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顾琉笙,她已经成功地瓦解了我对你的信任
    对方并没有松开她的打算,一直走到了车子的旁边。

    顾琉笙空出一手打开了车门将她整个人塞进去坐好,很快地又为她系好了安全带,而后直接堵住了她的嘴,将她所有的声音都堵住。

    酒的味道在两人的唇齿间萦绕开来,顾琉笙狠狠地加深了这个吻。

    一直到对方虚软无力的时候才不舍地离开她的嘴,觉得想要让一个女人闭嘴这样的方式真不错偿。

    呼吸已经不如之前平稳,顾琉笙深呼吸了口气,捧住了她嫣红的小脸。

    “我希望不管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彼此都别想着离家出走,西江月圆是我们两人的家,明白吗?你有生气的权力,你想要独处,我可以给你空间,但不允许你想着去住酒店,去酒吧酗酒。”

    回到驾驶座上,车子缓缓地朝着大路行驶出去,简水澜捂住了自己的脸,任泪水从指缝里流了出来。

    “隐瞒我这一次,我就再也不会还像以往那般地信任你,我知道你妈的心思,你妈这一次确实走对了一步,她已经成功地瓦解了我对你的信任!我不管你是不是包庇她,可你真正地对我有过隐瞒,我是你的妻子,这事情也差点儿要了我的性命,可你选择隐瞒,顾琉笙,你真好!”

    她侧过脸看着那线条流畅完美的侧颜,想到之前他对她的好,可是因为内疚?

    “妈会对付你,也许将来还会,但我也会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伤害!在顾家,你也只能够信任我,你要记得我不会伤害你就是了。”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话,顾琉笙停好车子,下了车走到另一边打开了车门,又将她身上的安全带解开。

    见简水澜没有下车的打算,顾琉笙也没有逼迫她。

    车门敞开,他靠在车门上,看着车内沉默的女人。

    不可否认,当她说出已经瓦解了对他的信任的时候,他心里是有些难过的。

    许是因为遭遇过云家的事情,所以想要让她对一个人完全信任并不容易。

    顾琉笙伸出了手,“我们回家吧!”

    简水澜没有搭理他,下了车朝着里面走去,就连上电梯的时候也没有等顾琉笙。

    到了十六楼的时候,看着两扇门,最终选择了1602的门,输入密码进去之后,将门给关上。

    她没有回到主卧,而是换了鞋子之后直接朝着以往她居住的那一间房间走去,顺手将房门给反锁了。

    她摸着黑连衣服都没换,直接藏在了被窝里。

    许是心情不好,加上喝了酒的缘故,倒是很快沉沉睡去。

    顾琉笙回到家里,并没有在玄关处看到简水澜换下的鞋子,在主卧里也没有找着人,便朝着另一边走去。

    果然在另一边的玄关处看到了简水澜换下的鞋子,而她之前睡得那一间房间,房门紧闭,而且被反锁了。

    知道她回到家就好,既然想要独处的空间,他给。

    经过这么一闹,已经十一点多了,顾琉笙在梳洗之后,也回到了主卧。

    躺在空荡荡的床上,竟然没有丝毫的睡意。

    **

    隔天早晨,顾琉笙五点准时下楼运动,回来之后便到厨房准备早餐。

    花了二十分钟煮了两碗面,还煎了几颗鸡蛋放在上面,金灿灿的加上旁边青菜的搭配很是可口,他走到简水澜的房门前,敲响了房门。

    “小澜,起床吃早饭了!”

    他连敲了三下,屋子里都没有反应,拧动门把,才发现里面并没有反锁。

    打开门之后,朝着里面望去,被褥凌乱,几件换洗下来的衣服也被随意扔在床上,敞开的浴室里飘着阵阵沐浴之后的香气,可却不见简水澜的身影。

    他这一次没有直接给简水澜电话,而是拨通了朗月的号码。

    “少夫人呢?”

    “少夫人在顾总运动的时候,就已经自己开车去了公司,现在已经到了公司。”

    “少夫人有吃早饭吗?”

