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才是云家真正的大小姐!
    等到云盛看到与顾琉笙走来的女人时脸色顿时一沉,今天这么好的日子,这不孝女过来做什么?

    难道她想要破坏云家与薛家的联姻?

    随即又觉得不对劲,被赶出云家的简水澜是怎么高攀上顾琉笙的纺?

    要知道顾琉笙从不近女色,他怎么会带简水澜过来瓯?

    两人还有如此亲昵的举动。

    云夫人的脸色就完全可以用难看来形容了,她处心积虑地将这个女人赶走,这个时候她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而且还是与顾琉笙一起过来,难道是要破坏她女儿的幸福?

    当初她就不该那么善良,只是将她赶走而已!

    一想到这里,云夫人悔不当初,只恨自己当初没有赶尽杀绝。

    她看向那一对今晚的主角,此时云水溶虽然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

    可毕竟是她的女儿,她能知道现在云水溶心中一定是很不好受的,特别是这个时候薛长轩这么直勾勾地盯着简水澜。

    所有的人目光都落在他们二人身上,简水澜悠然自若,一手攀着顾琉笙的臂弯,乖巧温顺地跟在他的身边,陪他走过长长的红地毯。

    她突然觉得今天她与顾琉笙才是被祝福的新人!

    不可否认她今天还是存在了那么点儿的小心机,就是过来杀杀云水溶的威风。

    她知道云水溶不高,所以选择礼服的时候总是喜欢长款及地,里面穿上细高跟,这样看起来会高上下许多,然而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看起来上下有些不够协调。

    而她今天同样的白色礼服,却是抹胸短款,将她的优势都展现出来,倒是与云水溶形成鲜明对比。

    看到云水溶这般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目光恨不得将她杀个千百回合,她心中就觉得暗爽,这个云水溶就是喜欢给自己找虐,好好的订婚宴非她过来不可!

    想要让她看到他们的幸福,可惜了她对薛长轩从头到尾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目光扫过云盛,见他阴沉着脸,而一旁的顾夫人脸色更为难看。

    简水澜小声地开口,“有没有觉得气氛不大一样?”

    “你与云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也看到云家人对简水澜的厌恶,特别是云夫人。

    简水澜笑了起来,“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才是云家真正的大小姐!不过当初年纪小,势单力薄的,所有的一切都让云水溶给抢走了!”

    此时说起这些往事,她的心已经足够坚强。

    他的步伐微微一顿,转头看着身边巧笑倩兮的小女人,她才是云家的大小姐……

    所以当日他提起薛长轩娶云家的女儿是因为打算与云家合作的这一番话时,简水澜的表情有些怪异,就是因为她才是云家真正的大小姐?

    那么云水溶呢?

    此时看到云盛与云夫人的表情,足可想象他们有多么排斥简水澜。

    他想起简水澜曾说过她没有家人,而且西江月圆的房子是她母亲留给她的,这么说她母亲已经不在。

    云盛是简水澜的父亲,然而目前这个云夫人是后来才娶的云夫人,真正的云夫人是简水澜已经离世的母亲。

    虽然是猜测,但顾琉笙还是很快地理清楚了他们的关系,眼前的云夫人与云水溶极有可能就是后妈与后妈的女儿。

    顾琉笙没有说话,而是从她的手里将臂弯抽回,改抱在她纤细的腰肢上。

    记得那一天晚上一起吃鱼头砂锅的时候,他曾经问过她的家人。

    简水澜却说她高二结束那年就没有家人了!

    也就是说云盛不配当她的父亲!

    高二结束之后,她半工半读完成学业,身为云家大小姐却过着最为普通的日子。

    所有的一切全靠自己的双手得来。

    顾琉笙突然觉得这个女人让他的心瑟缩了下,有些疼。

    顾琉笙的到来,薛父与薛母立即迎了上去,“阿笙可是来了,快请坐!”

