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了?那么他偏偏想让她看!
    翅膀硬了,竟然敢关机!

    他想了下简水澜可能去的地方,才发现对她的了解很少,除了她最好的朋友秦筝。

    而他并没有秦筝的联系方式,随即想到简水澜还有一部旧手机,立即去翻找了出来,很快在联系人里面找到了秦筝的号码。

    他用自己的手机将数字一个个地输入,很快拨通了对方的号码戛。

    刚要睡下的秦筝突然听到自己手机铃声响起,起身从桌上取过,发现是个陌生号码,后面还是一连串的7,该不会是……

    秦筝很快接听,小心翼翼地出声,“你好……”

    “我是顾琉笙,小澜在你那边吗?”话筒里传来顾琉笙低沉的声音。

    妈呀,真的是顾大男神!

    秦筝推了推蒙着被子的简水澜,看到她将被子挪开,立即朝她使眼色。

    简水澜一下子就抢过她的手机放在耳边,“顾琉笙,你这是扰民行为,知道吗?现在都几点了还不停地打,信不信我去报警?”

    “你也知道现在很晚了,那还不回来,在哪儿我去接你!”

    “毛病啊你,赶紧地把墙给我补上,否则想都别想我回去!顾琉笙,你知道那房子对我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吗?你就这么擅自做主将它拆成这样!你有钱你了不起吗?给我滚边儿去,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了!”

    她愤怒地结束了通话,将手机还给秦筝,“立即将他拉入黑名单,让他的号码永远都拨不过来!”

    知道简水澜说的都是气话,秦筝拉了拉她的手,劝道,“行了,对付男人必须见好就收,他这么晚找不着你定然也是担心你的安危!而且你不也说了他似乎也不喜欢回到顾家老宅居住?为了拆那一堵墙壁他可是委屈了自己住在顾家老宅里,你说他不去拆别人家的墙壁,偏偏拆你家的墙壁,这还不是为了要与你套近乎!”

    看到简水澜无动于衷,秦筝只好放大招,“有些男人啊,就是不懂得怎么追求女人,他这做法是幼稚了些,可始终还不是为了你?”

    “就那天我们去吃海鲜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这男人一定有可怕的洁癖,可你给他剥海鲜的时候,好几次你都用自己舔过的手指去剥蟹壳,他不也什么都没说吗?还将你给他剥的海鲜全都吃下了。”

    “还有,你看他分明是个不喜欢拍照的人,可我一说要给你们拍合照,他肯定是觉得若是不答应就太不给你面子,这不也答应了?这些就足够证明他能够忍受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可以容忍,就是因为有感觉嘛!”

    她秦筝虽然神经大条,可细致起来的时候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这也是当初为什么容承祯会让她留在身边当他的无数个秘书之一。

    “他见鬼的有感觉,反正没把我家墙壁给修补好,我连他的电话都不想接了!”

    看到秦筝还想劝她,简水澜直接捂住了她的嘴,“给我闭嘴,明天还要上班,你不想睡了吗?”

    她没这么早睡的习惯啊!

    在简水澜威胁的目光中,秦筝点了点头。

    简水澜这才松开了手,将被子往头上一蒙。

    “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了!”

    顾琉笙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脸色是铁青的。

    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他了?那么他偏偏想让她看!

    顾琉笙阴沉着一张俊脸,取了车钥匙很快离开了西江月圆。

    春江里小区,都是一些单身公寓出租,很适合上班族居住,加上这边四通八达,除了公交车站还有地铁与brt,出行很方便。

    顾琉笙将车子开到了小区立面停好,虽然不清楚秦筝居住的地方,但他还是走到了保安亭去问。

    保安一下子就认出了那一辆前几日开过来的豪车,之前远远地瞥见过对方,当时马上就记住了,知道他们认识,很快就报出了秦筝居住的楼层与楼号。

    小区有些年头,显得破旧,楼道也窄得可怜,加上那昏暗的灯光更是充满阴森。

    312……

    他看着上面蓝色的数字,在门上没有发现任何的门铃,只好抬手敲响了铁门。

    “砰砰砰”的敲门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声音也被放大了数倍。

    <

    tangp>

    秦筝已经关灯了,正要睡下,突然听到敲门的声音,她随即警惕了起来,这么晚了谁会来找她?

    简水澜也掀开了脸上的被子,“是不是有人在敲门?”

    “我去看看!”

    秦筝开了灯穿上拖鞋,简水澜立即也起身,“我跟你去看看!”

    只有一道铁门,不过幸好有个猫眼,秦筝从猫眼望了出去。

    昏黄的灯光中,她看到了一张俊美非凡的脸,神色还有些阴沉,回头对着简水澜轻声说道,“顾大男神来了!”

    简水澜的脸色立即一变,顾琉笙竟然找来这里了!

    看着铁门被不断地敲着,估计她没出现顾琉笙是不会离开的。

    见简水澜就要开门,秦筝立即拉住了她,“一会儿见面了可别还这么冲动,他能够找来最起码是诚心要你跟他回家,担心你在外头有危险。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好好解决,我也不好说什么,我回房了,客厅留给你们!”

    幸好这是一房一厅,不然她就尴尬了。

    简水澜想了想,觉得秦筝说的也是,“你先回房吧,我来打发他!”

