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敢让本宫写检讨书,不废了他
    又往下刷了几条,然后刷到了顾琉笙早上也发了一条:阳光明媚,心情甚好,很值得纪念的一天。

    下面还有一串小太阳,她看到下面几个人的评论当场就笑出了声。

    外头雷声轰隆,狂风骤雨,顾琉笙是从哪儿看到了阳光明媚撄?

    但他在早上发了这一条信息,证明他心情很好,很想要纪念今天吧!

    想到这里,她握紧了手里的手机,默默地给他点了个赞,想了想也写了一条评论:阳光明媚,岁月静好偿。

    外头虽然刮风下雨,但他们的世界里,现在很美好,一片晴朗。

    真的不后悔将自己交给他,如果可以就这么打打闹闹地走过今生,也很不错。

    **

    许是因为顾琉笙的话,看到白莲的时候,简水澜觉得有些怪异。

    但白莲的表现并无让怀疑之处,她也只好按照顾琉笙所吩咐的,不管白莲是否无辜,都先不打草惊蛇。

    “前天晚上真的谢谢你和杨总监了,还给我安排了酒店住,对了,你晚上有空吗?我请你吃饭!”

    白莲将一杯咖啡端到了简水澜的办公桌上。

    简水澜尴尬一笑,“晚上还是必须回家吃饭。”

    白莲笑了起来,一脸的羡慕。

    “可以将你老公一块儿带出来啊!要是觉得这样不方便的话,再捎上杨总监,我正好答谢你们两人。”

    “那还是算了,我老公不喜欢热闹,到时候大家吃得不爽,回头什么时候再一块儿吃饭。”

    白莲点头,“那好吧,你有时间的话就告诉我一声,再说了咱们女人也该有自己的圈子,总不能够让男人给管得死死地!”

    这一句话,简水澜一万个认同。

    “你说得没错!”

    等到白莲回到位置上,简水澜望着桌上还冒着热气的咖啡,只觉得完了手机站m..-手机小说在线免费。

    这下子连她泡的咖啡都有些不敢喝了!

    这万一咖啡里面加了什么东西……

    女人的手段是很可怕的!

    虽然不愿意怀疑白莲,可是那一天晚上只有他们三人去了酒店,他们三人当中必然有一个有问题。

    而她对于白莲的了解是最少的,虽然白莲总是以小白兔的形象出现。

    下班的时候,应顾琉笙有会议,延迟半个多小时才会过来接她,简水澜便早早来到了秦筝的楼层,正巧看到容承祯也从办公室出来。

    她立即打了招呼,“容**oss!”

    “呦,是三弟妹啊!过来找我还是找秦筝?”容承祯朝她扬了扬唇角。

    简水澜是知道以往容承祯在员工面前永远都是一副不苟言笑的表情,几分沉默冷酷。

    用秦筝的话来说,她给容承祯当了这么长时间的永远都是他霸道总裁的表情。

    可自从容承祯知道她是顾琉笙妻子之后,对她的态度那叫和蔼可亲。

    是因为认可她的身份?

    “我来找秦筝!你这是要回去啦?”

    “嗯。秦筝应该还在办公室里,不过下班琉笙不是都过来接你?要是他没空的话,我顺路送你回去。”

    “没事没事,琉笙开会,一会儿就过来了,我去找秦筝啦,拜拜!”

    容承祯点头,“好!再见。”

    看到她朝着秦筝的办公室小跑了过去,容承祯觉得初初一看,简水澜给人的感觉跟琉璃是有些相似,但熟悉了才会发现简水澜更是活泼好动了许多。

    其实与琉璃给人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所以顾琉笙看上她并非因为琉璃的原因?

    不过现在简水澜在他的公司里可是有镇宅聚宝的效果,只要她在,顾琉笙总的照顾着他的公司,他觉得致远的前景大好。

    看到正在整理材料的秦筝,简水澜朝着她挥了挥小拳头。

    “我在茶水间等着收拾你!”

