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你不是我老婆,那么这个女人是谁?
    但区区一个薛长轩还是让简水澜唾弃的男人,还不至于放在眼里。

    从视频来看,一切都像是意外,如果这是一起人为的事故,对方手段不低。

    他迅速将与简水澜素日不和的人全都过滤了一遍,将手机收起,最后看向宋微。

    “可有查出肇事者的身份?偿”

    “肇事者是燕城人,目前就读于燕大。”

    燕大……

    沈蓉蓉……

    随即顾琉笙立即就否认了沈蓉蓉有这样的手段,看来这一次却是并非意外,而是有人打算借刀杀人,让沈蓉蓉背了这个黑锅!

    “你去查查云家,还有……我母亲!”

    吐出后面三个字的时候,顾琉笙的面相泛冷。

    最好别是如他所想的这般!

    能够运用借刀杀人,还可以处理得这般干净的人,目前看来简水澜的敌人只有云家的云盛与云夫人,还有他的母亲。

    至于云水溶这个女人颇有心机,但应该还没有这样的手段,除非与云夫人他们狼狈为奸。

    之前他母亲几次对付简水澜不过是小打小闹,真正让她动起手来,远远不止这些。

    他倒是有些排除了之前想要对付简水澜的那个神秘人,从几次绑架来看,对方似乎并没有打算要害她性命,而是想从她的手里取得他们想要的东西、

    在东西没有得到之前,他们不会动简水澜的性命!

    听到顾琉笙怀疑顾夫人,宋微微微一愣,随即想到之前的事情,其实也并无可能。

    豪门的人手段比起普通人只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宋微本想离去,但突然想起一事。

    “顾总,之前让我给应寒安排工作的事情,一直到现在应寒似乎没有打算接戏,真人秀什么的也不参加,给于的片酬都很丰厚,他却看都不看一眼,只偶尔会接个广告,这些时日应寒一直都待在燕城,不过有一部新戏,应寒应该会接,但拍摄地点有不少会在燕城。”

    应寒……

    一想到简水澜与他吃饭看电影喝咖啡的场面,他的脸色就有些不好。

    但按理来说,应寒也就是这两年突然红起来的明星,因为容貌上暂压别的明星一筹,加上拍了几部电视剧与电影,圈粉无数。

    不过为了让应寒离开燕城,宋微让人给应寒的片酬极高,也可以说是抬高了应寒的身价,应寒作为一个明星,绝对不会拒绝这样的诱惑。

    他看过宋微搜集给他的资料,家庭背景这一块却是空白,网络上给他捏造了不少的背景,然而没有一个是真实的。

    “既然如此,去查查应寒的背景就是!”

    宋微点头,“好!”

    他感觉又给自己揽活了!

    **

    在医院连连住了七天,七天之后,因为简水澜偶尔还会头疼的毛病,索性又让她住了三天。

    整整十天之后,姜紫瑜又让人给她细致地检查了遍,发现确实没有别的大碍,便让简水澜出院回家休养。

    但由于脖子后面伤势不轻,还是嘱咐了不少的话,又开了药让她带回去。

    简水澜再一次感叹看病果然是要有熟人好,不过这几日她还真体会到了燕南医院医生、护士的态度好,果然是燕城最有名气的医院,服务让人极为舒心。

    整整十天,顾琉笙时刻都陪在她的身边,也就是说他已经十天没有去过公司了,大小事务全都扔给宋微处理,偶尔有急事也都是用手机联系。

    回到别墅之后,简水澜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成叔知道简水澜回来,立即炖了补血养气的补品亲自端来。

    “少夫人这些时日辛苦了!少爷吩咐我给少夫人送来补血养颜的山药乌鸡汤!”

    简水澜也不客气,“有劳成叔了!”

    她接过成熟递来的碗,瞥了一眼正在一旁整理东西的顾琉笙,疑惑地问他,“你这是做什么呢?”

