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这该死的女人,都已经结婚了还出去招蜂引蝶
    他是1601,应寒1701,简水澜1602。

    那是不是一开始简水澜就知道应寒也居住在楼上?

    等等,应寒居住在他的楼上,所以简水澜刚搬进他屋子的时候一直抬头盯着天花板看,敢情就是在感受那个男人的存在纺?

    一想到这事情,顾琉笙的脸更是阴沉了几分瓯。

    宋微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可别将他发配边疆啊!

    “顾总,西江月圆居住的住户,除了应寒这个大明星之外,还有不少娱乐圈的人。若是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回办公室忙碌了!”

    见着顾琉笙没有出声,宋微便转身离去,他可不想留在这里一会儿真被发配边疆。

    只是当宋微走到门边正打算开门溜走的时候,顾琉笙出声了,“等等!”

    宋微顿住了动作,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凉,他就知道又有任务了!

    顾琉笙缓慢地出声吩咐,“放缓西江月圆屋子的装潢,将里面尽量往细致打造,每一个细节都必须做到完美无瑕!还有,想法子将应寒弄出燕城,他不是大明星嘛,给他找点儿事情做!”

    与其断了应寒的明星路让他成日在这燕城瞎晃,还不如将他弄出这里。

    距离远了,省得老是出现在简水澜面前。

    这该死的女人,都已经结婚了还出去招蜂引蝶。

    宋微回头,“顾总放心,此事交给我办,一定让应寒忙得脚不沾地!”

    他再顺道给应寒找几个漂亮的小明星,这样顾总应当更能放心吧!

    **

    整整三天,顾琉笙没有回到别墅。

    第一天简水澜还想着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可当第二天顾琉笙继续选择夜不归宿,她也就放弃了找他,自己独占这么大的一间房间,简直让她乐不思蜀。

    夜里看片看小说到多晚,也不会有人突然过来抢夺她手机,甚至进行恐吓。

    白天更是她睡到自然醒,顾夫人看不到她的时候心里更舒坦,压根就不理会。

    而醒来之后,不论睡到多晚,成叔都会给她准备好食物,因此她过上了米虫生活。

    简水澜现在也习惯了顾琉笙不出现的日子,换药的时候就自己开着车到燕南医院找姜院长换药。

    因为没有顾琉笙在一旁她与姜紫瑜倒也能够聊上几句,甚至中午的时候一起有说有笑地吃了顿饭。

    这三天里除了每天顾夫人对她不时地冷嘲热讽之外,日子过得平静如水。

    让她高兴的便是脸上的伤势已经好了许多,剩余淡淡地疤痕。

    她想起不到三天的时间就要去参加云水溶与薛长轩的订婚宴,到那时候脸上浅淡的伤疤也差不多消失无踪,心情就格外的好。

    三天之后,选择居住在酒店的顾琉笙有些熬不住了,他都三天没有回去了,她竟然连一个电话都没打,是不是他不在的这三天她反倒在别墅里逍遥自在?

    一有这个认知,顾琉笙好几次差点儿拨出那一串熟记于心的号码,可一想到她与应寒的事情硬是生生忍了下来。

    这个女人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倒处处维护起别的男人,而他这个丈夫在她的眼里估计可有可无!

    可一想到两天之后薛家长子的订婚宴,简水澜也会参加,到时候她一定会找上他。

    这么想着又安心了下来,反倒不怎么讨厌参加薛长轩的订婚宴了,还有点儿期待。

    于是顾琉笙心安理得地继续居住在顾氏集团旗下的酒店里。

    **

    整整五天,简水澜没有再见到顾琉笙,心下觉得奇怪,该不会这个男人当真离家出走?

    这些天她一直拉不下脸给他电话,当天可是他决然离去,凭什么得她去追?

    可是今天晚上薛长轩与云水溶订婚,顾琉笙如果不去的话,那么她……

    她看了一眼时间,剩余的时间不多了,这个臭男人该不会再外头乐不思蜀将她给忘了?

