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顾琉笙,你怎么不管管你老婆?
    “好,一会儿我接你,让承祯开车送秦筝过来。”

    简水澜想到秦筝与容**oss挺熟悉的,也就没说什么。

    刚挂完电话,秦筝就拎着包包过来了,“就你们现在住的那一处别墅吃饭?撄”

    简水澜点头,“还邀请了容**oss,一会儿你坐他的车过去!偿”

    秦筝一听到这号人物时立即正色道,“我去补个妆!”

    容**oss当前,还有顾大男神也在,她必须以最完美的形象出现。

    简水澜瞪了一眼秦筝离去的身影,忍不住一笑。

    没一会儿秦筝美美地出现在简水澜的面前,而此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简水澜收拾了一番,正要起身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但显示本地。

    犹豫了下,还是选择了接听,“你好!”

    “水澜,是我!”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

    简水澜忍不住蹙眉,因为她听出了对方是谁。

    没想到她都拉黑了薛长轩的手机号码,而他竟然换了个号码打给她。

    “有事情吗?”

    “我知道你听出了我是谁,水澜,我想约你出来吃顿饭可以吗?”

    那边薛长轩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这些天来,他心心念念所想的全部都是他,他少年时就开始喜欢的女孩子,看着她一点点长大,最终二人越来越远。

    “不可以!我老公要过来接我了,就这样!还有……我希望下回你别再联系我了,如果什么时候不得已见面了,也希望你别直接称呼我的名字,按照薛家与顾家的关系,你还是称呼我一声表嫂吧!”

    说完,简水澜直接结束了通话。

    “嘟嘟嘟——”

    听到这样的声音,薛长轩的神色微微一变,他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心情久久无法平复,这是不愿意跟他见面了吗?

    表嫂……

    他不相信这一辈子简水澜都会是他的表嫂!

    一旁的秦筝在听到薛家的时候,眉头就皱了起来。

    “又是薛长轩那个不要脸的?这个男人脑子有病啊,不是才刚与云水溶那个白莲花订了婚,怎么又给你电话了?”

    “他要请我吃饭,这个男人从一开始我就不看好他,所以读书的时候对于他的追求我就很不耐烦,后来被云水溶拦截之后,我还真松了口气,薛长轩可以对一个人长情,然而在利益面前,他最终还是会选择利益。”

    不过之前看薛长轩似乎已经放弃了对她死缠烂打,这会子又联系她做什么?

    一想到云水溶一副作死的白莲花样子,简水澜就觉得她与薛长轩还是很般配的。

    秦筝挽上她的手臂,“这个男人一看就没好心眼,你可别与他吃饭,就算要见面也不许一个人去,谁晓得他薛长轩想做什么事情。不过……他突然跟你联系,该不会是承受不了你突然成为他表嫂的身份吧!”

    “活该他承受不了,咱们不管他那么多了,这个时候估计他们都在外头等着了。”

    简水澜将包包拿起带着云水溶离开了办公室。

    此时杨络正好也下班,看到两道纤细的身影朝着外头走去。

    等到了外头的时候,容**oss已经开着他的豪车等候在那,简水澜跟着容承祯打过招呼,秦筝便主动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oss,麻烦你了!”

    容承祯耸肩一笑,“你也去蹭饭?”

    秦筝得意地点头,“应顾家少夫人热情邀请,我只得勉为其难的去蹭一顿饭!”

    “还勉为其难!”

    简水澜直接将秦筝推上了车,“容**oss,麻烦你送秦筝先过去。”

    “我们等你!”秦筝立即出声。

    简水澜只好在后座的位置上陪着他们二人聊了几句,没一会儿就看到顾琉笙那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行驶过来,并且帅气地掉头停到容承祯黑色的卡宴后面。

    简水澜下了车朝着后面的车子走去,顾琉笙已经下来为她开了车门。

    “怎么突然想请他们二人吃饭?”

    说着并未她系上了安全带。

    “容**oss本来要请我吃饭的,我说你要过来接我,就顺道邀请他了,想到秦筝是他的秘书,就一并邀请,我都很久没有跟秦筝一块儿吃饭了。”

    顾琉笙看着容承祯将车子开走,便轻踩油门跟上,侧过脸朝着简水澜露出一笑。

    简水澜只觉得顾琉笙最近笑的频率,似乎比刚认识的时候高了许多。

    **

    因为容承祯与秦筝的到来,成叔吩咐厨子按照他们四人的口味烧了好几样的菜,其中就有一大盘的梭子蟹,还有各种各样的海鲜,秦筝偷偷的吞咽了口口水。

    虽说豪门不好嫁,可是好吃啊!

