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也许他这一辈子就结这一次婚了!
    容承祯心里有些唏嘘,“自然是辞退她,不过我听说宋微已经报警,警方将人带走了,你们打算如何处置?”

    他知道顾琉笙能够做到今天这样的地位,自然也有自己的手段刀。

    “如何处置你不用操心,不过我老婆在你公司里三番两次的出事……这让我很不放心!”

    第一次简水澜被无缘无故辞退,虽然是因他母亲的原因。

    但这一次可是直接被打伤了,想起她哭得通红的那一双眼,顾琉笙只觉得有些心疼恍。

    容承祯尴尬一笑,“此事确实是我的疏忽……”

    顾琉笙打断了他的话,“就是你的疏忽,所以我打算将这次跟你合作的项目价格提升20%,你觉得如何?”

    他的目光落在桌上那一束包装雅致的花束上,探病用香槟玫瑰适合吗?

    容承祯一阵咬牙切齿,“再多给20%,那我还赚什么?”

    顾琉笙挑眉,“就算是你赔本了我也管不着,我只知道我老婆在你公司受了伤!可需要我让紫瑜跟你说说我老婆的伤势情况?”

    既然顾琉笙提出来了就不会放弃,容承祯面对眼前的吸血鬼狠狠一咬牙,“行!算你狠,这20%也算是我给你那小妻子的见面礼!”

    这回可是直接亏大了,毕竟这项目不小,但他理亏在先,就算这项目最后还亏本了,他也只能答应。

    “见面礼……你倒是会做生意,这20%是由于你自己的疏忽造成的损失,至于见面礼你好好想清楚送什么,还有……”

    他瞥了一眼桌上的花束,“别送我老婆鲜花之类的东西!”

    容承祯就笑了起来,“该不会这样子就吃醋了?我倒是想见识见识这个被你捧在掌心里的女人!”

    在他公司干了快一年了,他怎么就没发现公司里还藏了个宝,让顾琉笙捷足先登!

    他有将简水澜捧在掌心里吗?

    顾琉笙笑了下,“等她伤势好了再见不迟!要我说,她在你公司这么长时间,同一个屋檐下,你竟然不晓得她的存在?”

    “致远集团虽然没有顾氏集团大,然而底下的员工也有不少,你觉得我有可能全都记住?不过……我们四人不是有个群吗?既然你有老婆了就将你老婆拉到群里,也好让大家熟悉熟悉。当初可是说了,有老婆不私藏,虽然没想到会是你最先有老婆的!”

    想了想,容承祯笑着问,“结婚这么长时间,你真的还没有将她拿下?”

    将简水澜拉到他们群里?倒也不是不行。

    不过后面那句……

    他结婚只有宋微知道不过是协议结婚。

    他淡淡地出了声,“先管好你自己吧,咱们年纪是一致的,之前你不也喊了水澜一声弟妹吗?你可是大了我几个月,你妈不催你?”

    他们四人同岁,容承祯年头最大。

    一说到这事情,容承祯立即给了顾琉笙一脚,不过让顾琉笙给躲开了。

    “你还说,说结婚就结婚也不给通个气,我妈这几日都在给我瞎折腾那些名门闺秀。”

    他母亲最受不了的就是顾琉笙这样不近女色的男人都结婚了,自家的儿子怎么还被剩着。

    “你公司里不是有许多年轻漂亮的小秘书吗?”

    他说着从口袋里取出红色的小本本,打开一看有些后悔了,当日拍结婚照的时候他应该多少给点儿笑容的,毕竟也许这一辈子就结这一次婚了!

    容承祯见他时刻将结婚证拿出来现,立即就不淡定了。

    “你不是吧,这么随身携带着!”

    “难得结了婚,自然要在你们面前现着!”

    虽然这几个人都看过了他的结婚证,可一想到自己是他们几人当中最先结婚的,顾琉笙还是取出了手机给结婚证拍了照片传到了他们四人的群里。

    手机里响起了微信来消息的提示音,容承祯取出一看,立即就笑了,这家伙在他面前现着还不够,还得发到群里。

    没一会儿群里就炸开了,苏焕:这东西能不能别老让我们看到?

