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实在不成,你就扑过去亲住他的嘴
    简水澜将粽子从微波炉里取了出来,热气腾腾的,带着浓郁肉粽的香气,充满了厨房。

    秦筝在一旁看得口水泛滥,“男神家的粽子果然比别的地方香!”

    “据说这是18楼的一位大妈亲手包好的粽子,送给应寒,应寒吃不完拿了几个给我,然后……撄”

    简水澜突然就笑了起来,“从垃圾桶里捡起来两次,你不介意吧!”

    秦筝听到这话的时候已经猜测出大概,贼兮兮地笑着偿。

    “肯定是顾大男神吃醋了,直接将别的男人给你的粽子扔了对不对?不就是扔垃圾桶里吗?你们家的垃圾桶又不脏,而且还有那么厚的粽叶,不介意!”

    秦筝从柜子里取出几只透明的手套戴上之后,就开始剥粽叶,简水澜也效仿她,才刚解开绳子,那边秦筝就有意见了。

    “等等,我得拍个照片!”

    秦筝取下手套跑回了房间取了手机很快又出来,连连拍了好几张,才心满意足地又将手套戴上,将粽子叶剥开,吃了一口,只觉得味道鲜美肥而不腻。

    简水澜也吃了一口被烫到了嘴,但还是抵不住这个诱惑,边吐着热气边吃,“好久没有吃到这个味道了!”

    她也取了手机将咬了几口的粽子拍下,随即发送到应寒的微信里。

    翦水清澜:谢谢你,真的特别好吃,带过来与好朋友一起分享。

    那边应寒很快就回复了:我也觉得味道很不错!现在外出?

    翦水清澜:嗯,来秦筝这边,就是之前在西江月圆电梯里我们三人一起合影的那个女孩。

    秦筝正好凑了过去,看到他们二人的对话,“应寒,应寒的号!”

    简水澜得意一笑,“没错!应寒还关注了我的微博!”

    “不是吧!为什么你这么幸运?”

    简水澜可不这么认为,“啧——我有你幸运吗?可以睡到现在,要知道早上5点多我就让顾琉笙那混蛋拉起来跑运动场了,还让我这两天写完一万字的检讨书,不然就别去上班了,还说要是从网络上复制,他就亲自去一趟致远给我办理辞职手续手机站m..-手机小说在线免费!”

    秦筝吃了几口觉得有些渴,从冰箱里拎了两瓶饮料,将其中一瓶递给简水澜,打开灌了几口,几分恨铁不成钢。

    “不是给你出了主意,将他拿下,让他下不了床,顺道吹吹枕边风,男人在床上的时候耳根子是特别软的,只要工作做得好,保管你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

    “馊主意!”

    简水澜可不这么认为,“再说了你又没有男人,你怎么就知道男人在床上的时候耳根子最软了?难道你试过?”

    “我我……”

    秦筝一下子就有些反驳不出来了,她喝下了几口饮料,“我是没有男人,可是我小说看得多,电视剧电影也看得多,不都是那么一回事吗?”

    简水澜却不这么认为,刚才她都差点儿让顾琉笙给啃了,可是顾琉笙又怎么可能是个耳根子软的人?

    “不管那么多了,这两天我就住你这边!我衣服都没带过来,换洗衣服就穿你的!”

    “只要少夫人穿得习惯,我屋子里的衣服你随便拿!”

    “本夫人习惯得很!”简水澜傲然地扬起了下巴。

    **

    已经入秋,夕阳西下没多久,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

    顾琉笙看了一眼手表,都快六点了,简水澜还不回来!

    他很快拨通了她的号码,“天黑是不是也该懂得回家?”

    “这两天我就住秦筝这边,顾先生不需要担心我,秦筝会负责我一日三餐,没别的事情,就这样,再见啦,顾先生!”

    “马上回来,还是要我去将你接回来?”

    “夫妻之间必须要有独立的空间与时间,还有我在秦筝屋子里头灵感爆棚,很适合该思考该如何写好检讨书,回头就让你检查,顾先生,再见!”

    “嘟嘟嘟——”

    这是挂了他电话的节奏?