    看到各样美食,秦筝在心里又给顾琉笙偷偷加了一分。

    算了算,顾大男神在她的心里已经101分了。

    容承祯也喜欢海鲜,正拿着手里的剪刀要剪下螃蟹的腿,便看到坐在他对面的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直接用手将螃蟹的爪子全都掰了下来,然而各取了一只大腿,“咔嚓”下去。

    听到那声音,他就觉得各种牙疼,顾琉笙,你怎么不管管你老婆?

    还有他那个小秘书是怎么回事?

    这么磕下去不牙疼?

    顾琉笙虽然还是不大习惯听到这样的声音,但看到简水澜这么吃开心,也就没有理会。

    看到容承祯朝他看来的目光,只微微一挑眉,“不合你胃口可以选择回容家吃饭!”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容承祯白了他一眼。

    简水澜与秦筝都朝着容承祯望去,秦筝吐出口中的蟹壳,“**oss真挑食!”

    简水澜也看了一眼满桌上的食物,“**oss没有喜欢吃的食物吗?”

    容承祯立即摇头,“都挺好吃的,只是……有工具你们为何不用?”

    秦筝就笑了,“吃只螃蟹就你们穷讲究!”

    四人正吃得热闹,成叔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名打扮娇俏的女孩,一身粉色系列,乌黑的长发,整齐的刘海,精致的妆容,那一分年轻朝气很吸引人。

    成叔看向顾琉笙与简水澜,“少爷、少夫人,我刚才接到夫人打来的电话,说沈小姐中午要在这里用餐!”

    沈蓉蓉朝着他们四人望去,最终目光落在顾琉笙的身上。

    “阿笙,不介意我在这里用餐吧!正好我也挺喜欢吃海鲜的。”

    秦筝朝着简水澜望去,这个打扮一副煞笔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简水澜回以挑眉一笑,管她是个什么玩意儿,仗着年轻玩无知!

    秦筝松了口气,只要简水澜没有流露出危机感,那么就不是事儿!

    看到沈蓉蓉朝着他们走来,还往顾琉笙身边的位置走去,他立即开口,“很介意!”

    随即朝着成叔望去,“成叔,将她赶出去,往后不论是爷爷还是妈往这边塞女人,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全都不得入内!”

    秦筝偷偷地朝着简水澜比了个赞的手势,她必须再给顾大男神加分!

    沈蓉蓉停在原地,“阿笙,信不信我马上给你爷爷电话,说你欺负我!”

    “你这是想当我奶奶?只要爷爷没有意见,他想找个伴我们这些后辈的也不反对!”

    “噗——”

    容承祯第一个没忍住,这张嘴不说则已,一出口就这么毒。

    果然下一刻沈蓉蓉的脸色有些煞白,她虽然刁蛮,然而年纪尚小,听到心仪的男人这样不给她面子,立即红了眼眶看他。

    “阿笙,你爷爷和你妈妈的意思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成叔已经上前,“沈小姐,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沈蓉蓉抬手一个巴掌就要朝着成叔挥过去,简水澜距离她最近,当即抬手将她的手给抓住,目光染上愤怒。

    “沈蓉蓉,我不怪你骄纵无知,但你要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你能够动手的,想要闹滚回沈家去闹!还有,三番两次觊觎我的老公,你就没有丝毫的羞耻感?”

    她狠狠的甩开了沈蓉蓉的手,朝着成叔望去,“往后这些外人给你脸色看,也无需客气!”

    成叔立即点头,“多谢少夫人!”

    沈蓉蓉看向顾琉笙,“你就这么看着他们欺负我?”

    顾琉笙看向成叔,“成叔,还不快将她扔出去,难道还要等着少夫人亲自动手?”

    成叔只好拨通了外头警卫的电话,没一会儿两名警卫就进来了,看到一身公主打扮的沈蓉蓉直接将她拖了出去。

    沈蓉蓉没想到自己又是这样被扔出去的下场,朝着顾琉笙喊话。

    “顾琉笙,你会后悔的!”

    送走沈蓉蓉之后,屋子里清静了下来,成叔默默地退了出去。

    秦筝掰开蟹壳,露出里面大块的蟹黄,朝着简水澜望去。

    “这是打哪儿来的极品货?”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小的姑娘如此积极地想要当三儿!

