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你就这么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她看向云水溶平坦的肚子,不禁感叹,自己的儿子也要当爸爸了,而且这孩子还是薛家的长孙,她岂能不重视?

    “真的吗?撄”

    虽然知道薛夫人会很高兴她有了薛家的骨肉,但云水溶还是睁大着婆娑泪眼不可置信地盯着薛夫人看。

    “薛阿姨,我真的还可以和长轩哥哥结婚吗?真的可以留下这个孩子,不拿掉他吗?”

    薛夫人笑了起来,拿了张纸巾亲自去擦拭云水溶脸上的泪水偿。

    “那是自然的,这一胎可是薛家长孙,就是长轩那小子也别想动他!等长轩回来了,我与他说说,既然都已经有孩子了,而且你们也都已经订婚,燕城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你云水溶是我薛家未来的媳妇。”

    “从今天起,你就在薛家住下吧,有什么需要的,让人帮你回去一趟云家将东西送来,或是再让人去买新的,都可以!你将自己好好养着,特别是这前几个月可要小心注意着。”

    比她所想的还要在乎薛家的长孙啊!

    云水溶听到薛夫人这么说,倒是有些羞涩起来,她抬手抚上肚子,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薛阿姨真好,我总算是保住了这个孩子,长轩哥哥长得那么好看,孩子一定会很可爱的!”

    薛夫人听她这么说,忍不住也想起薛长轩小时候的模样,满满的都是回忆。

    “还真别说,长轩小时候确实长得特别可爱,走到哪儿都有人想要抱着他,特别受欢迎。”

    云水溶笑了起来,而后眸子里又是一阵担忧,她重新握上薛夫人的手。

    “可是……长轩哥哥偶尔还是会与姐姐见面,而且……之前甚至还在房间里挂满了不少姐姐的照片,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就让让顾总给知道了,顾总可是威胁过长轩哥哥,如果还这样子的话,绝对不会看在顾家与薛家的渊源对薛家手下留情,我担心长轩哥哥惹怒了顾总,到时候薛家就像云家一样……”

    薛夫人的脸色立即沉了下去,想到云家的情况,因为简水澜的缘故,顾琉笙完全没有给薛家一点儿面子。

    而现在,还想因为一个女人对付薛家?

    不过自己的儿子怎么就这样不争气,简水澜都已经结婚了,还想着染指?

    可也不一定就是她儿子的错误,说不定是简水澜想着脚踏两条船。

    一边攀着高枝,另一边还舍不得薛长轩。

    “你现在肚子里有孩子,不宜顾虑太多,这些事情我会找长轩说清楚,给他警告,让他与简水澜断绝得干干净净,那样的女人,顾家敢要,我们薛家可不敢要!”

    得到薛夫人的话,云水溶完全安心了。

    薛长轩还是很听她母亲的话。

    云家目前如此,都因为简水澜,这一点薛夫人一定不会忘记。

    她知道以目前的云家,薛家一定看不上眼,但云家的长孙就在她的肚子里,薛家只会讲他们母子当成宝贝来看待。

    一想到家下来她会入住薛家,云水溶就觉得浑身舒畅。

    云水溶这才破涕为笑,“谢谢薛阿姨!”

    薛夫人笑了起来,看她,“这都什么时候你还这么生疏地喊薛阿姨?”

    云水溶听到她这么说,眼里闪过狂喜,脸上也有些羞涩,但还是轻轻地喊她,“妈!”

    “这才对,既然都住进来了,你与长轩孩子都有了,还避免什么?你就先去长轩屋子里休息,等长轩回来了,我跟他说说。”

    云水溶进了薛长轩的房间,因为是薛夫人让云水溶过来他房间里休息,下人自然不敢阻拦。

    还按着薛夫人的意思,给她送了不少切好的瓜果。

    云水溶边吃着水果,边打量起薛长轩的房间,房间里倒是没有再贴上乱七八糟都是简水澜的照片,看起来干净了许多。

    只是当她看到桌上那一只相框的时候,整张脸立即扭曲起来。

    又是简水澜!

    他就这么喜欢简水澜吗?

    相框里裱好的相片是简水澜近期的照片,发型都没有什么改变,刚从公司里走出来,巧笑盼兮。

    没有什么打扮,然而却让人感觉到一股来此骨子里的清纯,这是她装都装不出来的!

