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这一早上,他差点儿就控制不住
    “错!现在跪方便面不能碎了面饼!”姜紫瑜改正。

    面对三人的揶揄,顾琉笙倒也没有生气,“都让开,一会儿那女人又该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戛…

    苏焕虽然认识简水澜的时日不多,但一想到简水澜的脾气似乎有些不大好惹,万一惹急了还真能离家出走窒。

    容承祯一眼就看出了顾琉笙这是感情受到了阻碍,立即看向了姜紫瑜。

    “谈情说爱这事情我们姜医生最有经验,读书的时候还能够同时交两个女朋友而不被双方发现,有什么不懂得的问他,将症状说出来,让他给你诊治诊治!”

    姜紫瑜立即朝着容承祯望去,马上澄清,“胡说什么,当年我可纯情得很,什么同时交两个女朋友?我现在可还是……”

    “小处男!”苏焕立即就笑了!

    姜紫瑜被他们这么一笑,脸面有些过不去,“咱们四人谁不是处了!”

    随即朝着顾琉笙望去,“那家伙可能早就不是了!”

    婚都结了,怎么可能还是!

    顾琉笙听到姜紫瑜这么说,心里更是郁结了!

    苏焕多少知道那么点儿内幕,对于顾琉笙只有同情,随即朝着姜紫瑜使眼色。

    姜紫瑜瞬间明白,“不是吧,都结婚一个多月了,还没能将老婆搞定?你这娶的是何方神圣,回头我可得好好鉴定鉴定!”

    听到姜紫瑜直接说出来,容承祯也觉得好笑,“该不会憋太久不行了?”

    顾琉笙觉得今天自己肯定让简水澜给传染了,才会喊他们出来喝酒。

    这纯粹是给那几个睡不着觉的男人送来了乐子。

    “改天再请你们喝酒,我先走了!今天的账算我头上。”

    他出了包厢,剩余三个男人,苏焕瞥了一眼桌上的几个空瓶子,“一个人喝了那么多酒,他开车没事吧?”

    姜紫瑜折回了位置上,喝了一口橙汁,“就他那技术,只要不昏迷绝对能够安然回去!”

    容承祯将酒杯放下,“对了,我得到消息宴姑娘要回来了!多年不见。”

    宴姑娘……

    苏焕与姜紫瑜突然听到这个称号的时候皆是忍不住一笑。

    姜紫瑜点头,“确实好久不见,当年宴姑娘离开燕城的时候还小小的,一眨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就连琉笙都结婚了。”

    苏焕回忆了会儿,“当年宴姑娘可是说了长大后要嫁给琉笙的!”

    **

    第二天,简水澜一觉睡到8:00,想到今天没有车子整个人都快要跳起来了。

    随即又想到顾琉笙昨天可是亲口说了要送她去上班的,这才缓了口气。

    他今天倒是放过了自己,没有5:30准时喊她下楼运动。

    梳洗之后,她走出了房间,看到被拆掉的墙壁,随即又是一阵挠心肝,这混蛋!

    只是她很快蹙起了眉头,这屋子里哪儿来的那么大的酒味?

    屋子里放着十足的冷气,窗户全都关闭,屋子里的酒味无法散去,她立即去将窗子打开,打算去看顾琉笙哪儿去了,却在那一套真皮沙发上看到了睡在上面的男人。

    白色的衬衣半敞,黑色的西装外套搭在一旁,他甚至连鞋子都没有脱直接就睡在了上面。

    这男人昨天酗酒去了?

    越是靠近酒味就越重,简水澜捂着鼻子朝他走去,抬手去推他的肩膀。

    “顾琉笙,你快给我醒来,你不是说了今天要送我去上班的吗?你这个大骗子!”

    听到简水澜的声音,顾琉笙缓缓醒来,半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一脸着急的女人,一手捂着鼻子,蹙着眉头,满是对她的嫌弃。

    这个女人又嫌弃他?

