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再像今晚这样不乖的话,我会直接将你办了
    许是因为女人的直觉,她总觉得这个琉璃是个对顾琉笙来说有些特别的女人吧!

    二人的通话记录也只有这么一条,是他们刚刚认识,还是顾琉笙换了手机?

    简水澜将手机往旁边一放,随即翻了个身,也许是她自己多心了!

    但认识顾琉笙这么些时间,对他倒是有点儿了解的,他的身边除了她之外,并无别的女性出现,而且顾琉笙也说了婚姻期间必须忠诚偿。

    他这样做事一丝不苟的男人,应该不会自己打脸才是。

    这么想着心里倒是好受了许多,毕竟这么优质的男人万一这个时候出轨了怎么办?

    他们现在可是正在尝试恋爱,她什么滋味都没尝到,难道就要让别人给抢走?

    顾琉笙出来的时候,简水澜还没睡,整个人躺在中间的位置,不过两边还空出了许多。

    而她的眼睛就这么盯着天花板,他朝着天花板投去一眼,随即想到在西江月圆时,简水澜经常抬眼看着天花板,他后来才知道原来应寒就住在他们的楼上。

    那么这个时候她又在看什么?

    顾琉笙走了过去,简水澜看到他就要过来的模样立即坐起了身将他拦住,“床或是地板那你自己选择吧!”

    反正就别想着两人睡到一张床上。

    其实看到他的时候,她很想问问琉璃是谁,可是又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短息只有两条,不过是掐点发送祝福对方生日快乐。

    其实她在意的或许就是顾琉笙与对方说话时声线轻柔了许多,也少了平日里的冷意。

    顾琉笙懒得搭理她,直接往床上一坐,随即躺下,拉起了被子,简水澜看到他无赖的样子立即就来了火气。

    “顾琉笙,你别……算了,看在这个时间点到了你生日的时候,不跟你一般计较!”

    她下了床,从在几只柜子里打开,倒是发现还有一床被子,一床毯子。

    于是将被子对折成两层往地上一铺,又取了枕头与抱枕下来,往柔软的被子上一趟,身上盖着毯子怀抱里抱上抱枕,倒也觉得舒服得很。

    顾琉笙看着那一床被子与毯子瞬间眸子一片幽沉,怎么就忽略了这一点?

    于是坐起身朝着地上的女人望去,“你是不是又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我说过我们今天开始会同床共枕,简水澜,你给我起来!”

    就不能够看在他今天生日的份上别气着了他?

    简水澜翻了个身面对着他,“我说了没有感情基础的话别睡在一起,你自己也说了尝试交往,你去问问看哪些人尝试交往的时候就睡到了一起!不应该是先好好地了解对方,等到有感情基础的时候再同床共枕吗?所以……”

    “我们是领了证的,与他们能够一样吗?还不快上来!”

    顾琉笙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他们又不是没有睡过,昨晚上不晓得是谁八爪鱼一样缠在他的身上,那热情的劲儿连他都自叹不如。

    简水澜看了一眼时间,设置了个4:50的闹钟,想了想觉得不够,又每过一分钟设置一个闹钟,一直设置了五个。

    要是五个闹钟响了她还没有醒来,那就宣告起床失败。

    顾琉笙见她玩手机压根就将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立即就要下床,简水澜马上朝他望去。

    “早上早点儿起来,带你去看日出,对了我设置了4:50的闹钟,你听到闹钟响了的话,记得喊我起来,我连续设置了五个闹钟的!”

    所以刚才她不是在玩手机,而是在设置闹钟?

    “我知道了,但是你必须上来睡,这张床那么大,难道你还担心我会碰到你?”

    简水澜将手机放到一旁,打了个呵欠看他,“我睡这里就挺好的,你自己管好你自己吧!”

