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你以为我们家里的婴儿房,是拿来当摆设用的吗?
    突然的充实让她有些不舒服,然而并没有第一次那么疼,而且很快就适应,随即是一波又一波酥麻的感觉蹿遍四肢百骸。

    她看着眼前似乎痛苦又畅快地男人,那样的表情只有她一个人看见。

    忍不住觉得真好,许是这么想着,她也主动了许多,比起第一次的青涩,这一次她也开始学着如此取悦对方撄。

    秦筝说得将自己的男人给喂饱了,他才不会出去打野食。

    感觉到简水澜这一次的主动,顾琉笙低吼了一声,更是发了狠将她拆吃入腹偿。

    虽是在沙发上,但这一次顾琉笙只觉得尽兴了许多,没有第一次的疼让他揪心不舍与不敢动弹,这一次几乎可以说是畅快淋漓地要了几遍。

    看到被他欺负得奄奄一息地简水澜,他将她抱在怀里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再出来之后,两人身上各穿上了同系列的睡袍,顾琉笙将简水澜放在沙发上,但并没有松手,而是一直将她抱着。

    两人的体力完全不在同一个级别,一个奄奄一息,一个精神焕发,简水澜觉得真不公平。

    没有第一次那样尴尬,事后不知道怎么面对,现在的她自然地窝在他的怀里,虽然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睁大着清亮美丽的双眸盯着眼前的男人看。

    “那个……我们两次都没有采取安全措施,你说万一我有了孩子,怎么办?”

    “你以为我们家里的婴儿房,是拿来当摆设用的吗?”顾琉笙反问。

    想到这里,他抬手去碰她平坦的肚皮,觉得如果这屋子里多了个孩子欢快的身影,倒也不错。

    “可我才大学毕业一年,难道我要这么快变成黄脸婆?”

    顾琉笙看着她娇俏年轻的脸庞,抬手去捏,只觉得手感极好,皮肤又细腻。

    “那也是最好看的黄脸婆!”

    最好看的……

    虽然后面多了黄脸皮三个字,简水澜还是很高兴,忙又问他,“你真觉得我好看?”

    这个男人以前可是特别吝啬夸赞她的。

    顾琉笙仔细地将她打量了遍,五官精致,眉目温婉,看起来特别舒服。

    “确实是很好看。”

    听到他的夸赞,简水澜高兴了起来,“那你之前说我身材干瘪也是假的吧?”

    身材干瘪……

    顾琉笙瞥了一眼她鼓鼓的胸口,“我再感受一下!”

    说着一只手已经朝着那鼓鼓的地方袭了过去,简水澜立即按住了他的手,却已经慢了一步,那一只大手正好握了上去。

    二人的神色都有些变化,一个羞红了一张小脸,一个只觉得整个身子重新又燥热起来,最后偷偷地又伸入了她的领口里。

    “很饱满,哪儿来的干瘪?小澜,我们生个孩子吧!”

    他低哑着出声,低头封住了她嫣红的小嘴,重新将她压在了身下。

    简水澜嘤咛出声,回应着他的吻,在睡袍被扯开之后,顿时就明白了他又想要做什么!

    不是才做过的吗?

    怎么又……

    男人已经食髓知味,此时又怎么可能放开她,自然得好好地再饱餐一顿。

    **

    周末,难得不需用去公司,顾晋晗一直睡到了快中午才醒来,外头秋意正浓,他站在窗边看着外头被染黄的叶子,伸了个懒腰。

    朝着楼下走去,看到屋子里顾安歌也在,便打了个招呼。

    “呦,三叔最近很经常来啊!”

    想了想又说了句,“听我爸说最近爷爷有意撮合你和楚楚,什么时候让我们喊楚楚一声三嫂?”

    顾安歌立即黑了张脸,“你这臭小子,连你三叔也敢取笑?”

    顾晋晗走了过去,搭上他的肩膀。

    “这楚楚还是很不错的,三叔年纪虽然偏大了些许,不过容貌不差,搭配楚楚还是很适合的,三叔可不能有自卑的心啊!”

