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遇上这个女人之后,许多的第一次都给了她
    听到成叔要进来,简水澜立即以左手推开了顾琉笙,往旁边挪了点儿与他拉开距离,见此,顾琉笙明显闪过一丝不悦。

    成叔带着饭菜进来,将饭菜一一放在一旁的桌上,又默默地转身离开纺。

    看到简水澜一只手几乎是作废的程度,顾琉笙问她,“一只手能吃饭吗?”

    “不能吃饭难道要你喂我?”

    她很快下了床穿上拖鞋朝着沙发的地方走去瓯。

    饭菜是一人份,因为受伤的缘故,饭菜略显得清淡,不过每一样都烧得很有食欲。

    果然是住别墅好,都有人伺候着,在西江月圆的时候,她都成为保姆了。

    没用过左手吃饭,显得有些笨拙,但经过早上的事情,此时也有些饿了,她倒是吃得很香。

    顾琉笙见她笨拙地拿着筷子夹菜,要夹上几次才能夹起,便走了过去伸手拿过她手里的筷子,夹了菜放到她的唇边。

    简水澜有些不适应,“我还是自己来吧!”

    这么高冷的男人喂她吃饭,她怕消化不良。

    “废话少说,赶紧张嘴。”

    他活到这么大的岁数,可还是第一次喂人吃饭。

    似乎遇上这个女人之后,许多的第一次都给了她。

    简水澜吃下了他夹的菜,小心翼翼地看他。

    “顾琉笙,你今天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些抽风了?要不……你顺道让宋微停手,把我在西江月圆的房子将墙壁给补了吧!”

    薄唇轻抿,最后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想都别想!那一面墙壁永远都不会补上,你就死了补墙壁的这一条心吧!”

    果然这个男人还是沉默的时候招人喜欢点儿,简水澜嫌弃地瞪他一眼。

    “我就想补墙壁怎么着,有你这样的人吗?好端端地就将别人家的墙壁给凿没了!”

    要不是告不赢他,她一定将他告上法庭,告到他破产!

    顾琉笙嗤笑,“别人家的……简水澜,你可别忘记了,你现在是我老婆!”

    “我……”

    在简水澜张嘴要反驳的时候,一大口米饭塞到了她的嘴里,堵住了她所有的抗议。

    **

    海边别墅区,秦筝看着这富豪云集的地方,啧啧出声,能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除了燕城的有钱人,还有一些是外地的有钱人。

    这里是设有公交站,然而别墅区太大,下了公车还得按着地图提示走上许久的路,秦筝来此只好打车。

    她想起简水澜的身世,忍不住感叹,富家女就算再怎么没落,也依旧会有王子让她重新变成公主。

    而顾琉笙就是简水澜的王子。

    心中羡慕也为好朋友感到开心,如果他们结婚没有那一纸结婚协议书那就更好。

    站在古香古色的别墅外,别墅外有一片空地,再过去才是沉重的大门,秦筝走过去查看了一番大门,倒是看到有门铃可以按。

    她看着上面的提示按下门铃,没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开门,看到对方的穿着,应该是佣人才是,秦筝说明来意,立即被请了进去。

    茶水与糕点伺候着,她的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番,想到这是简水澜的家也就不客气起来,甚至取出了手机在屋子里拍照,就是那一只盛着茶水的杯子都带着一股中国风的味道。

    第一次来到有钱人家的别墅里,还是燕城三大家之首,虽然不是顾家老宅,只是顾琉笙众多房产里面的其中一处别墅,秦筝的心里还是极为兴奋的。

    知道秦筝到了,简水澜也不管自己这张脸会不会吓到人,匆匆跑出了房间,朝着秦筝所处的位置跑去。

    看到跑来的简水澜,秦筝立即起身迎了上去,最后在她的面前站在,恭恭敬敬地行礼。

    “小贵妇吉祥!”

    简水澜扬起了下巴,瞥了一眼秦筝,优雅地开口,“免礼,赐座!”

