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水澜,你快醒醒,不要吓我
    简水澜吓了一跳回头去看,却见一辆摩托车犹如失控了一样朝着他们这边撞了过来。

    她完全被吓住了,却还是下意识的将身边同样吓住的秦筝给推开。

    “砰——”一声。

    摩托车直接撞到了饮品店的门上,整面玻璃碎了一地,摩托车还有上面的车主也倒在地上剩余车轮滚动着偿。

    秦筝摔在了地上,坐起来的时候却没发现简水澜的踪影,倒是看到前面有个人围绕着。

    她立即起身发疯一样朝着人群里跑去,却见简水澜整个人躺在地上,头部下还有一滩血迹。

    她整个人愣在那里,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爬到了简水澜的身边发现她似乎伤在脑部,完全不敢去碰她。

    看到旁边已经有人拨打了救护电话,她这才想起要通知顾琉笙,立即拨打了他的号码。

    那边倒是很快接起,她颤抖着声音,“顾总,对不起,对不起,你快过来,水澜她被车子撞了好像很严重的样子,我们就在中山街进来的第一家冰饮店门口,她头上流了好多的血,我不敢动她……”

    书房里,顾琉笙听到秦筝颤抖的哭声,有那么一瞬间是懵的,小澜被车子撞了?

    “我马上到!”

    结束通话之后,他立即离开了书房朝着外头大步走去,边走边给姜紫瑜电话,吩咐他马上安排救护车过去。

    如果知道她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今天他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出去。

    结束通话,秦筝握住了简水澜的手。

    “水澜,水澜你快醒醒,不要吓我!水澜……”

    人群里围了不少人,然而看到伤者脑部受伤,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忙。

    看到那一只差点儿被他踩到的白色的女式板鞋,薛长轩绕过去。

    看到前面围堵了一群人,而另一边还有一辆倒在地上的摩托车,旁边还有摔得头破血流的男子,那边同样也围了群人。

    “水澜,你快醒醒,不要吓我,告诉我你怎么了……水澜,水澜……你醒醒啊!”

    断断续续地哭声,带着几分熟悉,还有那魂牵梦萦的两个字让薛长轩浑身一颤。

    简水澜!

    她怎么了?

    薛长轩看着前方的人群,很快跑了过去挤进人群里,看到倒在了血泊里的简水澜,而她的身边是哭得伤心的秦筝。

    “水澜……”

    他蹲了下来想要去抱她,却让秦筝一下子甩开了他的手。

    “她受伤了,你不要碰她!”

    秦筝这才看到了薛长轩,虽然一直以来对薛长轩意见不小,可是突然在她无助的时候看到个熟人,秦筝立即拉住了他的手臂。

    “薛长轩怎么办,水澜被车子撞了!”

    薛长轩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毫无生气脸色煞白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简水澜,记忆中的她从来都是鲜明的,不论是她的笑或是她的怒气,都让人觉得生动。

    他的手也是颤抖着的,却还是让自己安静下来。

    “打120了吗?”

    旁边有人立即接话,“已经打过120了,这小姑娘是不是撞到了头部,看样子挺严重的!”

    秦筝紧紧地握住了简水澜的手,压根不敢去碰她,薛长轩见她流了这么多的血,手已经逐渐冰冷。

    立即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盖在她的身上,可看她似乎伤在脑部的位置,也不敢轻易去移动。

    正当他们焦急万分的时候,一辆救护车行驶过来,从车上下来好几名医生护士抬着医用床下来,很快将简水澜小心翼翼的抬了上去。

    期间秦筝不曾松开简水澜的手,薛长轩也跟着上了救护车。

    看到救护车很快开走,人群里有人出声,“那边还有人啊!”

    可是救护车已经绝尘而去,一直等到又过了些时候,又一辆救护车来了。

    顾琉笙知道姜紫瑜会马上安排人去接简水澜,他直接将车子飙到了燕南医院。

    医院里,他看到救护车停下,立即跑了过去,看到简水澜被医生推了下来,秦筝拉着她的手一路哭着,而身边还有薛长轩!

