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简水澜,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尝试交往
    “我的直属上司,平时接触也多,他对我当然也有一些了解,反正我周边的人都说我脾气好,就你老是嫌弃我,这般还怎么交往?”

    顾琉笙在她身上蹭了蹭,立即看到简水澜瞪大了双眼一副看流氓的样子撄。

    “就凭我对你有感觉!”

    竟然对她耍流氓!

    感觉到肚子上碰上的东西,简水澜只想将他推离开,这个四处耍流氓的臭男人!

    感觉到简水澜的挣扎,顾琉笙低低喘了几口气,压制住体内的异样,很快离开了简水澜,朝着外头走去偿。

    留下觉得莫名其妙的简水澜,这男人怎么说走就走了?

    刚才不是还与她谈论交往的话题吗?

    她很快坐起了身,将身上的衣服拉好,想到刚才顾琉笙直接将手伸到了她的胸衣里面,脸颊有些泛红,而她该死的竟然没有一丁点的反感,反倒享受得很。

    简水澜捂着脸,看到桌上已经冷却的茶水,端起来猛灌下去。

    只觉得这么几口茶水还不够,她又朝着冰箱走去,往杯子里倒满了冰水,几大口灌下,只觉得满肚子的冰冷,整个人倒是冷静了许多。

    这个妖孽!

    简水澜将玻璃水杯狠狠地往桌上一放,又倒满了一杯,这才朝着沙发走去,喝了半杯之后将杯子放好,整个人重新蜷缩在沙发上,手里抱着抱枕,依旧一副沉思者的姿态。

    其实尝试交往倒也不是不行,她都没有恋爱就直接结婚,而且还是协议结婚。

    尝试交往顺道让她尝尝恋爱是什么感觉,就是顾琉笙这样清冷的男人会懂得怎么交往?

    别指望她,她没经验!

    于是找到手机,开始搜索恋爱:

    恋爱,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定义。现代定义为两个人基于一定的物质条件和共同的人生理想,在各自内心形成的对对方的最真挚的仰慕,并渴望对方成为自己终生伴侣的最强烈、最稳定、最专一的感情。

    谈恋爱时,大脑内汹涌的化学物质称为一元胺,包括:多巴胺、苯基乙胺、血清素(5-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

    后面这些是什么鬼?

    不过渴望对方成为自己终生伴侣的最强烈、最稳定、最专一的感情……

    她目前倒是没有这些想法,毕竟他是顾琉笙啊!

    并非普通的男人!

    而她简水澜用别人的话来说,那就是高攀了!

    整整半个钟头,顾琉笙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没有西装革履,而是穿了一件白色睡袍,头发上还有些湿。

    他朝着简水澜走来,取了杯子朝着冰箱走去,从里面取出冰水倒满了杯子,几大口灌了下去,只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

    回头看到简水澜还保持着他刚回来的姿态,不同的是她的唇比刚才娇艳了几分。

    “考虑得怎么样?”他问。

    简水澜幽幽地朝着他望去,“尝试交往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很怀疑你懂得怎么恋爱?”

    “你懂吗?”顾琉笙问她。

    简水澜老实摇头,“不懂!”

    顾琉笙对她给的答案很满意,“那我们可以共同摸索,就像我一开始也不懂得接吻,可是实践起来你不也很享受?这些事情应当就是水到渠成,既然你的意见不大,那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尝试交往,要是期间我做得不好,你可以提出意见,但我还是希望我们婚姻期间彼此忠诚!”

    尝试恋爱,大概就是延长他们婚姻的最为有效果的办法了。

    一开始他对这一桩婚姻确实是各取所需,而后来他就没想过要离婚了。

    身边有个女人陪着,不是挺好的?

    简水澜倒也干脆,“那我也有条件,只要我不同意,你别想与我发生关系,这样可以吗?”

    如果不是真正喜欢的人,她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将自己交出去。

    顾琉笙居高临下地看着抱成一团的小女人,此时那一双麋鹿一般的双眼正朝着他望来。

    不可否认,被她这么一看,心是柔软的。

    对于他的条件,顾琉笙自然是要反驳的,他还想着今天晚上爬上她的床!

