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她也想要有一场婚礼,不用盛大,但要用心
    云水溶也没想到薛夫人会动手,立即朝着薛长轩跑了过去。

    “长轩哥哥,你有没有怎么样?疼不疼啊?”

    薛长轩捂着被打的脸,虽然不算疼,可也是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了自己第一次被母亲打。

    “不用你的惺惺作态!偿”

    薛长轩直接将云水溶甩开,力道不轻,云水溶一个踉跄整个人摔在地上,看得薛夫人神色一紧,立即跑了过去。

    “你有没有怎么样?有没有摔着孩子了?”

    云水溶立即捂住了肚子,而后惨白着脸摇头。

    “妈,我与孩子都没事,可长轩哥哥……”

    她哭着朝着薛长轩望去,不明白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为什么薛长轩要这样对付她,为什么连他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

    一切全都是因为简水澜而起,一切都是因为她!

    一抹恨意在她的眼里一闪而过,简水澜,我不会放过你的!

    薛夫人赶忙将云水溶扶起,朝着薛长轩望去。

    “长轩,你的老婆孩子,你就这么对付?”

    薛长轩看向云水溶,眼里的冷意极致。

    “你想要留在薛家,那就留着吧,但你要记得,我不会跟你结婚!”

    如果是之前他还有跟她结婚的念头,而现在一点儿也没有了。

    云水溶对于他已经没有丝毫的吸引力,她的存在还不如简水澜的一根头发丝。

    他走到桌边取回公文包,看也不看她们一眼,转身离开。

    “长轩哥哥……”

    云水溶立即追了出去,拉住了他的袖子,“长轩哥哥你别这样对付我好不好?你走了,我该怎么办?你要是不喜欢我留在薛家我走就是,长轩哥哥你别走啊!”

    “好啊,我可以留下来,你给我滚,永远地滚我的世界!”

    这一刻,云水溶脸色惨白,甚至是绝望地盯着他看。

    “你就这么讨厌我?”

    薛长轩二话不说,挥开了她的手,转身离去。

    薛夫人上来握住了云水溶的手,看到她的脸色不好,忙安慰她,“你别这样,对孩子不好,让人找林医生过来给你看看,长轩也许如你所言一下子不能够适合身份的转变才会如此,你别放在心上,好好地在家里待着将孩子养好。”

    云水溶摇头,“妈,不用找医生了,孩子没有事情,我只是有些累了,有些伤心,我休息些时候就会好了。”

    “可是刚刚还摔了一跤呢!”薛夫人有些担心。

    “没事的,刚才那一跤摔得不疼,而且没有摔到肚子,我……”

    云水溶忍不住又流下了泪水,“妈,我先回房了……”

    看到云水溶回到薛长轩的房间里,薛夫人轻叹了声。

    之前自己的儿子分明很喜欢云水溶的,而她也瞧着云水溶乖巧听话,是个好拿捏的女人。

    订婚之后,云家完全将顾家给得罪了,她就想着能不沾染上云家是最好的,若是薛长轩想要解除双方的订婚他们自然赞同。

    可现在云水溶怀了孩子,他薛家自然不会放弃孩子。

    看云水溶也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他们交往期间她是看在眼里的,云水溶清纯可人,就算是简水澜做出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情,也还是一口一个姐姐地喊着。

    她这样软弱的性子,又怎么会背叛了长轩?

    再说她的儿子这般优秀!

    定然是她儿子说出的气话,那孩子怎么可能不会是她儿子的!

    回到房间里,云水溶就将房门给反锁了,她低头看着肚子。

    今天都已经告诉薛夫人她怀孕的事情,为了防备薛夫人突然给她传来家庭医生,她明天还是去一趟医院比较保险。

    只是,薛长轩真的不回来住吗?

    那么她的计划……

    **

    下班之后,杨络临时有点儿事情,便让简水澜与白莲先到停车场等候。

    白莲攀着简水澜的手臂,感觉到简水澜的手有些冰冷。

    “这都秋天了,都说这几天要降温,咱们明天还是穿点儿长袖的。”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白色的短袖连衣裙,顿时觉得有些冷了。

    简水澜被她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冷,“是啊,这天气说变就变,前几天还跟盛夏一样,果然是入秋了。”

    二人等着,此时正值下班的时候,过来取车的人不少,偶尔与认识的同事打个招呼,一道含笑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两位美女,这是打算去哪儿啊?”

