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我的老婆为什么要别人来照顾?
    周一的时候,容承祯接到简水澜出车祸的事情,自己亲自跑到人事帮简水澜请了假,又给她的主管上司杨络打了电话告知简水澜请假一事。

    如果说在之前容承祯帮一个小员工请假,杨络还会觉得奇怪。

    然而现在他知道简水澜是顾家少夫人的身份,倒也不觉得奇怪,还询问了几句简水澜目前的情况以及住院地址撄。

    结束与容承祯的电话之后,杨络想到与简水澜向来交情很要的秦筝,边给她拨打了办公室电话,那边倒是很快接起,就是声音有些沙哑。

    “你好,我是秦秘书。偿”

    “我是杨络,听说小简出了点儿事故,你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一说到这事情,秦筝就哭了起来,电话那头的杨络反倒有点儿不知所措。

    “那个……怎么哭了?小简伤得很严重吗?”

    秦筝哭了些时候,期间擦了好几次鼻涕,才沙哑哽咽着出声。

    “从她进入手术室到现在我也还没有看到她,不知道情况如何,顾、顾总说三天之后才能去看她,现在水澜需要静养!”

    杨络沉默了些时候,见秦筝一直都在哭,到最后还哭得打嗝,只得安慰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之后脸色有些暗沉,眼里也有些担忧。

    应该伤得不轻才是。

    **

    整整三天,顾琉笙寸步不离地照顾着,任何事情从不假手他人。

    简水澜被他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心里是有些感动的。

    三天之后,脑袋疼痛的次数倒是有在减少,身上的擦伤也好得七七八八,就是后颈子还贴着厚厚的纱布。

    听说伤口不浅,当时流了不少的血,鲜血蔓延到了脑部的地方,所以他们一个个都以为她脑部受伤不敢移动。

    一直到上了救护车才发现是脖子被利器扎伤,护士才连忙止血,到了医院姜紫瑜还给她输了不少的血。

    对于当时的车祸简水澜倒是没有什么怀疑之处,还问了肇事者现今如何。

    顾琉笙一一告诉她,但隐瞒了正在调查这一起车祸事故到底是意外还是认为。

    这个时候他只想让简水澜好好休息,别去动脑子。

    正当简水澜疑惑怎么躺了三天还没有一个人过来看她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敲响了。

    顾琉笙听到敲门声便起身朝着外头走去,打开门看见是捧着一大束香槟玫瑰的秦筝,只得朝她点头。

    “正好小澜醒来了,不过别说太久的话,她身子虚弱。”

    秦筝立即点头,“我知道了,我看看她,一会儿就走。”

    于是在三天之后,秦筝终于被放进了病房,一颗心都激动着。

    她进了病房,发现高级得就像总统套房一样,有钱人家住院就跟住酒店没差别。

    她随着顾琉笙朝着左边的房间走去,看到半卧着正在吃水果的女人,几日不见,脸色还很苍白,不过看过来的眼神让秦筝差点儿感动到哭。

    她最怕那一天简水澜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声不响的,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简水澜看到秦筝双眼泛红还肿得厉害,知道她这几日定然也不好过,立即露出一笑。

    “怎么跟受了千年委屈一样?快过来给本宫看看你的核桃眼!”

    见简水澜还能开玩笑,秦筝这才破涕为笑,“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她吸着鼻子将手里大束的香槟玫瑰往桌上一放,简水澜是知道这香槟玫瑰的价格,而且还包装得这般精美,这么一大束下来也要花不少的钱,立即嫌弃她。

    “又不是不熟悉的人,破费买这么多做什么?还不如等我伤好了之后多请我吃几顿饭!”

    秦筝立即点头答应,“等你好了之后,你想吃几顿我都请你。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秦筝说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顾琉笙见两个女人一放到一起气氛都愉悦了许多,便没有进去打扰,倒是给秦筝倒了杯水,就回到了客厅。

    看到那一杯温水,秦筝有些受宠若惊,顾大男神给她倒水喝!

