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有什么事情我们夫妻关上门说,别让外人见笑了!
    简水澜再出来的时候穿着保守的连衣裙,大片脖子都遮住了。

    这一条裙子的领子也比较高,堪堪遮住了一半,加上她披散着头发,只要动作不是太大倒也看得不是很真切。

    然而让她这么出门,她还是没有胆子的,万一被同事看到那多尴尬,而且同一个办公室的佟莉谁喜欢编造谣言。

    想了想,就算李经理要给她扣奖金,她今天也不去上班了渤。

    都已经这么多天不上,加上今天也没什么。

    朝着顾琉笙那边走去,手机铃声响起,她只好折回去取手机,一看是李经理的座机,又看了下时间都已经快十点了!

    她深呼吸了口气,这才接听,病恹恹地出了声,“你好!”

    “简小姐,今天身体康复了吗?”

    “嗯……还没完全康复,医生说需要静养,当然了公司的事情要紧,要不我明天就去上班,权当多休息了今天,李经理觉得这样可以吗?”

    “当、当然可以!”

    那边李经理倒也干脆,“既然简小姐身体尚未康复,那就应该多休息一天,那我不打扰简小姐休息了,再见!”

    “李经理再见!”结束通话,简水澜也松了口气。

    刚想将手机放回桌上,铃声又响了起来,这一回是杨络打来的。

    她立即接起,还是虚软了几分的语气,“你好,杨总监!”

    “这么多天不来上班,病养得怎么样了?可别拿乔了啊!”

    简水澜立即就笑了起来,“杨总监,我明天就回去上班,今天还不行,头昏脑胀的,做事情也出不了效果,肯定是那天收到辞退信时给伤到了脑细胞!”

    “你这小姑娘,看在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的份上今天不跟你计较,明天必须回公司上班,否则不给你申请加薪!这些天事情不少,就你一人逍遥着。”

    “行!明天一定过去,谢谢杨总监!”

    加薪啊!

    致远公司里每满一年都会根据工作能力加薪,不晓得这一次她能够加上多少,想想就激动。

    手机一放下,看到那一面被拆走的墙壁,还有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男人,简水澜就觉得浑身都是怒火,此时门铃响了起来,正是顾琉笙那边的门铃声。

    “还不去开门!”顾琉笙瞥了她一眼。

    “那是你家,你怎么不去开?”

    顾琉笙看着她清冷地笑了起来,“我家不也是你家?你家现在也成了我家!”他的目光瞥向那一面被拆掉的墙壁。

    “你还说!赶紧找人给我将墙壁给补上,你要是不找的话我自己去找,所有的花费就用你给我的那一张卡!反正墙壁就是你拆的,要赔钱也该是你!”

    一开始只有100万,后来顾琉笙又打进来100万,而她将从顾夫人那边得到的500万支票也转到了那张卡上,现在就有200万,只是她一分钱都没动过。

    她朝着玄关处走去,顾琉笙看着她的背影,给她的银行卡绑定的是他的手机,每支出一笔他都能够接到消息。

    可到现在这个女人在经济上确实独立,从没有花过他一分钱,倒是前几日收到一条短信,里面增加了一笔500万的收入,他知道那是从支票里取出来的钱。

    简水澜打开了门,发现是宋微,后面还有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她打量了一番宋微。

    “今天是来修补墙壁的?”

    宋微有些尴尬,毕竟人家顾总好端端地强拆了少夫人的墙壁。

    “少夫人,顾总说了要统一两边的风格,少夫人可以说说喜欢什么样的风格,我一定让他们按照少夫人喜欢的风格装潢。”

    他看向身后的两名男子,“这两位是燕城有名的室内设计师,少夫人有什么要求也可以直接跟他们提。”

    “我什么风格都不喜欢,马上将墙壁给我补上!宋微,你们顾总让你拆别人家的墙壁你就拆,让你杀人你也杀吗?”

    宋微立即点头,“杀!总不能够让顾总脏了手!”