    成叔见简水澜已经端过炖品,这才离去。

    顾琉笙将几套简水澜常穿的衣服打包好,回头看她。

    “我们明天搬回西江月圆!”

    “真的?”

    一听到可以回到那一处地方,简水澜整个人都鲜活了起来,在这里虽然有人伺候着,然而西江月圆那一处才是她真正的窝啊!

    “嗯。明天回去看看,你看看可有什么还需要修改的再说,不过都是按照我那屋子的风格装潢,要改的也就是剩余一些细节问题。”

    “不用改了!来来回回地折腾,你钱多没地方花?”

    顾琉笙那一处的屋子装潢还是下了不少的功夫,她那边的屋子本就是精装修,但谁让顾琉笙要砸了她的墙壁!

    一想到这事情,她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不过搬回去,可就不用跟顾夫人同在一个屋檐下了!

    想到这里,心里还是美美的!

    顾琉笙忽略掉她那一瞪眼,“嗯,所以你帮我花!”

    他的钱,确实不少。

    那张给她的黑卡,到现在一笔都没有刷,而她自己的那张卡也是未曾动过。

    一想到这里,顾琉笙就有些不是滋味。

    这是因为在她的心里,还是没有将他放在丈夫的位置上?

    简水澜喝着炖汤,在沙发上坐下,看着顾琉笙忙碌,见他将两人常穿的一些衣服取出来折叠整齐再放到箱子里,突然就觉得她嫁的这个男人怎么如此贤惠!

    顾琉笙贤惠……

    这画风好像哪儿不对!

    感受到简水澜的目光,顾琉笙回头一看,问她,“为什么我给你的卡你从来不刷?”

    “我又没什么需要买的,做什么要刷你的卡?”而且她自己也有工资领,好不容易上了几天班,又请假十来天。

    不过现在颈子后的伤势还尚未拆线,估计顾琉笙也不会让她去上班。

    “等到伤好之后,就去给我买衣服,往后我的穿戴全由你打理,包括一些订制的,我会让宋微跟你联系,以后就全部交给你了。”

    这是打算全部都让她来?

    她哪儿懂得那么多!

    “不是一直都由着宋微给你准备的吗?”

    “宋微是我老婆吗?”顾琉笙反问。

    “只要你想,没什么是不行的!”

    当然了,这句话简水澜没有说出来,否则今天顾琉笙肯定不会饶了她,虽然她现在还是伤患。

    撇了下嘴,她捂住了额头,蹙起了秀气的眉头,“头疼……”

    顾琉笙立即扔下手里的衣服朝她大步走来,“怎么又头疼了?这两天不是不疼了吗?”

    “别让我干活我就不伤脑筋……不伤脑筋就不会疼……”

    看到她脸色无异,顾琉笙知道这个女人是骗他的!

    他索性低头封住了她的嘴,双手捧在她的脸上加深了这个吻。

    在简水澜就要喘息不过来的时候,顾琉笙才松开了她,看着怀里面色潮红的女人。

    “往后骗一次,就吻一次!”

    简水澜睁着迷离的双眸看他,直勾勾地,突然就问,“我受伤的时候你守了我整整十天,照顾我的活儿从不假他人之手,顾琉笙,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顾琉笙笑看着怀里双眼迷离的小女人,抬手轻轻覆在她嫣红的小嘴上,轻声一叹,“因为你是我老婆啊!”

    “那如果我不是你的老婆呢?”

    顾琉笙直接从上衣的口袋里将结婚证掏出来翻开之后,指着结婚证上的证件合照。

    “你不是我老婆,那么这个女人是谁?”

    简水澜对于他从口袋里掏出结婚证还是有些惊悚的,“你就这么将结婚证时刻带在身上?”

    这个男人疯了?

    结婚证不都是藏在抽屉里的吗?

    她的结婚证从拿回来就一直放在抽屉里,而且还是放在西江月圆那边的抽屉里。

    顾琉笙看着手里的结婚证,“难得结婚了,偶尔得拿出来虐虐那几条单身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