    白莲见是陆屿立即就笑了起来,“要一块儿去吃饭吗?我们正打算去吃饭呢!”

    陆屿走了过来,目光落在简水澜脸上,很快又移到了白莲的脸上。

    “几个人?”

    “我与水澜,还有杨总监,如果你肯去的话就加上你,四个。”

    简水澜点头,“是啊,白莲说了她来公司第一次领到工资,打算请我们吃顿饭,你要是愿意,也一块儿去吧,人多热闹一些,而且还是同一个部门!”

    陆屿自然不会拒绝,“既然如此,那就一块儿吃顿饭,不过让美女请客怎么好意思?今晚既然都拉上我了,我请客就是,你们在等杨总监吗?”

    “嗯,杨总监临时有点儿事情,让我们在这边等一会儿!不过请客的事情你就别跟我抢了,之前我在外头一家餐馆吃过,感觉很不错,已经订好了菜。”

    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上,于是陆屿也就没有再争抢请客,三人等了些时候,杨络就走了过来。

    看到陆屿也在,便知道陆屿肯定也是与他们一道吃饭去的,他朝着几人歉意一笑。

    “很抱歉,临时接到活儿,正要去见客户,今晚上怕是不能够跟你们吃饭了,不如改天我请你们!”

    陆屿听到这话立即就笑了起来,“那不正便宜了我?左右可都是大美女!”

    白莲见杨络确实有事虽然遗憾但也不强求,“既然如此,那改天我再请杨总监吃饭,杨总监有事情就先去忙吧,陆屿有车,正好送我们过去。”

    杨络朝着他们一挥手,“那我就先走了。”

    杨络将车子开走之后,白莲也拉着简水澜的手朝着陆屿的车子走去。

    二人从后车门上去,简水澜上了车子便有些沉默,暗暗想着不知今晚上白莲是否会出手?

    她倒是不害怕,有陆屿,还有隐藏在暗处里随叫随到的朗月。

    顾琉笙允许她出来与白莲吃饭,定然是有足够的把握,就算她吃了什么暗亏,朗月也会随时出现。

    陆屿一驾车离开,没多久秦筝就朝着停车场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找到自己白色的车子时,看到后面凹进去的那一块,整个人继续萎靡。

    一直找不到时间去修车,这几天在路上行驶都能够感觉到后面对她的注目。

    摸了摸车子上的凹处还有一旁的划痕,又想到那个撞她车子的男人,秦筝只恨不得化身为喷火龙将对方的车子烧成一堆灰烬!

    “带你装b带你飞,了不起啊?”

    “秦秘书这车子真不错,还自带凹进去的效果。”

    似乎跟他请假去提车才没几天,这么快就撞上了!

    秦筝见是容承祯过来,立即礼貌地点头,“容**oss好!”

    容承祯开了车门,进了驾驶座上,随即将车子开了出去。

    卡宴啊!

    她什么时候才能够买得起?

    秦筝摇着头,嘟了声,“卡宴了不起啊!”

    有本事像简水澜那样,放着一辆顾琉笙给他的莱斯莱斯不开,专门开这样十几万的。

    又瞥见那一处凹处,秦筝朝着车屁股挥了挥小拳头。

    “别让我再遇上你,否则姐一定暴力解决,还非要让你赔礼道歉!最好还得跪着给我磕头,喊我祖奶奶!”

    **

    白莲带他们去的是一处装潢挺有格调的馆子,虽以暗色为主,但处处都透露出讲究。

    简水澜知道这样的馆子一般价格都不会低,不过他们只有三个人,倒也不会吃上太多。

    三人来到一处精致的包间里,等他们入座,白莲才笑道,“我中午就过来订好了菜,本来是想着杨总监要开车,我酒量也不好,所以就没有点酒,陆屿要开车,我们喝饮料就好吧?”

    他们两人自然不会有意见,陆屿点头。

    “都可以,今天可就只有我一个男士,还是别喝酒好了,等吃过饭,我还要送你们回去。”

    简水澜也没打算喝酒,否则顾琉笙估计又得罚她写检讨书了。

    菜上得很快,饮料却迟迟没有过来,白莲便道,“你们先吃,我去催催他们,怎么饮料还没上。”

    简水澜想说不急,但白莲已经走了出去。

    虽然只有三个人但白莲还是点了八道菜,三个人吃也是足够了。

    陆屿笑看着一旁的简水澜,“我倒是没有想到你还真结婚了,还没有举行婚礼吧?”

