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再不听话,就吻到你听话为止!
    “不!你这只是在陈述你想要的结果!顾琉笙,我妈给我留下的东西不多,只有那一套房子,我要你马上将它恢复原样,否则休想我原谅你!”

    她红了眼眶,觉得自己跟这个男人简直无法沟通,难道他不知道他们一年之后会离婚吗窒?

    现在将两套房子合并,一年之后难道要她离开西江月圆?

    她不在乎那十个亿,但房子绝对不会让出!

    看到她红了眼眶的那一瞬间,顾琉笙是有些心软的,上前一步将她整个人往怀里一带戛。

    “你不觉得两套房子打通之后更空旷了许多吗?这几日装潢房子会吵,我们明天先搬走,你不喜欢回顾家老宅,我在附近还有一座独栋别墅,我们去那边住!”

    “所以说你还是打算一意孤行,不将墙壁给我补回来?”

    简水澜将他推开,后退了好几步,“跟你简直无法沟通,果然大上9岁就有3个代沟,怎么说你就是那样的固执!”

    简水澜看都懒得再看他一眼,气呼呼地小跑着下了楼,她怎么就找了个年纪这般大的男人。

    9岁,代沟……

    一次又一次地嫌弃他年纪大?

    看着前面气呼呼的女人,顾琉笙快步跟了上去,只是脸色有些阴沉。

    见简水澜独自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顾琉笙几个大步将她拉住。

    “坐我的车子回去,这车子等明天我让人过来开走,明天我送你去上班。”

    “我想开自己的车!”简水澜甩开了他的手。

    “这么晚了你开什么车?”

    他重新握上她的手,直接带着她朝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去。

    “顾琉笙,我现在连开车都要听你的吗?”

    他开了车门,将简水澜扔了进去,见她就要下来直接帮她戴上了安全带,出声威胁,“再不听话,就吻到你听话为止!”

    一句话让简水澜彻底地安静了,看着坐在身边的男人,简水澜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跟这个男人生活一年,她觉得自己会早衰!

    车子很快开出了春江里小区,一路上简水澜沉默不语,一直到了西江月圆,顾琉笙停车的时候,她率先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等到顾琉笙赶来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合上,朝着16楼上升。

    这女人的脾气倒真是不小,还从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

    一想到被她甩到的一巴掌,顾琉笙就气得有些胃疼,随即想到今晚上为了这个女人,他可是连晚饭都没吃的。

    于是也没有直接回去,又朝着车库的方向走去,劳斯莱斯很快开出了西江月圆。

    简水澜直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见外头一直没有动静,索性也就不去理会,直接关门睡觉。

    **

    安静的包厢里,容承祯来的时候顾琉笙已经先喝上了。

    容承祯看了下腕表,已经00:30了。

    “你不是每天十一点前入睡吗?怎么喊你你也不会出来,今儿这是怎么了,竟然这么晚了主动喊我出来喝酒。”

    “废话少说,喝不喝?不喝换人!”他拿起手机准备给苏焕电话。

    容承祯见他心情不好,耸肩一笑,“行,将苏焕还有紫瑜也找出来吧,好久没有一起好好聚聚了!你给苏焕电话,我打给紫瑜。对了,苏焕和紫瑜还不知道你领证的消息吧!什么时候将弟妹带过来给我们看看!”

    容承祯拿出手机很快拨通了姜紫瑜的号码。

    “苏焕比你早几天知道,紫瑜尚未知情。至于什么时候带她给你们认识,看时机吧!”

    那边电话已经接通,传来苏焕挺精神的声音,“你该不会难得失眠一次吧!”

    苏焕这么晚接到顾琉笙的电话还是吃惊的。

    “有时间就到盛放喝酒!老地方!”

    顾琉笙难得这么晚邀请人喝酒,苏焕就是爬也得爬过去。

    那边容承祯也拨通了姜紫瑜的号码,“姜院长不会这么早就睡了吧!还没睡的话,就过来盛放喝酒,老地方!琉

    tang笙难得也在。”

    得到姜紫瑜的答复,容承祯收了手机,给自己倒了杯酒看到顾琉笙一副清冷的模样,忍不住一笑。

    “该不会是你那小妻子让你睡不着?”

