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矫情,有本事以后别亲我!
    此时简水澜已经解开安全带,看到今晚这般绅士的顾琉笙,心里还是有些喜欢的。

    这个男人只要脾气不那么臭,真的特别吸引人。

    一不小心就能沦陷纺!

    她可必须守住自己的心,万一一年后离婚了,她却沦陷了,那滋味可不好受瓯。

    顾琉笙拉上她的手,“刚才不是没吃饱吗?我带你去吃点儿东西再回家。”

    她的手轻轻地搭在他的掌心,干燥细腻的触感,让她觉得很舒服。

    简水澜觉得今晚的自己犹如公主,而他是她的骑士。

    下了车子,顾琉笙将车门关上,带着简水澜朝着繁华的江边一条街走去。

    这边的餐厅门面都装饰得极为高档,顾琉笙带着她朝着最为高级的那家走去,一路过去吸引俊男美女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顾琉笙暗暗庆幸刚才将外套给简水澜披上,否则不知道要引来多少匹狼的觊觎。

    顾琉笙带着简水澜到了包厢,又点了几样餐厅里的招牌菜,每道看起来都很精致可口,其中就有刚才简水澜说喜欢吃的四喜丸子。

    盛了碗汤递到她的面前,简水澜受宠若惊地接过,简直不敢想象今晚的顾琉笙是不是真的抽风了,而且还是抽大了!

    突然对她这么好,该不会是想要……

    她想到酒店门口顾琉笙缠绵的亲吻,难道这是打算将她喂饱了然后啃了?

    虽然今晚对她很好,也特别维护她,可她简水澜可是有原则的。

    “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所图?”

    要是想着今晚再发生点儿什么,她可是不会答应!

    顾琉笙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眼里有着疑惑,“你能有什么是我想图的?”

    璀璨的眸子在灯光下光芒流转,笑容更是染上了几分自信,“美色!”

    她今天可是将这一张脸给收拾过了,为的就是用自己的美色将云水溶给压下,所以极为配合江总监,收拾之后,看到自己这一张脸,她还是特别满意的。

    “那你还真是自信!赶紧吃,吃完了回家。”

    回家……

    今天他可是用了好几次这个词汇,不过有家可回的感觉真是不错。

    两个人住在一起却是比单独居住舒服许多,虽然经常被他气得要死,但不可否认屋子里还有另一个同类生物的呼吸,那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就算夜里关了灯也不会感觉到害怕,因为知道隔壁屋子,或是屋子里的另一处还有一个人存在,似乎也就找到了依靠一般。

    “你刚才还不是夸我漂亮,现在又嫌弃我太过自信,你这是自相矛盾!”

    瞥见自己身上还披着顾琉笙的外套,莫不是这外套不衬她肤色?

    于是将身上的外套取下,搭在椅背上,她重新入座,看着坐在对面的顾琉笙,仰着下巴问他。

    “这样是不是漂亮了点儿?”

    顾琉笙的目光落在那一道沟壑上,随即将目光移到她的脸上,“往后别穿这样的礼服了!不好看!”

    宋微去哪儿订制这些礼服的,这么低的胸口,下回让宋微去订制一些遮住锁骨以上的礼服。

    简水澜狠狠地瞪他一眼,刚才还说她好看,现在就嫌弃了,男人也是善变的!

    还不是一样的穿着,一样的面孔,她轻嗤了声,想到今晚对她的维护,决定不与他一般见识。

    她品尝了一口四喜丸子,觉得真心不错,想了想虽然顾琉笙有些时候特别不讨喜,但还是看在今晚他的表现给他夹了个丸子,又搭配了几根青菜。

    “味道不错,多吃点儿!”

    顾琉笙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简水澜手里的筷子,简水澜也发现了异样,嗤笑了声。

    “亲都亲过了,还嫌弃我用过的筷子吗?矫情,有本事以后别亲我!”

    他一言不发地低头尝了一口,以后别亲她?

    想太多了!

