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一间房两张床,你当他们智障?
    父亲……不,她没有父亲!

    关了手机,简水澜直接往大床上一躺,想到那个抛弃妻女的男人,只觉得眼角有些湿润。

    从她母亲在她面前永远闭上眼的时候,她就没有想过要原谅那个男人,一辈子都不会!

    *渤*

    晚上六点半,顾琉笙才回来。

    他将成叔找来,“今天少夫人在这里还习惯吗?”

    “回少爷的话,少夫人跟少爷过来的时候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在几个长廊走了好些时候,用手机拍了不少的照片,午饭前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

    “但午饭的时候兴致并不高,不知是不是不合口味,还是少夫人的胃口小,或者是少爷不在的缘故,少夫人只吃了几口,喝了小半碗的汤。午饭之后少夫人哪儿也没有去,一直都在房间里。”成叔详细地报告。

    顾琉笙轻蹙了下眉头,这可不是简水澜的性子,她并不挑食,吃饭的时候兴致最好。

    在一个新的地方不可能一整个下午都窝在房间,而是想着四处走走看看,当初到顾家老宅她就是如此。

    当然了更不可能是因为他不在的缘故,他若是不在她的面前,估计她的胃口更好。

    “成叔多心了,少夫人并非不合胃口。晚上准备一桌海鲜,要有新鲜大只的梭子蟹,记得要有蟹黄。”

    与别的蟹类相比,他发现简水澜更喜欢吃梭子蟹,特别是里面的蟹黄。

    成叔立即点头,“那少爷,我先去让厨子准备。”

    顾琉笙先去洗净了手,这才朝着他的房间走去,房门是关着的,他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开了进去。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一片昏暗,而简水澜就躺在床上,屋子里的冷气十足,她身上并没有盖被子,许是他突然进来,床上的女人被吓了一跳,很快就坐起了身。

    “进来怎么不敲门?”

    顾琉笙打开了房间里的灯,看着突然坐起来的女人,反问,“你见过进自己房间的人还需要敲门的?”看到她瞪来的杏眼,顾琉笙又问,“怎么在屋子里装死?难得今天不去上班,不好好玩待在屋子里做什么?你那辆廉价的车子不是停在外头吗?”

    “没心情!”她重新躺了回去,摇晃着双腿。

    她倒是也没有没心情的时候!

    顾琉笙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朝着浴室走去。

    简水澜见他要进入浴室很快下床跟上,堵在了浴室门口拦住了他的去路。

    “打个商量!”

    “说!”

    “再给我安排一间房间吧!我可不想接下来这么长的时间里都睡在沙发上!”

    反正顾琉笙绝对不可能去睡沙发,这个没有风度的男人。

    “成叔是爷爷那边的人,一旦让成叔知道你我分房睡,爷爷还有妈立即就会知道。”

    “那换你睡沙发?”

    “床那么大,我不介意你也睡上去!”

    随即又瞥了一眼她的胸口,“你安全得很!”

    说到安全这事情,她立马就想到了早上,于是扯开了领子。

    “安全的话,这些是怎么出现的?宁可相信世上有鬼,我也不信男人那张破嘴!”

    顾琉笙看着她脖子上减淡了些许的痕迹,密密麻麻的,于是也想到了差点儿失控的早晨,忍不住深呼吸了口气,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那纯属意外!”

    都快将她啃干净了,还意外!

    “反正我不管,我不睡沙发了,你赶紧想法子……”

    她瞬间双眼一亮,“要不你再让人搬一张床过来,怎么样?那沙发虽然柔软,但是睡到早上都腰酸背痛的!”

    “一间房两张床,你当他们智障?”

    他将简水澜拖到一旁,进了浴室顺手将门关上。

    简水澜拍着门板,“顾琉笙,你到底要不要给我安排间房?”

    “晚上吃海鲜!”里面传来顾琉笙的声音。

    tang啥……刚才不是这个话题啊!

    简水澜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

    “去哪儿吃?”

