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顾总今天怎么不去接他的小娇妻了?
    秦筝接到简水澜这一条短信的时候,看了许久,脸色变了好几遍,最后默默地将这一条短信给删除了。

    心里暗暗想着,白莲出现在致远,而且还是顶替了佟莉的位置。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为佟莉入监狱一事报仇吗撄?

    没想到平日里看起来很好接触,说话也都是弱弱柔柔的小女人,竟然有这么深的心计!

    幸好已经被简水澜给识破,又想到简水澜暗中有人保护,倒是一颗心落下了许多偿。

    **

    一大早上,人人都觉得顾总就跟吃了炸药一样。

    所有的策划案全部都被否决掉,几位经理被他骂得脸色如墨。

    总之这个早上,顾总看谁都很不爽,就连宋微也不例外。

    宋微摸了摸鼻子,一脸无辜的表情,他这是被殃及了池鱼。

    顾总大清早脾气这么差,一定是因为顾少夫人,说不定平日里恩爱的两人,吵架了。

    果然到了中午的时候,宋微接到了顾琉笙的电话。

    “给我叫餐。”

    顾总结婚之后中午就很少在公司里吃,到了下班的时间手头上就算有事也全都扔给他,二话不说就去致远接他的小娇妻,今天倒是不去接他的小娇妻了?

    顾琉笙沉着脸挂了电话,中午他自然想去接简水澜。

    可想到她昨晚上的情绪,中午去接她也不会给他好脸色而看,还不如给她空间,让她冷静一下。

    隐瞒真相他是有错,可也有自己的顾虑,毕竟是他母亲。

    下班的时候,简水澜没有等到顾琉笙的电话,心中难免松了口气。

    她实在是不想见他,也觉得没有见面的必要。

    这个男人,说不定这阵子对她好,全都是因为愧疚。

    怪不得住院期间,他无微不至地伺候着,出院之后也都把她将菩萨供着。

    他对她的好,是有缘故的,一来是因为妻子的身份,二来是因为愧疚。

    越想越气,可现在她也不会像昨天那样难受地掉眼泪。

    秦筝来得很快,几乎是掐着点准时就到了她的办公室,看到她们两人立即打了招呼。

    “掐着点儿过来蹭饭,你们走不走?”

    简水澜将做了大半的图保存,侧过脸去看白莲。

    “白莲,可以走了吗?”

    白莲点头,“我也好了,走吧!”

    说着很快收拾好东西。

    三人才刚刚离开办公室,就看到杨络也正准备吃饭,简水澜顺道喊了他。

    “杨总监要一块儿去吃饭吗?我买单!”

    杨络自然答应,“正要去吃饭,顺道。”

    另一边的办公室也有人走了出来,正是陆屿,看到这么多人,目光落在白莲的脸上,目光中带着几分警告,随即问他们。

    “你们这是打算去吃饭?算上我一个!”

    白莲的脸色微微白了下,但也一直保持着微笑,很快便道,“水澜想请我们吃饭,你要去,还得过问她呢!”

    简水澜自然不会拒绝,很快点头。

    几个人走在前面,陆屿看了一眼白莲随即放慢了脚步,白莲也只好放慢脚步。

    她听得陆屿在她的耳边低语,“收起你的小心思,否则我们昨晚上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出去,而那时候你白莲跟谁滚地上,我想你也会很有兴趣知道。”

    听到他的威胁,白莲的脸色有些泛白,但也放轻了声音。

    “陆屿,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可我不喜欢你!”陆屿直接拒绝。

    尽管发生了昨晚的事情,可他对这个女人还是没有男女之情。

    如此卑劣的手段用来对付一个女人,他倒是有些庆幸最终是自己着了她的道。

    不过有昨晚上的视频在他的手里,相信这个女人也不敢再有别的动作。

    “我喜欢你就够了,陆屿,早晚有一天我们会在一起的!”白莲笑了起来。

    简水澜看到白莲一直没有跟上,回头去看,见白莲与陆屿走得很近,似乎有些明白了,暧昧地朝着他们二人望去。

    接收到简水澜的笑容,白莲也不觉得尴尬,反倒大大方方地环抱上陆屿的手臂。

    这一刻陆屿的脸色有些细微的变化,可也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

    白莲很满意陆屿的表现,看到简水澜的表情,直接坦白,“我正在追求陆屿呢!”