    于是翻了个身就闭上了双眼打算睡觉。

    顾琉笙却没打算这么快放过她,这个女人若是继续放任下去,估计他也别想碰她了。

    于是下了床,连同她身上的毯子抱起整个人直接扔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看到简水澜就要起身,他立即将她压制在身下,凑到她的耳边低语,“简水澜,今晚上你要是敢给我离开这一张床,我一定直接办了你!”

    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的耳边,只觉得一阵阵的酥麻与燥热,一张脸随即就滚烫了起来。

    简水澜看着近在咫尺的感觉,之前被他这样压制着,只有害羞与害怕,而今天却只有愤怒。

    “你威胁我?”

    “没错,就是威胁你,往后好好听话,我让你睡床上,你就直接睡床上,若是敢像今晚这样不乖的话,我会直接将你办了,许是那时候你就会乖巧听话点。”

    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

    但她也知道顾琉笙应当不会只是单纯地恐吓她,这个男人好几次都差点儿把持不住。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一副禁欲系的模样,可谁晓得他的心底是不是早就恨不得将她给吃干抹净。

    顾琉笙缓缓的松开了她,往旁边挪去,随即关闭了房间所有的灯光。

    因为窗户开了一扇,外头淡淡的光亮照射进来,一会儿之后,等眼睛适合了屋子里的黑暗,倒也不会觉得太过黑暗,隐约可以见周围,还有旁边小女人的轮廓。

    简水澜被他气得半死,虽然不愿意妥协,可是与顾琉笙对抗,最后吃亏的是她。

    她气呼呼地翻过了身面对他,“你要是敢对我做出什么事情来,我可是真的会生气,我生气起来自己都害怕!”

    “今晚没兴致!早上不是要起来看日出吗?今早的日出大概五点多些,四点半就必须起来,还要走上一段路,就你拖拖拉拉的性子,再不睡我看你六点也别想出门了。”

    没兴致……

    她可不认为他真的没兴致,刚才将她压在身下的时候他是什么样的兴致可是完完全全地告诉她了。

    不过四点半……

    她能这么早醒来吗?

    简水澜翻了个身直接背对他,觉得这样还不安全往一旁挪了位置睡在了边缘上,恨不得与他隔开十万八千里远。

    顾琉笙看着身边的人离他越来越远,与他之间相隔不止一条胳膊的距离,他暗暗叹了声,难道他的姿色还不足以让她想要疯狂地扑上来?

    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不是一直对着他的胸膛盯着吗?

    一双眼都要冒出了绿光,后来对他猛瞧的次数越来越少,难道是他最近都穿得太多了?

    他并没有裸睡的习惯,看来明天他必须开始这样的习惯了。

    简水澜突然想到自己定的闹钟是4:50的,于是出声,“我下床拿手机。”

    “明早我会喊你。”

    “万一我醒不了呢?”

    “那就直接将你扛着去看日出。”

    “……”

    简水澜静默了些时候,突然又开口,“生日快乐!”

    “嗯。你乖点儿我会更快乐!”

    之后无话,简水澜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顾琉笙见睡到床边的女人久久没有动静,他一点点地上前,将她整个人往怀里带直接抱着让她睡到了中间。

    凑过去对着她的嘴亲了又亲,见她睡得沉并没有因此而醒来,顾琉笙便大胆了许多。

    一双手直接伸到了她的衣服内,细腻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偶尔听到简水澜哼上两声,那娇娇的声音差点儿让他控制不住。

    真是个诱人的妖精!

    顾琉笙没有将手挪开,就这么覆盖在那一片柔软上,倒是很快就睡了过去。

    **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4:20了。

    借着外头不甚明亮的光线看清楚怀抱里简水澜双手双脚将他抱住,跟抱着大型抱枕一样,一颗脑袋就藏在他的怀里。

    而他的左手将她抱着,右手依旧保持着昨天的姿势,因为穿着的是睡裙,整个裙摆被大大撩起,她光洁紧致的双腿缠在他的身上,那触感……——

    题外话——谢谢138****2814送给本文3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