    远远走来的顾琉笙看到神经质的两个女人,最终还是没有过来,朝着别墅外头走去。

    秦筝笑了起来,将她仔仔细细

    tang地打量了番,惋惜地出声,“啧啧,看看你这张脸都花了,顾大男神可心疼你吧,有没有给你呼呼啊?”

    “真的很丑吗?”简水澜捧着脸问她。

    秦筝认真地看着那张有些苍白的脸,摇了摇头。

    “丑是还不至于,不过好好的一张脸,这添了好几道的抓痕,多少还是破坏了原有的美感。幸好伤势不深,今天早上给你上药的那个帅气的姜院长不是说了这脸上不会留疤吗?”

    一想到早上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姜院长,秦筝就想流口水,最近怎么见着了这么多优质男人,可惜了一个都不属于她。

    “是不留疤,不过得丑上好几天。”简水澜拉过她的手在沙发上入座。

    秦筝看到她手臂上的纱布染上大片血迹,比早上看到的还多,忙问,“是不是伤口裂开了,怎么还流了血?”

    简水澜看了一眼手臂上染血的纱布,血迹已干,呈现出黑褐色,她摇头。

    “没有碰到应该是没有裂开才是,早上回来的时候还流了点儿血,等明天去换药的时候再看看情况,就是麻醉药退散,疼了我一整天,一抽一抽地疼着,还有点儿火辣辣的,你说佟莉那女人的牙齿是不是有毒?打了破伤风还消毒,我总觉得这么做不够!”

    “回头拔了佟莉那小贱人的门牙,看她还怎么咬人!”

    秦筝说着突然想起一事,“对了,**oss送给你的花束喜欢吧,我亲自给你挑选的香槟玫瑰!”

    她知道简水澜喜欢玫瑰,但不喜欢色泽太过浓烈的玫瑰,所以选择了香槟玫瑰,色彩淡雅,优雅清新。

    简水澜一脸懵然,“什么香槟玫瑰?今天容**oss是有过来,不过我脸花了不敢见客。”

    但顾琉笙后来也没跟她说什么香槟玫瑰的事情啊!

    “就是一大束香槟玫瑰啊,**oss知道我与你平日里关系好,所以让我根据你的喜好去准备,我特意挑选了……”

    说到这里秦筝突然停了下来,眼里一亮,“我知道了,一定是顾大男神吃醋了,所以没跟你说吧!”

    “胡说,他才不会吃醋!”

    简水澜笑了笑,“不过我还真没看到香槟玫瑰,兴许容**oss给忘记了,或者是被顾琉笙那家伙给扔了,晚上留下来陪我吃饭吧,晚点儿我让顾琉笙安排人送你回去。”

    让秦筝晚上一人打车回去,她还有点儿不安心,特别是这边其实有些偏远了。

    一想到要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秦筝立即点头。

    “我也确实想来蹭饭,这地方一定会有专门的厨师吧,我刚才一路走来可是看到了好几个佣人,穿的都是统一服装。”

    “这边的佣人不多,成叔是管家,不过居住在这里可比在顾家老宅要舒坦了许多。”

    与成叔或别的佣人接触不多,不过他们在这里只要做好他们本分工作,毕竟顾琉笙亲口说了她是少夫人这别墅里的人对她倒也恭敬。

    秦筝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这边好多景色都极为幽美,你带我四处走走看看呗,我顺道拍点儿照片。读书的时候我们可是来过这别墅区的,没想到有朝一日竟然会住进来!”

    简水澜也笑了起来,想到她都疼了一天,难得秦筝过来陪她,立即答应。

    “走,我们四处走走看看,我也就昨天逛了一小会儿,别看这别墅不大,其实能逛的地儿多了去。唉,你等我,我回房拿手机……”

    想了下她右手臂还疼得很,只得作罢,“算了,我这手也不方便。”

    晚饭的时候,因为简水澜受伤饭菜以清淡为主。

    秦筝坐在他们夫妻的对面,看着饭桌上一道道虽然清淡但卖相无疑是可口的,堪比宴氏私房菜的大厨。

    看到简水澜笨拙地用左手拿起筷子要夹菜的时候,秦筝立即阻止了,“等等,这么有艺术的饭菜,我必须先给它们留个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