    简水澜彻底无语了,觉得跟这些男人一个个都沟通不清楚,这又是哪个年代出来的愚忠下属?

    <

    tangp>

    不知什么时候顾琉笙走了过来,突然出声,“既然少夫人什么风格都不喜欢,那就按照我这边的风格重新装潢!”

    而后看向简水澜,“正好你今天也没打算去上班,那就将一些需要用到的东西都整理一番,我们暂时搬家,等这边装潢好了再回来。”

    简水澜怒了,“我为什么要搬家?我的家就在这里,你现在想弄得我无家可归?”

    “宋微,将我这边的产权证拿去改成少夫人的名字!”

    宋微立即含笑点头,“是!”

    “你以为我就稀罕你这房子?”

    顾琉笙直接将简水澜给拖走了,甚至是拖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随即将房门关上。

    “有什么事情我们夫妻关上门说,别让外人见笑了!”

    简水澜直接甩开了他的手,“顾琉笙,我们最终是要离婚的,离婚之后我只想回归原来的生活,房子该是我的我不会让,你的东西我也不想要,明白吗?”

    原来不爱慕虚荣的女人有时候也让人这样无奈,他宁可她爱慕虚荣一些。

    而不是想与他分得这般清楚!

    “闹够了就去搬东西,别每次都要让我发脾气,我这脾气不大好!还是……你这是打算引起我对你的注意,然后进行早上尚未完成的事情?”

    他的目光幽幽地望向她的胸口,虽然遮得严实,但早上的手感告诉他那绝对是波澜壮阔,能让他溃不成军。

    一想到早上她差点儿就……

    简水澜恨恨地剜了他一眼,“混账!我怎么就跟你结婚了!”

    说完直接甩门而出。

    声响不轻,宋微看着气呼呼大步出来的简水澜,屋子里的顾总怕是又在女人手里吃亏了!

    他忍着笑,想不到顾总也有摆不平的一天。

    屋子里的顾琉笙看着被甩得砰然作响的房门,深呼吸了口气,脸色有些不好。

    随即想到,这似乎是简水澜第一次来到他的房间。

    **

    房子从她母亲购买之后就是精装修,所以她搬过来在装修上面并没有动过,除了添加几样必要的家具。

    她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书房里大堆专业书,与她作画的工具还有一堆画,之前被人入侵房子,画被毁了一些,剩余的她只好整理在一只箱子里,若是真重新装修的话……

    难道真要妥协?

    简水澜自然是不甘心的,可是又拿顾琉笙没有办法,那人是铁了心的让她无法反抗。

    做事情从来都不与人商量,一副他做主的姿态,真是当久了老板被员工惯出来的毛病!

    收拾起来并不难,只是将一些对她来说重要的东西都锁在箱子里。

    她将桌上的几分文件袋拿起打算藏在抽屉里锁好,拿起来的时候却有一只黑色小巧的u盘不知从哪个文件袋掉了下来,简水澜只好将文件袋放在桌上弯下腰去捡。

    印象中似乎没有买过这样的u盘,该不会是秦筝的?

    可也从没见过秦筝买过这样的u盘,要是秦筝的东西丢了肯定四处囔囔。

    她将u盘随便塞入一个文件袋里锁进了抽屉,又去整理一旁的画架。

    刚收拾好几件衣服,顾琉笙就过来敲门了,随即房门被推开,顾琉笙拖着一只黑色的行李箱走来,看到简水澜收拾了几套衣服折叠好放在箱子里。

    “随便收拾两套,我会让人在那边给你准备衣服。”

    简水澜狠狠地瞪他,“动我房子试试看!”

    “墙壁都拆了,你又能奈我何?”看到她瞪圆的双眼,忍不住一笑,又催促她,“快点儿收拾!”

    “我是无法奈你何,但我书房里的东西别给我乱碰!”

    “既然是重新装潢一遍你这屋子,那么所有的东西宋微会让人暂时搬到我那边,东西不会给你碰坏的,坏了,我赔给你!”——题外话——谢谢h_k50pzp送给本文9张月票!好多,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