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她怎么会想到要与顾琉笙生孩子?
    可顾琉笙似乎并不一样,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她在他的背上除了昨天有点儿恐惧,今天倒是很放心地将自己交给了他。

    在她的呼吸较为平稳的时候,顾琉笙情不自禁地又低头去亲吻她的唇,继续刚才的缠绵。

    他简直爱死了她这么醉眼迷离的时候,若不是她不愿意,他真想抱着她回到房间为所欲为,这才是给予他最好的生日礼物撄!

    简水澜倒了些红酒,举到他的面前,“我敬你一杯。”

    顾琉笙将她的手拦住,“你手臂上的伤势还没完全好,等到什么时候伤势好了我再陪你喝,想喝多少都可以!偿”

    他举起面前的酒杯与她的杯子轻轻一碰,一饮而尽。

    简水澜这才想到自己手臂上的伤势,若不是他一再提醒,她自己都忘记了。

    他们二人都喜欢中餐,所以这一次简水澜点了一桌的中餐,每一样都很精致可口的样子。

    顾琉笙给她夹了菜,“第一次有人这样给我过生日,明年的今天你还这样给我过生日。”

    所以这是认可了她今晚的准备?

    不过明年今天……

    明年今天他们还会在一起吗?

    简水澜不知道,但今晚的气氛太好,她也不想扫兴,于是很干脆的答应了。

    “好!”

    顾琉笙这才满意了,他盛了一碗炖汤放到她的面前。

    “玩了一整天,多吃点儿!”

    吃了七分饱之后,简水澜让服务员过来将菜撤走,打开了她订的黑

    森

    林蛋糕,将拉住一根根插在上面,并且点燃,她含笑轻缓地拍着节奏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顾琉笙就坐在她的对面,头上戴着寿星帽子,听着她温柔甜美的声音,难得地唇角微微扬起,是一抹清浅温和的笑容。

    “快许个愿望!”

    顾琉笙从未在生日的时候许过愿望,但看到简水澜期盼的目光轻轻地点头,他握住双手闭上眼睛,虔诚地许愿。

    看着对面许愿的男人,简水澜绽放了最为灿烂的笑容,今天二人这样和平相处,带着几分浪漫的味道。

    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过得最为浪漫的就是今天了,为自己的丈夫过生日。

    丈夫……如果能与顾琉笙一直走下去或许也不错。

    她想,也许与他尝试恋爱真的不错,这个男人虽然霸道的时候特别想要扇他一巴掌,但是脾气好的时候简直会将她宠上天。

    这些天的相处,她觉得自己对他都快要有依赖了。

    那一双深邃明亮的眼睛缓缓睁开,顾琉笙含笑吹灭了所有的蜡烛,简水澜与他一起将上面的蜡烛都拿起,而顾琉笙已经开始切蛋糕了。

    简水澜取过他手里的刀,切下了一大块,用纸盒装上。

    “这个口味的蛋糕秦筝也很喜欢吃,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将这一个蛋糕给她送过去!”

    秦筝这个时候一定在酒店里,说不定正打算洗洗睡了,想了想又问他,“容**oss也在这里,要不……喊他一起过来吃蛋糕?”

    而且与他们只有一墙之隔,不喊他过来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去送吧,就不喊承祯了,我在这里等你。”

    知道简水澜与秦筝是好朋友,顾琉笙虽然不愿意她这个时候离开,但也没有阻拦,反正就是一个上下电梯的时候。

    至于容承祯……

    还是别来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嗯。你等我一会儿,我将蛋糕送去很快就回来。”

    简水澜拎着手里足够秦筝吃的蛋糕朝着外头走去。

    此时秦筝也有些饿了,正打算下楼找点儿东西填饱肚子,刚将手放在门把上,外头就有人敲响了门。

    她狐疑地扭动门把,看到简水澜一身红色晚礼服,还穿着起码十厘米的黑色高跟鞋,一副名媛的样子,微微吃惊。

    “你这是……”

    简水澜将手里的蛋糕递给她,“今天顾琉笙过生日,这蛋糕刚切开我们都还没吃就想着先给你送一块过来,你喜欢的黑

    森

    林蛋糕!”

