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自己的老婆,我不管谁来管?
    他宁可她骂他,或是动手,也不想看到一个沉默不语只会哭的女人。

    然而简水澜只是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眼泪掉得比刚才还汹涌。

    他不禁有些头疼,只是上前一步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要哭那也只能够在他的怀里哭撄。

    “妈找你主动承认她是这一起车祸的幕后之人,就是为了瓦解你对的信任,想要借此离间我们的感情,难道你真要如她所愿?偿”

    “妈当了这么多年的顾夫人,手段不少,心计不少,你对她了解不深,然而这是她的计策明白吗?否则她怎么会亲口承认自己是幕后之人?”

    他紧紧搂着怀里哭得双肩抖动的小女人,有些拿她没有办法。

    “乖,别哭了,你这样子我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的女人哭,他无动于衷,可偏偏对这个女人会心软,会不舍。

    “就算知道是妈你的计策,可我现在没有办法原谅你,也不想看见你,顾琉笙,你让我安静一会儿可以吗?”

    她推离他温暖的怀抱,再次将身上的外套扔给他,退后一步,冷眼看着。

    “我去哪儿都不需要你管,只要你别跟着我就成。”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回到了当初,被云家逼迫得哪儿都没有地方去,那时候还没有秦筝,只有她一个人。

    而现在有秦筝,可是去了秦筝那边,顾琉笙还是会以各种要挟将她带回来。

    她只想一个人安静地待着。

    再不看一眼,简水澜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她想着今晚上是不可能回去西江月圆了,在那里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隐瞒她真相的男人。

    看到前面不远的酒店,简水澜直接朝着前面走去。

    这是还打算不回去了?

    顾琉笙看到前面那一道倔强的身影,见她朝着酒店的大门走去,立即拉住了她的手。

    “小澜,别闹脾气,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好好说,还有别说出不需要我管得话,你别忘记了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情一起解决,而不是选择逃避,选择不见我!”

    简水澜一下子就甩开了他的手,含泪怒目瞪他。

    “在你隐瞒我的时候,你有将我当成你的妻子吗?还是在你眼里,我们还是协议结婚的关系?顾琉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压根就没打算跟我过一辈子的想法,那正好,我也不想跟你过一辈子!你们顾家我要不起!”

    这个时候顾琉笙倒是心平气和了,最起码这个女人愿意跟他吵架。

    “别说出不想跟我过一辈子的话,我跟你说过跟你结婚便没有离婚的想法,顾家你要不起也得要!”

    他拉住了她的手,“跟我回家,别惹我生气!”

    “你只顾着你有没有生气,那我呢?反正谁当你的妻子都可以,你去找她们好了,你妈不是给你留着两个女人吗?你回去正好左拥右抱!我这些天都不想看到你,你少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有将朗月也给带走,对于一个会透露我行踪的保镖,我要不起!”

    简水澜再次将他的手给甩开,大步朝着酒店的大门走了进去。

    顾琉笙有些头疼,怎么固执的时候这么不好哄?

    他承认隐瞒是不对,可是让她知道真相又如何?

    难道真要将他母亲送到监狱,让顾氏承受风波?

    他爷爷年纪大了,动不得怒。

    看到简水澜找前台出示证件,顾琉笙大步走了进去。

    “你们谁敢给顾少夫人办理入住,就别想干了!”

    他的突然出现,带着强硬的态度,前台人员纷纷朝着他望去,顾琉笙向来低调,见过他的人不多。

    然而顾少夫人的身份所代表的一切,他们不是不知道的。

    这燕城,又有几个顾少夫人呢!

    正在给简水澜办理入住的前台小姐,立即将证件退还给她。

    “顾少夫人,这是您的证件!”

    没想到眼前这个哭得双眼通红的女人,就是最近在燕城传得沸沸扬扬的顾少夫人。

    办理了一半被退还证件,简水澜回头朝着跟进来的男人望去,一双哭得泛红的双眼带着怒意。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去哪儿要你管吗?”

    “自己的老婆,我不管谁来管?”

    顾琉笙朝着她走去,无视被这么多人盯着,直接走到了简水澜的面前。

    “我知道自己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但是别闹着离家出走,好吗?”

    他的温柔与耐心,让一群前台小姐看得直冒星星眼,只恨不得化身为被他哄着的女人。

    然而简水澜并不领情,“你真要让他们不给我办理入住?”

    “回家住不好吗?”

    “有你的地方我不想待!”

    简水澜也不与他继续啰嗦下去,回头将自己的证件收拾好,转身离开,外头正好有一辆出租车路过,她立即拦了车子,很快上去。

    “师傅,往前开,开快点儿!”

    顾琉笙追出来的时候只看到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他轻叹了声,朝着自己车子的方向大步走去。

    一直踩着油门,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出租车,而后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

    “小姐,这是打算去哪儿啊?”出租车问她。

    去哪儿……

    她也不知道去哪儿……

    “往前面开,找一处……算了,前面不是有家酒吧吗?将我放在酒吧门口就是。”

    几分钟的车程,简水澜结了账下车,朝着附近的酒吧走去。

    在简水澜进了酒吧之后,顾琉笙神色阴郁地下了车,这个女人竟然敢单独一人来到酒吧,她这是打算喝酒?

    他知道这个时候简水澜并不想见着他,但也不放心将她单独一人放在酒吧里。

    点了杯鸡尾酒,又要了两瓶红酒,简水澜找了个角落坐下,酒吧里很热闹,唯独她这边极为冷清,偶尔有人过来想要搭讪,都让她冷冷地瞪走。

    周围吵杂,听得她脑袋隐隐做疼,她索性将鸡尾酒一饮而尽,只觉得心底一阵阵的苦涩,又倒了杯红酒喝下。

    从包里取出手机本想让秦筝过来一趟的,想了想还是作罢。

    这么晚了,让秦筝出来也不过是徒增秦筝的烦恼罢了。

    顾琉笙远远地看到简水澜将一杯鸡尾酒喝下,又喝了一杯红酒。

    知道她的酒量还可以,然而一个人在酒吧里也敢这么喝,难道不知道身边有多少男人对她虎视眈眈吗?

    看到她将第二杯红酒灌下的时候,顾琉笙终于忍不住朝她走了过去,直接从她的手里取走她灌了大半的红酒,将剩余的红酒一口喝下。

    本是粗劣的红酒,许是因为她的缘故,带着一丝丝的甜。

    简水澜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男人,更是觉得烦躁。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只想让你跟我回家,你身上的伤势尚未全好,想要留下伤疤了?”

    “我的伤是怎么来的,你比谁都要清楚,我和秦筝还差点儿连性命都没了,难道你不清楚吗?顾琉笙,你走吧,我实在不想看到你,看到你我就想到你妈!还是……你不让我住酒店,现在连酒吧也不让我待了?”

    顾琉笙很少接触女人,觉得无理取闹哄又哄不好的时候应当暴力解决!

    他干脆直接拉住了她的手,将她整个人扛在了肩上,大步朝着外头走去。

    简水澜没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一招,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扛起,而且还是被扛在肩膀上,肚子就压在他的肩膀,磕得差点儿将喝下去的酒全都吐了出来。

    “顾琉笙,你疯啦!”她不顾场合地大喊出声。

    周围不少人都朝着他们这边望来,有拍手叫好,有些惋惜对方不懂得怜香惜玉。

    一直朝着外头走去,空气中少了酒的味道,清新了许多。

    然而简水澜只觉得一阵阵地不舒服袭来,她捶打着顾琉笙的后背——

    题外话——完结文《穿越:王爷,你快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