    刚刚发现亲吻是件美好的事情,特别是这个女人总能够让他失

    tang控。

    因为时间已经有些晚了,顾琉笙也没有吃太饱,倒是简水澜面对这么多可口的饭菜,就连米饭都吃了两碗,吃得一脸的满足,胃都有些吃撑了。

    看到她还想喝汤,顾琉笙连忙阻止,“都已经快九点了,你吃这么多晚上怎么睡?”

    “我还能吃!这吃多了跟睡觉会起冲突吗?难道不是吃饱了才犯困?”

    她就是那种需要吃得饱饱更容易入睡的人。

    盛了一碗汤,几大口喝下,心满意足地以手背擦了擦嘴巴。

    顾琉笙也懒得再说她,这女人确实有睡前吃东西的坏习惯,大半夜的还能将自己吃撑,往床上一躺拍着肚皮就能入睡。

    明明这么能吃,却不见长肉,想到刚才在酒店门口的手感,该发育的地方倒是让人惊喜。

    顾琉笙让人过来撤走了桌上剩余的饭菜,又点了一盘水果,助于消化。

    想起订婚宴上的事情,顾琉笙看向她,“你说你是云家的大小姐,后来因为给云水溶下毒被赶出云家,说说当年是怎么回事?”

    他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会下毒,简水澜虽然伶牙俐齿说几句话能将人气死,可是卑劣的手段还真没有。

    “你真没去调查我?真正不晓得我是云家真正的大小姐?”这有钱人娶老婆不是应该都先了解一下对方的背景吗?

    “没调查。”

    他也是今晚才知道她是云家真正的大小姐,看到云盛与云夫人的表情就知道简水澜没有说谎。

    “当年……”

    脸上的笑容缓缓消失,简水澜似乎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才缓缓出声,“那一年是我高二结束的假期,与我妈妈在回家的路上车子失灵,一辆货车冲了过来,我妈妈为了保护我硬是将方向往右打,让副驾驶座上的我躲避开了,只是受了轻伤,而她……”

    她抿着唇,想起当日满脸是血的母亲,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一滴泪水滑落,她抬起手背迅速擦去。

    “而她在我的面前永远地闭上了双眼,那时候我妈妈已经跟云盛离婚了。”

    “我妈离开之后,我年纪还小,只好回到云家,云盛新娶的云夫人自然想要将云家所有的东西都留给云水溶,为了赶我走,可以说是想方设法,后来她竟然给云水溶下了毒,污蔑是我下的。”

    “当时云水溶确实去鬼门关绕了一圈,云盛自然不会相信是云夫人给自己的女儿下毒,就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我,在云水溶抢救过来之后,我就被赶出了云家。”

    想起云盛的无情,简水澜轻叹了声,“其实我觉得云盛隐约知道给云水溶下毒的是云夫人,但是为了将我赶走,他需要一个借口。”

    顾琉笙听她这么说,立即发现不对,“云盛既然是你的亲生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对你?你不是说了云水溶是云夫人在外头的女儿吗?”

    也就是说云水溶与云盛并无关系!

    “因为云盛不爱我妈,当年我妈有了身孕,他不得不娶,加上……云盛能力一般,年轻的时候需要依附我妈妈,说实话云家的公司那几年能够迅速壮大,其实是我妈妈的功劳。”

    “我妈妈没有什么身家背景可是她有经商的头脑,就冲着这一点,云盛为了公司、为了利益就无法离开她。只是后来云夫人出现了……”

    “现在的云夫人是云盛的初恋情人,所以云盛头脑发昏地跟我妈离婚,还让我妈净身出户,我妈性子烈,看到云盛这白眼狼也是被寒了心,只让我跟她,就真的什么都不带身无分文离开了云家,也离开了百盛,百盛就是云盛的公司。”

    “我妈在云夫人出现之后就发现不对,于是悄悄买了西江月圆的房子用我的名字去登记,没想到这也成为了她留给我的最后的依靠。”

    结果那房子还被眼前这个混蛋给凿了一面墙壁,想想就觉得气人。

    顾琉笙听她说起往事沉默了些时候,对于云家的事情也有一点儿了解,想到简水澜现在的姓氏,他突然想起一个人——题外话——完结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穿越:王爷,你快滚!》又名《穿越:王爷如狼,妃似虎》

    亲有月票要给鱼儿的可以用红袖app投票,1票变成3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