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她觉得今天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的一无是处
    简水澜便委屈地将今天到办公室遭受到佟莉言语攻击与肢体攻击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她对我进行各种言语侮辱,我就是说了她一句‘或许在你完全不正的三观里,所有比你强的人全部都是靠着手段得到的’。她就疯了一样冲上来又抓又咬的。”

    “因为被你说中了,她便恼羞成怒。这事情我会让容承祯给你一个交代!”

    莫名其妙地侮辱他被戴了绿帽子,那个叫佟莉的女人也该给他一个交代佐!

    容承祯……容总!

    “你和容总很熟悉?渤”

    “嗯。我与容承祯、苏焕还有刚才给你上药的姜紫瑜姜院长可以说是从小一块儿长大,因为像兄弟一样,你与他们也无需客气,等你伤好之后,我介绍他们给你认识。”

    简水澜想说不用了,可最终还是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

    车上,秦筝坐在副驾驶座上,杨络开着车问她,“刚才那人是顾总,小简怎么会认识他?”

    他本来就奇怪人事部怎么会突然辞退简水澜,隔天又撤退了辞退信并且给简水澜慎重道歉,一开始他去找李经理的时候李经理的态度可是坚决的。

    “那是别人家的私事,我可不敢乱说!”

    虽然杨络对简水澜还算不错,但毕竟这是简水澜的私事,她答应过简水澜的绝对不会将她与顾琉笙结婚的消息在公司里乱说,不过经过这一次,怕是很多人都会知道。

    而佟莉,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辞退她,还算是轻的!

    据她所知,目前容**oss可是有不少项目正与顾氏集团合作,而顾氏集团的少夫人却在致远里受伤,容**oss肯定要亲自出面解决,否则那些项目估计合作不了了。

    杨络也不是个八卦的人,既然秦筝都这么说了,于是也就没有再问。

    二人回到致远,趁着杨络去停车的时候,秦筝直接就冲到了简水澜的办公室,不过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里面却没有佟莉的身影。

    “龟孙子,算你跑得快,回头让姑奶奶看到一定揍掉你的门牙,看你还怎么咬人!”

    离开的时候看到简水澜座位旁的地方有血迹,还有几缕头发,她蹲下来查看了一番,发现那几缕头发卷曲,很明显是烫过的,发丝的尾端有些金黄。

    秦筝立即露出一笑,虽然简水澜受伤告终,但是佟莉也没有全部都占了便宜。

    被揪掉这些头发一定很不好受,说不定头顶上还能秃一块,越想就越是高兴。

    容承祯接到宋微电话的时候,本还以为是最近合作的项目问题,没想到却是顾少夫人在致远里受伤,顿时觉得头疼。

    前几天简水澜才在他们公司里受了委屈,隔几天又受伤,顾琉笙还不直接停止所有合作项目?

    “转告顾总,此事我会给他一个交代!”

    容承祯挂了电话,立即拨通拨通了秘书处的电话。

    此时秦筝刚刚回到办公室,人都还没坐下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一看上面的内部号码,这个时候容**oss找她很有可能是为了简水澜受伤一事。

    她很快接起电话,“你好,请问**oss有何吩咐?”

    “来我办公室一趟!”

    秦筝挂了电话,又跑去倒了杯水喝下这才离开了办公室。

    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里面传来容承祯清澈的嗓音,“进来!”

    秦筝推门而入,朝着容承祯的方向走去,“**oss,我来了!”

    “坐!”

    容承祯朝着一旁的沙发看去。

    秦筝也不与他客气,朝着沙发的方向走去,刚坐下就看到容承祯也起身走来,在她的对面入座。

    “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了什么?”

    秦筝得意一笑,“多多少少可以猜测那么丁点儿,**oss这是摊上事了?”

    “顾少夫人伤势如何?”

    他尚未过问顾琉笙,不过这个时候顾琉笙应当是陪在简水澜的身边,他也不方便现在电话过去。

    tang

    一说到简水澜的伤势,秦筝脸上的笑容逐渐消散。

    “挺严重的,我早上过来上班的时候看到水澜一身狼狈,身上都是血,到医院的时候医生给她清理伤口时才发现佟莉那女人竟然将她手臂上的一块肉都要咬下来了,整整缝了三针!脸上还被挠花了!”

    一说到这些事情秦筝的情绪说来就来,一双眼睛充满愤怒,“**oss,我看那佟莉真该好好教训一番,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在造谣生事,成日里针对水澜不说,这一次竟然还敢故意动手伤人!”

    听到秦筝的描述,容承祯也知道现场的惨烈。

    “佟莉目前被警方带走了,根据顾少夫人的喜好,你去准备一束鲜花,晚点儿我去探望她。”

    一说要送给简水澜的秦筝立即就来了兴致,“行,我马上去准备,绝对是水澜喜欢的!”

    **

    回去的路上,简水澜一路上都很安静。

    顾琉笙偶尔看她一眼,见她双眼依旧泛红带着泪意,他虽然没有看到她的伤口如何,然而经过姜紫瑜的描述多少也能够知道伤口不小。

    “伤口很疼吗?”

    沉默了很久,顾琉笙先出了声。

    简水澜摇头,“缝针的时候打了麻醉药,现在没多大感觉,大概再过一个小时才能够感觉到疼吧!”

