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豪门不好嫁,古人诚不欺我
    看到顾老爷子的神色微微一变,云夫人接着说,“当初云盛再娶,简水澜的母亲简韵车祸离世,简水澜担心自己的一切被现在的云夫人母女给抢夺走,竟然对自己的妹妹下了毒,差点儿将她毒死,后来云盛大怒便将亲生女儿给赶出了家门!”

    说到这里云夫人满眼的担忧,“爸,这样的女人我们顾家可要不得,性子太过极端,万一……我是说万一顾家有什么事情让她一个不如意,她是不是也会用这样的手段得到她想要的?”

    “我查到这事情的时候,想想自己都觉得害怕。这样的一颗定时炸弹,我是万万不敢将她放在阿笙的身边!我可就阿笙一个儿子啊!”

    **

    此时简水澜又连连赢了两局,看着手边红色的毛爷爷越来越厚,心情极为愉悦。

    倒是旁边的三个男人连输了几局,就是顾安歌也感叹。

    “你这小脑袋倒是聪明得很,第一局摸透了我们三人打牌的路数,接下来倒都是你赢了!偿”

    “三叔,承让了!”简水澜笑眯了双眼。

    顾璟打牌还是很少输的,没想到遇上了个记性好的还有一旁顾晋晗似乎有意放水,让他连个赢的机会都没有,连输好几局。

    不过对于眼前这个看起来与他差不多大的小女人,倒是有点儿好感,看起来似乎也没多少心机,怎么就让他大哥心甘情愿与她领证了,还是偷偷领证。

    简水澜看着手里的牌,只觉得自己的运气是真的不错,她有再赢一局的信心。

    等她出了牌,江姨走了过来。

    “少夫人,老爷子请你到书房一趟。”

    简水澜看向顾琉笙,顾夫人与顾老爷子离开,这个时候顾老爷子请她到书房,只怕不简单。

    该不会顾夫人又做了什么事情,想要对付她吧!

    “我陪你去!”顾琉笙立即开口,他也想知道爷爷找她老婆做什么。

    江姨含笑朝着顾琉笙望去,“少爷,老爷子发话了,只让少夫人单独过去。”

    顾琉笙没有理会江姨,只是将简水澜赢过来的那一叠人民币收拾好放在她的包包里,看向其余三人。

    “先暂停吧,或者找个人暂时代替打牌。”

    简水澜将手里剩余的几张好牌正面朝下压在桌上,几分不舍,她真有信心赢了这一局。

    “你们先玩吧,我去看看爷爷找我有什么事情。”

    其余三人自然不好说什么,只有放人。

    顾琉笙带着简水澜离开之后,华楚楚走了过来,“顾三叔,我来陪你们打牌吧!”

    顾安歌自然没什么意见,顾晋晗也点头,顾璟打了张牌出去。

    “连输几局,这一局换人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华楚楚拿起牌,发现是副好牌,果然这一局她赢了。

    **

    书房里,顾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着姿势优雅的顾夫人。

    顾琉笙与简水澜来到书房之后,感觉到气氛有些微妙。

    简水澜不知这一次顾夫人又整出什么幺蛾子想要对付她,心里有些没底,又想着自己最近都没闯祸,忍不住看向顾琉笙,顾琉笙则是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我在,没事!”

    他的掌心带着些许的暖意,被他这样紧紧握着,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

    顾家就算没有一个人想承认她,顾琉笙承认她就够了!

    如果想要与他拥有未来,那么她也只能够不停地前进,而非一味地退缩。

    朝着顾老爷子露出绚烂的笑容,上前一步问,“爷爷,听江姨说你找我有事?”

    顾夫人在一旁看她笑得绚烂,她倒是要看看她能够笑道几时。

    顾琉笙朝着顾夫人投去不满的一瞥,随即也看向顾老爷子。

    “爷爷!”

    “跪下!”

    顾老爷子很明显是生气了,朝着简水澜望来的目光带着严厉与失望。

    跪下……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跪……

    她到底要不要跪啊?

