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这么质问他的时候,就像个吃醋的小妻子
    唇上虽然疼,但她突然吻上的感觉却足够将那疼意压下,只觉得被亲吻的时候比他主动的还要让他震撼。

    顾琉笙看着玩火的女人,抿了下唇,尝到一股血腥气息,最终放开了她。

    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看,好一会儿他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回到了沙发上躺好纺。

    就这么放过她瓯?

    简水澜有些狐疑,却觉得有些脸红心跳,她抬手关了床头灯,抬手捂上心脏的位置,只觉得心跳似乎比以往跳动得快了许多。

    不是说了他不是饥不择食的男人吗?

    这一晚,她又要失眠了!简水澜有些抓狂地想。

    躺着的顾琉笙已经没了睡意,完全沉浸在刚才被她吻上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身子更是瞬间就起了反应。

    她对他的吸引,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半个小时之后,顾琉笙还是清醒着,期间翻了好几次的身。

    他坐起身来,取过放在桌上的腕表对上眼睛,11:46。

    既然没了睡意,顾琉笙也没打算继续躺到天亮,他下了沙发推开更衣室的门,再出来的时候已经穿戴整齐,出来之后他并没有开灯,而是摸黑离开了房间。

    其实简水澜都在装睡,顾琉笙的动作很轻微也没有开灯,但她还是知道他进了更衣室,只是这么晚了顾琉笙要去哪儿?

    难道他也失眠了?

    顾琉笙离开房间之后,便拨打了宋微的号码,“宋微,加班!”

    宋微尚未睡下,一听这么晚还要加班,立即就兴奋了,“顾总,难得又要加班啊!”

    “废话少说,将与致远这一次的项目企划案带来。”

    “是!我马上回公司。”

    二人很快到了公司,宋微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将手里的材料都放到桌上。

    看着正在认真处理文件的顾琉笙,却眼尖地瞥见了他下唇的伤口,于是揶揄一笑,“顾总这是让女人给咬了?”

    咬的还是嘴上,这是多么剧烈又多么急迫?

    顾琉笙抬眼看他,“你是不是很闲?要不下周让你去趟……”

    “顾总,我最近忙得很,而且西江月圆的房子不是需要我去监督着吗?没别的事情我回办公室加班了!”

    一听到要被发配边疆,宋微急急打断了他的话,很快转身离开。

    宋微离开之后,顾琉笙抬手抚上被简水澜咬伤的下唇,想到的却是她主动吻上他的那种美妙的感觉,让他极为眷念。

    简水澜是到了快天亮才睡下的,期间都没有等到顾琉笙回房。

    她甚至想着顾琉笙那时间点出去,而且以当时的情况,他该不会出去泻火吧!

    想着想着也就睡着了。

    **

    因为失眠的缘故,这一觉,简水澜一直睡到了十点多才醒来。

    早晨成叔想过来敲门喊她起来吃早餐,被顾琉笙给制止了。

    顾琉笙是清晨的时候才回来,回来之后看到简水澜睡得很沉连他进门都没有察觉,想到她手臂上的伤势,兴许昨晚上也没睡好,也就没有打扰她。

    今天部分要事他昨晚上加班全部处理好,剩余的都交给宋微,倒是将今天给空下来了。

    他坐在沙发上看报,见简水澜醒来,还舒坦得在床上伸了一记懒腰,那姿态让他联想到猫咪的样子,随即又眯着眼小憩了片刻再缓缓睁开眼。

    “醒来了就去梳洗,吃点儿东西我送你到医院找紫瑜换药。记得洗脸后别用护肤产品,手臂的伤口别碰到水。”他翻过报纸,目光不离上面的内容。

    刚醒来简水澜还有些没清醒,趴在床上看着那看报纸的男人,清隽矜贵,有一种高不可攀的冷漠,然而却那么地秀色可餐。

    揉了揉眼睛,查看了下手臂上的纱布发现睡觉的时候并没有压着伤口,这才安了心。

    梳洗、换衣,又梳了几下头发,惊喜地发现睡了一晚上之后头皮倒是不疼了,而且今天手臂上的伤口也不似昨天疼得那般厉害。

    tang顾琉笙见她一身清爽利落地出来,将报纸往桌上一放,却见简水澜朝他走来。

    “你把我手机给扔床底下了,赶紧给我捡回来。”

    顾琉笙懒得再看她,朝着外头走去。

    “喂——顾琉笙,你给我站住!”

    看到他走出了房间,简水澜只得折回床边整个人趴在柔软的地毯上,整张脸都几乎要贴在地毯上了。

    床下有些窄,好不容易才看到她的手机被远远地扔在了角落里,她完全够不到!

    一只手还受了伤,想要取出手机有点儿不方便,简水澜只得放弃,打算找成叔帮忙。

    到餐厅的时候,早餐已经摆上了,顾琉笙也坐在那里慢慢喝粥,她看了下时间,都这个点了顾琉笙也没吃?

    他昨晚上到底去哪儿了?

    “成叔,我手机被琉笙扔到了床底下,麻烦成叔想个法子帮我取出来。”

    成叔立即点头,“少夫人放心,我这就过去拿。少夫人先吃饭吧!”

    成叔走后,简水澜朝着对面的男人挑眉一笑,“还是住在这里好,凡事都有人帮我,洗衣做饭扫地也都免了,重点是这里没有你妈!”

