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少夫人跟妖精一样,顾总管不管?
    “是有些棘手,但顾总似乎也不该这么放任顾少夫人一个人吃饭,万一……顾少夫人认为之前顾总对她的好不过是因为愧疚……等到这真相被她知道了,顾总连饭也不跟她一块儿吃,那不是让顾少夫人心里有个落差?女人总是敏感的,不似我们男人神经大条。”

    说着说着,宋微觉得自己还是比顾总更了解女人撄。

    因为愧疚……

    对自己的老婆好,还要因为愧疚吗?

    他对她也没有愧疚,只有心疼。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继续加班。偿”

    顾琉笙收回了目光,继续看着手里的合约。

    宋微一耸肩,起身离去。

    宋微一走,顾琉笙就什么都看不下去了。

    他轻叹了声,看了一眼时间,等再过一会儿他就去将他的女人找回来,不管再怎么生气总不能够连家也不回了!

    **

    两个女人将车子在酒吧门口停好,便手拉手走了进去,两个人点了不少的酒,坐在距离舞台不远的地方。

    耳边是动感十足的音乐,眼前是性感十足的舞蹈。

    知道简水澜心情不好,一杯酒喝完,秦筝又给她倒了酒。

    “尽量喝,喝醉了咱们不开车,大不了就打车回我那边,男神什么的今晚滚出我们的世界!”

    秦筝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咱们喝一杯!”

    一路上简水澜虽然沉默不语,不过有秦筝陪着她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与她碰了杯,几口将杯里的红酒喝下,她长长吐了口气,都是红酒香醇的味道。

    这一次轮到简水澜倒酒,“喝吧,结婚之后我可就没这么畅快地喝过了,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一会儿担心被人***,一会儿担心自己的形象毁坏,我一点儿都不开心,今晚上,管他顾家什么事情,爱拍就拍,上头条就上头条,反正头疼的也是顾琉笙,关我什么事情了?大不了,不当顾少夫人了!”

    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这个顾少夫人还不如不要!

    几杯酒下肚,两人虽然酒量不错,可是这么一杯又一杯地接着灌,两人也多少有了些醉意,秦筝笑了起来,指着舞台。

    “走,咱们也去跳舞!”

    简水澜也笑了起来,将杯子里的红酒几口喝完,拉上了秦筝的手。

    “好久没有跳舞了!”

    今晚上,她要褪去顾少夫人的身份,重新活回她简水澜的时光。

    二人上了台,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腰肢,迈开了舞步,每一个节奏都跟了上去。

    特别是简水澜眼前就在她母亲的教育下学了好几年的舞蹈,这些舞步对她来说得心应手,每一个节奏都恰到好处,那纤细的腰肢扭起来,足够让台下的男人疯狂。

    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她本就穿着一双细高跟,紧身牛仔小脚裤,一件小香风风格外套。

    喝了酒又跳了舞,整个人都热了起来,索性随着音乐将外套一脱跟着节奏将外套丢了出去,剩余一件黑色的吊带,胸口的风光极为明显。

    随着她的舞动,紧身衣服下摆往上撩起了些,露出纤细的腰肢,整个人在台上犹如妖精。

    此时台上的简水澜极为惹眼炫耀,台下围了不少的男人,又是吹口哨,又是掌声的。

    朗月隐藏在人群里,看着台上妖媚至极的女人,不禁有些头疼,硬是从一群男人堆里挤了出去,很快给顾琉笙拨了号码。

    “少夫人跟妖精一样,顾总管不管?”

    人群里,一名清俊的年轻男子看着台上随着动感十足的音乐跳得忘我的女人,唇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

    这纤细的腰肢扭起来,真能够要了男人的命。

    感觉到唐卿的目光饶有兴致地盯着那一道***的人影,一旁的男子朝着唐卿一笑。

    “老大,要是看上了这个女人,不如我将她弄来给老大玩玩!那胸,那腰肢,简直要命!”

