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这么个俊美矜贵的男人握着她的手干啥呢?
    虽然是与母亲谈起这事情,云水溶还是觉得有些羞涩,随即摇头,“一开始有,但后面长轩哥哥偶尔会忘记,之前的几次也没有做好安全措施……妈,你说我会不会怀上长轩哥哥的孩子?”只要怀上了,云家的局面如何她可就不去管,云家虽然公司不小,然而如今受到重创,若是得到薛家,她还要云家做什么?

    云夫人看着她满意一笑,“如果之前的怀不上,那就等长轩过几天心情好了,你多跟他亲热亲热,你们现在都年轻,怀上孩子是很容易的事情!只要你怀上了孩子,那就是薛长轩这一辈的第一个孩子,你现在又是长轩的未婚妻,将来在薛家的地位会越来越稳!”

    云水溶羞涩地笑了下,轻轻点头,“妈,我知道了!”

    云夫人想了想,又说,“还有,杜家那丫头也不知道是哪儿惹到了顾家,现在顾氏集团将所有与杜家的合作也都斩断了,杜家因为那家头面临危机,如今恨不得很她脱离关系,这个丫头往后你也少与她接触,知道吗?偿”

    云水溶点头,“我知道了,我与杜朝阳本就没多好,还不是她一直巴结着我!”

    **

    手术室外,三人依旧等候着,听到薛长轩的手机铃声,顾琉笙回头去看他。

    “薛长轩,你可以走了!”

    薛长轩抬眼看着眼前矜贵冷漠的男人,眉头轻蹙了下。

    “我也很担心水澜。”

    “她是我老婆,不需要你的担心!走!”

    低沉的嗓音从他的口中淡漠地吐出,令薛长轩微微一颤,目光朝着那一扇紧闭的门望去,薛长轩深深呼吸了口气,只得转身离去。

    就算不敢,就算不舍,可是他现在又有什么立场留在这里?

    她现在是顾琉笙的妻子,就算他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已经如此。

    他始终,还是迟了!

    薛长轩离开之后,顾琉笙看向坐在地上哭得双眼通红的秦筝。

    “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要!”

    秦筝立即摇头,“我要看着水澜平安无事才走,你不知道……如果不是她推开我,说不定我现在也跟她一样躺在里面……”

    顾琉笙便不再理会她,独自站在急救室的门外,他站得笔直挺拔,神色也淡漠,然而一双黝黑的眸子流露出几分担忧。

    一个多小时之后,急救室的门终于被打开,顾琉笙立即走了进去,秦筝见此也忘记了哭连忙从地上爬起跌跌撞撞地就要进去,却让护士给拦住。

    顾琉笙看到姜紫瑜将口罩摘下,匆忙问他,“小澜怎么样了?”

    姜紫瑜露出一笑,“幸好不是太严重,后颈被利器所伤,有些失血过多正在输血,经过仔细检查脑部也有受伤,应当是摔下的时候撞到了,属于中度脑震荡,醒来之后看看情况如何再定夺,记得别挪动她。估计得夜里才能够醒来了,必须在医院观察一段时日。”

    听到姜紫瑜这么说,一颗心才逐渐落下了一半,顾琉笙便朝着里面走去,姜紫瑜出来的时候看到哭得一脸通红的秦筝。

    之前简水澜受伤就是被这个小姑娘送来的,他倒是有点儿印象,秦筝看到姜紫瑜立即就扑了过去,哽咽地问他。

    “姜院长,水澜她没事了吧?”

    “好好休息,没多少问题,不过有些脑震荡,别去动她。”

    秦筝立即点头,给他鞠躬,“多谢你姜院长,谢谢你,谢谢你!”

    顾琉笙走了进去,看到简水澜安静地躺在里面,脸上的氧气罩已经摘了下来,身上盖着薄薄的白色毯子,一张脸不知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很是苍白。

    顾琉笙轻轻握上她正在输血的手,手背上微微有些红肿,温度也很低,他轻叹了口气,眼里都是对她的心疼。

    “小澜,往后去哪儿我都陪在你的身边,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伤了!”

