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简水澜怎么会跟着这个男人过来参加她的订婚宴?
    她站在人群里接受所有人的祝福,脸上一直洋溢着甜美的笑容。

    目光柔柔地朝着人群里犹如鹤立鸡群的薛长轩望去,看到薛长轩正在招呼客人,而他们两人的父母相谈甚欢。

    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这些可都是她从简水澜手里好不容易抢来的。

    可惜了今天简水澜没有过来,否则看到这样的场面,不晓得该有多么地羡慕嫉恨她瓯。

    本来都是属于她的,如今成为她云水溶的,往后也都会是她云水溶的一切。

    这样被人追捧,被男人呵护,被姐妹羡慕的生活,才是她云水溶真正想要的。

    而简水澜她只能去当一个平民!

    此时云水溶手里拿着不少礼物,朝着正与她交谈的几个相熟的姐妹歉意一笑,朝着一旁的角落走去,将手里收到的礼物放在桌上,好友杜朝阳走了过来。

    “水溶,今天的你可真好看,将在场所有的名媛都给压了下去。”

    云水溶温柔一笑,拉上杜朝阳的手。

    “哪儿的话,今天过来这里的每个人都好看,就连你今天这么打扮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大美人。”

    她朝着门口的方向望去,眼里蒙上一层失落,幽幽一叹,“我都要订婚了,姐姐怎么还不肯来,我知道姐姐一定是在怪我,怪长轩哥哥最终还是选择了我。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家人。”

    杜朝阳一看到云水溶到现在还念着那个狠毒的女人,立即就劝她,“水溶,你可别傻了,云水澜……不对,她不是早就改名了,叫什么简水澜,她早就被赶出了云家。”

    “那么狠毒的女儿,如果我是云伯伯的话一定报警将她抓起来关上一辈子,赶她出家门还算是轻的,当年她可是差点儿就要了你的命,要不是你命大,今天还能这么幸福地站在这里?”

    “这……”

    云水溶看向杜朝阳,流露出委屈的神色,“可我还是觉得……她是我的姐姐,我很想她能够来参加我的订婚宴,如果能够得到她的祝福,我想我才能够与长轩哥哥更好的在一起,毕竟姐姐她以前也是喜欢长轩哥哥的,一直到现在……姐姐一定还放不下长轩哥哥。”

    说着,云水溶哽咽出声,“我一直给姐姐打电话可是姐姐她不接,现在更是打不通了,姐姐一定是在生气,怕是将我的号码给拉到黑名单了。”

    不止拉黑了她,似乎也拉黑了薛长轩的号码,如此最好,她就不想看到简水澜与薛长轩再有任何的瓜葛。

    杜朝阳看都云水溶是真的很想让简水澜出现在她的订婚宴上,虽然极度不喜欢简水澜。

    不过简水澜喜欢薛长轩,今天要是简水澜能来,看到云水溶与薛长轩金童玉女站在一起,不晓得表情该有多么丰富,心里该有多么地痛苦。

    而且这样的场合……

    丢起脸来,一定很有意思。

    杜朝阳反握住云水溶的手,“我手机上存了简水澜的号码,我给她电话让她过来!”

    云水溶一听,双眼都亮了,“真的?你要帮我约姐姐过来?”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会骗你不成?”

    杜朝阳一笑,从包里取出手机很快就拨通了简水澜的号码。

    车子在公路上一路行驶,车内空调温度十足,简水澜觉得有些冷,搓了几下胳膊。

    顾琉笙见此便将温度调高了点儿,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简水澜从包里取出一看,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不过显示是燕城。

    手指划过屏幕,她选择了接听,“你好!”

    “水澜,是我朝阳啊,今天水溶的订婚宴,我很想你来参加,你能过来一趟吗?我们都好久没有见面了!所以就趁今天这样的机会一起见个面。”

    杜朝阳!

    云水溶所谓的最好的朋友!

    简水澜轻笑了声,“原来是你,之前云水溶不是一直想要让我参加她的订婚宴吗?既然她这么想让我去,那么我去就看看,现在已经在路上了,我一会儿到。”

    “真的?”杜朝阳一脸的惊喜,“那我在这里等你!一会儿见!”

    “好啊,一会儿见!”简水澜心情颇好。

    结束通话之后,杜朝阳回头朝着云水溶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正在来这里的路上,没想到她还真敢来!”

    简水澜来了!

    云水溶低头一笑,是啊,没想到她还真的敢来!

    她高兴地走上去挽住了杜朝阳的胳膊,真诚地谢她。

    “如果不是你,我的心愿怎么达成?朝阳,今天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

    杜朝阳摇头,“咱们是好姐妹,我不帮你帮谁?不过你也别太善良了,对于一个当初差点儿就要了你的命的女人,完全没必要这样对待她。还有记得将长轩给藏好了,别再让别的女人觊觎,长轩这么好的男人,燕城多少女人都在觊觎他呢!”

    云水溶娇娇柔柔的点头,“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姐姐她不会这么做的!”