    秦筝高兴地嗷嗷直叫,立即将纸盒拎了过来。

    “果然跟我默契十足,我刚想下楼找点儿吃的,没想到你就给我送来蛋糕了,顾大男神吃的蛋糕那滋味肯定没得说,昨天晚上那一顿饭吃得我现在还意犹未尽,好久没有吃到这么可口的饭菜了,你都不知道上班那些天我可是天天吃食堂。”

    她将纸盒打开,发现是一大块的黑

    森

    林蛋糕,足够她吃得饱饱的。

    简水澜看到秦筝这般高兴,心里也开心。

    “你快进去吃吧,这么晚了一个人就别乱跑,要是有事情立即给我电话。我回去了。”

    秦筝点头,“快回去吧,顺道帮我跟顾大男神说一声生日快乐,还有谢谢你们的蛋糕!当然了……”

    她神秘一笑,将简水澜拉到身边,“我告诉你,必须趁着今晚将他拿下,这个男人拿下来你不亏!把握住今晚这么好的机会啊!”

    看到简水澜这一身打扮,估计二人是打算进行烛光晚餐,夜里有多浪漫,她做梦都想象不出。

    “胡说什么!”

    简水澜在她的腰间掐了一下,“就是给他过生日,我跟他之间清清白白!”

    “所以不能够再清白下去了,顾大男神对你这么好,听说昨天上山的时候一个小时的台阶,就是顾大男神背着你上来,你都不晓得现在我们公司的同事对你那是各种羡慕嫉妒恨,就是我都觉得特别不是滋味,特么的,我昨天爬得都快累瘫了,你竟然有人给你背着上来!”

    她抬手拍着简水澜的肩膀,“听我的话,我秦筝看男人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顾大男神或许真的很适合你!再说了以你现在的身份,要是能够怀上他的孩子,那你可就是坐稳了顾家少夫人的位置,谁都撼动不了你的地位!”

    她秦筝是不会坑姐妹的,豪门里不都是这样的?

    简水澜也想到顾琉笙今天还将她从山下背上来了,她笑了笑。

    “我考虑看看!至于孩子的事情……你想太多了!行了不跟你多说,他还在屋子里等我回去,你去尝尝这蛋糕,价格可是山下的将近五倍!”

    “这么贵!”

    秦筝惊诧了下,“我马上去尝尝五倍价格的黑

    森

    林蛋糕!”

    秦筝立即将房门关上,被关在外头的简水澜无声一笑,她想到刚才秦筝所说的话,生个孩子啊……

    她倒是挺喜欢小孩子的,然而与顾琉笙又能够走到多远?

    不过顾家的基因这般强大,如果有了他的孩子,那么一定……

    想到这里,简水澜立即拍了下自己的脸,她想到哪儿去了?

    怎么会想到要与顾琉笙生孩子?

    回到他们的总统套房时,顾琉笙已经等了些时候,看到她回来便将已经切好的蛋糕递到她的面前。

    “怎么去了那么久?”

    简水澜接过蛋糕,“跟秦筝说了几句话,还让我转告给你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她了!”

    顾琉笙说着,尝了一口蛋糕,细细地回味,“挺好吃的!”

    简水澜也拿着蛋糕尝了几口,发现价格虽然贵但真的有它贵的道理,味道确实很不错,上面的樱桃酸酸甜甜还有点儿冰凉,很可口。

    吃了几口,觉得两个人这么默默地吃着蛋糕有些没氛围了。

    她咧唇一笑,用食指沾上奶油,突然起身朝着顾琉笙的鼻子点了下去,此时顾琉笙并没有任何的戒备所以很快中招。

    顾琉笙又那么一瞬间的僵硬,特别是感觉到鼻尖上的黏腻,这个女人竟然往他的的脸上涂奶油,就是他爷爷也不敢这么做!

    简水澜见顾琉笙没有反应,笑嘻嘻地又将奶油涂在他的额头上与脸上,一脸灿烂的笑容,特别是看到顾琉笙此时这一副滑稽的样子——

    题外话——我这是上了一品红文的节奏啦?谢谢亲们,都是你们的功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