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想你了,不能给你电话?
    离开了微信,顾琉笙觉得只在群里发还有点儿不过瘾,便又将图片发到了朋友圈,微博上也再发了一遍。

    他将杯子收好,打算明天开始就用这一只杯子喝水。

    在简水澜出来之前,他在床上躺好,并且给简水澜空出了一大块的位置撄。

    这几日他们二人都睡在一张床上,他都习惯了她睡在旁边的感觉。

    所以当简水澜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顾琉笙已经躺好,她深呼吸了口气走了过去偿。

    这几日他们都睡在一起,很多亲密的事情都做过,然而最后一步在她还没做好准备,顾琉笙倒是没有强迫她。

    这一点,她还是很感激的。

    朝着另一边走去,她上了床,在床的另一边躺下,但很快就让顾琉笙长臂一伸捞到了怀里。

    温热坚硬的胸膛贴在她的后背上,这样的感觉让她还是很心动的。

    顾琉笙的手停留在她的腰间,凑过去在她的耳边落下一吻。

    “睡吧!”

    耳边是他清浅的呼吸,周围被他冷冽的清香所围绕,简水澜突然觉得整个心都安静了。

    她的手轻轻覆在他的手背上,缓缓闭上了双眼,今晚或许又是一个好梦。

    **

    苏焕看着浓妆艳抹的苏燃,今天的她很明显是受了刺激,或者该说从她知道顾琉笙已经领证的时候整个人都处于疯狂的状态。

    以往还是淡妆轻抹,现在是整张脸的烟熏妆。

    好看是好看,但感觉就像个风尘女。

    苏焕有些头疼,他这妹妹是中了顾琉笙的剧毒。

    苏燃拿着镜子哀怨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看都觉得不够顺眼,一定是她的容貌没有达到顾琉笙的要求,所以顾琉笙的眼里才从来就没有她!

    是眼睛还不够大,鼻子不还不够挺,或者嘴巴不够迷人?

    她将镜子放下,朝着苏焕望去,“哥,你说我脸上哪儿还有问题?是不是下巴不过尖?”

    坐在沙发上的苏焕有些无奈,他很想说:你不是脸上有问题,是精神出现问题了!

    然而作为苏燃的哥哥,苏焕也只能这么安慰,“妹妹是最好看的,哪儿都不需要再整了!”

    再整下去,别说他这个当哥哥的都要认不出她,就是亲爹亲妈也要认不出了。

    苏燃摇头,“你偏我!”

    她的目光突然变得狠戾起来,瞪向苏焕犹如看仇人一样。

    “那个简水澜我见过,宴会上那一日她不是作为你的女伴出现的吗?怎么最后会变成顾少的女伴离开?哥,你说顾少为什么要跟她结婚,她有我好看,有我年轻吗?还是说比我们苏家富有?”

    苏焕看到苏燃一副疯了的样子,有些头疼。

    “大晚上你不去睡觉在这边胡搅蛮缠什么?水澜她挺好的,什么都好,琉笙看上她不是很正常吗?”

    这个妹妹的性情别说顾琉笙看不上,就算是他苏焕也有些看不上了,钻牛角尖,现在还用这样的目光看他。

    “连你都说她好,我可是你亲妹妹啊,苏焕,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苏燃捂着发疼的太阳穴,揉了好几下才看向苏燃歇斯底里的模样。

    “你看看你现在这一副样子,弄得跟个风尘女一样,你觉得琉笙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吗?还有……他都已经结婚了,就不该是你惦记的男人,苏燃我警告你,再这样对我没大没小,往后有事情你别来求我!”

    这几天他简直受够了这个女人的疯狂,乖巧的时候恨不得让他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

    一旦发疯起来,估计疯人院的院长都治不住。

    风尘女……

    苏燃被他这么一形容立即就哭了起来,泪水花了脸上的烟熏妆,看着狼狈而可怖。

    看到这样的苏燃,苏焕觉得自己的耐心都快用完了。

    “苏燃,马上去将脸上的妆容洗干净了,好好的一张脸怎么老喜欢折腾。”

    苏燃停止了哭泣,朝着苏焕走来,拉住了他的手,“哥,你帮帮我吧,我要见顾少,你什么时候见顾少的话,就带我过去,好不好?”