    她这么一说,他猴年马月才能够被扶正?

    “你我已经是夫妻,发生那些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简水澜,你以为你阻挡得了?”

    他在她的身边坐下,这一次却没有靠得太近,担心一会儿自己又该去冲凉了。

    他一坐下来,简水澜就嗅到一股清冽的香气,很明显他刚沐浴过,而且洗得好像是冷水澡,浑身都散发出一股冷气,就算是在这空调十足的屋子里,她都能够感觉到。

    回想起之前的感觉,该不会他突然离开就是冲冷水澡去了?

    她戒备地朝着旁边挪了些位置,“我告诉你想都别想!你要敢对我做出什么举动来,我就马上搬去秦筝那屋子里住!”

    随即她又想起一事,于是冷冷笑了起来,“顾琉笙,你之前不是还嫌弃我一马平川吗?怎么今日有兴趣了?”

    他瞥了一眼她胸口鼓鼓的地方,刚才那手感让他有些眷念。

    “你是我老婆,难道我还能嫌弃你?晚上想吃火锅也可以,但是不许吃辣,你的手再过两天就要拆线,等伤口好了再吃。”

    简水澜看着手腕上依旧缠绕的纱布,她想起中午的时候陪应寒还吃了不少辣味火锅。

    看到简水澜盯着手腕上的纱布瞧,还露出别样的神色,顾琉笙以为她伤口疼,握住了她的手。

    “怎么了?伤口疼的话,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没什么!”简水澜收回了手。

    “既然不能吃辣的,那就留在家里吃,省得还要出去花钱。”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

    **

    晚上顾夫人并没有回来吃晚饭,能不看到她,简水澜自然乐得高兴。

    顾琉笙这么些年来习惯了独自居住,顾夫人不回来吃晚饭对他来说倒是无所谓,但一想到顾夫人不回来吃晚饭的可能原因,他的脸色就有些铁青。

    成叔让人将菜一样样送上了桌,知道少夫人吃饭的时候不喜欢被人盯着,便谴退了佣人,自己也退了出去。

    今晚的菜色特别丰富,虽然只有两个人,但菜就上了十几道,顾琉笙看了一眼菜色,摆在他面前的那些都是什么菜?

    清蒸生蚝、孜然羊腰、韭菜炒虾仁、燕窝乳鸽汤、鹿筋牛膝煲,还有一道甲鱼汤。

    而简水澜对面的菜大部分都是滋阴为主,顾琉笙顿时没了胃口。

    想到他们刚才在沙发上的事情,莫不是被成叔给看到了?

    简水澜却吃得很欢畅,看到顾琉笙不吃,抬手碰了他一下,“你怎么不吃?”

    顾琉笙看向她,眼里一片幽深,这些他要是吃了今晚受苦的就是她了!

    “没什么胃口!”

    “那……”

    她的双眼一亮,“我喜欢吃生蚝,那我就不客气了?”

    她抬手将顾琉笙最面前的那一道生蚝端到了自己的面前,开心地吃着,没一会儿盘子上就一堆的生蚝壳。

    看到简水澜胃口很好的样子,顾琉笙终于有了那么点儿食欲,只是却不吃面前的菜,将手伸长了去吃简水澜面前的几道菜。

    吃完之后,成叔过来收拾桌子,看到那几道壮阳的菜几乎没有被动过,倒是一盘生蚝剩余一堆的壳,还是在少夫人的盘子里,这少爷什么都没吃啊!

    是不是今晚的举动太过明显,所以让少爷给反感了?

    随即手机短信铃声响起,成叔取出手机一看,竟然是少爷发给他的信息:往后别擅作主张!

    成叔看到这一条信息的时候,心里一沉,少爷果然是反感了!

    他很快回了一条短信:是!

    姜紫瑜给简水澜手臂上的伤口拆了线,上面还有很明显的齿印,不过伤口恢复得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