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就任凭我是你的丈夫,任凭现在我们还在婚姻期间
    前前后后,将她手机里的所有东西全部都检查了一番,再没有别的可疑之处。

    顾琉笙看到屏幕上那一张萌图,直接将他与简水澜的在海鲜馆阳台上的合照设置为壁纸。

    他将手机放在桌上,起身朝着浴室走去,应寒的事情,等她醒来了再清算纺。

    他倒是想听听她的解释瓯!

    从浴室出来之后,顾琉笙身穿暗色的睡袍,一头短发还沾着水汽。

    许是因为应寒的事情,此时倒是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他索性走了出去,手里还拿着他的黑色手机。

    古色长廊,灯笼盏盏,衬得有些暖意。

    矜贵优雅的男子依窗而靠,修长的手指很快在手机屏幕上轻点了几下,他拨通了宋微的号码。

    此时宋微已经快累趴下了,昨晚上通宵加班。

    本来顾琉笙是给他放了一个下午的假,尚未来得及高兴,下午又一堆的事情围绕着他转,晚上还得接着加班。

    此时堪堪回到家里,打算洗洗就睡觉,结果就又接到了顾琉笙的电话,他差点儿要跳起来,这个时间点了,还不让他休息?

    打算接着剥削他?

    “顾总,我可不是铁打的,我是血肉之躯啊!”

    “是么?还以为你是铜墙铁壁,三五天不休息不也是正常的?”

    “顾总别开玩笑了,这个时候给我电话应当不会是加班吧?”

    他从衣橱里取出一套睡袍,唇上挂着笑容,今天公司的事情可是都忙结束了。

    “给我查查应寒是不是到了燕城,还有西江月圆的住户都有些什么人!”

    一听到这事情,宋微有些诧异,“顾总的意思是应寒大明星很有可能就居住在西江月圆?”

    少夫人是应寒的小雪花,难道顾总这是吃醋了?

    “有这个可能!我明天就要结果。”

    吩咐完,顾琉笙直接结束了通话,他看着不远处的假山流水,还有在夜间依旧绚烂的花朵。

    夜风吹来,带着几分的清爽。

    **

    因为不用上班,简水澜没有设置闹钟,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

    而那个该去上班的男人,此时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许是昨晚上早早就睡下的缘故,今天觉得精神饱满。

    她抬手看着手臂上的纱布,洁白干净,并没有碰到伤口。

    两天过去,只要不去碰到伤口倒是没怎么感觉到疼了。

    她伸了个懒腰,难得没有继续赖床下了床直接朝着浴室走去。

    梳洗完之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此时的顾琉笙已经看完报纸,正拿着杂志翻阅。

    看到简水澜梳洗出来,身上也换了一身浅蓝色连衣裙,衬得几乎白皙无暇。

    柔软的乌黑长发披散下来,整个人清新耐看,特别是那一双杏眼看过来的时候,给人一种清纯娇憨的感觉,让整个人看起来更为清秀俏丽。

    但顾琉笙很快将目光挪回了杂志上,声音淡然地问她,“你就没什么需要解释的?”

    简水澜将换下来的睡裙挂好,不明所以地朝着顾琉笙望去。

    “解释什么?”

    “昨天中午你去了西江月圆,之后遇上应寒,一块儿吃了午饭一直到天黑之后才回来,我说的有错吗?”

    他终于将手里的财经杂志放回桌上,目光直勾勾地朝着她望去,将她所有的举动与表情都看在眼里,丝毫没有错过。

    简水澜一愣,迎上顾琉笙的双眼,虽然清澈透亮,黑白分明,但隐藏着一丝丝的心虚,自然也让顾琉笙给看到了。

    这男人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她确实是在西江月圆遇上了应寒,然后一块儿吃饭一直到天黑才回来,期间还去兜风、看电影、喝咖啡,整个下午玩得不亦乐乎。

    要不是她脸上有伤,她都想拍几张照片或是拍个视屏存下来当纪念了。

    虽然有些怀疑顾琉笙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但既然已经

    tang被他知道,简水澜也不否认,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还颇为自豪。

    “是啊,你说的全都对,我昨天是跟应寒在一起吃饭了,一整个下午都跟男神在一起!”