    姜紫瑜:看过的东西就

    tang不新鲜了,别在群里发了!

    容承祯也发了一条:你们能够想象出来这家伙随手就能够拿出结婚证的嚣张态度吗?

    姜紫瑜:这个时候麻醉药的效果已经逐渐消退,你还能在这里秀结婚证,看来尊夫人也不是很疼嘛!

    顾琉笙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神色微微一变。

    苏焕不明所以:什么情况,什么麻醉药?

    姜紫瑜:顾少夫人刚被容总的狗给咬了,伤势瘆人。

    苏焕:@容承祯,必须道歉赔偿,不过容夫人不是不喜欢狗吗?什么时候你家还养狗了?

    容承祯:已签新项目价格又被提升20%,这样的赔偿够诚意吧!我家不养狗。

    姜紫瑜:这一口好贵!

    苏焕:@顾琉笙,我去看看水澜。

    顾琉笙:昨天刚搬来海边的别墅,西江月圆的房子重新装潢。

    顾琉笙将群里的消息设置成免打扰,看向还在聊得不亦乐乎的容承祯。

    “我去看看小澜,你随意!”

    看到顾琉笙起身就走,还在客厅里的容承祯立即就有意见了。

    “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吗?还有,这是我送给弟妹的花!”

    “你家的狗!”

    顾琉笙头也不回地扔下了四个字。

    容承祯理亏,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得放下手里尚未送出的香槟玫瑰。

    **

    麻醉的药效已过,伤口疼了起来,火辣辣的,简水澜窝在被窝里追剧,就是男神也无法帮她转移注意力了。

    她将手机扔在一旁,捂着手臂,觉得什么样的姿势都疼。

    顾琉笙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简水澜苍白着脸色捂着手臂,眉头紧紧地蹙起。

    他走了过去,看到纱布上的血迹比刚才的面积还要大些。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裂开了?”

    简水澜苍白着脸摇头,“没碰着伤口,就是麻醉药一过,开始疼了。”

    虽然不是撕扯着的疼意,可是那一阵阵的抽疼还是让她有些无法忍受,所有的注意力都全到这伤口上了,而且她发现右手稍微抬高些许都疼,那佟莉的牙齿是不是带毒性啊!

    顾琉笙很快拨通了姜紫瑜的号码,“姜庸医你到底会不会治,小澜手臂疼,怎么解决?”

    那边难得得空的姜紫瑜听到顾琉笙的话立即就笑了,“我是庸医,你别来找我治啊!麻醉药一过自然会疼,不疼的话整条手臂就废了!琉笙,你该不会遇上她脑子就不好使了?”

    顾琉笙轻蹙了下眉头,“那有什么法子缓解?”

    “没有法子,不过转移注意力吧,女人不是都需要哄的吗?”

    哄女人……

    那算了,还是继续疼吧!

    顾琉笙没有出声,直接结束了通话。

    那边被挂断通话的姜紫瑜立即就笑了,估计这个时候顾琉笙去哄老婆了,他倒是想象不出这么高冷的女人哄女人是怎么样的姿态,于是又在群里八卦起来。

    看到简水澜抱着手臂可怜兮兮地朝着他看来,最终还是将手机往床上一扔,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

    “你要不要睡一会儿,睡着了就不疼了。”

    突然被他抱在怀里,简水澜立即瞪了过来,“别动不动就抱我,你这是打算趁我行动不方便吃我豆腐?”

    斗嘴的时候倒是精神着,顾琉笙忍不住一笑,看了下墙壁上老式挂钟,快到午饭的时候了。

    “你现在这一张花脸觉得我有胃口吃?简水澜,我可不是那么饥不择食的男人!”

    一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简水澜也知道丑得不忍直视。

    “打人不打脸,那女人太没品了!”

    “少夫人,饭菜都准备好了。”外头传来成叔的声音。

    顾琉笙是不会在房间里吃东西的,但看到简水澜这一副模样,只有法外开恩,“进来!”——

    题外话——谢谢子涵88送给本文1枚钻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