    正在苏焕为难的时候,苏父下了楼梯,一手扶着扶手,朝着苏焕兄妹望去,看到苏燃那一张哭花的脸眼里流露出不耐烦。

    “苏燃,你再这么闹下去,就给我滚!看看你都多少年纪了,还以为是小孩子?”

    “爸!”

    苏燃从小就被宠着,此时听到向来宠她的父亲直接叫她滚,立即就有意见了。

    “我怎么了我?我还不是想着嫁给顾少,将来也能够为我们苏家锦上添花,我有错吗?”

    “就你这一副鬼样子还妄想嫁入顾家,苏燃我警告你,再去折腾你那张脸就别回来苏家了,我和你妈生给你的你不满意,你就去投靠让你满意的!”

    苏父看向苏焕,“苏焕,你再与你妹妹胡扯下去,你也给我滚,大晚上的不睡觉在这边哀嚎个什么,一个个地不让人省心!”

    苏焕立即站起身,“爸,我知道了,就是妹妹她太过激动了。”

    他不安抚几句,谁知道她会不会半夜想不开又去整容。

    苏父没再理会他们,转身上了楼梯。

    客厅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只是当苏父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时,苏燃又嘤嘤嘤地哭了出来,双手覆上脸,泪水从指缝里溢了出来。

    苏焕看得心疼,毕竟他只有一个亲妹妹,可这唯一的妹妹一遇上顾琉笙就全军覆没。

    他将苏燃抱在了怀里,“世上那么多的好男人为什么独独一个琉笙让你念念不忘?燃燃,琉笙不适合你,也不属于你,他已经结婚了,你该从自己的梦里醒来了。”

    “结婚了,可以离婚的!”

    苏燃这么想着,突然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双手抱住了苏焕的胳膊,哀求他,“哥哥,你帮帮我好不好,你想法子让顾少与简水澜离婚好不好?你跟顾少那么多年的朋友,顾少一定会听你的!”

    “你想想看,只要我们苏家与顾家联姻,对于苏家的好处可是很大的,我们苏家就会永远在燕城站稳脚跟,我们现在是三大家排行最末,说不定联姻之后可以将宴家给挤了下去啊!”

    看到自家妹子这天真的想法,苏焕无奈地摇头。

    “你以为琉笙是哥哥的傀儡吗?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燃燃,你年纪不小了,别老是有这样天真的想法,回头哥给你找一个适合你的男人,别再妄想琉笙了,这一辈子你与他并无可能,明白吗?”

    苏燃一下子愤怒地将苏焕推开,“你是我亲哥吗?我让你帮我,你都不愿意,我讨厌你,苏焕,你要是没有法子让我跟顾少在一起,我就会讨厌你一辈子,永远地讨厌你!”

    她狠狠地看着从小将她捧在掌心里的哥哥,为什么长大了之后就不再顺从她了?

    苏焕是有些伤心的,他也没打算再理会苏燃,想让她一个人清静一会儿,或许可以想通。

    起身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看到熟悉的号码时,苏焕的心微微一跳。

    一直等到回了房间,才接起,“什么事?”

    “想你了,不能给你电话?”那边响起男人低沉冷硬的嗓音。

    **

    因为去湘城带着顾琉笙高调地秀了一把恩爱,可想而知到了公司之后多少人想要巴结她,就为了打听对方的身份。

    简水澜拒绝了一堆想要请她吃饭的同事,有些头疼。

    明明知道顾琉笙与她在一起,就连睡觉都安排在一间房间里了,而且当初是以家属的身份带他到湘城的,怎么这些人还如此明目张胆要抢她男人?

    回来之后,顾琉笙便给她下了规定,一天三餐必须准点回家吃。

    简水澜想着别墅里还住着成日想着对付她的恶婆婆,就觉得没多少胃口,但幸好这个恶婆婆似乎也忙得很,特别是晚饭的时候几乎不曾出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