    他索性起身将她抱了个满怀直接就压在了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看。

    一阵翻天覆地,等简水澜意识到,身上的重量让她不适地皱着眉,双手捶打着对方的肩膀。

    “顾琉

    tang笙,你大清早的又发什么神经了,赶紧起来你想压死我吗?我上班就要迟到了,你昨天可是说了今天要送我上班的!”

    回应她的除了对方的沉默,还有铺天盖地的吻,香醇的浓厚的带着他清冽的气息还有红酒的味道,直接撬开了她的牙关,带着几分急切与探索。

    简水澜几乎无力承受,支吾出声,她挣扎着却更是撩起了对方的火,让顾琉笙更为霸道地索取甘甜。

    渐渐地,简水澜的挣扎越来越少,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最后选择了投降。

    女人突然变得乖巧而温顺,让顾琉笙得到极大的满足,他的手甚至不规矩起来,在她的身上游移探索,细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一直到了最后一刻,他逼迫自己清醒起来。

    粗重的喘息,冷气十足的空气里,他的头上铺满了细密的汗水,看着身下一脸娇羞通红的女人,他最终选择放过她。

    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她的身上,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身上的重量一轻,简水澜也从意乱情迷中恢复了点儿理智,她看着身上的裙子早已经不像样,胸口的地方还被撕裂了小块,一想到刚才的举动,她的脸上更是燥热起来。

    好像差了那么点儿她就保不住了!

    虽然一开始挣扎着,可是到后面她完全沉醉在他的亲吻里,还有他的双手带给她的感觉。

    一下子觉得特别的羞耻,她怎么就……

    回忆着刚才他们的举动,她甚至感觉到了他的迫在眉睫,简水澜拍了拍自己的脸,很快起身朝着自己屋子里的浴室跑去。

    冰冷的水冲了下来,让他整个人冷静了许多。

    这一早上,他差点儿就控制不住想要了她。

    可如果要了她……又何尝不可?

    他们是夫妻,做这些事情不是理所当然吗?

    另一边的浴室里,简水澜将自己泡在温水中,一想到刚才的事情就恨不得狠狠地甩自己一巴掌,那个男人她不是气得想用包包砸死他吗?

    怎么还会沉沦在他的吻中?

    可一想到顾琉笙是什么人?

    如此姿色,她就是将顾琉笙给睡了,也如秦筝所言,睡一天赚一天!

    这个男人对她的吸引力还是存在的!

    虽然脾气臭了那么点儿,可是姿色摆在那里啊!

    她拍了拍通红燥热的脸,下回可要远离这个男人,发起疯来真可怕!

    泡了些时候,她起身冲洗干净,又用清水洗了脸,觉得整个人都清醒正常了些许。

    只是当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臭男人,为什么要亲她的脖子,这样子她还怎么出去见人?

    她冲出了浴室,朝着另一边的方向走去,此时顾琉笙已经沐浴好,冲泡了一杯咖啡提神,她愤怒地走了过去抬手指着脖子上密密麻麻的痕迹。

    “谁让你亲的这里?我还怎么去上班?”

    顾琉笙刚喝上一口咖啡,见她走来,身上只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正怒气冲冲地指着脖子上胸口处大片的淤青,刚才好不容易在冷水压下的躁动,只这么一眼,他整个人就如火焚烧一般。

    他看着白嫩细致的两条腿,还有精致锁骨以为胸口隐约可见的沟壑,暗暗感叹这个女人的属性就是妖精!

    微微调整了下瞬间紊乱的气息,目光深沉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简水澜,不想现在被吃干抹净就给我滚回去将衣服换好!”

    她这是在挑战他的控制力吗?

    简水澜这才意识到刚才太过愤怒竟只围了一条浴巾直接跑出来兴师问罪,她尖叫了声立即双手环胸转身跑了回去。

    顾琉笙默默地喝了一口咖啡,却浇不灭体内被撩起的火,只得起身到冰箱里取出一瓶冰水几大口灌了下去。

    几分恼怒地将冰箱门给关上,感叹自己最近的控制力越来越差,一遇上这个女人几乎全军覆没,刚才他就差点儿将她给啃干净了!

    是不是初尝情事的男人都会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