    如果不是这样,估计这人不会这么时间点喊他们出来。

    顾琉笙又灌了口酒进去,“我倒是有些想不明白了,这女人的脾气怎么那么臭!”

    竟然还甩了他一巴掌,幸好那巴掌不算太重这个时候巴掌印记已经消失。

    容承祯笑了起来,“小姑娘在我公司上班,听她的上头说脾气挺好的,该不会是你自己脾气不好吧!”

    二人闲聊了些时候,姜紫瑜居住的地方离盛放不远,没一会儿就先过来了。

    只不过姜紫瑜来酒吧却是不喝酒,而是让人送来了现榨的橙汁,还有几样点心。

    见此容承祯笑他,“姜院长来酒吧喝橙汁,这不是小女生喝的?”

    姜紫瑜回以一笑,“明天下午还有一台手术要做,喝多了怕手抖,人命关天不懂吗?”

    随后他看向沉默的顾琉笙,见他旁边已经有了空瓶子,倒是有些诧异,“琉笙这是怎么了?”

    “类似失恋!”容承祯笑道。

    姜紫瑜刚觉得这话有些不靠谱,那边苏焕推门而入,看着难得聚在一起的几人,眉眼里都是笑意。

    “呦,难得姜院长也在啊!不过琉笙才不是失恋,他现在可是没有失恋的资格了!”

    “什么意思?”姜紫瑜不解。

    “一个已婚男人能够这样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欲求不满!”

    “噗——”

    一个“欲求不满”差点儿让容承祯口中的酒给喷了出来,他取出帕子擦拭了下唇角,实在想象不出顾琉笙欲求不满是什么模样。

    姜紫瑜此时更是迷惑了,不解地看着苏焕,“什么已婚男人?”

    苏焕朝着容承祯挑眉,“不会连你也还不知道吧?”

    “前几天才刚刚知道!”

    如果公司的小女员工没有被辞退,他还真到现在都不晓得。

    顾琉笙放下了手里的杯子朝着姜紫瑜望去,“我结婚了!”

    姜紫瑜一脸懵逼,“喝醉了?”

    顾琉笙直接从口袋里取出一本还带着体温的红色小本本递给他,姜紫瑜接过一看,上面结婚证三个字差点儿闪瞎了他的双眼。

    打开一看,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张盖了钢印的双人红底合照,里面的小姑娘很年轻,眉目之间都是笑意,模样也好看,而她的身边淡漠俊雅的男子正是顾琉笙本人。

    他的目光移到双方名字上,顾琉笙,简水澜。

    容承祯尚未看到他的结婚证书,立即从姜紫瑜的手里接过,随即啧啧出声,“这小姑娘还挺上镜的,我公司的小女员工你是怎么追到手的?”

    “你公司的小女员工?”苏焕与姜紫瑜齐齐朝着容承祯望去。

    “是啊,还发生了一些误会,琉笙可是差点儿要跟我取消公司所有的合作呢!”

    苏焕并不清楚这里面还存在什么误会,看到容承祯手里的结婚证书,上回顾琉笙也是直接从口袋里逃出来给他看,忍不住问道,“你就这么随身携带结婚证?”

    顾琉笙闷闷地又喝了一口,从容承祯的手里取回结婚证书往西装里面贴着胸口的地方放回去,“你们喝,我回去了!”

    这么晚了,谁晓得简水澜会不会半夜趁他不在又离家出走。

    姜紫瑜立即起身将他拦住,“你几个意思,我明天下午还有台重要的手术都跑过来了,你现在将我们喊来喝酒,结果你就想先走了!”

    “就是就是!”苏焕也将他拦住,随即笑得有些不怀好意,“不会是水澜不让你出来吧?”

    容承祯将口中的酒喝下,也发话了,“已婚男人回去晚了,是不是要跪搓衣板?”

    “现在流行跪榴莲!”苏焕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