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顾少,我快死了,你来看看我好不好
    看到这个号码的时候,苏燃极为激动,手都有些颤抖起来,她轻点了下拨号键,一颗心突然就揪紧了起来。

    一想到一会儿可以听到顾琉笙的声音,她就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撄。

    苏母看到苏燃紧张而喜悦的表情,心疼而无奈。

    想阻止她深陷下去,可是现在已经都在泥泞里,还怎么劝她?

    此时顾琉笙正在等电梯,听到铃声的时候,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苏焕打来的偿。

    “有事?”他很快接听。

    听到对方低沉的嗓音从话筒里传来,苏燃泪流满面。

    “顾少,我很想你,我快死了,你过来看看我好不好……”

    电梯的门已经打开,顾琉笙走了进去,摁下了1楼。

    听到是苏燃的声音,忍不住蹙了下眉头,声音泛冷,“你要死要活的关我什么事情?往后别用苏焕的手机打给我。苏燃,我不想因为你而与苏焕撕破脸皮!”

    冰冷的声音,冷漠无情,如一把利剑,苏燃哭了起来。

    “我真的很想你,很想很想……”

    只是未等苏燃说完,顾琉笙已经掐断了通话。

    他面无表情地走出了电梯,朝着停车场走去。

    “嘟嘟嘟——”

    听到忙音时,苏燃忍不住痛哭出声,她看着被掐断的通话,将手机扔到了一旁,捂着脸大声地哭着。

    苏母并没有听到顾琉笙说了什么话,然而看到苏燃这样的表情还有简短的几句话,就知道顾琉笙肯定说出的都是冷漠的话。

    那个男人她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矜贵冷漠,很少有人可以走进他的世界里,也就苏焕平日里与他交好,然而与苏焕在的时候,他也是不多话的。

    偶尔到他们苏家,苏燃缠着他的时候,顾琉笙也都是从未理会,甚至直接离开。

    苏燃的感情,他从未想过要。

    看到苏燃哭得伤心,苏母靠近了她将她抱在了怀里。

    “咱们不要他了好不好,别这么折腾自己好不好?燃燃,你这是何苦呢?”

    “妈,他说我的死活跟他没有关系,他怎么可以这样无情!妈,我那么那么地爱他啊!”

    苏焕在外头的沙发上坐着,听到屋子里的哭声只觉得头疼。

    他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个死心眼又极端的妹妹?

    小时候分明是很可爱的,越长大越是偏执。

    看到她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苏焕更是头疼,他走了过去直接抢过她手里的手机。

    “苏燃,我警告你,别动我的东西。为了点儿感情要死要活,你以为全世界都要绕着你转动?”

    “你少说几句可以吗?你妹妹都这样了!”苏母狠狠地瞪他。

    “妈,你看看都将她宠成什么样子了,就这么眼巴巴地想去当小三,想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如果琉笙但凡对她有点儿情意我也乐享其成,可是琉笙压根就不将她放在眼里,对于一个死缠烂打的女人,男人只会越来越觉得厌烦!”

    苏燃突然从苏母的怀里探出了脑袋朝着苏焕望去,冷冷地笑了开来,眼里都是嘲讽。

    “你对女人有什么了解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对男人的了解多过女人,我喜欢他有错吗,最起码我不像你,道德沦丧,社会难容,只喜欢男人,你就是个gay,你就是个变态!苏家还以你为耻呢!”

    苏焕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沉默许久,终于点头承认。

    “我是喜欢男人,这一点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但是苏燃,我要告诉你,最起码我所喜欢的那个人没有家庭没有婚姻束缚,我不会像你这样想成为第三者,还为此要死要活。”

    这也是他第一次承认喜欢他。

    苏焕没有再说什么走到了外面,再进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只碗放到桌上,他看向苏母。

    “妈,我出去透透气,你陪着燃燃。”

    说完,苏焕转身离去。

    苏母很是头疼,看到苏焕平静的样子更为难过。

    自己的儿子不近女色早已成为她的心病,如今这么坦然出来,更是让她措手不及。

    原来自己的儿子有喜欢的男人了……

    “燃燃,他是你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从小你哥就疼你宠你让你,你住院的时候,他更是寸步不离地照顾你,你说这些话不是存心让他伤心吗?”

    “那他说的话就不会剜我的心吗?你们就是偏心,就只喜欢大哥,从来就不喜欢我,对不对?如果我这一次死了,那多好啊,我要看你们是怎么的后悔!”

    苏母摇头,一脸的痛心。

    “别多想了,吃点儿粥好不好,吃饱了身子好得快。”

    **

    简水澜知道苏燃自杀的事情,还是从群里面知道的,姜紫瑜与容承祯的聊天记录。

    她与苏燃只见过两次,最后一次见就是前几天苏燃跑来找顾琉笙的时候,她虽然不喜欢苏燃,但毕竟是苏焕的妹妹。

    她本想给苏焕打个电话问问苏燃的情况,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没有必要。

    第一,苏燃对顾琉笙的感情太过明显,有打算当三儿的嫌疑。

    第二,她这个电话过去,万一没将意思表达清楚,或是让苏燃知道,估计以为她是过去炫耀的。

    一个能不将自己生命放在眼里的女人,行为又如此偏激,必然不会理解她的好意。

    与其会有那些不好的反应,索性也就不问了。

    反正通过他们的聊天记录知道苏燃抢救回来,就足够了。

    却也唏嘘,还真有人为了得不到回应的感情,如此轻视自己的生命。

    最起码,这样的行为她无法理解,甚至觉得自私。

    顾琉笙回来的时候,看到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小女人,他先到卫生间洗干净了双手,又去换了一身居家服,走到简水澜的身边将她手里的手机取走放到了一旁。

    “怎么成日里就喜欢盯着手机看,不怕看花了眼?”

    他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又揉揉她的长发。

    许是因为发生过更为亲密的举止,对于他的亲吻也就觉得没有之前那样不好意思,甚至觉得很自然地接受,她扬起了小脸看他。

    “苏燃自杀了,你有什么感想?”

    “不是没死吗?”顾琉笙反问。

    “苏焕一定很难过吧!”

    看得出来苏焕是很疼苏燃的。

    “她自己想要寻死觅活的,这事情你别去管。至于苏焕,他自然难过,更难过的怕是苏燃的执迷不悟。”

    简水澜点头,又问他,“那会不会影响了你跟苏焕的关系?”

    “不会。”

    顾琉笙在她的身边入座,“我与苏焕他们的关系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影响的,而且苏燃自杀一事,虽说是因为我,但我可是从未招惹过她,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简水澜知道顾琉笙这话不假,从那一天他对待苏燃的态度就知道顾琉笙从没有给她幻想的机会。

    一切都是苏燃自己沉沦下去,毕竟顾琉笙除去他是顾家人之外,皮相确实长得极好。

    “成日招蜂引蝶的,被一大群女人这么虎视眈眈的,你不觉得心慌吗?”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招蜂引蝶了?”顾琉笙反问。

    倾身将她压到在沙发上,一只手顺着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简水澜只觉得那一只手带着魔力一样,游走到哪儿,带给她的都是一阵颤栗,一直到覆盖上去,她整个人嘤咛出声。

    “我……你,你先起来。”

    顾琉笙自然不会这么快就起身,看着身下小女人娇羞的样子,轻扯了下唇角,“我们好几天没有做了,今天是不是……”

    他低下头含住了她的唇。

    简水澜感觉到他的热情,几次想要推开他,然而她的双手被他一手束缚着,举过头顶,完全动弹不得,在他的亲吻下,很快化成一滩春

    水,衣服一件件减少——

    题外话——今天更新6千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