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我老婆醒来了,可是她……好像不认识我了
    而且看东西都觉得有点儿老眼昏花。

    顾琉笙知道她是撞到了脑袋,中度脑震荡,可还不至于会失去记忆吧!

    就算是失去记忆也应当是短暂的,但见着简水澜陌生的目光,还是有些害怕偿。

    他立即拨打了姜紫瑜的号码,“我老婆醒来了,可是她……好像不认识我了,你马上过来!撄”

    我老婆醒来了……

    简水澜瞪他,什么时候她成为他老婆了?

    还有他刚才做什么亲吻她的手背?

    不对,这个人是她老公啊!

    而且还是刚领证不就的老公。

    完了,她这是发生什么事情,怎么连他也给忘记了?

    “顾琉笙……”

    神色瞬息万变之后,她突然又出声。

    “你记得我了?”顾琉笙觉得自己一颗心今晚忽上忽下的。

    “我怎么了?浑身都好疼……”

    脑子一片混乱疼痛,容不得她去多想。

    看到她皱眉的样子,似乎极为不适,顾琉笙握紧了她的手。

    “你出了车祸,有些脑震荡,后颈也受了伤,不能乱动知道吗?紫瑜马上过来,你好好躺着。”

    车祸……

    耳边似乎还残留了那尖锐的声音,突然想起一个人,“秦筝没事吧?”

    “你倒是还记得她,秦筝很好,我让她先回去了,等天亮了就告诉她你已经醒来的消息。”

    想到秦筝的话,顾琉笙看着她又说,“以后别这么傻了躺在这里的谁都可以,就不能是你,知道吗?”

    知道她现在脑子里应当乱成一片,顾琉笙也就没有多说。

    醒来就好,没有失去记忆就好。

    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一天是吓成这样的。

    今日他才发现这个女人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看到她苍白无声息地躺着,他的心是疼的。

    听到秦筝没事,简水澜才松了口气,疲惫地将眼睛闭上,没一会儿又睁开眼睛,虚弱地出声,“你现在给秦筝打个电话说我已经醒来,没什么问题了……让她别担心!”

    她发生车祸,这个时候秦筝一定还没睡,在等她的消息。

    “好!”

    这个时候顾琉笙对她来说几乎是有求必应,他很快拨打了秦筝的电话,几乎刚拨通,那边立即就接了起来,传来秦筝带着沙哑的声音,“顾总,水澜怎么样了?”

    “已经醒来了,没什么问题她让你别担心。”

    一句话,让秦筝提心吊胆了这么久就突然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好。让她好好休息,我天亮了就去看她。”

    姜紫瑜很快过来,看到坐在床边一直守着的顾琉笙,走了过去给简水澜细致地检查了一遍,又问了几个问题,发现并无大碍才看向顾琉笙。

    “她现在脑部受创,记忆比较混乱,偶尔会想不起来也是正常,不过持续几日差不多就能够全部恢复,不过这几日会持续头疼,病人需要好好地安静休息,尽量别吵到她,也别让她想太多问题。”

    顾琉笙一一记下,姜紫瑜又吩咐了简水澜几句,便听得她问,“姜院长,我想上卫生间……”

    她觉得好像从醒来的时候就开始憋着,现在快别不住了!

    姜紫瑜看到她一脸为难的样子忍不住一笑,“让琉笙带你去呗,记住别磕碰着,后颈部受伤了也要小心些别让伤口裂开。”

    姜紫瑜离开之后,顾琉笙看到简水澜这一副样子,本想抱着她起来又担心碰到她后面的伤势,只得小心翼翼地将她扶起,扶着她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门外,顾琉笙被阻拦在外头,“你在这里就好,我好了就会喊你。”

    顾琉笙虽也想进去,可毕竟女孩子脸皮薄,也就只好作罢。

    “不用关门,我在外头等着。”

    看到他绅士地转过身,简水澜松了口气朝着里面走去。

    解决完这一大急之后,简水澜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她将手臂交给顾琉笙发现右手的手背上有些淤青,想必是输液留下的痕迹。

    重新躺回床上,简水澜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顾琉笙看到她睡下,呼吸平和,便握着她的手在床边趴下打算小憩一会儿。

    早上六点,秦筝就到了医院,但由于太早了,担心吵到他们,便在高级病房外等候。

    一直等到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带着食盒,抬手敲响了这一间的病房,秦筝立即上前打招呼。

    “你是……宋微宋先生?”

