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对我这么好,顾琉笙你是不是喜欢我?
    她笑了起来,对于杜朝阳那些小心思她还能不晓得!

    顾琉笙没想到她竟然猜测得分毫不差,也不吝啬地微扯开了下唇角,露出一丝不甚明显的笑容。

    “你怎么知道?”

    “因为杜朝阳暗恋你好多年了!我嫁了她的男神,你说她会不会恨不得将我给撕了!偿”

    杜朝阳喜欢顾琉笙并不是秘密,不过圈子里名媛喜欢上顾琉笙那是正常的事情,只要未婚的一个个都对顾琉笙抱有幻想。

    一听到杜朝阳暗恋他,顾琉笙就觉得自己像是吃了只苍蝇一样,别什么女人都来喜欢他,这让她感觉到恶心。

    “往后别理会那个女人,还有云家的人若是找你麻烦直接跟我说就是了,不需要你再出面。”

    既然简水澜已经与云家断绝一切关系,那么云家与顾家也攀不上任何关系,再说简水澜不姓云,姓简。

    简水澜侧过脸去看他,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

    “突然对我这么好,顾琉笙,你是不是喜欢我?”

    虽然有些时候还是要被他给气得半死,然而这几日顾琉笙对她的态度似乎有点儿转变。

    领证那一天被他扔在了半路上,那时候他们二人确实丁点儿感情都没有。

    相看虽不至于生厌,却也没有一点儿想要在一起的感觉,二人领证不过是各取所需。

    可是自从顾琉笙提起要与她交往之后,对她的态度还算不错,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动不动就想要牵她的手!

    顾琉笙握紧了她的手,停顿了几秒没有回答,喜欢她吗?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就是想要得到她,觉得与她结婚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

    如果在一起一辈子,也让他觉得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前提是这个女人听话一点儿,别什么事情都需要他反复地说。

    “既然我说了要尝试与你交往,对你好不是应该的吗?”他反问。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难道不喜欢还能交往?

    很明显对于这个答案简水澜并不满意,她抽回了手,走在了前面。

    细细一想又觉得顾琉笙所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他是说了要尝试交往,并没有说喜欢她才要与她交往。

    可是他之前也说了也许可以给她爱情,那时候她几乎信以为真。

    随即在心底冷笑,怎么可以如此轻易地相信一个男人?

    顾琉笙看着被甩开的手,还有大步朝着前方走去的女人,难道他说错了什么?

    几大步追了上去,与她并肩而行。

    “你这又是发哪门子的脾气了?”

    深呼吸了口气,简水澜回头看他,而后摇头。

    “没什么,赶紧走吧,现在虽然没有太阳,但指不定一会儿就出太阳了!”

    她看着前方层层台阶,路程一个小时,够她累得半死。

    虽然简水澜的语气没什么差别,神色也依旧,然而顾琉笙听到了她的敷衍,心里有些不悦,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两个人难免都沉默了下来,虽然有些不习惯她突然的安静,顾琉笙却也没说什么。

    爬台阶的时候,台阶有些窄,而且并不好行走,但两个人行走还不算太挤,而且两边也没有扶梯。

    走了几十层之后,简水澜回头望去,这样的高度让她有些眩晕,此时也已经流了些许的汗水。

    顾琉笙脸上也沁出了细细的汗水,看到越往上面越不好走,但幸好开始有扶梯,此时简水澜已经扶着扶梯一步步慢慢地走,不似一开始的兴奋。

    他伸出了手,“我扶你。”

    简水澜看着那一只白皙好看的手心,最终还是笑着摇头,喘息着。

    “不用了,这边不是有扶梯吗?再说了,你这样子也很累,还有好远的路要走。”

    “我说了,我扶着你,有些话别让我说第三次。”

    不管她愿意不愿意,顾琉笙直接拉过她的手,搀扶在她的胳膊上。

    这是不容拒绝啊!

    简水澜也懒得再挣扎,随着顾琉笙搀扶着她,但有人搀扶着确实比自己扶着扶梯要舒服许多。

    顾琉笙见她才走了这么点儿台阶就累成狗样,忍不住嫌弃。

    “早晨喊你起来锻炼,你还不愿意,看看你现在这一副样子成什么了,等伤口好了之后,往后每天都必须跟我下去跑步,别老是周末周日的时候就恨不得一口气睡到晚上,还有这几日虽然出来玩,不该吃的一口也别沾,万一留下了伤疤,有你哭的!”

    罗里吧嗦的,就不该带家属过来的,下回要有这样的活动一定不会带上他!

    见着简水澜一声不吭,顾琉笙又发话了。

    “没听到吗?听到了就吱声。”

    “我认为你可以将我当成不存在!”

    她甩开了顾琉笙的手,回头去看,下面要上来的人并不多,索性就地坐在了台阶上。

    从包包里取出纸巾擦着脸上的薄汗,幸好今天没化妆,否则这汗水淋漓下来,她现在一张脸全都花了。

    顾琉笙见她一点儿形象也没,忍不住蹙眉。

    “你在这里坐着,一会儿就要堵到别人的路,快起来,再走一段路程再休息。”

    “我不要,我累,你要是不想等就先到酒店等我,我这边有酒店前台的电话,找不到酒店了就联系他们。”

    还有这么长的距离,她走几层台阶就要休息,估计顾琉笙也没耐心等他,不过这个男人走了这么长的路除了额头上有点儿汗水,看起来倒是平静,不像她累成狗。

    顾琉笙见她走得一张小脸泛红,鼻尖还有细密的汗水,于是朝着下面走了几层台阶,在她的对面半蹲下来。

    “上来,我背你!”

    看到对方半蹲着在她的面前,简水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是真的累了,但也没有打算让他背。

    “这样的路你背我,要是掉下去那可是两条命,你先上去吧,我休息一会儿就慢慢爬上去。”

    说不定一会儿还能等到秦筝,与秦筝一块儿慢慢爬上去。

    秦筝的体力与她都是半斤八两。

    顾琉笙不再理会她的反抗,直接抓起了她的手,往背上一放,将她整个人背在背上,步伐平稳地爬着层层石头铺成的台阶。

    突然身子一轻,接着是腰腹的地方贴在他温热的背上,简水澜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他背在了背上,双手也因为担心摔下去而攀在他的双肩上。

    回头一看下面的高度,她便不敢再回头去看了,双手紧紧地改怀抱抱在顾琉笙的脖子。

    “那你走得慢点啊,不行的话就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可千万不要逞强。”

    看着人高马大,可这里的台阶实在太多,她被他背在背上一点儿安全感也没有。

    不行……

    他顾琉笙什么时候不行了?

    没试过,怎么就知道他不行?

    顾琉笙的脸色有些阴沉下来,“闭嘴,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

    她确实有些害怕啊!

    简水澜干脆闭上了双眼趴在他的背上,“累了就停下来,可千万别为了面子活受罪!”

    顾琉笙没有搭理她,只是背着她一步步往上走,感觉到后背上女人柔软的贴靠,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但毕竟这里是爬台阶,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注意脚下的台阶,只让自己的步伐更为沉稳许多。

    一级又一级的台阶向上延伸,顾琉笙也不记得脚下走了多少个台阶。

    一开始还觉得轻松,但毕竟背着个人走了这么长台阶的时候,也开始感觉到后背逐渐沉重起来。

    不过还在他能够负荷的状态下,只是更为注意脚下的路了。

    而且他也尽量靠着右边行走,担心下来的人万一出了什么状况,直接撞上了他们。

    简水澜一开始还有些害怕,毕竟将自己的安全交到这个男人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