    “别动了我的女人!好好的,别让人对她动手动脚!”

    唐卿笑了下,一直将目光锁在那一道纤细的人影上,每一个姿势都能够撩拨得让人失控。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台上跳舞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剩余简水澜与秦筝二人互动,不知疲惫。

    两人的双眼都有些迷离起来,挂着浅浅的笑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另一旁的角落里,一个年轻的男子目光死死地盯着舞台上穿着黑色裙子的女人,他紧紧地捏着手里的酒杯,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这不是那个撞了他车子的女人吗?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这个老女人,她死定了!

    撞了他的车,还敢逃得无影无踪!

    顾琉笙很快就到了酒吧,远远地就看到了台上犹如妖魅一样的女人,扭着细腰,摆着挺翘的臀,甚至只穿着一件吊带的黑色背心,姣好的身材就这么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而台下围绕着的大都是男人,就这么直勾勾地以***的目光盯着台上的女人瞧着。

    顾琉笙沉着一张快要滴出墨汁的俊脸,大步走上了台,很快脱下西装外套强硬地披在简水澜的身上,并且将她往身边一带,目光泛冷地盯着她。

    “简水澜,你好样的!”

    跳得正起兴的女人突然被打断,又见对面的男人是顾琉笙,她随即就想要将他推开,却是让他给横腰抱起带下了台。

    简水澜几次想要挣扎,却被他抱得死紧。

    极为动感的音乐依旧,秦筝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空荡荡的舞台。

    人呢?

    水澜……

    跳着跳着跳哪儿去了?

    酒精的发作,让她的大脑有些迟钝,秦筝拍着脑袋走下了台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还有人朝着她吹着口哨,那目光几乎要剥了她的衣服,让人觉得反感。

    不知是谁伸出了手朝着她的臀部袭来,狠狠捏了一把,秦筝大喊了声,一拳头揍了过去。

    容昭熙捂着被揍疼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老女人突然一拳头揍了过来。

    撞了他的车,还揍了他的脸!

    “老女人,你敢揍我!”

    “你还摸我屁

    股呢!不要脸!”秦筝狠狠地呸了一声。

    睁着迷离的双眼看着眼前年轻的男人,只是一眼,就发现这个男人就是化成灰她也能够认得出来,随即指着他。

    “你你你……撞了我的车屁

    股,现在还摸我屁

    股,还有没有天理了?”

    容昭熙觉得这个女人完全不可理喻,顿时就被气笑了。

    “就你那屁

    股半两的肉都没有,我会有那兴趣?”

    “摸了还一副吃亏的样子?”

    秦筝气恼地大叫一声,突然朝着他就扑了过去,狠狠地在他的肩膀咬了一口,一副死都不放开的架势。

    薄薄的衬衣完全抵挡不住对方尖利的牙齿,容昭熙只觉得一阵阵尖锐的疼意传来,而那老女人竟然死活不松口。

    作为一个男人,他忍着疼没有出声,却怎么都扒不开怀里的老女人。

    听到身后的动静,顾琉笙回头一看,只见秦筝将容昭熙狠狠地咬着,一副不松口的架势,而容昭熙则是忍着疼死活都扒不开怀里的秦筝。

    秦筝什么时候认识容昭熙了?

    自己的女人他都管不过来了,也就懒得再去理会别的女人。

    简水澜在他的怀里又吵又闹,顾琉笙完全不理会只抱着她朝着外头走去。

    清冷的夜风,让人清醒了几分,简水澜迷离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突然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张嘴就朝着他的肩膀咬了下去,狠狠地,似乎要将自己的不快全都发泄出来。

    隔着白色的衬衫,一点儿都不留情。

    尖锐的疼意袭击而来,顾琉笙却只是蹙着眉头看着怀里的女人,不禁想着果然是混在一起的女人,惩罚起来的招式也是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