    杜朝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过说到薛长轩的时候立即想到了一个人,她的目光在热闹的宴会上扫过,都没有见到那个高冷矜贵能够让女人为之尖叫的男人。

    “对了今天不是说燕城三大家之首的顾少也会过来吗?你可真有面子,就连顾少也来参加你们的婚宴!要知道顾少可是很少出席宴会的,自己的生日宴会也都不参与。”

    一想到燕城最有名最有权最好看的男人,杜朝阳觉得自己一颗心都柔软成少女了。

    云水溶是知道顾家与薛家有那么点儿渊源的,顾夫人本就是薛家的女儿,薛长轩要喊顾夫人一声姑妈,得喊顾琉笙一声表哥。

    只不过到了顾琉笙这边与薛长轩并不是很熟,因为顾琉笙向来低调几乎不与薛家来往。

    但不管怎么样,这亲戚关系是摆在那里的,等她与薛长轩结婚之后,也是要与薛长轩一样喊他一声表哥的,那么云家自然而然也与顾家攀上了那么点儿关系!

    只是一想到之前在苏家宴会上看到了简水澜与顾琉笙站在一起,她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那一日简水澜本该犹如败家犬一样狼狈离去,可最终她却是风风光光地挽着燕城身价最高的男人自信地离开。

    云水溶低头一笑,“顾少哪儿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还不是看在顾家与薛家的关系,不过真没想到往后我若是与长轩哥哥结婚了,是要喊顾少一声表哥的。”

    杜朝阳一脸的羡慕,不过喊表哥又怎么样,若是她更想当顾少的妻子。

    每天看到这样的男人都觉得赏心悦目。

    此时薛长轩走了过来,拉住了云水溶的手,看到今天经过特别打扮的她,眼里有着满意。

    这个女人的姿色让他带出去很有面子,而且性子又好,在外头总能够给足他面子。

    只是忍不住想起了那一道纤细的身影,如果她的性子不那么傲,也许今天与他订婚的人就是她了,想到这里薛长轩还是觉得有些遗憾的。

    毕竟他最先喜欢的人是简水澜,也曾想过与她共度一生。

    “长轩哥哥!”

    云水溶柔弱地喊他,感觉到他的大手这么握着她,只觉得满心的欢喜。

    薛长轩的目光落在她脚下十几厘米的细高跟鞋上,“穿了这么久,累吗?”

    云水溶摇头,“不累,我期待这一天好久了!”

    杜朝阳看到他们两人感情这么好也不好一直在这里,朝着云水溶一眨眼就走开了,到了姐妹圈子里聊了起来。

    薛长轩朝她温柔一笑,“宴会很快就要开始了,不过顾少他还没到,爸妈说再等一会儿。”

    “那是自然,我们再等一会儿就是。”

    想了想云水溶高兴地又说,“长轩哥哥,你知道吗,刚才朝阳给姐姐打了电话,姐姐说她正在来酒店的路上,姐姐能来这里就好,我一直都很想她能够来参与我们的订婚宴,包括以后我们结婚了也希望她可以来。”

    “真的?”薛长轩也觉得有些高兴,又能够见到她了!

    她离开云家之后,好几次他去找她,奈何简水澜不肯见他。

    云水溶点头,看到薛长轩高兴的模样,就连眼尾都是笑意,心里有些不悦却没有表露出来。

    薛长轩对于简水澜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兴趣的,不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将

    简水澜永远在薛长轩的心中完全拔除。

    她都不明白现在的简水澜犹如丧家之犬,薛长轩到底还看上她什么?

    就那张脸吗?

    可是她云水溶也不会比她差啊!

    早已经过了订婚宴开始的时间,但因为等来的是顾琉笙倒是没有人说什么,薛家这些年都依靠着顾家才能壮大到今天的地位,薛父与薛母对于顾琉笙吃到自然不会有意见。

    而云盛还有云夫人将来都需要仰仗薛家再攀上顾家,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又等了好些会儿,热闹的订婚宴上突然安静了下来,众人都朝着大门红地毯的方向望去。

    那边一身西装革履的男子清俊高贵,神色淡漠正朝着宴会这边走来,而他的身边则是一名纤细美丽的女子,一身雪白抹胸短裙,衬得娇嫩纯真,面容精致,长发高高盘起,露出的脖颈雪白纤瘦极为优雅。

    二人在镁光灯下走来,就像今晚的主角才是他们。

    如果是顾琉笙单独前来,大家都不会觉得什么,可是当他的身边出现了个女人之外,众人都有些不淡定了。

    云水溶不可置信地朝着他们望去,那个俊雅高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带她过来!

    简水澜怎么会跟着这个男人过来参加她的订婚宴?

    看到今天的简水澜,跟她同样一身雪白的裙子,而她挑了长裙,加上脚下的高跟鞋看起来比平日要高挑许多。

    然而在身高上简水澜比她高了一些,就是那么一些让她穿上这样的短裙露出两条白皙纤细的腿极为惹眼,几乎要将她的风头抢夺走,让她觉得这么穿有些尴尬了。

    再一看身边的男人如果平日里与别的公子哥放在一起,那简直就是鹤立鸡群,可是与顾琉笙这么一比,突然就觉得一点儿可比性都没有。

    云水溶死死地握住了薛长轩的手,不知道是因为嫉恨还是什么缘故,她的手微微颤抖起来,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两道完美的身影,脸上却还硬是保持着温婉美丽的笑容。

    薛长轩的目光完全被简水澜的身姿吸引住,当日在苏家的宴会上看到她身着那一身湖绿色的礼服就觉得极为惊艳。

    如今她一袭简单的抹胸白色短裙,还有那一双修长美丽的腿,一瞬间,他突然就觉得身边的云水溶过于庸俗了——题外话——完结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穿越:王爷,你快滚!》又名《穿越:王爷如狼,妃似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