    秦筝自知理亏,耷拉着一张小脸,但还是很快将桌上的资料都整理好,而后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下班五分钟了。

    她取了包包离开了办公室,看到在茶水间吃着零食的简水澜讨好地笑着。

    “你也不能怪我啊,顾大男神的气场这般强大,他一沉着脸我就害怕,我那天还不是逼不得已,再说了,顾大男神能够亲自来接你,你就该给他一个面子,要是将他赶走,他估计得觉得被你伤了尊严!”

    她从一堆的糖果里找出一颗巧克力递给她,“你最喜欢的巧克力!”

    简水澜接过,哼了声,“你就继续找借口吧,叛徒!”

    “今天能过来上班,一万字的检讨写完了?”秦筝立即扯别的话题。

    一说到这事情,简水澜立即得意洋洋起来。“当天晚上回去我三个小时就搞定了一万字,怎么样,崇拜我吧!”

    “三个小时……你网上抄的?”很明显秦筝不相信手机站m..-手机小说在线免费。

    “啧——”

    简水澜一扬小巧漂亮的下巴,“本宫会需要去抄别人的东西?那可都是本宫自己逐字逐句想出来的!”

    “三个小时搞定一万字的检讨书,真是了不起,顾琉笙那边过关了?”秦筝还是狐疑。

    检讨书……

    简水澜笑了起来,“我又没有做错何须写什么检讨书,我写的全都是指责他的不对,举了无数个例子让他好好反省!顺道再威胁一番,敢让本宫写检讨书,不废了他!”

    秦筝立即给她点赞,“娘娘真是勇气可嘉!胆敢跟顾大男神玩这一套,要是我,他一沉脸我就害怕!”

    否则前天也不会出卖她,将她推了出去。

    而后简水澜将前天在宴氏私房菜看到的那一处好戏与秦筝都说了一遍。

    “你说好玩不,云水溶遇上薛长轩必毁,压根就不需要我出手啊!不过她这怀了孩子还真不好说了,估计得稳坐薛家少夫人的位置了,毕竟这可是薛家的长孙,不论男女,薛家一定都特别稀罕。”

    秦筝听后也觉得不可思议,那薛长轩这么快就想要与云水溶结婚订婚,但想到一点她立即摇头。

    “云水溶怀孕?真怀?那女人谎话连篇,说什么我都得怀疑一遍。”

    因为与简水澜交好的缘故,对于云家她还是有所了解的,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与云水溶的接触还算不少。

    简水澜想了想,觉得云家母女确实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不知道,但目前薛长轩是相信了她怀孕的事情,我就是想要提醒你,若是遇上云水溶你可要小心些,能不碰就不去碰她,绕着她走,万一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有没有,但讹你一把,你还不得委屈死!”

    本来秦筝与云家并无交集,但因为她的关系,在云水溶面前好几次都帮她说话,云水溶对秦筝可也是恨得牙痒痒的,她不想秦筝在云水溶那边吃亏。

    “你说的也是,别说我要注意,你也是,云水溶那小贱人的招数可有不少,来路不明的货色,跟她母亲一样的德行,你可千万要小心她对你使坏!”

    简水澜倒是不怕云水溶对她使坏,除了当年被诬陷下毒一事,离开云家之后她还真没在云水溶手里吃过什么亏。

    而且她现在还有朗月当保镖,有顾琉笙护着。

    她看了一眼时间,再过会儿顾琉笙也差不多要过来了,便问她,“一会儿回去,顺道送你一程。”

    秦筝立即眉开眼笑,“劳斯莱斯啊!还是顾大男神亲自当司机。”

    简水澜笑了笑,刚才提到云水溶怀孕一事,突然就想到昨天早晨的那一场欢爱,她并不是安全期,而顾琉笙也没有采取任何的安全措施,一下子脸色有些白了。

    妈呀,云水溶是不是真的怀孕她管不着,可她呢?

    现在吃药还有效果吗?

    看到吃着巧克力的简水澜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不好,秦筝连忙问她,“你怎么了?不会是这糖果有毒?”

    简水澜缓了神,摇头,“不是……”

    那些话怎么跟秦筝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