    简水澜乜斜了一眼顾琉笙,“谁让某人长了一副招蜂引蝶的皮相!”

    容承祯但笑不语。

    “今天让你们见笑了!”

    顾琉笙朝着容承祯与秦筝望去,毕竟今天他们二人是客人。

    秦筝立即摇头一笑,“没事没事!今天看到顾总这样坚决的态度,更是让我觉得将水澜交给你很是放心,不过……现在的女孩子啊,也真是一点儿都不自爱不自重,明知道顾总都已经有家室了,怎么还如此大胆当着少夫人的面抢夺男人,也真是让我长了见识!”

    说到这里,秦筝叹了口气,又朝着顾琉笙望去,“像顾总这样有身份的男人,是很吸引女孩子的目光,之前有华楚楚,现在又有个叫什么沈蓉蓉的,就是希望顾总别让我们水澜受了委屈!”

    随即她一拍自己的胸口,“水澜是没什么娘家,但我秦筝就是我们水澜的娘家人!”

    容承祯瞥了一眼面前的秦筝,这个小秘书倒是挺仗义的!

    简水澜听到秦筝的话,也觉得心里一阵温暖。

    顾琉笙颔首,“你这话我记下了!”

    沈蓉蓉被赶出了别墅,看着古风韵味的大别墅,心里一阵眼红可以居住在里面的女人。

    那个女人姿色还没有华楚楚来得美艳,更没有她年轻,顾琉笙是怎么看上她的?

    一想到自己两次被同一个男人赶出去,沈蓉蓉再一次红了眼眶,她活了19年,见了她的人哪个不是将她捧在掌心里呵护的?

    在沈家她是小公主,在学校里她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是让女人嫉妒让男人疯狂的存在,凭什么在顾琉笙的眼里,她就一文不值了?

    她取出手机,很快拨通了顾夫人的号码,哽咽出声,“伯母,阿笙让人将我赶出来了,还让那个女人欺负我,就是你们顾家的佣人都不将我放在眼里,我都说了是伯母让我来的!”

    顾夫人静默了些时候,看了一眼对面的男子朝他歉意一笑,才温和出声,“蓉蓉,我现在在外头,晚点儿给你电话,你下午要是没课的话就先回顾家老宅,好好陪着阿笙的爷爷。”

    “我知道了!”

    沈蓉蓉委屈地出声,“可是……伯母,我不大想回去啊,华阿姨今天泼了我一杯牛奶,还出口侮辱我,我哪儿受过这样的委屈!”

    华阿姨……

    顾夫人的脸色有些僵硬,“楚楚这几天忙着工作的事情,难免火气大些,你年纪小,多让着她些许,好好的陪着阿笙的爷爷知道吗?”

    结束通话之后,沈蓉蓉想到顾家的老爷子她本是不讨厌,可是一想到顾琉笙毫无情面地说出她想当他的奶奶之后,就觉得那老头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与其回去顾家老宅,她还不如回去学校呢!

    反正该是她的,谁都别想夺走!

    **

    周六的时候简水澜一身休闲打扮,顾琉笙瞥了一眼在镜子前梳头的小女人,将杂志放下。

    “要不别出去逛街了,在家里不是挺好的?”

    简水澜回头瞪他,双手却没有停下来,很快扎好了丸子头。

    “女人是需要逛街的,再说了,我和秦筝都这么长时间没有一起逛街,带上你的话……”她很快摇了摇头,“算了!”

    “要不……你别陪她逛街了,我陪你逛街。”

    他突然想起简水澜之前对她的控诉,到底是他顾琉笙的妻子还是宋微的妻子。

    他们二人的衣服确实大部分都是交给宋微包办,除了当初苏焕邀请她参加宴会的时候陪她去买过一条礼服,倒是不曾再陪她逛过街了。

    虽然他很不喜欢逛街!

    若是平时简水澜听到他这话的时候一定欢喜,不过……

    “我都已经答应秦筝了,今天必须陪着她,不能因为我领证了就将她晾在一旁,等回头我有空了,再一起逛街就是。”

    她走了过去,在他的身边入座,笑着问他,“我问你一件事啊,你必须老实说!”

    顾琉笙点头,“嗯。”顺手将她捞到了怀里,凑了过去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馨香——

    题外话——一万字更新好啦!鱼儿最新完结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欢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