    今天如果他再坚持些时候,或是陪在她们的身边,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

    顾琉笙让宋微将部分生活用品都搬来医院,打算这几天亲自在医院照顾简水澜。

    秦筝本想留下,但顾琉笙还是坚持让人将她送回去,秦筝见顾琉笙坚持也只好先回去。

    她虽然担心简水澜的情况,但顾琉笙与她是夫妻,有顾琉笙在她也能够安心一些。

    宋微将生活用品搬来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上了。

    而这个时候简水澜也被转到高级病房养着,宋微将东西都摆放好,才说起今天他查到的事情。

    “顾总,从视频上来看,确实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目前警方接到报警也涉入其中,肇事者如今也入了医院,尚未醒来,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伤势不轻,怕是没那么容易清醒。肇事者的身份还在查,到时候一定会查得清清楚楚!”

    顾琉笙点头,“我要尽快知道真相!”

    如果有人专门对付简水澜,不论是谁他都没想放过!

    宋微看到顾琉笙眼里的冷意立即应声,“我知道了!”

    “这几天公司里的事情就先交给你,有事情电话联系。”

    在简水澜出院之前,他也没心思再回公司。

    宋微离开之后,顾琉笙本想回到病房照顾简水澜,手机铃声响起,见是来电显示是顾老爷子,只得接起。

    “爷爷!”

    那边沉默了些时候,终于开口,“听说那小丫头受伤了,可有怎么样?”

    “失血过多,中度脑震荡,此时还处于昏迷当中,没别的事情我就挂了!”

    “那你好好照顾着吧!”这一次顾老爷子率先结束了通话。

    顾琉笙心情沉重地推开了房间,看到还在昏迷当中的简水澜,走了过去在她的身边坐下,握着了她没有输血的那一只手,紧紧地握着。

    **

    犹如处于混沌当中,四周混杂不清,声音剧烈,震得她脑袋里隐隐疼着,看不清楚状况,甚至连动都无法动弹。

    倒是耳边剧烈的声响一点点逐渐消失干净,剩余一声声急促又轻柔的声音,“小澜……小澜……”

    她下意识地想要喊妈,因为只有她的母亲会这么喊她,可是那声音分明带着几分低沉是男性独特的嗓音,她的母亲向来跟她说话都是温和轻软的。

    顾琉笙看到简水澜轻颤的睫毛,紧皱的眉头,还有微微颤抖的手,知道她这是要醒来的迹象。

    想到她刚要醒来,眼睛怕是无法适应这么亮的光线,顾琉笙起身将灯光关闭,只留下了一阵光线柔和的灯。

    折回床边,他握紧了她的手。

    “小澜,小澜你是不是醒来了?小澜,小澜!”

    那一双眼终于睁开,很缓慢也很虚弱的样子,可真真实实已经醒来。

    顾琉笙在心里松了口气,绷了一整天的脸终于露出丝丝浅浅的笑意。

    “小澜,你可算是醒来了!”

    姜紫瑜说她大概夜里能够醒来,他一直不敢睡,生怕错过她醒来的时候,一直等到了现在凌晨三点多钟,才等到她醒来。

    头疼,身子疼,浑身上下似乎都疼得不行,脑袋里面更是混乱一片。

    甚至眼前有些花,不过简水澜还是看清楚了眼前这个长着一张俊美脸庞的男人。

    握草,这么个俊美矜贵的男人握着她的手干啥呢?

    还一口一个小澜地喊着,以为是她妈啊!

    不过怎么看着好像有那么点儿眼熟?又挺陌生的!

    “小澜,哪儿不舒服你告诉我,我马上让紫瑜过来看看。”

    却不料简水澜盯着他看了许久终于吐出她醒来的第一句话:“你是谁……”

    在听到简水澜的问题时,顾琉笙的脸色一变,唇角处的笑容也僵住,这是失去记忆?

    他低头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小澜,你不记得我了吗?”

    简水澜看了他半天只觉得整颗脑袋隐隐疼着,特别是后脑的地方,除此之外怎么脖子后面也疼得厉害?——

    题外话——大半夜的鼠标突然失控,恐吓它再不行明天就将它换掉,最终恐吓无效……幸好在书柜里找到了个之前坏掉的鼠标,没想到今晚上试了下,又可以用啦!!!虽然用得好勉强,等明天就去换新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