    简水澜见着秦筝震惊的表情忍不住一笑,偷偷朝着门口的方向瞥了一眼。

    见顾琉笙不在那边,于是压低了声音,“这几天我都怀疑他脑子被撞坏了,整整三天地伺候着,不假人手!”

    “呸呸呸!别说撞这个字,我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幸好你没什么事情。当天可是吓到我了,你脑袋下面有一大滩血,我和薛长轩还以为你伤着头脑都不敢动你,后来上了救护车才发现闹出大乌龙,你都不晓得我当时多想将自己给拍死!”

    要是当时她及时给她止血,说不定可以少流一些血呢,可他们就这么傻傻地放任简水澜躺在冰冷的地上流血。

    简水澜却抓住了她这话的次要点,“薛长轩怎么也在那里?”

    秦筝摇头,“我也不知道,当时我还挺无助的,没想到他就出现了,一起将你送来医院。”

    秦筝想到那一天薛长轩的担心并非装的,看来他也很担心简水澜。

    “哦。”

    她轻轻应了声,对此也没多少兴趣,抓了一块苹果吃下,顺道将盘子里还剩余的大半推到秦筝的旁边。

    “你也吃,这苹果挺甜的!”

    秦筝立即摇头,“别!我怕我这肠胃受不了这么尊贵的东西,顾大男神亲手削的!”

    听她这么说,简水澜忍不住就笑,笑得后颈子有些疼,赶紧闭了嘴,秦筝见自己也来了十几分钟了,不好再继续打扰。

    “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本来杨总监也想来看你的,但听说你现在需要静养所以就没有一起过来了,估计等你好些才会过来看你呢!”

    对于杨络,简水澜还是很感激的,“也可以不用过来,再过几天要是身体没什么大毛病,我就要出院了,成日里躺在这里我也觉得累。”

    要不是脑袋动不动就疼,加上颈子的地方当初大出血伤口又深,她老早想要出去走走了。

    不过也暗暗庆幸自己只是中度脑震荡,当初她脑袋撞到墙壁的时候,那一声响让她自己都懵了。

    还以为这一次得脑浆迸裂的下场,但当时摩托车撞过来的时候她虽然来不及躲避,可还是下意识地朝着另一旁倒去,没有被正面撞上,而是手臂被擦伤了。

    只是倒下的时候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正好撞上墙壁上面,摔下来的时候还被利器给扎伤。

    秦筝点头,“那我们明天见,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就给我电话。”

    秦筝离开之前,将顾琉笙端给她的那一杯水全数灌下,一滴不剩。

    顾琉笙送走秦筝之后,回到了房间,取了一条拧干的毛巾给简水澜擦手。

    简水澜就这么安静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被他擦干净,顾琉笙看到她的目光,微微莞尔。

    “怎么了?”

    “你都照顾我三天了,要不先回去休息吧,我这边请个看护就可以了。而且公司里也需要你。”

    这三天,无微不至地照顾,前两天她醒来的时候还都能够看到顾琉笙趴在床边睡,她一醒来,他也便清醒过来。

    “我的老婆为什么要别人来照顾?”顾琉笙反问,将毛巾放到一旁的桌上。

    “我这不是担心你……”

    她抬手轻轻的抚上他眼睛下方,整整三天都没有休息好,虽然没有眼袋,但是布上了淡淡的黑眼圈。

    要知道这个男人以往可都是十一点之前就睡下的,可是自从他们结婚以来,他好几个晚上都陪着她熬夜了。

    她的手很快被他捉住,随即放在唇边落下一吻。

    “我没事,想我好好休息,那就赶紧让自己好起来,我们一起回家!”

    简水澜立即就笑了起来,姜紫瑜说她若是没什么大问题,一个星期之后就能够出院。

    如今已经过去三天,除了脑袋偶尔还会疼之外,倒是没有别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