    她虽然不曾见过宋微,然而从简水澜的手机里看过宋微的照片,一见面就立即认了出来。

    宋微回头一看,看到一个娇小柔弱,双眼泛红发肿的女孩,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他曾经调查过的女人秦筝。

    然而他还是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我是宋微,你是……”

    “我是秦筝,水澜最好的朋友,我可以跟你一块儿进去吗?”

    宋微摇头,“昨天姜院长已经发话了,目前少夫人虽然醒来,但因为脑部也有受伤需要静养,你还是三天之后再过来吧!”

    秦筝虽然想看看简水澜怎么样,但听到宋微的话也知道不适合进去,她点点头。

    “那我知道了,谢谢你,我三天之后再过来看她,这一阵子就劳烦你们了!”

    宋微点头一笑,与她道别之后这才推开了病房的门。

    秦筝看着宋微进去,虽然特别想跟进去瞧瞧,然而怕影响到简水澜的休息,只得作罢。

    宋微站在房门口朝着里面望去,见顾琉笙正守着沉睡的简水澜,便放轻了声音。

    “顾总,早饭要送进来还是放客厅里?”

    顾琉笙抬头瞥了一眼他手里的食盒,“送进来吧!”

    宋微将食盒送到病床旁的桌上,“外头秦小姐过来想看看少夫人,被我以少夫人需要静养的理由阻拦了!”

    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简水澜,顾琉笙点头。

    “这几天不让任何人探病,没别的事情你就回公司吧!”

    宋微翻了个白眼提醒他,“顾总,今天周日。中午我再给你送午饭过来!”

    也不看看什么日子一开口就要让他回公司,宋微觉得办公室都快成为自己的窝了。

    顾琉笙瞥了他一眼,最终点头。

    宋微带来了两份早餐,都以粥为主,还有一些糕点与小菜,见简水澜尚未清醒,他便先草草吃了点儿早餐,刚放下就看到简水澜清醒过来,正用惺忪的睡眼将他望着。

    顾琉笙走了过去,抬手轻轻覆上她的额头,见温度没有异常,这才微微咧开一笑,问他,“还记得我吗?”

    简水澜只觉得整颗脑袋疼得难受,后颈子似乎比之前还要疼了,她有气无力地躺在那里,又缓缓将眼睛闭上。

    顾琉笙心里一急,“是不是哪儿又难受了?我让姜院长来一趟。”

    “没事……就是头疼……”她虚弱地出声。

    头疼是必然的,但除非无法忍受的话紫瑜才会同意开止痛药,他心疼地握着她的手。

    “先坐起来吃点儿早饭,一会儿吃点儿药,吃过了还不舒服就让将紫瑜过来给你看看。”

    他摇动病床,让简水澜半卧着,这才倒了一碗熬得香糯的白粥打算喂她。

    简水澜抬起有些擦伤的手臂,“要不……我自己来吧!”

    顾琉笙没有说话,只是舀了一口白粥放在她的唇边,简水澜只好吃下。

    白粥搭配清淡的菜,简水澜倒也胃口不错吃了好些,顾琉笙很有耐心地喂着,偶尔给她擦擦嘴角,简水澜从没遇上这么温柔且有耐心地顾琉笙,当下也有些感动。

    一顿早饭吃过之后,顾琉笙又喂她吃了药,让她重新躺好。

    许是药物作用,没一会儿便看到她疲惫地睡去。

    睡着也好,省得醒来觉得头疼难忍,顾琉笙依旧坐在床边,握紧了她的手看着她安静的睡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