    等到秦筝回了房,简水澜这才开门,看到外头站着的俊美男子,她扬起了下巴。

    “过来做什么?我说过了不把墙壁给我补上了,我是不会回去的!”

    顾琉笙却看着眼前穿着拖鞋,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吊带睡裙的小女人,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胸口的起伏,此时高高仰着下巴看他,他的神色更是阴沉了许多。

    “穿这样就来开门,万一过来敲门的是个坏人呢?”

    简水澜笑了起来,“你也不见得是个好人!”

    “去换一身衣服跟我回去,我想你也不愿意我在这里过夜吧!”

    “你……”

    “别让我跟你发脾气,否则后果怕是你承受不住!还不快去!”

    看到他的神色沉冷了几分,简水澜的心里还是有些发悚的,谁知道这个男人发疯起来会是什么样子的,上回他可是直接将车子给撞上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家好好的墙壁被他给拆了心中就觉得发堵。

    “我说了,你去把墙壁给我补上,凭什么你可以随便动我的家,你说拆就拆,你有经过我的同意吗?这些天我就住在秦筝这边,暂时不会回西江月圆,如果需要我去顾家的话你提前给我说一声,我一定配合你!”

    “墙壁既然拆了就不会再补上去,你就死了这一条心吧!至于你不愿意回西江月圆……那更不可能!”

    他走了进去将门关上,“去将衣服换了,马上随我回去,简水澜,我耐心有限!”

    见简水澜无动于衷,顾琉笙只好再催促,“快点,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没有换好我就帮你换上,到时候在你的朋友前面丢了脸,可别怪我,我顾琉笙并不是好说话的人!”

    “混账!”

    她恨恨地骂了声又觉得这样还不过瘾,抬脚去踹他,直接踹在他的小腿上。

    顾琉笙只觉得小腿有些疼,不过就她那么点儿力道也是伤不着他的,倒是将他的火气给点上了。

    在简水澜就要转身的时候直接拉住了她的手臂,紧接着将她压在了墙壁上,霸道的吻封住了她的柔软的小嘴,狠狠地惩罚了一番。

    没有深入,只是惩罚行地吻,离开的时候却有些舍不得。

    当他欺压过来的时候简水澜有一瞬间是懵的,直到唇上被他啃得生疼才反应过来,等到顾琉笙离开的时候她立即想也没想抬手一巴掌甩了过去。

    巴掌声在夜里显得异常清楚,房间里躺着玩手机的秦筝听到这声音立即就坐起了身。

    我的天啊!怎么还打起来了?

    重点是谁被打了,顾大男神该不会这么没品地打女人吧?

    可万一是简水澜将对方给打了……

    秦筝不敢想象那场面,心中为简水澜忐忑着,心想着她要不要出去看看,当个调和剂。

    顾琉笙捂着被打的脸,虽然不重,然而被一个女人给打了多少觉得自尊心受损。

    简水澜也没想到这一次竟然真的打中了,她以为他会像之前那样拦住她的手。

    气氛有些僵持,两个人就这么对望着,神色各异。

    最终还是顾琉笙先出声,“还不去换衣服?”

    许是他的神色太过吓人,简水澜虽然不愿意跟他走,可还是推开了房门,看到秦筝耳朵就贴着门板。

    “你做什么呢?”

    秦筝将她的脸打量了一番,见没有巴掌印,不过双颊泛红,唇上红肿,她自然想得出刚才外头的景象。

    “还好被打的不是你,那么……你将他给打了?”

    刚才他们那是……啧啧!

    “我要回去了!”

    她气呼呼地出声,拿了一套衣服到卫生间换上,又取了包包。

    秦筝披了一件外套跟着到了客厅,看到顾琉笙安静地站在那里,一边的脸上疑似有巴掌印,她扯了下简水澜的裙摆。

    “回去别吵了,有什么事情双方各退让一步!早点儿睡,明天你还要上班呢!”

    “知道了!我走了!”

    她闷闷不乐地开口,率先开了门走出去。

    顾琉笙自然跟上,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秦筝,“今晚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水澜现在心情不好,你多哄哄她,她就喜欢被哄,哄几句就好了!”

    **

    昏暗的楼道上,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谁都没有开口,寂静的夜里只剩余彼此的脚步声。

    顾琉笙想到秦筝所说的哄这个女人,可怎么哄呢?

    他没有哄女人的经验!

    于是深呼吸了口气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只是刚一碰上立即让简水澜狠狠地甩开。

    “我承认没有事先告诉你就直接拆了墙壁是我不对,但如果事先告诉你,你会答应吗?简水澜,那一堵墙,我是不可能再给它补上,这一点你需要清楚地意识到!”

    “明天宋微会找人过来将你那边的屋子重新装潢一遍,到时候统一两边的风格,或者你看看喜欢什么样子的风格,两边都按照你喜欢的来布置。”这也是他最后的退让。

    拆了她家的墙壁,还想顺道将她家重新装潢一遍,真以为那是他家?

    简水澜停下来看他,“你做事都这样从来不与人商量的吗?”

    “我这不是在与你商量?”——题外话——收到yuankang1977送给本文3张月票,谢谢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