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琉笙才是我的心口朱砂,从开始到现在唯一的心口朱砂
    简水澜的位置正好是云夫人的对面,她始终含笑,目光淡淡地扫过许久不见的云盛与云夫人,看到云盛那一脸的阴沉与震撼,极为复杂。

    而云夫人虽然一直保持着温婉,然而一双眼只恨不得喷出火花将她烧死纺。

    云盛没有想过简水澜会以这样的方式出场,也没想过会在这里与她遇见。

    云夫人对于简水澜是顾琉笙亲口承认的妻子一事大为恼火,她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怎么可能飞上枝头上,甚至高了她女儿不止一个枝头。

    薛父与薛母目前并不清楚这里面的恩恩怨怨,只含笑示意主持人订婚宴可以开始了瓯。

    薛长轩与云水溶两人被主持人请上了台,然而因为顾琉笙与简水澜的缘故,两人都有些不在状态,时而出点儿错误。

    不过众人几乎都没有去看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乎都将目光移到了主桌上两个年轻人身上,甚至还有在议论简水澜是哪一家的大家闺秀。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云盛的脸色更是难看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是云水溶的订婚宴,他都想直接离开。

    而云夫人也显得有些不在状态,倒是简水澜吃得很欢快,看到今天顾琉笙这么地配合她,心中也激动万分,这个男人简直太给力了!

    看到云盛与云夫人的表情了吗?

    看到云水溶与薛长轩一直不在状态吗?

    而她只需要在这里畅快地吃,一点儿心机都不需要耍。

    她从盘子里夹起一颗四喜丸子放在顾琉笙面前的碗里。

    “奖赏你的!”

    顾琉笙微微一愣,看向她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唇角微微勾起,拿起筷子夹起碗里的四喜丸子就咬了一口。

    一桌上的人都盯着他们看,特别是薛父与薛母,要知道顾琉笙与他们虽然并不亲近,但他们毕竟是他的舅舅与舅妈,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顾琉笙的洁癖很严重,没想到这个女人夹的菜他愿意吃下。

    简水澜也夹了一颗咬上一大口,“琉笙,这四喜丸子烧得真好,回去我们也让厨子烧这样的菜,你说好不好?”

    “好!”

    顾琉笙点头,随即朝着云盛与云夫人望去,“不知道两位是否对我的妻子有什么不满,怎么一直盯着她看?”

    云盛立即摇头,“顾总误会了!”

    云夫人也含笑摇头,“顾总,我只是觉得这少夫人的长相与我们云家以前……”

    听到云夫人要说出来,云盛立即咳嗽了几声,打断了她的话。

    云夫人被迫中断,却也只是优雅地一笑。

    “你们云家也就配云水溶那样的女儿,别来侮辱我的妻子。听说云夫人能处于现在的地位,就是小三上位吧!”

    顾琉笙这么直白不留情面的一句话,让云夫人瞬间就惨白了一张脸,她没想到顾琉笙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说她。

    “顾总,我不知道哪儿得罪顾总了,顾总怎么……”

    “不过是事实罢了!”

    随即望向云盛,只是警告地一瞥,什么话都没说,就已经足够让云盛心惊胆战,要知道顾琉笙若是想要对付云家,压根不费吹灰之力。

    他怎么也没有想过简水澜会高攀上顾家,还是顾家现在的掌权人。

    随即看向简水澜,眼里含上几许柔情。

    “这吃东西也得看场合,这样吵杂的场合你胃口倒是不错,还是回顾家再吃吧,我让厨房给你准备你喜欢的。”

    简水澜立即放下筷子,乖巧地点头,“今天难得遇上一些熟悉的人,所以胃口好了许多。对了,虽然我觉得不需要跟你介绍,但是……既然都已经见面了。”

    她看向云盛,“那是我以前的爸爸,可惜了就如你刚才所言现在的云夫人小三上位,夺走了我妈妈真正云夫人的位置。而云夫人就是我后来的后妈,云水溶是云夫人在外头的女儿,不过云总喜欢就接回来当女儿了,顺道将真正的女儿赶出了云家。”

    一番话下来,平淡自若,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刀光剑影。

    时光真是个奇妙

    tang的东西,真的平复了她许多的伤痛。

    云家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云盛紧紧地握住了拳头,这个贱人怎么到这里也敢乱说了?

