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就凭我是你的未婚妻,就凭我那么爱你
    还是不愿意接听她的电话?

    那么她就亲自去一趟薛家,与薛家的联姻绝对不能够因为一个简水澜就被取消,否则云家必定雪上加霜!

    *偿*

    订婚之后,薛长轩整个人就消沉了许多撄。

    除了去公司之外,平日里都喜欢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至于云水溶的电话,他也很少接。

    这么多天过去,他还是无法接受简水澜已经另嫁的消息,而且还是嫁给了顾琉笙。

    云水溶来到薛家的时候,薛父薛母都不在,薛家的佣人对她的态度还算不错,毕竟云水溶现在是薛长轩的未婚妻。

    对于薛家,云水溶并不陌生。

    交往的这些年来,薛长轩经常带她过来,问清楚了薛长轩的去处,知道他尚未回来。

    不过公司距离薛家不远,薛长轩没事的时候都会回来,她便只好在客厅里等候着。

    等了些时候还是不见薛长轩回来,便朝着他房间的方向走去,打算在房间里等他回来,说不定给他点儿惊喜。

    也不是第一次来到薛长轩的房间,甚至在这个屋子里他们发生过太多次甜蜜的回忆。

    云水溶倒是有些后悔今天穿了这么长的裙子了,如果知道会来这里,她就穿少点儿。

    薛长轩对她最有耐心的就是每一次彼此都发泄完,那时候的薛长轩最为动人,对她也好。

    房门没有锁上,扭转手把直接打开,云水溶走了进去,将房门关上,直接朝着衣帽间的方向走去。

    在衣橱里找到一件白色的衬衫,她将身上的波西米亚连衣长裙换下,白色的衬衫穿在她的身上有些过大,下摆也长。

    然而露出两条雪白的腿,虽然不够修长,但够白,看起来还是很诱人的。

    扣子从第三颗开始扣起,隐约可见深深的沟壑,还有黑色的蕾丝边缘。

    云水溶站在落地镜前打量镜子里的自己,精致的妆容,还有这一身诱人的打扮,她一定要让薛长轩为之疯狂!

    将长裙挂好,云水溶朝着外头走去,坐在床边等候薛长轩的到来。

    只是当她抬头看向墙壁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的那一排照片之后,整个人愣在那里。

    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云水溶朝着墙壁上走去,待看清楚照片里那女人的长相时,整个人后退了一步,死死地盯着那一排照片。

    照片中的人全都是简水澜!

    从她还是学生时的青涩模样,一直到到现在,每一张照片上的她都笑得绚烂,然而此时那样绚烂的笑容于她来说都如魔鬼。

    简水澜,怎么又是简水澜?

    无处不在,阴魂不散,什么时候才肯放过他们?

    从订婚之后她就没有来过薛长轩的房间里,难道说订婚之后薛长轩就将简水澜的照片都挂在房间里,成日里看着这个女人吗?

    而且贴在这里距离床头不远,他是不是还对着她的照片做出什么龌龊的事情?

    云水溶痛苦地闭上了双眼,她一心对待着的男人为什么要背叛她?

    这些时日薛长轩一下班就窝在薛家哪儿都不去,更甚至经常不出现在公司里,是因为这里挂了这么多简水澜的照片吗?

    一个个的疑问朝她汹涌袭来,云水溶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是这样恨简水澜。

    当初她怎么就没有跟她的母亲被车撞死?

    为什么还要活到限制跟她抢夺男人?

    她疯了一样上前将所有的照片一张张扯下来撕成碎片,扔了一地,又去翻看桌子,但凡与简水澜有关的东西全部都砸了一地!

    房门被打开,薛长轩入了屋子,看到墙壁上他好不容易找齐的简水澜的照片被云水溶撕了一地,还全都撕碎,一下子整个人也愣在那里,一双清冷的眸子全是愤怒与恨意。

    而此时的云水溶看到桌上相框里的照片是简水澜,拿起相框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顿时四分五裂,玻璃碎片飞溅了一地。

    歇斯底里的女人,原来这个女人疯狂起来是这样的丑陋,就是再精致的妆容也遮掩不住!

    薛长轩心疼简水澜的照片被毁,走了过去二话不说一巴掌朝着还处于疯狂中的女人甩了下去。

    巴掌声音不轻,而云水溶一点儿防备也没有直接被甩在了地上,唇角挂着血迹。

    地板上满是玻璃渣,她摔在了上面又因为换了衬衫的缘故,腿上还有掌心顿时一阵巨疼,她捂着发疼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竟然对她下手的男人。

    “长轩哥哥……你打我!”

    薛长轩处于愤怒当中,走了过去又一巴掌甩了过去,男人的力道不轻,这一巴掌下去,云水溶更是被打懵了。

    “云水溶,谁给你的胆子撕的照片?你凭什么撕她的照片?”

    云水溶早已哭花了脸上精致的妆容,她小心地朝着后面爬去,避免被玻璃碎片扎到,随着她的挪动,地板染上血迹。

    她看着愤怒的薛长轩,只觉得万分陌生,那个会说情话给她听的男人,偶尔也会迁就她的男人。

    虽然偶尔不高兴会训斥她几句,可是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冷漠无情地对待她。

    为了一个简水澜的照片打她!

    “就凭我是你的未婚妻,就凭我那么爱你,可是……长轩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好疼啊……长轩哥哥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只是一时气不过,而且我刚刚……刚刚见到了姐姐,我去求姐姐放过云家,姐姐就羞辱我,我看到你满房间都挂着她的照片我才会生气,全部都是因为我在乎你啊,长轩哥哥!”