    简直不要太舒坦了,她才住了几天就觉得不错,这里风景优美,还有下人做事,回到西江月圆的时候虽然有她的小窝,然而她得伺候这个大爷!

    手里的勺子微顿,顾琉笙抬眼看她。

    “虽然我与我母亲关系不是很好,但还是希望你与她搞好婆媳关系。”

    “搞好婆媳关系?我估计啊,我跟你妈永远都搞不好婆媳关系,除非你换个妈或是换个老婆还有可能。换妈是不可能的,换老婆倒是很方便。”

    说到这里,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脖子里面看去,那边倒是一片白净,但谁晓得下面是怎么样的!

    换老婆……

    顾琉笙嗤笑了声,见她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脖子上,似乎正在探索什么,便将勺子放下,问她,“看什么呢?”

    难道他今天的穿着有什么不对?

    简水澜小心翼翼地问,“你婚姻期间没有出轨吧?”

    这个男人要是在婚姻期间出轨,她一定让他头上顶着一片草原。

    “胡说什么!赶紧吃,吃好了带你上医院换药。”

    顾琉笙没有再理会她,慢慢地喝粥。

    “那你昨晚上去哪儿了?反正你到了早上五点前都没有回来!”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他做很多坏事了!

    五点前……

    也就是说她在这个时间里都没有睡?

    “去哪儿要紧吗?”

    “当然要紧了,你该不会……去那种地方泻火了吧?”

    顾琉笙听到她这话的时候,脸皮有些紧绷起来,这女人脑袋里是什么构造的,所以她刚才盯着他脖子瞧,是打算找出什么证据来?

    深呼吸了口气,“我既然让你在婚姻期间必须忠诚,那么我也会做到!”

    “那你昨晚上那么晚去哪儿了?老实交代!”

    “加班了,你可以问宋微,他昨晚上陪我加了一整夜的班。”

    看到他似乎不像在说谎的样子,简水澜这才满意了,“所以你今天不用去上班?”

    “嗯。”

    他轻轻应了声,看到她始终没有动筷子的意思,又催她,“快点儿吃!”

    看她的时候目光已经比刚才要柔和上几分,这个女人刚才那么质问他的时候,还真有点儿像个吃醋的小妻子。

    简水澜这才心满意足地喝粥,想了想又觉得不对。

    “那你一晚上都在加班,怎么精神还挺好的?你当真去加班了?”

    通宵一整晚,精神还这么好,该不会诳她吧?

    顾琉笙取过桌上的手机,很快拨通了宋微的号码,话筒里很快传来宋微的声音。

    “顾总。”

    “你告诉我夫人我昨晚上去哪儿了!”他

    将手机贴放到简水澜的耳边。

    “少夫人,顾总半夜将近一点的时候到了公司,我陪他加班一整夜,现在顾总已经回去,我还得继续上班呢,不过早晨顾总说了放我一个下午的假!少夫人可别误会了顾总,顾总昨晚上忙着修改与致远的项目合作企划案。”宋微详细地解释着。

    简水澜只觉得有些脸红,顾琉笙此举是在说明什么?

    弄得她好像个妒妇一样!

    “顾总跟你开玩笑的!”简水澜侧过脸躲开。

    顾琉笙结束了通话将手机放桌上一放,“这样你可满意了?”

    “我又没说一定要知道你去哪儿,就算你去……”

    “没去!”

    顾琉笙已经没了胃口索性将勺子往碗里一放,“我去取车就在外头等你,一会儿吃饱了记得吃药。”

    看了一眼简水澜,顾琉笙起身离开。

    见他只吃了小半碗的粥,简水澜嘟了嘟唇,没去就好,他若敢去,她一定要分居!

    二人拖拖拉拉一直到了中午的时候才到燕南医院,这个时候姜紫瑜已经下班,不过下班前接到顾琉笙的电话,他只好在医院等候着。

    换药的时候必须解开纱布,看到里面狰狞的伤口,顾琉笙忍不住蹙眉,原来伤势真的不轻,若不是缝了三针,估计整块皮都要被撕扯下来了。

    佟莉,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紧紧握着手,骨节泛白。

    换药的时候因为姜紫瑜动作轻缓,只是重新清洗伤口又上了药随即包扎起来,所以并不觉得有多疼。

    包扎好之后,姜紫瑜放下手里的纱布,“倒是没有发炎,恢复得也还可以,等两天之后再过来换药就成,记得不能碰水。”

    简水澜也看到了伤口上虽然狰狞可怕,但比起昨天的血肉模糊确实好许多,可一想到脸上的伤。

    “姜院长,我脸上的伤还要几天才能全部消失?”

    昨天伤口还有点儿泛红,今天结痂都成为深褐色,这么布在脸上,她醒来照镜子的时候自己都吓了跳。

    “一个星期后差不多就能够都消失,不过期间要注意饮食,暂时也别使用化妆品。”

    姜紫瑜朝她笑了下,“大中午了,一起吃个饭吧!”

    简水澜立即摇头,“我这副样子就不出去了,你们两人去吃吧,要不我在医院等着!”

    反正她一个小时之前才吃过早饭,压根就不觉得饿。

    “不用了,我们刚吃。”顾琉笙直接拒绝,“没别的事情我们就先回去了!”

    所以连一顿饭也不与他吃了!

    意识到这一点,姜紫瑜有些吃味,这男人果然是有了老婆,兄弟什么的就放一旁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