    “既然如此,我不介意亲自去一趟春江里小区。”

    一条短信发了过去,顾琉笙便起身朝外走去。

    简水澜收到短信之后心里直呼完了完了!

    秦筝懒得煮饭,直接到下面打包了两份快餐,再加上中午吃剩余的两个粽子又热了一遍,还打了两份汤,回来的时候看到简水澜抱着手机脸色有些异样。

    “是不是顾大男神给你的短信?他要过来捉你回去?”

    想到之前大半夜顾琉笙来此将人给带走,秦筝觉得这一次估计简水澜留宿不成功!

    “乌鸦嘴!”

    简水澜直接将手机扔到了一旁,看到秦筝打包回来的饭菜,也觉得有些饿了。

    走了过去看到打包的都是她喜欢吃的菜,直接扔掉了一次性的筷子,到厨房取出一双她专用的筷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秦筝在她的身边坐下,剥好粽子直接放到了白米饭上,见简水澜吃得津津有味,立即啧啧出声手机站m..-手机小说在线免费。

    “看你这吃相,顾家男神是不是经常没给你饭吃啊?”

    简水澜将米饭咽下,“还真别这么说,我受伤那一段时日,那照顾可以称得上无微不至,除了我妈还在的时候,我妈这么照顾过我,也就一个顾琉笙了!”

    这一点,她一直都记得。

    “他心里是有你的,你偶尔啊还是得撒娇几声,我告诉你,对于这样禁欲系的男人,你平常不在他的面前撒娇,但是偶尔撒娇一次,他绝对全军覆没,不信不试试看!”

    简水澜可不这么认为,“这法子对别的男人兴许还有用,对顾琉笙那货……免谈!”

    秦筝笑了,“你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回头他要是威胁你、刁难你的时候,你就软软地左一声老公,右一声老公地喊着,记得声音要甜美,要柔软!你还记得不?就云水溶那贱货平日里都是长轩哥哥、长轩哥哥地喊着,那声音嗲得活像是从青楼蹦跶出来的,可人家薛长轩就吃这套啊!男人嘛,我总觉得都差不多!”

    “你也说了是云水溶与薛长轩,他们能跟顾琉笙比吗?”

    一看到简水澜一副维护顾琉笙的姿态,秦筝笑得更欢了。

    “那当然是比不得顾大男神了,但你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不成功?兴许顾大男神见你难得撒娇一次,觉得新鲜!”

    可她今天都给顾琉笙泡了咖啡,还喊了声老公,也没见顾琉笙的脸色好看多少。

    兴许还觉得她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简水澜直接摇头,“我觉得此计不成!”

    两人将食物消灭得干干净净,秦筝抱着吃撑的肚皮横在了沙发上,简水澜将饭盒都扔到了垃圾桶,看到两人的筷子与勺子,也窝在了沙发上用腿去踢秦筝的腿。

    “去把勺子跟筷子洗洗!”

    秦筝缩回了腿,“不用洗,兴许半夜饿了咱们还得吃点儿什么,接着用!”

    简水澜想想两人都是能吃又不容易胖的体质,睡前很有可能再下楼买点儿夜宵吃,索性不去管了。

    正舒服地躺在沙发上,门铃突然响起,简水澜看向秦筝。

    “你有朋友过来吗?”

    秦筝摇头,“绝对没有!”

    “那肯定是顾琉笙那货来了!怎么办,他是来捉我回去的!”简水澜朝着秦筝扑了过去。

    秦筝刚吃饱,直接被她压在肚子上,只觉得胃里刚装的食物差点儿又出来了。

    “别别别……你压到我刚吃的东西了!”

    简水澜连忙挪开,一拍秦筝的肚皮,“谁让你吃得这般撑的!”

    此时门铃一声声响着,秦筝很快从沙发下来,“我把空间留给你们吧!一会儿好好说话,千万别惹怒了他,记得要嗲,记得撒娇几声,实在不成,扑过去亲住他的嘴!”

    一想到一会儿可能会有的限制级画面,真的不适合她这个大龄儿童看。

    看到秦筝就要逃走,简水澜立即抬手将她拉住——

    题外话——今天更新一万字,第一更三千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