    再怎么疼也应该不会被被佟莉用牙齿撕扯时的疼吧!

    “有没有打算怎么收拾佟莉?目前宋微已经报警,警方过来将佟莉带走了。”

    一听到佟莉被警方带走,简水澜心里舒坦了几分,“走法律程序告她,告到她破产!”

    顾琉笙轻笑了声,只走法律程序,那不是太便宜她了?

    “此事交给宋微处理,有什么结果再告诉你。这几日就在家里好好养伤,暂时别去公司了,依我对承祯的了解,今天他会过来一趟,要不要见他,随你!”

    “**oss当然要见了!”

    简水澜睨他一眼,那可是她老板,况且又不是容**oss咬她。

    车子驶入大片的别墅区,最终在古香古色的别墅前停下。

    顾琉笙先下了车门,因为简水澜受伤的是右手,担心刚缝上的伤口裂开,他开了车门,替她解开安全带,直接将她横抱出来。

    简水澜被这突如其来的怀抱给震惊了下,随即去推他的胸膛。

    “顾琉笙,你放我下来,我这伤的是手不是脚!”

    “别乱动!一会儿伤口裂开还得送你去趟医院。”

    简水澜一想到又要缝合还是被他的话给吓到了,立即窝在他的怀里不敢动弹。

    顾琉笙这才满意她的乖巧,要是都能这么听话就好了,看着人小小的,脾气倒是不小。

    刚进去成叔就迎了上来,看到简水澜被顾琉笙抱在怀里,脸上几道被抓伤的痕迹,白色的裙子上面还有不少血迹,一边的胳膊上面还缠着带血的纱布,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哭得通红。

    管家一惊,忙问,“少夫人这是怎么了?”

    “受了点儿伤,这几日伙食清淡一些。”顾琉笙顺道吩咐。

    “是,少爷!”

    窝在顾琉笙怀里的简水澜立即朝着成叔打招呼,“成叔好!”

    “好!少夫人好,少爷小心些,别磕碰了少夫人。”成叔立即让路。

    顾琉笙直接将简水澜抱回了房间,从她的包包将药取了出来,放在床头柜上。

    “这些药午饭之后记得吃。”

    他看到她那件满是血迹的裙子,眉头轻蹙了下,“去将衣服换了,别碰到了伤口。”

    简水澜看到裙子上染上不少的血迹,已经干涸,因为裙子是白色的所以极为明显,也难为顾琉笙这么喜欢干净的人全程还陪着她。

    简水澜取了衣服就到浴室,第一次看到自己伤后的自己。

    见着自己那张脸被抓出了几道伤痕,伤口上微微有些肿起,额头上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有些淤青,一双眼睛虽然没有肿起来,可是泛红一片,整个人狼狈至极。

    难怪顾琉笙嫌弃她丑,是真的丑!

    洗干净了双手,正要换衣服的时候,外头传来顾琉笙的声音,“姜院长不是让你别碰水了吗?”

    简水澜打开了门,冲着外头的男人喊道,“我洗手!”

    见她确实只是洗手,顾琉笙放缓了语气,“脸上刚上了药,别洗了!”

    换了衣服,梳了几下头发,只觉得部分头皮生疼,她龇牙咧嘴地放下了梳子,披头散发地走了出去,一脸无精打采。

    顾琉笙看到她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头发柔软地披散下来,手臂上还挂了彩,不过精神很差的样子,刚想让她睡一会儿,外头成叔就敲响了房门。

    “少爷,容少爷来了!”

    “知道了,顺道准备容少爷的午饭!”

    这容承祯来得倒是够快,而且还是掐准了饭点。

    容**oss来了!

    简水澜来了点儿精神,毕竟是致远的总裁,而且还是个长得如花似玉的男人!

    不过……她抬手轻轻抚上这一张被抓花的脸,随即就哭丧了一张脸。

    她这样子怎么出去见人?

    女人毕竟是爱美的,顾琉笙看到简水澜那动作倒也没让她出去见客。

    “你在房间里休息,晚点儿我让成叔将你的饭菜送来,吃过饭菜记得吃药,知道吗?”

    简水澜感激地点头,觉得今天这个男人也不是那么的一无是处!

    顾琉笙推开了更衣室的门,在里面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这才离开了房间。

    无所事事地在大床上躺下,许是麻醉药逐渐退散的缘故,手臂上的伤口隐约可感到疼。

    她皱了皱眉,取出手机,打算看一会儿男神主演的电视剧,试图转移注意力。

    **

    客厅里,容承祯捧着花束等了些时候,才看到顾琉笙过来,身后并不见简水澜的身影。

    顾琉笙在他身边入座,接过成叔送来的茶水,看向容承祯。

    “你倒是能挑时间。”

    容承祯笑了将手里大把包装雅致的花束放到了桌上,“怎么不见你老婆,还打算这个时候过来还能与你们一块儿用餐,她伤势怎么样了?”

    对于简水澜在他公司受伤一事,容承祯还是感觉有些愧疚的,毕竟是在他的地盘。

    “无法见客,严重程度自己想象!你打算怎么处置伤害我老婆的那个女人?”

    无法见客的地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