    她吃吃地笑了起来,似乎没看到顾琉笙的脸色是否乌云密布,“男神好体贴,男神好温柔!你可还记得我们去领证那天你将我扔在了公路上,死活都拦不到车,没想到最后送我回去的就是应寒!”

    越说越是起劲,简水澜索性在顾琉笙的身边坐下,问他,“顾琉笙,你应该也有女神吧!说说你的女神是谁,我帮你鉴定鉴定!”

    “我说过婚姻期间必须忠诚,这些话你都记到哪儿去了?”

    看到她一说到应寒的时候还生出了自豪感,顾琉笙只觉得碍眼,那个小白脸有什么好,竟让她如此着迷。

    真是个没眼光的女人!

    不过她会与应寒见面,还是他一手促成的?

    “那你说说我对你哪儿不忠诚了?”简水澜反问。

    “跟别的男人出门吃饭,你们的交情有到一块儿吃饭的地步吗?简水澜,你既然知道应寒是公众人物,万一被狗仔拍到他与你一块儿吃饭,那么你的身份自然会被暴露,你可有想过会有什么不良后果?”

    他侧过脸看着身旁不以为意的女人,一张禁欲的面孔此事显得几分冷硬。

    “一来,你会影响到他的事业,他身为公众人物,只要传出一些不好的绯闻出来,很有可能星途毁于此!二来,别人会如何看待我顾琉笙?自己的妻子都跑去跟别人吃饭了,你这是在给我戴绿帽子!”

    听到顾琉笙的分析,简水澜也觉得头头是道。

    这应寒是公众人物,只怕身边会经常有狗仔出没,她昨天与应寒玩了一个下午,确实有些冒风险了。

    万一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到应寒的星途,她可是会被布满世界各地的小雪花给恨死的。

    秦筝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她,而她更不会原谅自己。

    “你分析得没错,下回再见男神的话,我一定会更注意一些,绝对不会给他惹上麻烦!”

    简水澜信誓旦旦,瞥见自己的手机在桌上,起身就想去拿,完全没有注意到顾琉笙越发阴冷的表情。

    所以说,他说了这么多的话,简水澜只听去了关于应寒的事情?

    在她的手就要碰到手机的时候,顾琉笙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左手,直接往怀里扯。

    简水澜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整个人转身的时候太快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他的怀里。

    两具身子贴在一起,简水澜无故觉得脸上一阵阵泛热,看到对方近在咫尺的俊脸,还有她感觉到对方身上传递过来的温度,简直能够烫人。

    想要后退,顾琉笙的手却放在了她的腰间,迫使两人紧紧地贴放一起。

    “你……你快放开我!”

    她急红了眼,这个男人能不能别老是说两句就动手动脚的?

    顾琉笙认真地盯着她看,眼里的怒意没有丝毫的掩藏。

    “简水澜,你身为我的妻子就该为我的名声考虑,而不是为了一个陌生人,从今日起不准你再与他见面,明白吗?”

    “你凭什么?我跟他见面怎么了?我与他清清白白,也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当他是男神是朋友妨碍到你了吗?你是我的丈夫没错,可是顾琉笙你也应该明白,一年之后我们就会离婚,就会分道扬镳!别忘记了,结婚协议书还是你让我签字的!”

    她狠狠地去推开他结实坚硬的胸膛,然而纹丝不动,气得她直接抬脚去踩他。

    顾琉笙有所察觉很快避开,因为她的反抗,脸皮绷得有些紧。

    “就任凭我是你的丈夫,任凭现在我们还在婚姻期间,只要还没有离婚,你就应该忠诚于婚姻,简水澜,你别给我说与应寒当朋友之类的,他接近你,其一就是玩弄你,其二不过是觉得新鲜罢了。一个戏子,你觉得他能对你认真吗?还有……我想应寒一定不知道你已婚吧!”——题外话——谢谢′千与ペ千寻送给本文3个188红袖币荷包!~谢谢 189****3358送给本文1朵鲜花!~谢谢两位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