正要回答的时候,简水澜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睡在外头抬手去拿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

    “呀,说曹操,曹操就到!”

    简水澜瞥了一眼,“不接!”

    秦筝立即干脆地掐断。

    只是掐断没一会儿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秦筝一看,还是顾琉笙的来电,忍不住还是为他说了句话,“你这么跑出来一定没有告诉他去哪儿,这么晚了,他一定担心你,要不接下?”

    简水澜瞪了她一眼,“你这是谁的朋友呢?”

    “这说不定……他愿意补墙壁了呢!”

    简水澜取过电话轻轻滑过,立即听到顾琉笙的声音,“人在哪儿?马上回家!都这么晚了,一个已婚妇女,还想夜不归宿?”

    “墙壁补上了吗?等补上了再说!”她立即掐断了对方通话。

    一旁的秦筝立即满眼崇拜,“估计敢这么挂他电话的,估计也就只有你一人了!”

    在屋子里烦躁走了几圈的顾琉笙见简水澜这般干脆地挂他电话,立即重拨,然而那边传来了甜美的女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sorry,the-number-you-dialed-is-power-off.”

    简水澜将手机关机之后扔回了桌上,蒙上被子,“睡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