    薛母的目光落在简水

    tang澜的身上,“这位小姑娘是……”

    简水澜并不清楚顾家与薛家的关系,她与薛长轩认识不过是因为薛长轩是初中与高中都是同一所学校里,但薛长轩大她两届。

    顾琉笙看了一眼身边始终含着自信笑容的小女人。

    “这是我的妻子,简水澜,你们可以称呼她一声少夫人。小澜,按辈分,你该称呼他们二人舅舅、舅妈。他们是薛长轩的父母。”

    看到简水澜似乎不认识他们,顾琉笙莫名觉得心情有些好,就算薛长轩喜欢她,可也没有到达见父母的必要。

    这两人便是薛父与薛母,没想到还是顾琉笙的舅舅与舅妈,看样子顾夫人与薛父是兄妹关系。

    顾琉笙所说的顾家与薛家有那么点儿渊源,原来是因为顾夫人。

    如果云水溶与薛长轩结婚,云水溶就要跟着薛长轩喊她一声表嫂,想想真是阴魂不散啊!

    简水澜朝着薛父与薛母露出甜美一笑,“舅舅、舅妈,你们好,我是水澜。”

    薛父与薛母听到顾琉笙的介绍之后,两人都是一愣,最终还是薛母先开口,“阿笙,这是结婚了?怎么之前都没听到什么风声,这有些太突然了!”

    而后看向站在他一旁的娇俏甜美的小姑娘,“水澜是吗?长得可真好看,这么站在阿笙的身边,那才是真正的金童玉女。”

    “谢谢舅妈夸赞!”简水澜有礼地朝着薛母点头。

    未等薛父回神,顾琉笙揽着简水澜朝着主桌的方向走去。

    因为刚才顾琉笙的一番话,犹如一颗石子投入了平静的湖里。

    来参与宴会的人都是知道顾琉笙不近女色,刚才看到他携带一个女人过来参与订婚宴的时候都觉得不可思议,此时却说是他的妻子,顾琉笙娶了妻子,一个个都好奇什么样的女人可以配得上他。

    杜朝阳紧紧地捏住了手里的杯子,因为用力骨节泛白,刚才顾琉笙说了什么?

    简水澜是他的妻子,称她一声少夫人?

    简水澜这样的女人怎么匹配得上这般高高在上的男人?

    她本来想让简水澜过来这里丢人现眼,看着心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订婚,她定然生不如死,可没想到她会以顾家少夫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这与她所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啊!

    顾琉笙这般难以高攀得上的男人又是怎么看得上简水澜这样的女人了?

    他的眼光不至于这么差吧!

    一个被赶出云家一无所有的女人,怎么可能得到顾少的青睐?

    是不是顾少尚未清楚当年简水澜的狠毒,差点儿要了云水溶的命!

    如果顾少知道了简水澜的过往,一定会狠狠地将她抛弃。

    一开始虽然是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心仪多年的男人这么一声不吭娶了一个不堪的女人,可现在她更想亲眼目睹简水澜被抛弃的时候。

    那一定是她最为痛苦的时候!

    云水溶死死地握住薛长轩的手,似乎只有这样子才能够支撑她不会倒下,她不可置信地看向薛长轩。

    “刚才……顾少说了什么?”

    薛长轩也没想出来这到底是哪一出,怎么简水澜这一次跟着顾琉笙出现,而且还是他的妻子?

    顾琉笙娶妻了,他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收到!

    看向娇俏明媚的简水澜含羞带笑地站在顾琉笙的身边,这一刻不可否认他是嫉妒的。

    熊熊的妒火,让他几乎要将身边的女人给甩开。

    薛长轩心中虽然千变万化,可在这样的场合上还是选择隐忍不发。

    带着简水澜在主桌上入座,顾琉笙体贴地为简水澜拉开了椅子,等她入座才在她的身边坐下。

    看到桌上的食物,有几样是简水澜喜欢吃的,他将食物都端到了她的面前,完全不去理会他人的目光。

    这一桌上除了薛父、薛母还有云盛与云夫人,自然还有今天两个订婚的主角——题外话——谢谢a_24bs4ghl送给本文3张月票,′千与ペ千寻送给本文1个188红袖币荷包,晓月清风17送给

    本文6张月票。好多,谢谢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