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顾琉笙,你可以罚我睡一个星期的沙发啊
    是了!难怪她觉得今晚上帮她解围的男人的眼睛有几分熟悉,原来与顾晋晗有几分相似。

    铃声突然响起,简水澜一看来电显示,是顾琉笙,她很快接起。

    “快结束了吗?已经过十点半了!”那边顾琉笙似乎有些不耐烦起来。

    “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大概再有二十分钟就到!偿”

    “怎么不给我电话,我去接你。”

    “这不是顺路吗?你要是累了就先睡吧!”

    “我等你!”这句话说完之后,顾琉笙沉默了些时候又问,“谁送你回来?”

    “我们部门的杨总监,之前在燕南医院的时候,你有见过的!”

    顾琉笙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看起来年轻的总监,长得几分秀气干净。

    “我等你回来!”

    说完这句话,顾琉笙就直接掐断了通话。

    前方有个交叉的路口,杨络问她,“往哪边走?”

    简水澜抬手指向前面的路,“往右边一直开,这一条路通往西江月圆近些。”

    西江月圆……

    那可是高级住宅区,听闻在那边居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还有不少身价高的明星模特也居住在那里。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驶进了西江月圆,在靠着湖边的大楼前停下。

    “有些晚了,我就不请你上去坐了,今晚上谢谢你了,杨总监!”

    杨络点头,“脸还有点儿红,回去用冰块敷下。”

    简水澜点头,“我知道了!你回去开慢点儿,到了给我微信发个消息,再见!”

    她解开安全带下了车,朝着他挥了挥手。

    杨络也一挥手,调转了个方向,车子缓慢地开了出去。

    简水澜朝着里面走去,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西装革履地男人站在楼前,目光正朝着她望来,所以说,顾琉笙这是在等她回家?

    心底一暖,简水澜立即小跑了过去,一下子将他抱住,仰着小脸问他,“你在等我?”

    酒气还有烟味,让顾琉笙蹙眉,他抬手将简水澜推开手机站m..-手机小说在线免费。

    “臭死了,怎么弄成这样?是谁给我说没有喝酒的?简水澜,你忘记你前不久才受了伤,脑震荡,失血过多,身上的伤口才拆线没几天吗?忘记姜院长怎么交代的吗?”

    简水澜低头默默的盯着自己的鞋尖,等到顾琉笙质问完,才出声,“我这伤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就喝了那么几口的啤酒。”

    顾琉笙已经转身打开了门,简水澜见此立即跟上,二人来到电梯门口,简水澜见顾琉笙要按,立即抬手先按了上行的按键。

    没一会儿电梯门被打开,顾琉笙先进去,简水澜随即跟了进去。

    顾琉笙立即朝着一旁挪了点儿距离,与简水澜避开,这女人是酒鬼还是烟鬼?

    浑身都是味道!

    简水澜按了16楼的按钮,又关上了电梯,默默地数着电梯上升的楼层数字。

    “叮——”

    16楼到了!

    顾琉笙率先走了进去,输入密码之后不等简水澜进来直接将屋子的门给关上。

    砰地一声,门板差点儿砸在简水澜的鼻尖,她看着关闭的门,心里暗暗想着,顾琉笙似乎在生气啊!

    这几日都是小澜小澜地喊着,今天可是恢复到了以前的简水澜!

    她不就是喝了点儿酒,虽然骗他的行为不对,然而事情也不算太严重。

    简水澜输入密码,推门而入,想到自己浑身都是味儿,让顾琉笙这般嫌弃,换了鞋子立即朝着浴室走去,打算清洗干净再出来。

    刷牙洗脸,甚至连头发都在盆里清洗干净,又小心翼翼地洗了个澡。

    洗完之后看到后颈子上的纱布没有弄湿,这才微微安心,披了一条干毛巾在肩膀上,她将头发一点点吹干。

    她的包包扔在外头的沙发上,来信息的提示声响起,顾琉笙瞥了一眼没去理会,倒是他的手机铃声响起,取过来一看,竟然是朗月。

    他走到了阳台才接起,“什么事情?”