    云夫人的脸色更是煞白,这个小贱人倒是能耐了!

    顾琉笙握上她的手,目光逼仄地望向云盛。

    “原来如此,但也幸好他们认了云水溶,否则薛家与云家联姻,岂不是要动到你头上来,到时候我去跟谁领证?”

    台上的云水溶一直注意着这一桌的一举一动,听到简水澜说出那一番话出来,当即就红了眼眶。

    她直接抢走了主持人的话筒,哽咽出声,“姐姐你在说什么呢?你当初给我下毒差点儿毒死我,妈都不跟你计较了,姐姐怎么还老是责怪妈妈与我。你今天能过来参与我与长轩哥哥的订婚宴我是真的很高兴,可是姐姐……你怎么就不能够见着我幸福,我与长轩哥哥是真心相爱的,你别跟我抢夺长轩哥哥好不好?”

    因为云水溶是用话筒说话,一下子声音被放大了数倍,宴会上每个角落都能够清楚地听到云水溶的声音,看到一场订婚宴变成这样,一个个都看了过来。

    随即也明白原来简水澜才是云家真正的大小姐,不过这突然又扯到薛家的长子上,难道这是两个女人争夺一个男人的戏码?

    听到云水溶这样的话简水澜笑了起来,这个女人的台词永远就这么几句?

    “云小姐,怕你是误会了什么,或是得了臆想症,总是喜欢抢夺别人的东西,如今有什么东西都担心被抢夺走!你要记住一句话,薛长轩是你的心上人,而顾琉笙才是我的心口朱砂,从开始到现在唯一的心口朱砂。”

    她含笑停顿了下,又将目光落在云夫人的身上,“既然现在将话都给挑开了,那么我就来说说当年谣传我毒害你女儿的这一件事情,当初你为了将我赶出云家,不惜对亲生女儿下毒,并且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我,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云家的一切。当年我才高二结束,母亲又刚刚离世,势单力薄,完全无法与你们母女抗衡,加上有一个糊涂且心狠手辣的父亲,我输得一败涂地。这个毒害你的罪名也背负了好几年,我想云家也该是还我清白的时候了!”

    简水澜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当年的事情说开,见好就收,也算是达到了她来这里的目的。

    但是现在的目光落在云盛的脸上,这个她以往所谓的父亲,听信了枕边人的话,无情地将她赶走。

    她甚至隐约可以感觉到其实云盛多少知道一些当年的真相,只是顺道用这个借口将她赶出了云家。

    台上还传来云水溶持着话筒带着哭泣的声音,一句一句地辩驳,她却已经没有兴趣再听,也没兴趣去看脸色已经铁青的云盛,至于云夫人她更是不屑去看。

    简水澜挽上顾琉笙的手臂,目光柔柔地看向他。

    “琉笙,我有些累了,我们回去吧!”

    “好!”

    顾琉笙轻轻颔首,因为她的话心里高兴着,他是她的心口朱砂,从开始到现在唯一的心口朱砂!

    目光确实瞥见台上的薛长轩,见他正痴痴地朝着简水澜的方向看来,顿时心生不悦,特别是他怎么觉得薛长轩一直盯着简水澜的胸口看,那一道沟壑……

    忍不住有些恼火,他怎么就挑了这么一条容易被狼觊觎的裙子给她了?

    顾琉笙将自己的臂弯从简水澜的手里抽了回来,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直接披在简水澜的身上,遮掩住她秀美的锁骨,还有引人遐想的深深沟壑。

    他突然地上前一步,直接将眼前俏生生的姑娘抱在了怀里,当她平静地说出那一番话来,不可否认有些心疼她的过往。

    突如其来的怀抱,还有身上满是清冽淡香的味道扑鼻而来,简水澜缓缓的闭上双眼,有人并肩作战的感觉真好,她终于不是单独一人面对那一群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人了——题外话——完结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穿越:王爷,你快滚!》又名《穿越:王爷如狼,妃似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