    他走了过去握住简水澜的手,“小澜,小澜你怎么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毫无生气地躺着,身上还沾染了血迹,脸上戴着氧气罩。

    一直到简水澜被送到急救室,姜紫瑜将他拦在了外头。

    “好好在外头等着,我会尽我努力救她!”

    这一台手术,姜紫瑜亲自出马。

    顾琉笙担心耽搁了抢救时间,只好停留在外头,看着急救室的门被缓缓关上,整个人仿佛失了魂一般。

    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让他在家里乖乖等她回来,可现在……

    他知道这个时候怪谁都无济于事,只能够在这里等她平安出来。

    以往失去谁,似乎对他影响都不大,可现在如果失去了简水澜……

    不,他不会失去她的!

    几乎是颤抖着手,顾琉笙很快拨通了宋微的号码。

    “马上去查清楚刚才在中山路那边发生的车祸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意外还是认为!”

    秦筝自责且担忧地坐在地上捂着脸痛哭,听到顾琉笙的话,她突然朝着顾琉笙望去。

    刚才那一起车祸,顾琉笙怀疑是人为?

    她就记得听到车轮滑过地板的尖锐声还有人群里的尖叫声,回头去看就见着那一辆失控的摩托车朝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是简水澜将她推开。

    等她去找简水澜的时候,她已经倒在了血泊里。

    唯一庆幸的是,刚才急救的时候,她看清楚了那一滩血并非是头部流下来的,而是摔倒的时候正好被地上的利器刮破了后颈部。

    一直跟过来的薛长轩也朝着顾琉笙望去,难道这是一场人为的事故?

    他在一旁的椅子入座,目光担忧地朝着急救室的门望去。

    此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沉寂,薛长轩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是云水溶的,立即挂断,顺道将手机关机。

    那边云水溶见对方竟然挂了她的电话,立即又拨打过去,当听到那机械的女音时,整张脸都阴沉了下来。

    薛长轩竟然关机了!

    距离那一天她被打的时候已经过了好几天,脸上的伤是好了。

    腿上被玻璃渣扎到的痕迹却有不少,现在成了一点一点的黑色伤疤,让她这几天都只能穿着长裙掩盖或是穿上牛仔裤。

    看到云水溶失神的模样,云夫人走了过来,握住了云水溶的手。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不高兴?是不是长轩又惹你生气了?”

    云水溶抬起雾气朦胧的双眼看她,一颗滚烫的泪珠落了下来,随即抱住了云夫人的腰间将自己的脸埋在她的怀里。

    “妈,长轩哥哥他好像不理我了,我给他电话,他不接,现在还关机了!妈,你说我该怎么办?”

    云夫人给周围正在清理的佣人投去一眼,那佣人立即恭敬地离去,云夫人这才抬手轻轻拍着云水溶的后背,以一个过来人的态度劝慰她。

    “有时候太粘一个男人了,反而会让他觉得烦闷,觉得这个女人可有可无,既然长轩不接你电话,你就让他清静几日,等过两天再联系,你要让他知道你云水溶的价值,让他无法离开你,知道吗?”

    “妈,可是长轩哥哥他……他的心里就只有简水澜那个女人,好像我怎么努力在他的心里就是无法超越她,妈,你说我该怎么办?”

    一说到这事情,她的眼里流露出一股恨意。

    “简水澜她算什么东西,敢和我的女儿比!既然在薛长轩那边受了委屈,你就先晾他几日,他就是习惯了你的存在,觉得不论如何只要他想要找你,都能够找得着。男人的胃口就得吊着,明白吗?”

    云水溶似乎明白了一样,轻轻地点头,“我知道了!”

    看到云水溶的乖巧,云夫人这才露出慈爱的笑容在她的身边坐下,“小溶,告诉妈妈你们每次行夫妻之礼的时候,长轩有没有做好安全措施?”——

    题外话——完结文《一妃难求,贵女不愿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