    很明显,这一张照片是薛长轩用手机***的!

    她深呼吸了口气,忍着不将这相框砸掉的冲动,否则薛长轩回来了之后还不得发脾气。

    上回她是真的吓到了,若再有下一次,难保薛长轩不对她动手。

    而且她砸了有用吗?

    之前不是撕了一整面墙壁的照片,可这么快又有一张,她砸了之后还会有无数张出现!

    **

    得知白莲是佟莉妹妹的身份,简水澜反倒有些不知道怎么与白莲相处。

    不过顾琉笙说的没错,先不打草惊蛇,看看白莲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自然不会相信白莲大老远从湘城辞掉工作就是为了来致远跟她做同事的!

    真相只有一个,过来为佟莉报仇!

    可这事情分明就是佟莉有错在先,她白莲是傻的吗?

    如果她是为了想帮佟莉报复,那么一定知道她是顾家少夫人的身份。她不惧怕顾家?

    不过之前顾琉笙提出白莲装醉一事,她倒是相信了,甚至在酒店里她与杨络被***的照片差点儿流传出去,也应该是白莲拍的!

    一边惋惜着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个相处还不错的同事,一边想着该如何防备白莲。

    正当简水澜想着白莲的事情的时候,那边白莲出声,“水澜,今天会发工资,这还是我在这边领到的第一个月的工资呢!等发了工资,我请你吃饭吧!要不就定在明天晚上好了,你不是跟秘书办的小秦很好嘛?喊上她,我们一起吃饭!”

    简水澜想到自己一直拒绝白莲的邀请,不想被她起了疑心,只好点头。

    “我都没有请你,就让你请我岂不是太小气了,明天晚上我请你好了!”

    顺道戴上秦筝也好,到时候让秦筝对着白莲防备一些就是,秦筝的演技那是杠杠的!

    白莲立即摇头,“别别别,我来到这边你们都对我这么好,而且那一晚我喝醉了还劳烦你们送我到酒店,本来想要请杨总监的,但只怕最后杨总监会付钱,所以就……”

    “所以就不请我了?”

    门口突然就传来了杨总监的声音。

    白莲立即摇头,“不是的!我就是……那杨总监别跟我客气,明天我请客!”

    简水澜想了想,“既然是部门几个人吃饭,那我就不带上秦筝了。”

    杨络走了进来,“既然如此,明天的晚饭算我一个。”

    白莲笑了起来,“那是肯定的,能请到杨总监是我的荣幸!”

    **

    薛长轩从公司回来已经快六点了。

    一回到薛家,就听得佣人说薛夫人在屋子里等着他。

    薛长轩也不以为意,扯开了领带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看到薛夫人正端坐在沙发上似乎正在等人,见他进去,双眼立即微眯了起来。

    “长轩,过来这边坐着。”

    薛长轩蹙了下眉头,他母亲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妈,有事情吗?我先回房换一身衣服。”

    顾夫人是知道自己儿子的习惯,一回来就会回房换一身休闲的衣服,便点头答应。

    “去换吧,换了之后过来一趟,妈有话要说。”

    薛长轩点头,提着公文包朝着楼梯口大步走去。

    推门而入,只是在看到里面那一道纤细的身影时,薛长轩停止了脚步,脸色也难看起来。

    倒是云水溶终于将他给等回来,立即露出了笑容朝他走去。

    “长轩哥哥,你下班啦!”

    她要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薛长轩后退了一步,避免她的靠近。

    “云水溶,谁让你进来我房间的?”

    云水溶并没有因为他的后退而难过,倒是一脸含羞带怯的模样。

    “薛阿姨……不,是妈,薛阿姨让我跟你一样喊她一声妈,是妈让我从今天开始入住薛家,长轩哥哥,往后我们就可以住在一起了!”

    所以说现在他母亲知道云水溶怀孕一事了?

    他将公文包往一旁的桌子扔去,目光死死地盯着云水溶的脸。

    “你就这么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云水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的事情!”

    “什、什么意思……”

    云水溶被他这么一句话说得脸色一白,心里有不好的预感,她上前拉住了薛长轩的手。

    “长轩哥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这孩子是你的,你难道还怀疑我?”

    薛长轩一下子就将她的手给甩开了,“在顾总面前搔首弄姿,是不是想要攀上顾家这高枝了?就你云水溶你觉得你配?谁知道你在外头还会不会有别的男人!”