    “没吃,昨晚上少夫人似乎也没有吃晚饭。”

    听到这话的时候,顾琉笙蹙眉,这个女人没有吃晚饭还敢去喝酒!

    现在能耐了,连早饭也不吃!

    “你马上去打包一份清淡的粥给她送过去,她若是不吃,你就送到她满意为止!”

    “是!”

    朗月觉得自己是个保镖,不是佣人。

    结束通话之后,顾琉笙有些无力地在床上坐下,看着凌乱的被褥,只好将被褥折叠整齐,又将简水澜换下的衣物都拿到了阳台。

    裙子直接扔到了洗衣机,贴身衣物选择了手洗,这也不是第一次洗,所以动作并不生疏。

    洗完之后全部挂在了阳台上,才折回餐桌,面已经坨了。

    他看了一眼,直接将两只碗端起全都倒到了垃圾桶里,两只碗也直接扔到了洗碗池里面。

    烦躁地走了出来,顾琉笙换了身衣服便离开了西江月圆。

    **

    早早来到公司,将办公室里面稍微整理了一番,又泡了一杯咖啡进来,她便开始在电脑前忙碌起来。

    朗月打包好粥的时候,天色还很早,公司里除了简水澜还有外头的保安,几乎没看到人。

    她敲响了办公室的门,简水澜还以为这么早白莲就来了,回头一看,只见是身着黑衣打扮的朗月,依旧一副干练的样子,神色清冷。

    看到朗月,知道是她暴露了自己的行踪,简水澜蹙了下眉头,没打算理会这个叛徒。

    朗月走了进去,将打包好的食物放到她的面前。

    “顾总吩咐了让少夫人好好吃,若是少夫人不肯吃的话,就让我一份份送到少夫人肯吃为止,这里是致远,我想少夫人应当不想闹出太大的动静吧!”

    “所以,连你也来威胁我了?”

    这果然是顾琉笙送来的人,跟他一副德行!

    朗月摇头,“不敢!顾总是担心少夫人饿坏了。”

    朗月没有多说什么,很快离开。

    简水澜看着桌上的食盒,几次想要直接扔到垃圾桶里,然而昨晚上没吃,早饭也没吃,她觉得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男人跟自己的胃过不去。

    昨天哭了那么久,还两餐没吃,为了顾琉笙如此,实在不值得!

    将食盒打开,发现朗月打包过来的是一份白粥,还有几样小菜,便就着几样小菜,慢慢地吃了起来。

    等她慢悠悠地吃完早饭,也差不多快到上班时间了。

    白莲今天早上是掐着点过来的,看到简水澜的时候,浅笑着与她打了招呼。

    “你这么早就来了,呀,你的眼睛怎么了?”

    简水澜眨了眨眼,冲她一笑。

    “没什么,早上洗脸将洗面奶洗到眼睛里了,还有点儿疼。”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白莲提议。

    “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之前也有过几次,等过一些时候就好了。”

    随即她转移了话题,“昨晚上真抱歉,临时有事没能跟你一块儿吃饭,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再拉上秦筝,人多热闹!”

    “今天你老公允许你再出来跟我们吃饭?”白莲笑着问她。

    “你不说了,咱们女人也该有自己的时间。”

    白莲立即点头,“那好,中午我们一块儿吃饭。”

    简水澜很快给秦筝打了个电话,“秦筝,中午一块儿吃饭,还有白莲,我请客!”

    秦筝很快答应了,“下班我去找你们!”

    挂了电话之后,简水澜冲着白莲一笑,“可以了,秦筝下班之后过来找我们。”

    她想了想还是给秦筝发了一条短信:小心白莲,白莲是佟莉的亲妹妹,但别打草惊蛇。

    她知道秦筝很聪明,一定知道这话里的意思。

    发送过去之后,待秦筝那边接收到,她很快将这一条信息删除掉——

    题外话——谢谢春天的芭蕾chl送了9张月票,158****6652送了3张月票!这个月收到的月票好少,今天突然收到这么多张月票,好感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