    男人呐,果然没一个好东西,全都是不可信的!

    tang在房间里又踌躇了五分钟,简水澜最终还是拨通了顾琉笙的号码,那边倒是很快就接起,传来顾琉笙清冷淡漠的声音,“有事?”

    “没事不能够给你电话吗?”

    她轻嗤了声,“你这个臭男人倒是有本事这么长时间不回家,可是在外头乐不思蜀了?也是啊,任凭你顾琉笙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此时正在总统套房里批文件的顾琉笙听到简水澜类似吃醋的声音时,顿时觉得浑身都舒畅了起来,这个女人活该有今天!

    “外头住起来确实舒心许多,省得让你给气着,找我有事情就说,没事再见!”

    感觉到顾琉笙就要掐断通话,简水澜立即出声,“等等,你不是说了10号要参加那两个小贱人的订婚宴吗?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到底去不去?”

    “然后呢?”顾琉笙问她。

    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然而那一双冷寂的眸子已然有了波动。

    “然后赶紧回来!成日在外头游荡,你这是打算分居吗?”

    “还见那小白脸吗?”顾琉笙问她。

    “啥……”

    简水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顿悟,知道顾琉笙意有所指,顿时也火了,“你说谁小白脸呢?”

    “嘟嘟嘟——”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简水澜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顾琉笙竟然挂她电话!

    反正刚才都已经拉下脸给对方打了电话,现在再打一通也是一样,于是不死心地又拨通了对方个号码。

    这一次顾琉笙在铃声末尾的时候才不急不缓地接起,然而他什么都没说。

    “顾琉笙,你到底回不回来?不回来的话我自己去了!别以为没有你,我就不敢参加他们订婚宴了!反正到时候丢了脸,丢的也是你的脸!”

    这一次不等顾琉笙说话,她率先挂断。

    “嘟嘟嘟——”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忙音,顾琉笙死死地盯着手里黑色的手机,几日不见,她的胆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大,竟然挂他电话。

    他看了一眼时间,稍微收拾了番,就离开了酒店。

    **

    衣橱里给她准备的衣服不少,其中就有好几套崭新的礼服,都是按照她的尺码订做。

    在衣橱里寻找了一番,目光最终落在一条白色的裙子上,流畅的设计,细节也都处理得不错,裙摆在膝盖以上,正好可以露出她修长白皙的双腿。

    她皮肤白皙,很好搭配衣服。

    她将裙子取了出来在镜子前显摆了一番,越看越是喜欢,今天她就好好地装扮一番,去杀杀云水溶的威风!

    只不过她很快将视线落在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伤口长在手腕上方一些,靠外边的地方,现在尚未拆线,依旧缠着纱布。

    她总不能够就这样过去参加婚礼吧,到时候云水溶还不晓得在心里高兴成什么样子,而薛长轩估计还得以为她是了他才自残的,毕竟缠着绷带,又是手腕上方一点。

    默默地将白色礼服放回去,她的目光落在一旁长袖的裙子上,这么大热天穿秋天的衣服去参加订婚宴,还不直接被当做疯子!

    正当她烦恼不知道穿什么时候,房门被推开,她回头去看,是整整五天不见人影的顾琉笙,依旧一身深色西装革履,矜贵清俊,一张禁欲系的脸带着淡漠。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她轻嗤了声,回头继续在衣橱里寻找。

    “这里是我家,什么时候回就什么时候回!不是要去参加他们的订婚宴吗?还不走!”

    “你看我这一副样子能去吗?还不让他们给笑死!”

    她抬起还缠着纱布的手臂,“这个位置一会儿薛长轩估计还得以为我因为他要订婚而想不开,云水溶那女人还得多得意!”

    顾琉笙看着眼前的简水澜,脂粉未施,脸上的伤势倒是好得都看不见了——题外话——谢谢q_5zyu0picb送给本文12张月票!mm895841180送给本文3张月票!今天好多好多的月票啊,如果有要送给鱼儿月票的可以下载红袖app,在app那

    边月票1张送给作者会变成3张,还可以每天签到领10个红袖币。下个月有月票的可以砸过来。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