    她哭了起来,用手去擦脸上的泪水,随即想到自己脸上的妆容此时怕是花了,手上的血液也沾到了脸上,看起来娇弱而无助。

    薛长轩看到这个女人这样软弱的时候有那么点儿心软,目光落在她大大敞开的领口,那深深的沟壑还有衬衫下摆未能遮住的浑圆与黑色的蕾丝边缘,这一切刺激着他的双眼。

    他大步走了过去将云水溶抱起朝着大床扔去,整个人直接覆盖下去。

    没有亲吻她的唇,而是啃噬着她娇柔的身子,随即撕扯衬衫,将所有的愤怒全都发泄出来。

    这一刻云水溶是害怕的,向来温润的男子从来都不会这样子对她,可害怕当中又有些兴奋,只是突然的进出让她极为不适,可也知道今日她过来的目的是成功了。

    只要能够怀上薛家的孩子,薛家就一定不会放弃云家!

    就算云家最终化为乌有,最起码她还能够攀上薛家,锦衣玉食一辈子。

    于是卖力地伺候着身上的男人,手上腿上还扎着碎玻璃也没去理会,只想着怎么让这个男人快乐,甚至摆出了许多她从未尝试过的动作。

    薛长轩是发了狠地折磨她发泄自己,酣畅淋漓之后,她看着依旧热情不减的女人,最后目光落在床上点点滴滴的血迹上,而她的小腿上还有不少的玻璃渣子。

    “疼吗?”薛长轩喘息着问她。

    这一刻云水溶差点儿落泪,她偎依在他的怀里,轻轻地点头。

    “好疼……”

    “把衣服穿上,去医院看看吧!”

    说着薛长轩已经离开了她,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云水溶看着满手的玻璃渣,生生的疼着,鲜血也溢了不少,脸上更是阵阵火辣辣的疼,她才想起从开始到结束,薛长轩除了狠狠地要她之外,并没有亲吻她。

    以往薛长轩最喜欢亲吻她了。

    她了下床,朝着落地镜走去,看到浑身的青紫,还有脸上肿胀得难看,一脸已花的妆容,狼狈不堪,原来这么丑,怪不得长轩哥哥不亲吻她。

    看着满地上的狼藉,还有那相框里的简水澜,她走了过去,高跟鞋狠狠地踩在笑靥如花的脸上,哭红的双眼,此时一片狰狞。

    简水澜,你的所有,只能全部都是我云水溶的,谁都夺不走!

    在更衣室里换上自己的长裙,遮住了腿部的伤势,脖子上与胸口欢爱之后的痕迹却极为明显,云水溶倒是无所谓,毕竟这是薛长轩留给她的印记。

    她抚上自己的小腹,虽然好些时日不曾与薛长轩欢爱。

    然而今日的薛长轩这样疯狂地对待她,说不定再不用多久她这肚子里很快就会有属于他们的孩子。

    她取出包包离开而来房间到了卫生间清洗了下脸上的妆容,见脸上实在肿得厉害,就是重新画上的妆也无法将其遮掩住,只得将头发往前面拨了些,试图遮掩。

    回到房间时,薛长轩正好一身清爽地出来,看到还待在房间里的云水溶便有些没好气,“你怎么还在这里?”

    云水溶一愣,随即柔弱地朝着她望去。

    “刚才长轩哥哥不是说要带我去医院吗?”

    薛长轩看着满地上都是简水澜被撕碎的照片,眼里闪过狠戾。

    “是让你自己去,不是我带你去,看来你并没有领会到我话里的意思。”

    云水溶脸色一白,看着白嫩的掌心满是伤口,玻璃渣还残留里面,阵阵的生疼。

    可是她刚才就是忍受着这么多的疼痛与不适让他得到满足,满足之后呢?

    原来这个男人对她可以这样的狠辣无情!

    云水溶轻轻地点头,一脸的失落,“我知道了,我自己去医院就是。”

    她乖巧温顺,是薛长轩最为喜欢的样子,也经常让他在外面觉得有面子。

    然而这个时候,薛长轩却觉得讨厌。

    看到云水溶戴上墨镜后离开,薛长轩看到屋子里的狼藉立即让人过来将此收拾,并且朝着佣人下了命令。

    “往后不许让云水溶单独进入我的房间!”

    **

    顾琉笙每年的生日都会由苏焕等人给他过,今年也不例外。

    只是在湘城的时候,顾琉笙已经过了一次生日。

    这一次也是简水澜第一次以顾家少夫人的身份,与顾琉笙最好的几个朋友一起见面。

    认识苏焕与认识顾琉笙的时日一样长,至于容承祯本就是她**oss,虽然之前的交集不多,但秦筝是他的秘书,老从秦筝的口中得知容承祯的事情。

    不过大都在赞美容承祯的姿色,还有埋怨容承祯压榨员工。

    而姜紫瑜简水澜也不陌生,她之前受伤最经常打交道的就是姜紫瑜姜院长了。

    不过场合隆重,也是第一次这么多人一起聚在一起,为了不给顾琉笙丢脸,简水澜还是仔细地打扮了一番,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与顾琉笙搭配些许。

    顾琉笙选择了一条白色的衬衫,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简水澜站在他的旁边都暗暗惊叹——

    题外话——今天会有加更,就更新0字,分两章,一会儿还有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