    一群人笑了起来,就连杨络也回头去看他们。

    “嗯,陆屿是个前景不错的大好青年,你倒是有眼光,看上他!”

    陆屿从白莲的手里伸出了臂弯,玩笑似地说,“我陆屿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追得上的!”

    杨络笑了笑,“那白莲可要加油了,要是事成,我给你们包个大红包。”

    陆屿看向杨络,觉得自己心里苦,当了替死鬼,现在还被人打趣。

    一顿饭下来,花了一个多小时,还剩余半个小时的时间,秦筝拉上简水澜的手,朝着一群人望去。

    “我找水澜有事情,我们就先走了,你们慢聊啊!”

    在场的人也都知道简水澜与秦筝是大学同学,看到她们二人想先走也没人阻止。

    二人离开之后,杨络笑看着在场的两人。

    “我可就不在这边当电灯泡了,中午还有事情要忙,我也先走了,陆屿,一会儿你送白莲回公司。”

    “那杨总监您慢走!”白莲立即起身。

    杨络走后,陆屿看着白莲,目光泛冷。

    “我说了别对我纠缠不休!”

    白莲柔柔弱弱地笑着,“我也不是对你纠缠不休,只是喜欢你,想要追求你。你不喜欢可以拒绝,我喜欢我可以继续追求。喜欢你是我的事情,我想早晚有一日你会答应的!”

    “原来你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陆屿笑了笑,起身就朝着外头走去。

    “等等我!”白莲很快追了上去。

    **

    秦筝带着简水澜回到了公司,茶水间没有人,二人进去之后,秦筝直接将门给关上。

    泡了两杯咖啡,又从抽屉里取出了不少的零食,将其中一杯咖啡递到简水澜的面前,问她,“白莲是佟莉的妹妹,顾大男神告诉你的?”

    一听到那个男人的名字,简水澜嗤笑了声,“别跟我提起那个破男人,我不要他了!”

    秦筝立即笑了,“不要了,就卖给我,这么好的男人啊,你还不抱着大腿!”

    顾琉笙真的好吗?

    简水澜心里酸涩了下,“你知道我们那一天出车祸幕后之人是谁吗?”

    秦筝一脸的疑惑,“那不是意外……”

    眼珠子一转,简水澜能够这么说必定是……

    车祸的事情她之前并没有跟秦筝说,但现在已经知道幕后之人,此事秦筝当时也差点成为受害人。

    简水澜自然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一开始我也以为是意外,后来因为华楚楚的电话我才知道这事情不简单,于是向顾琉笙那混蛋求证,确实如此,不过……昨晚上我才知道真正的幕后之人是顾夫人那老妖婆!”

    “而顾琉笙知道是顾夫人所为,但是对我隐瞒了真相,甚至销毁了所有证据,我这还是从顾夫人那边听来的真相。”

    秦筝刚喝下一口咖啡听到这事情的时候,一口咖啡差点儿就喷了出来。

    好不容易吞了下去,还把自己给呛得半死,她咳得眼泪都出来了,简水澜连忙倒了一杯温水给她喝下,便拍着她的后背。

    “你怎么样了?怎么呛成这样?”

    “咳咳咳……”

    撕心裂肺地咳着,秦筝只觉得喉咙都被咳疼了,好些时候才逐渐平缓下来,她接过简水澜递来的纸巾擦拭着眼泪,大口地喘了好几下。

    “尼玛,喝口咖啡都差点儿让那老妖婆给害死啊!你说那一天我们出车祸,是人为而不是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