    搔首弄姿……

    云水溶一下子就明白了,她唯一的一次在顾总面前这样子确实是想要心他的注意,毕竟顾总那样的男子并非每个女人都能够抵挡得了的。

    但薛长轩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唯一的答案就是……

    简水澜!

    也就是说薛长轩与简水澜私下又见面了!

    她深呼吸了口气,看向薛长轩。

    “是不是姐姐跟你说了些什么?长轩哥哥,难道你不知道姐姐一直都见不得我幸福吗?什么在顾总面前搔首弄姿,我没有,长轩哥哥你不能相信姐姐的话啊,姐姐她全都是骗你的,就是为了想要让我一无所有,就像她当初被云家赶出去一样!”

    她没想过有朝一日薛长轩竟然会这么地怀疑她!

    薛长轩冷哼了声,“是你见不得她幸福还是她见不得你幸福,这一点你应该比谁都明白!”

    云水溶绝望地盯着他看,冷冷地笑着,脸上都是凄婉,她抬手指向桌上的相框。

    “所以你到现在还放着姐姐的照片,长轩哥哥,姐姐不会喜欢上你的,唯有我云水溶才会这么喜欢你!姐姐她现在有顾总,顾总可以给她一切,姐姐也说了薛家还要依仗顾家,她又怎么会看上薛家?”

    “孩子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至于你……我也会想法子尽快跟你解除订婚,还有你休想搬进来薛家!”

    面对他无情的话,又听到外头的脚步声,云水溶脸色苍白地坐在了地上,捂着脸痛哭出声。

    只要薛夫人在,只要薛夫人还在意这个孩子,那么薛长轩就别想赶她走!

    薛家,她是赖定了!

    当初答应与她交往,他薛长轩就别想全身而退!

    薛夫人看着敞开的房门,还在站在门口的薛长轩,又见云水溶坐在地上哭,连忙走了进去将云水溶扶起。

    “这是怎么了?地板上凉,怎么坐在地板上哭呢?万一伤了孩子可怎么办?”

    薛夫人看向薛长轩,脸色带着几分严厉,“长轩,你就这么照顾你的女人而孩子的?”

    “妈,我的事情你少管,还有别想让云水溶住进来,你若是让她住进薛家,那么我搬出去好了!”

    薛长轩有些气急败坏,他怎么觉得云水溶这是赖定他了?就因为薛家是高枝?

    “你的事情我少管……好,很好!我不管你的事情,我只管我孙子的事情,要搬走就搬走,水溶与孩子留下来,我来照顾他们母子就是!”

    “妈——”

    云水溶拉住了薛夫人的手立即摇头,“妈,怎么可以让长轩哥哥搬走,我……一定是长轩哥哥还适应不了怎么做好一个父亲,才会这样冲动,妈,你别怪长轩哥哥啊!”

    搬走了之后,她还怎么找他修复这一段感情?

    薛长轩可以不爱她,可是她确实是看上他了。

    否则当初也不会千方百计地想要得到他,甚至使了不少的手段爬上他的床。

    一来,薛长轩虽然比不得顾琉笙优秀,然而与别的男人站在一起还是鹤立鸡群。

    二来,薛家是高枝,又与顾家攀上关系。

    三来,她确实真真切切地喜欢着薛长轩。

    一口一个妈,喊得可还真是自然,这个时候薛长轩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好心计。

    先让他母亲知道孩子的存在,他母亲重视薛家长孙,自然对云水溶百般好。

    一抹狠戾的笑容出现在他的唇边,薛长轩朝着薛夫人望去。

    “妈,你就这么确定云水溶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薛夫人不可置信地朝着云水溶望去,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云水溶立即摇头,“妈,我这孩子千真万确就是长轩哥哥的,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是姐姐在长轩哥哥面前挑拨离间,妈,我的孩子真的是长轩哥哥的,我发誓!”

    “别一口一个姐姐地喊着,顾总说得没错,你还真不配喊她一声姐姐,你将她当过亲人吗?你与你妈是怎么对付她的,你们心知肚明!”

    薛夫人一个巴掌甩了过来,那速度快得连她自己都不相信,怎么就打了自己的儿子?

    她看着自己隐隐发疼的掌心,又去看薛长轩,“长轩……妈……”——

    题外话——一会儿还有一章,同样5000字。今天更新一万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