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像你这么张牙舞爪的,我喜欢
    不过有一点她似乎抓到了规律,顾夫人若是越晚回去,顾琉笙的脸色似乎越差。

    这么想着,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顾琉笙的来电准时响起,她立即接听。

    “我去接你!撄”

    “不用,我自己开车呢!偿”

    那边沉默了足足三秒后,“以后别自己开车了,上下班我来接送。”

    “我那车子才刚买的就又要藏在车库了?”

    “反正你又不是只藏了一辆。这么说定了,你就在公司门口等我,我一会儿就到。”

    看着直接被挂断的手机,简水澜翻了个白眼,怎么还是这样一意孤行?

    她今天可是开车子过来的,虽然那车子顾琉笙看不上眼,可毕竟是她人生中的第一辆车。

    刚结束通话,办公室固定电话就响了起来,她一看号码是秦筝办公室的立即接起。

    “中午一起吃饭?还是回家陪老公吃饭?”

    简水澜一脸的哀怨,“回家吃饭,能陪你吃饭的日子怕是有限了。”

    秦筝叹了口气,“你都出入成双了,就我孤家寡人,吃个饭都没有人陪着。不过……你们之前目前还……顾大男神生日那天你还没将他拿下?”

    “我也是有原则的人好不好?在没有爱的基础上,我怎么可能……唉,这事情等你遇上了你就会明白了,不跟你说太多了,一会儿他过来接我。”

    那边秦筝笑了起来,“知道啦,不过可别让男人饿太久,万一一个没忍住让外头的小妖精给勾了去,看你不后悔死,我告诉你今天来上班可是不少人都来找我想请我吃饭,谁不晓得她们的用意就是想着从我这边套点儿话出来,你看看顾大男神的行情这么好,可要看紧了!没别的事情,就别让他来我们公司了,都是饿狼!”

    结束了通话,简水澜有些头疼,这些人怎么这么明目张胆了?

    都怪顾琉笙长得太过招蜂引蝶!

    **

    刚走出公司,就看到一名身着低胸波西米亚连衣长裙的女子,踩着一双十几厘米的碎花高跟鞋,戴着黑色的墨镜站在公司门口,似在等人。

    简水澜一看是云水溶自然当做没有看到,站在另一旁等候顾琉笙。

    然而云水溶一看到她立即就走了过来,顺道将脸上的墨镜取下,露出那张经过细致描绘的面孔,目光盈盈地朝着简水澜看来。

    “姐姐,我可是终于等到你了!”

    简水澜觉得自己特别佩服云水溶一点,那就是厚脸皮!

    在她的订婚宴上已经撕破了脸皮,这一点是众所皆知的事情,可现在她竟然还能够装得什么都没发生过,依旧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亲切地喊她一声姐姐。

    她要有这样的亲妹妹,就直接替母亲将她掐死在襁褓里省得出来恶心人。

    也不怪云水溶这样,谁让她的母亲与她半斤八两。

    她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眼里染上几分嘲讽。

    “云水溶,我跟你之间没有见面的必要,你还来这里做什么?”

    “姐姐这些天一定也知道云家的负面新闻有多少了吗?从我订婚宴之后就一直不曾消停过,而顾氏集团更是与云家断绝所有业务来往,你可知道这样子我们云家要损失多少吗?”

    “爸爸为了此事成日忙碌着都焦急地快要白了头发,姐姐,他是你的亲爸爸,你忍心看到爸爸这样吗?我知道只要姐姐跟姐夫求个情,姐夫一定会放过云家的……”

    “等等!”

    看到云水溶还打算长篇大论地说下去,简水澜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首先,我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一点每次见面一次就要对你说一次我也是挺累的。其次,云家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云盛白了头发还是死了,都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再者,我既然不是你姐,顾琉笙就不是你的姐夫,别喊错了!”