    婚礼……

    原本计划是没有婚礼的,但是后来顾琉笙也一直没有提到这一点。

    简水澜也不知道他们之间会不会有婚礼,她也想要有一场婚礼,不用盛大,但要用心。

    “是已经领证了,至于婚礼,现在还没有考虑。”

    “记得请我喝喜酒就是。”

    简水澜立即点头,“那是当然!”

    见白莲迟迟没有过来,陆屿笑道,“我们先吃吧,一会儿白莲就来了。这小姑娘还真不错,比起之前的佟莉可是好相处了许多吧,就我们办公室的人对她也都是印象极好。”

    简水澜笑了下,如果他们知道白莲是佟莉的妹妹,那么她们还会觉得白莲好相处?

    不过这白莲的手段可比佟莉高明了许多,佟莉最起码直来直去,而白莲却很懂得隐藏。

    两人边说边吃,那边白莲推门而入,手里拿着一扎饮料,还有三杯倒满的饮料。

    “真不好意思让你们等了这么久,现在正好是用餐的高峰期,这边的服务员都有些忙不过来!”

    托盘上的饮料很重,她小心地将托盘放在桌上,陆屿将三杯饮料放好。

    “我们又不急,一会儿他们也是会送过来的。”

    白莲的脸色有些不大自然,看着陆屿将三杯饮料都分好,一下子分不清楚哪一杯才是给自己准备的。

    完了,刚才陆屿是怎么拿饮料的?

    她记住了位置,可是三杯倒的都差不多。

    陆屿先喝了一口饮料,觉得很不错,“这还是现榨的甘蔗汁?”

    白莲点头,“是,甘蔗汁挺不错的!”

    而后看向简水澜,“你也喝些,挺好的!”

    “好!”

    简水澜端起了杯子正要喝下,手机铃声正好响起,她只好歉意一笑,将杯子放回桌上,从包里取出手机,见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但因为显示燕城,便也接了起来。

    “你好!”

    “简小姐一定很想知道让你发生车祸的幕后之人吧!我在尚座食府等你,但要记得我没有等人的习惯,若是简小姐来迟了,我可没有耐心等你!”电话那边传来顾夫人温婉缓慢的声音。

    简水澜蹙了下眉头,她车祸一事……

    她知道并不简单,之前华楚楚与她说过,后来也从顾琉笙那边求证过,确实有人想要对付她。

    而且还打算采取栽赃嫁祸的手段,让人怀疑到沈蓉蓉或是华楚楚的身上。

    她虽然不敢直接去见顾夫人,但是身边有朗月跟着,她倒是不怕。

    朗月并不受命于顾夫人,而是听从她与顾琉笙。

    顾夫人那边很快就掐断通话,简水澜知道自己必须去一趟。

    她倒是很想知道顾夫人会想要说出什么话来,要知道她从出车祸之后就不曾见过顾夫人,顾夫人对她更是不闻不问,而今天顾夫人突然想要见她,便有些匪夷所思了。

    陆屿看向简水澜,“怎么了?有重要的事情吗?”

    白莲露出娇俏的笑容朝着她望去,“有什么事情比吃饭还要重要?你今晚可是答应了要陪我吃饭的!我来公司这么久了,除了上回聚会,今天可以算是第一次跟你一块儿吃饭了!”

    简水澜歉意一笑,“我这边真的有事情,还好陆屿今天过来,不然让你单独在这里吃饭,我还真不好意思,我先走了,等明天我请你们吃饭!”

    “可是……”

    白莲见她真的要走,立即想去阻拦,陆屿倒是没觉得什么,“你去哪儿?要不我送你吧!”

    简水澜立即摇头,“不用不用,你留下来陪着白莲吃饭就好,我到外头打车,这边打车很方便的!咱们明天见!”

    简水澜将东西收拾了下,便离开了。

    顾夫人的耐性可不好,若是久了只怕她便不想说了。

    等车的时候,简水澜给顾琉笙打了两个电话,然而都在通话中。

    算了,自己去一趟就是,她倒是想看看顾夫人想要说什么!

    一味地逃避并非办法,必要的时候她就要迎战,见招拆招。

    甚至于说不定可以从顾夫人这边得到些消息,让她找到一些顾家神秘人的蛛丝马迹——

    题外话——一万字更新结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