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我回去跟她解除订婚,你去和顾少离婚好不好?
    顾夫人笑了起来,给顾老爷子泡了一杯茶水递到他的面前。

    “爸,阿笙领证难道你承认?我可是不承认我有那么糟糕的一个媳妇,不管她是什么原因被赶出云家,但被赶出云家这一件事情是事实,如果不是她自己也有原因,云家能够好端端地赶她走,还断绝关系吗?”

    她换了一个舒服的坐姿,看向顾老爷子,“爸,不管是楚楚还是蓉蓉,我都觉得比简小姐适合阿笙。既然阿笙不喜欢楚楚,那没有关系,我就给他找了蓉蓉,他不是喜欢年轻的吗?”

    “蓉蓉就很年轻,而且漂亮,家世还好,她的爷爷与爸又是故交,沈家的条件,爸也是知道的!偿”

    顾老爷子也认为华楚楚好,从小看着她长大,也将她对自己孙子的感情看在眼里,奈何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但顾老爷子也知道没有感情的基础将两个人硬是凑在一块儿,也是对婚姻的不负责。

    特别是他的孙子,一旦有了自己的主意,便不轻易更改。

    他轻叹了声,“楚楚与蓉蓉家世确实不错,然而不一定就适合阿笙!”

    “那怎么样也会比简小姐适合吧,看看简小姐对我对爸的态度,一点儿家教的样子也没有,我承认我对她也有不好的时候,然而我这么做也只是想为自己的儿子多考虑几分,我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了,可他还不听我的话……”

    说到这里,顾夫人更是觉得都是简水澜的错,一定是那个女人给他儿子吹了枕边风!

    顾老爷子也知道这些年来自己的大媳妇不容易,他轻叹了声,“这事情我们就不插手了,先看看他们吧,若是不行到时候再说!”

    阿笙都那么大的年纪了,要是那丫头不给他生孩子,他什么时候才能够抱到曾孙子?

    “爸——”

    看到顾老爷子竟然打算倒简水澜那边,顾夫人立即就有了意见手机站m..-手机小说在线免费。

    一开始不是比她还不待见那个女人吗?

    顾老爷子轻咳了声,“听说最近的老宅被她们两人闹得乌烟瘴气的?”

    说到这事情,顾夫人温婉一笑。

    “哪儿来的乌烟瘴气?楚楚温柔贤淑,蓉蓉年轻朝气,两个人虽然不大对盘,毕竟心里所属都是阿笙,放在一块儿这老宅都热闹了许多,你看看阿笙这几年都不回来住,这么大的宅子就我跟爸住着还有几个佣人,不觉得沉寂了许多吗?”

    顾老爷子觉得差不多将话给说到点上了,他站起了身拿起拐杖,轻敲了下地面。

    “既然都知道她们喜欢阿笙,那就更不能够放在一起,万一打架了,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不好向华家与沈家交代!你就寻个理由让她们搬出去吧!”

    说完,顾老爷子就朝着外头走去,不给顾夫人反驳的机会。

    顾夫人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话,然而顾老爷子只留给她一个高大健朗的背影。

    **

    又养了一个星期,终于拆了线,又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

    在姜紫瑜再三保证没问题的情况下,顾琉笙才同意让简水澜去上班。

    得到顾琉笙的首肯,简水澜感觉自己又重新活过来了。

    这几天都待在屋子里,她都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

    虽然顾琉笙不上班的时候经常陪她到外头走走,然而他上班的时候,家里就剩余她一个人,她虽然有些宅,然而一个人还是觉得无聊。

    大清早的不需要顾琉笙喊她,她就早早地醒来。

    刷牙洗脸之后,顾琉笙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依旧是以补血为主的粥,还有送来的外卖,包子馒头之类的。

    简水澜饱餐了一顿,精神饱满盯着他看,“早上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开车过去!”

    她都好几天不开车了,两部车都放在车库里,想想都觉得浪费。

    顾琉笙拉住她的手,“我送你!”

    车子开到了致远公司的门口,顾琉笙下车给她开了车门,又解开了安全带,等到她下了车子之后,拉住了她的手。

    “中午我来接你。感觉到危险的话就喊朗月,她会立即出现。”

    许是因为今天恢复上班,简水澜心情很好,立即点头。

    “我知道了!”

    看到顾琉笙开车离去,简水澜便朝着里面走去。

    此时后面的一辆红色车子走下来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目光看着那一道就要进去的纤瘦身影。

    从刚才顾琉笙送她过来的时候,薛长轩就已经看到了,特别是见着他们二人这般亲密的举动,妒火几乎要将他给焚烧了。

    “水澜!”

    在简水澜踏入公司的时候,薛长轩终于出声。

    简水澜回头一看,见是薛长轩立即不爽地半眯起了双眼,远远地看他手机站m..-手机小说在线免费。

    “什么事情?”

    今天的好心情在遇上薛长轩的时候全部消失,不过……

    看到薛长轩朝她走来,简水澜冲着薛长轩露出一笑。

    “你似乎称呼错了,我跟你表哥已经结婚,薛长轩,这个时候你似乎得喊我一声表嫂!”

    她俏皮地加重了后面那两个字。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薛长轩的脸色明显苍白了下。

    “水澜,之前看到你一脸苍白地倒在血泊里,我今天过来就是想看看你伤势好得怎么样了?那一天看到你那样你不知道我有多么心疼你!”