    “家里。”

    **

    因为午饭简水澜兴致不高,厨子以为是他们的技术问题,为了少夫人高兴,晚上这一桌海鲜他们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当简水澜看到海鲜一道道上桌的时候,双眼都亮了。

    成叔在一旁看着,见到简水澜一双精神明亮的杏眼,心想,少夫人这一回终于满意了。

    “我们两人吃这么多的海鲜?”

    就算是两个她还有两个秦筝也吃不过这一桌啊!

    “挑你喜欢吃的,你如果能全部吃下也未尝不可!”

    “你当我是猪?”

    简水澜看着一旁的成叔,立即笑弯了一双美丽的眼,“成叔,这么多的海鲜我们也吃不完,成叔一块儿过来吃吧!”

    成叔立即摇头,“少夫人与少爷吃吧,我这边还有些事情就先退下了!”

    成叔可没有这样的胆子与少爷平起平坐,而且少爷从小就有严重的洁癖,除了家人与平日交好的朋友,一般不与人同桌而食。

    成叔离开餐厅之后,顾琉笙看向坐在旁边的简水澜。

    “除了家人与几个要好的朋友,我不与人同桌而食,往后记住这点了!”

    “就你毛病多!”简水澜嗤了声。

    看到大盘的梭子蟹,而且每只个头都不小,看起来还是有蟹黄的样子,简水澜之前阴郁的心情顿时明媚了不少。

    一旁摆着两套蟹八件,若是以往她还会喜欢使用工具吃螃蟹,现在她都习惯直接用嘴去啃,这么吃起来才香。

    看到简水澜掰下一个蟹大腿直接用牙齿咬在坚硬的壳上,“咔嚓”一声,听得他忍不住皱眉。

    “简水澜,这边有工具不用非要用牙齿,你嫌弃你牙齿太过结实不成?也不怕磕掉了!”

    “我牙口好!”

    她朝着他得意地龇牙,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贝齿。

    牙齿倒是一颗颗洁白坚固,排列整齐,大小适中,顾琉笙想起她伶牙俐齿的时候。

    看到顾琉笙用那蟹八件又是敲又是剪,吃只螃蟹就跟做工艺品一样,举止还优雅,她嗤笑了声,“就你穷讲究!”

    不过倒是想起了她母亲也是这样,小时候开始吃螃蟹也是她母亲在一旁手把手地教她,跟她讲解这些工具的使用方法。

    “在顾家老宅的时候,该讲究就该讲究,让爷爷或是妈看到你这样准要嫌弃你!”

    吞下一口蟹肉,简水澜冲他撇嘴,“嫌弃就嫌弃,你妈老早就嫌弃我配不上你。不过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这媳妇该扮演的角色我都会尽量!”

    “对了,你爸爸呢?怎么从没有看到过你爸爸?”简水澜有些好奇她从未谋面的公公。

    顾琉笙的表情一僵,声线冷了几分,“几年前过世了。”

    “……对不起啊!我并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从没有见过。

    顾琉笙本想问她关于一些家人的事情,可想想又觉得没有必要,他撬开蟹盖连同蟹身里面的蟹黄都挖到蟹盖里推到简水澜的面前。

    “我不吃蟹黄!”

    简水澜喜滋滋地接过,她最爱的就是蟹黄。

    吃了些时候,顾琉笙突然想起一事,“对了,这个月的10号跟我出席一场订婚宴。”

    这个月的10号……

    简水澜有些不好的预感,她看向他,“谁的订婚宴?”

    “薛家长子的订婚宴,我本可以不去,不过顾家与薛家有点儿渊源,我现在是顾家的掌权人,冲着这一点不去不好。”

    简水澜将手里吃了一半的蟹盖放到桌上,“薛长轩与云水溶的订婚宴吧!”

    她今天才拉黑他们两人,以为直接给拒绝了,没想到顾琉笙这边也接到了邀请,而且还是非去不可。

    “你真要我去,不怕我搞砸了他们的订婚宴?”

    “搞砸了就搞砸了,又不是我们的订婚宴。”顾琉笙挑眉,又问,“你怎么知道这两人?”——题外话——收到贪睡猪送给本文3张月票,wabwab送给本文2张月票,谢谢两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