    顾二夫人正端着水果过来,听到顾晋晗这番话立即瞪了过去。

    “你这臭小子,不会说话就乖乖闭着嘴,有你这么取笑你三叔的吗?”

    另一旁的顾安扬正要出声,突然听到短信的声音,打开一笑,立即就露出一丝笑意,很快地回了一条信息,拿起一旁的外套。

    “行了,中午有客户要谈,我就先出去了,这个时候也正好在外头吃饭,安歌没别的事情中午就留下来吃饭。”

    顾安歌看了他们一眼,“算了,我和这个臭小子面对面吃不下饭,我还是回去好。”

    顾安歌说着也起身,与顾二夫人道别,跟着顾安扬离开。

    看到他们二人一前一后离开,顾二夫人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

    这一抹神色被顾晋晗察觉到,便问,“妈,你似乎很不开心。”

    顾二夫人瞪他一眼,“你别瞎胡说我就很开心了!不上班就睡到这个时候,除了会睡,你还会什么?”

    顾晋晗听到她这么问,立即就笑了起来,搂着母亲的肩膀。

    “丑的人早早起来,只有帅的人还在沉睡。”

    听到他这么调侃,顾二夫人忍不住一笑。

    “刷牙洗脸了吗?妈让人去准备饭菜。”

    顾晋晗立即摇头,“不了,我去西江月圆找大哥蹭饭去。”

    这个点过去,应该都在,还能蹭饭吃。

    见顾晋晗要去西江月圆,顾二夫人想到顾家新进门的媳妇,虽然只有顾琉笙承认,然而上回他们几个人送了礼,变相地也算是承认了她的身份。

    “你爸爸还说让我有空的时候多与阿笙的媳妇走动走动,毕竟是一家人了,看来你爸爸对阿笙的媳妇还是很满意的,之前不是听说她出了车祸,正好厨房炖了一锅炖品,你给她送去。”

    “其实除了门不当户不对之外,我倒是觉得那小姑娘人还挺不错,回头你也给自己找个性情好的媳妇,要是找不到,妈帮你找!”

    “妈也觉得大嫂好?”顾晋晗问她。

    “嗯,漂亮又礼貌,我倒是觉得比楚楚还更适合阿笙,就是伯母她很不喜欢。”

    “我也觉得大嫂挺漂亮的!”

    顾晋晗一听到她夸简水澜,顿时也觉得他母亲挺有眼光的。

    **

    顾晋晗到西江月圆的时候,正好是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按下了一楼大门的门铃。

    顾琉笙一听到声音,便走到玄关处去看可视对讲机,看到一张大大的俊脸时,脸色便有些不佳。

    这个时候顾晋晗过来做什么?

    顾琉笙压根就没打算让他上来,所以默不作声地又回到了餐桌前。

    门铃声又响起,简水澜觉得奇怪,“是谁呢?你怎么不给开门?”

    顾琉笙给她夹了菜,“吃饭!”

    门铃声再次响起,简水澜立即有不好的预感,听说苏燃已经出院。

    “不会是苏燃吧?”

    “嗯!”顾琉笙很快点头。

    “那还是让她上来吧,万一回去又闹自杀,苏焕还不恨死你!有什么话就好好说,对她没有任何感情也一次性说清楚,实在不成,我来!”

    顾琉笙正要出声,简水澜已经起身朝着玄关处走去,他只有郁闷地喝了一口汤。

    当看到可视对讲机的屏幕上出现那张熟悉的俊脸之后,简水澜侧过脸瞪了一眼顾琉笙的后脑勺。

    “什么苏燃,这分明是顾晋晗,你这眼神也忒差了!”

    简水澜解了锁,又将外面的门打开,这才回到餐桌前,想了想又问,“这个时候顾晋晗应该还没有吃饭吧!”

    她朝着厨房走去,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副碗筷。

    顾琉笙沉默不语,没过多久,就听到外头有人开门的声音。

    顾晋晗走了进来,将门关上,在玄关处换好鞋子朝着里面走来。

    “大哥,阿嫂!”

    “没事你过来做什么?”顾琉笙头也不回地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