    见着今天的她气色不错,精神饱满,这么长时间过去应当都好得差不多了吧!

    简水澜耸肩一笑,“你还是去心疼你的未婚妻吧!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过来上班?”

    她今天来公司可是也就跟杨络说了一声,还有秦筝也知晓此事,但她相信秦筝并非多嘴之人,而杨络更是不认得薛长轩。

    “我已经来这里守了一个星期了,就为了看你是不是好好地!水澜,中午有空吗,我们一起吃顿饭好不好?我们两个好久没有好好一起吃个饭了,这些时日我想了好多,都是我们年少时候的记忆,那时候我们……”

    “打住!”

    简水澜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我今天是来上班不是来听你回忆过往的,而且我跟你似乎也没有什么可回忆的过往吧!你还是好好的跟你的未婚妻去回忆吧!”

    说起云水溶的时候,简水澜突然就想起了云水溶那一日在顾琉笙面前的德行,于是坏心眼一起,简水澜笑了起来。

    “对了,将你的未婚妻看牢着,不能因为看到比你还优秀的男人就不要脸地凑上去,在我老公面前搔首弄姿的那样子……啧啧,谁晓得在外头给你戴了多少顶的绿帽子呢!”

    云水溶……

    薛长轩心里一急,“她又找你麻烦了是吗?水澜,我之前跟她在一起并非全部是因为感情,我回去跟她解除订婚,你去和顾少离婚好不好?我们去结婚,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绝对不会再与云水溶有任何的联系好不好?”

    他抬手就要搭在她的肩膀,简水澜立即警觉地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了距离,随即冷笑起来。

    “薛长轩,我为什么要跟琉笙离婚?这么好的男人我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觉得你能够跟他相提并论吗?像你这样的男人我以前没有看上你现在更不会看上你,往后也绝对不会!”

    “别再跟我牵扯不清了,我可不想让云水溶哭着我抢夺他的男人,往后别来找我了!你这样纠缠不休,只会让我更觉得你渣!”

    她转头就走,薛长轩却是上前要扣住她的肩膀,却没想到突然被一个过肩摔给摔在了地上,疼得薛长轩脸色都煞白了。

    听到身后的动静,简水澜回头去看,不知什么时候一身黑衣的朗月出现,正冷冷地看着躺在地上的薛长轩。

    “我警告你,别随便触碰少夫人,她不是你能够肖想的女人!”

    薛长轩坐起身来,扶着被摔疼的肩膀站了起来,目光望向朗月,随即又看向简水澜。

    “她是……”

    “她是我的保镖,琉笙安排在我身边的保护我安全的人,目的就是为了防止类似你这样纠缠不休的家伙,不想被揍的话就赶紧走开,往后见面记得乖乖喊我一声表嫂手机站m..-手机小说在线免费!”

    简水澜高傲一笑,转身朝着公司走去。

    朗月就站在公司门口看着简水澜安然地进去,看到保安亭的保安正朝他们这边望来,立即警告地一瞥。

    里面的保安立即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毕竟眼前这个看起来娇小的女人那身手,他刚见识过。

    薛长轩不死心地就要追上去,朗月立即将手臂横在他的面前,沉默地盯着他看。

    刚被这个女人一记过肩摔,薛长轩对她还是有些忌惮的,然而看到越走越远的简水澜又觉得心有不甘。

    在她的眼里他就什么都比不上顾琉笙吗?

    为什么从头到尾对他只有这样的态度,而他又该死的那么地喜欢。

    这么多年来,从未放下!

    **

    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先打了卡,然后朝着杨络的办公室走去,发现杨络尚未来公司,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没想到目前只有她一个人的办公室,竟然敞着门。

    简水澜走了进去,见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正在打扫。

    看起来与她的年纪差不多,长得甜美可人,绑着高高的马尾,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让人觉得很有朝气的样子。

    她轻敲了下办公室的门,那女孩子听到声音立即朝她这边望来,目光盯在她的脸上,随即露出一笑。

    “你是……简、简水澜吗?”

    竟然还认得她!

    简水澜点头,“是啊!你是……”

    女孩子立即将手里的扫把往旁边一放,“我是白莲,前几天新进的员工,也是负责版面设计,杨总监说让我接替上一个版面设计的活,以后很多的事情都要与你探讨配合,请多多指教!”

    她擦了擦手朝着简水澜伸去。

    白莲……

    她想说咋不直接取名为白莲花呢!

    不过看到眼前的女孩子性子活泼开朗说话都死带着笑意,特别是她唇边的酒窝深得都可以盛酒,她伸出了手握上。

    “以后相互配合,我来这边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跟我说。”

    白莲也没想到她这样和气,立即点头一笑。

    二人配合着将屋子里打扫了一番,简水澜心想总算是来了一个让人舒心的同事。

    之前那佟莉哪儿会想要一起打扫,平日里自己的桌子擦洗干净别的事情就不管了,那大半年的地板都是她打扫的——

    题外话——谢谢薰衣草j送给本文1朵鲜花与3张月票,小侄儿送给本文1张月票,春天的芭蕾chl送给本文3张月票,天天地送给本文1张月票,我的小笨狗06送给本文2张月票。新的一个月开始啦,有月票的亲,记得投票!~今天还是更新0字,一会儿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