    她抬手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早知道云水溶在这里等着,她就该晚点儿再出来,跟她说句话都觉得累。

    看到简水澜一心想要跟云家撇清关系,云水溶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让她如意。

    “不管怎么说,你都是爸爸的女儿,姐姐,我知道当初你被赶出云家很难受,可毕竟百盛是爸爸的心血,爸爸忙了大半辈子,难道姐姐要看到爸爸的心血毁于一旦吗?还是只有百盛倒闭,姐姐才会觉得解气?”

    简水澜嗤笑出声,“错了,云家能有今日全都是我母亲的功劳,关云盛毛线了?”

    云家若是就此倒闭,还有人比她简水澜更开心吗?

    从云盛出轨,与她母亲离婚之后她对这个父亲就已经是失望之极,又不分青红皂白将她赶出云家与她断绝关系时,她就知道自己与云家成为陌路。

    再无任何关系!

    这些时日看到云家的负面新闻满天飞,一想到云盛几人,她心底就舒坦。

    心底也很感谢顾琉笙对她所做的一切,虽然这些对顾琉笙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可她知道顾琉笙这是在为她出气。

    “可是……姐姐,你毁了我的订婚宴,又让姐夫这样子做,你就不怕别人指责你不念旧情吗?就算百盛是你母亲的心血,可你甘愿让你母亲的心血就全部毁去?”

    “毁了也不愿意便宜了你们!”简水澜直接接话。

    她们说话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旁边,二人专注着说话并没有发现男人的靠近。

    顾琉笙听着云水溶一口一个姐姐姐夫的喊着,眉头不禁一蹙,朝着简水澜走了过来,直接将她揽在怀里。

    简水澜这才发现顾琉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忍不住还是松了口气,总算可以不用继续跟这个虚伪的女人说下去了。

    云水溶看着眼前天神一样的男子,目光发亮,又见他自然地将简水澜搂在怀里,心里嫉妒横生,这个女人怎么就那么好命呢!

    她柔弱地看着他,轻轻地喊了声,“姐夫!”

    不管是姐夫还是表哥,反正她云水溶往后都跟燕城最为矜贵的男人绑上了关系。

    可惜的是,这个男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要对付云家,就连与薛家的关系也不放在眼里。

    顾琉笙这才看向云水溶,“云小姐,我老婆姓简不姓云,不过燕城不少人都想与顾家攀点儿关系,云小姐的心思我懂,不过云家欠我老婆的这才刚刚开始呢,麻烦云小姐带一句话给云盛,让他仔细看着云家一点点被瓦解。”

    而后看向怀里的小女人,“刚才受委屈了吗?”

    简水澜回以一笑,“你觉得我像是受气包的样子吗?”

    “像你这么张牙舞爪的,我喜欢!”

    他低头当着云水溶的面轻轻地在简水澜的唇角亲了一口。

    云水溶的脸色极为难看,可她还是保持着楚楚可怜的模样,仿佛一阵风吹来就能吹倒她一样。

    看着顾琉笙为简水澜系上安全带朝着另一边的车门走去,她也立即走了过去。

    “姐……顾总,我和姐姐以前有不少的误会尚未解开,但请顾总看在姐姐也是云家的人,身上流着云家的血,所以恳请顾总高抬贵手放过云家吧!”

    顾琉笙充耳不闻,进了驾驶座将车门一关系好安全带很快就将车子帅气地调头离去。

    云水溶抿着唇,自从她当上云家的大小姐之后,就没有被人这样的漠视。

    可他是顾琉笙啊!

    深呼吸了口气,云水溶看着已经离去的劳斯莱斯,目光一片嫉恨。

    简水澜,凭什么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这样优秀的男人?

    凭什么顾琉笙要这样对你!

    那一种呵护,就算是薛长轩也从没有这样对待她过。

    当年,她与她的母亲就是太过善良了,以为将她赶出云家就万事大吉。

    狠戾一笑,云水溶将墨镜戴上遮掩住了她眼里的情绪,给人一种娇弱的感觉。

    她缓缓的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从包里取出手机,拨打薛长轩的号码,可一直无人接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