    这个潮老头今儿是怎么了?

    瞥了一眼神色自若坐姿优雅的顾夫人,全都是她在搞鬼!

    豪门不好嫁,古人诚不欺我!

    看到简水澜依旧站得笔直,顾老爷子拿着手里的拐杖就要朝她挥下,却让顾琉笙一手拦住。

    “爷爷,小澜是犯了什么错误让爷爷这样生气,爷爷不妨说出来。”

    “反了!你这个臭小子想要造反不成?”

    他抽回手里的拐杖朝着顾琉笙狠狠挥了过去。

    到底是他的母亲,顾夫人看到自己的儿子被打,忍不住皱眉。

    那一下可不轻啊!

    简水澜担忧地看着身边的男人,随即朝着顾老爷子望去。

    “爷爷,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误,让爷爷这样生气,如果我真的犯错了,一定会正面反省!”

    “你还有脸说,一开始我以为你就是个没什么心眼的小丫头,可没想到你这丫头心眼多,心肠还恶毒,跟阿笙领证之后还不安于室,这样的孙媳妇,不要也罢!”

    顾老爷子气愤地敲着手里的拐杖,随即冲桌上拿起手机递给顾琉笙。

    “你看看你自己娶的老婆背着你做了什么事情!别说我随口污蔑人,这可都是证据,还是你妈亲自找人给你收集的证据!”

    所以说,这是拍到了什么秘密?

    简水澜朝着顾夫人投去一瞥,她也没什么秘密,并不惧怕。

    顾琉笙接过手机,发现有两段视频,便打开了第一段,简水澜也凑过去看。

    没想到第一段视频是她与应寒在商场外头巧遇的一幕,还有二人到了火锅店也被拍了下来。

    怪不得那一天应寒觉得被狗仔跟踪,原来是被顾夫人的人给跟踪了。

    顾琉笙看到视频里身着休闲衣,戴着鸭舌帽与黑色口罩的男人,一眼就认出了是应寒。

    他侧过脸看向简水澜,又打开了第二段视频,有些模糊,但画面里的主角依旧是简水澜。

    还一起去了电影院看电影啊!

    他将手机放回桌上,不等简水澜开口解释已经看向顾老爷子,一脸的轻松。

    “爷爷,这事情是妈误会了,这视频里的男人是应寒,也居住在西江月圆里面,是我们的邻居,就住在我的楼上。在路上遇到了,一起吃个饭也没什么,这些事情我是知道的。”

    看到顾琉笙的表现,该不会在这里先给足她面子回去再慢慢收拾她?

    简水澜心里有些忐忑,而且顾琉笙也知道应寒是他们的邻居?

    还居住在他的楼上?

    那完了!

    一定要怪她隐瞒了!

    顾夫人在一旁开口,“阿笙,你可别天真了,就算是邻居,可毕竟男女有别,还一起去看电影?这意味着什么,别告诉我你不清楚!而且还是在你们领证之后发生的事情!”

    “我让人拍到的这些虽然没有过分的亲密举止,然而谁知道没人的时候他们二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在电影院里又会发生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

    简水澜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她看向气得不说话的顾老爷子。

    “爷爷,我是跟应寒吃饭还看了电影,但是没有妈所说的那些事情,应寒是大明星,我平日里也喜欢看他拍的电视剧与电影,可以说我还挺崇拜他的,但是这些都是粉丝对于偶像的感情,并没有男女之情。至于看电影,那是因为应寒的电影刚上映,正巧遇上所以就一块儿去看了,我没想到妈会让人去跟踪。”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诚恳了许多,态度也放端正了。

    “我承认作为琉笙的妻子我没有注意好自己的言行举止,爷爷生气也是应该的,往后我一定尽量地改正自己,希望爷爷不要生气了,万一因为我的事情而气坏了身子,岂不是要让琉笙心疼?”

    顾琉笙握紧了简水澜的手,看向顾老爷子,“爷爷,这事情既然我们已经解释清楚,我们就先回去了!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