    “顾总,今天在记忆坊ktv的卫生间外头,少夫人遭受到一个陌生男子的***扰,但有个人出来替少夫人解围了,至于那个想要***扰少夫人的,我已经卸了他的胳膊作为惩罚。”

    话筒里传来朗月一本正经的声音,带着几分冷意。

    见顾琉笙没有说话,朗月又道,“那个帮少夫人的男人,我刚查过是记忆坊的老板,唐卿!后来少夫人扶着她喝醉的同事走错了几次的包间,有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我没有看到少夫人,但后来见少夫人从走错的包间出来前,唐卿也从那一间包间出来过。”

    也就是说今晚上简水澜两次遇上了唐卿,那么到底是巧合还是有意安排?

    “给我查查唐卿的底细!”

    “目前我对唐卿的认知,他开了不少娱乐场所,其中酒吧为最,街头上不少的混混都认识他,并且尊称他一声老大,至于更具体的我会去查手机站m..-手机小说在线免费!还有一事……今晚上,少夫人与他的上司将喝醉的女同事送到了酒店,有个人不知是不是狗仔专门拍少夫人与少夫人上司的照片,相机被我毁了,但是那个人也逃走了!”朗月事无巨细地报告。

    顾琉笙沉默了些时候,才轻轻出声,“我知道了!”

    他结束了通话,在阳台上吹了会风,秋天已经到了,夜里开始冷了。

    屋子里简水澜梳洗干净,一身清爽,带着沐浴之后的淡淡香气,她在屋子里转了一大圈,终于看到阳台上站着的男人。

    阳台并没有开灯,顾琉笙背对着她,只看到他高大的身影,这么晚了依旧是一身的西装革履。

    看来从下班之后就没有换衣,不会一直都在等她,想着出去接她吧?

    简水澜走了过去攀上他的胳膊,“你是不是生气了?”

    身边的小女人从一身烟酒味换成一身清爽的香气,顾琉笙忍不住深深呼吸了口气,侧过脸看她,见她笑得一脸的明媚。

    刚刚洗过的头发发尾还有点儿潮,披散下来阵阵香气沁人心脾。

    “明后天不上班,罚你两天的时间都在家里写检讨,写不满一万字,就别想着去上班!记住,别想着从网络上复制黏贴,要是被我发现了,我会亲自去你公司给你办理离职手续,让你在家里好好地写检讨,写到我满意为止!”

    顾琉笙警告地看了她一眼,随即擦身回到了屋子里,留下简水澜一个人在阳台上风中凌乱。

    两天写一万字的检讨,她一个字都不想写呢!

    简水澜很快追了进去,可怜兮兮地拉住了他的手。

    “顾琉笙,我就是个文盲完全不懂得检讨该怎么写,你不能够这么对待我!你要真觉得我做错了,你应该以高度负责的精神给我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啊!你该客观公正地指出我今晚行为上的错误与危害,帮我认识错误并且改正,而不是采取写检讨的手段威胁我!”

    她宁可他骂她几句,也不要写检讨。

    一万字的检讨两天写完,真当她现在还是学霸?

    她都多少年不拿笔写字了!

    顾琉笙挣扎了几下,从她的手机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我认为你在这一方面就是朽木,完全没有必要给你做思想工作,最为客观的惩罚就是写检讨!”

    “你可以罚我今晚上睡沙发啊!罚我一个星期睡沙发都可以!”

    顾琉笙凉凉地看了她一眼,“桌上有蜂蜜水喝了就去睡觉,明天早点儿起来写检讨!”

    只是这一眼过去,他看到她左脸上有点儿泛红,顾琉笙抬手去碰。

    “这脸怎么了?”

    完了……

    还是被发现了!

    看到她躲闪的眼神,顾琉笙轻掐了下她的脸,立即听得简水澜吃疼的哀叫出声。

    “快说,这脸怎么了?”

    “被打的……”她放轻了声音——

    题外话——谢谢子涵88送给本文1朵鲜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