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如果不是看你顺眼,我怎么会跟你结婚?
    秦筝咬着别的男人的肩膀,而怀里的女人也咬着他的肩膀,甚至是同一边。

    很疼,但更多的是对这个女人的无奈。

    对方一声不吭的,反倒让简水澜觉得无趣,口中的血腥味道很浓郁撄。

    她将嘴巴挪开,看到白色的衬衫上面的血迹,而后冷冷地笑了开来,对着那张矜贵清俊的脸偿。

    “很疼吧,可是远远没有我疼,顾琉笙,我真的很讨厌你!”

    她红了眼眶,却没有了泪水。

    顾琉笙将她放下,扯紧了她身上的外套,突然在她挺翘的臀部上狠狠地几巴掌甩了下去,作为惩罚。

    “还敢不敢上去跳?没看到台下那些男人看你的目光吗?简水澜,再有下次……”

    “哇——”

    她突然捂着被打疼的屁

    股哭了出来,声音不小,路过的人不少都朝着这边望来,只看到一个长得娇俏的小女人毫无形象地捂着臀部痛哭。

    顾琉笙被她哭得心疼,却又不得不让她长点儿记性。

    “往后再这样子,我会让你直接下不来床的!”

    简水澜正哭得伤心,被他这么一恐吓也来了脾气。

    “我就高兴来着,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做顾少夫人了,等一年后,我非要跟你离婚不可!”

    她扭头就跑,身上的外套也掉了下来,冷风吹来直接打了个寒颤。

    离婚……

    顾琉笙恨恨地盯着那一道跑开的身影,随即捡起地上的外套拍了几下,很快也追了上去,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想着与他离婚。

    以为婚姻可以儿戏?

    他要是不离婚,倒是想看看她怎么离了!

    台上的人换了一批,依旧是劲爆的音乐,然而上台的舞蹈却没了刚才的看头。

    唐卿走上了台,几个女人边跳着要缠上来,唐卿不过是冷冷一瞥,她们便识相地离开。

    蓝色的小香风外套落在台上的角落,唐卿走了过去将外套拾起,下了台很快就离开了。

    咬住不放,容昭熙狠狠地体会了一把。

    这个女人是属鳖的吗?

    咬住了只能等打雷才肯松口?

    再不松口肩上的肉就要被她给揪下来了!

    秦筝尝到了血的味道,加上刚才喝下了不少的酒,此时有点儿反胃。

    倒是自己松开了嘴,捂着嘴巴一副快要吐出来的姿态,她看着眼前年轻的男人,一副嫌弃的模样。

    “你的血太恶心了!”说着,还擦了擦唇角上的血迹。

    容昭熙被她咬白了一张俊俏的俊,此时还被她这么嫌弃,一张俊脸更是惨白了三分。

    “你这个老女人,撞了我的车,打了我的脸,还咬我!”

    老女人……

    秦筝硬是被这个称呼给气得清醒了几分,直接冲了过去揪住了对方的衣领。

    “你个混账东西,撞了我的车,摸了我的屁

    股,还一口一个老女人地喊着,姐今天要跟你同归于尽!”

    她整个人直接跳了上去,容昭熙下意识地就抱住了,却没想到女人的双腿紧紧地跨在了他的腰间,然后就揪着他的头发暴打起来。

    周围的人看到他们的情况立即纷纷给他们让了路,看到两个人直接扭打一起,不过女方胜算。

    容昭熙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如此不讲理,甚至不让他解释,冲过来就打。

    这还是女人吗?

    他到底招惹上了什么怪物?

    那些想要接近他的女人哪个不是跟水做的一样柔软,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暴力的怪物?

    **

    正朝着前方走去的女人,冷不丁又被人从身后抱住,她挣扎了几下转过身来。

    顾琉笙只看到她满脸的泪水,然后听得她突然出声,“朗月!朗月!朗月——”

    藏于暗处的朗月很快出现,依旧黑衣打扮,马尾高高的绑起,一张娇俏的脸带着冷意。

    “少夫人有何吩咐。”

    “朗月,将这个男人给我扔远点!”

    朗月看了一眼顾琉笙肩上的血迹,很快就离开了,坚决不理这个时候的顾少夫人。

    但顾总对顾少夫人的纵容,也算是让她大开眼界了。

    顾琉笙一脸的头疼,觉得再这么闹下去,谁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

    索性拉住了简水澜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小嘴,满是酒气,可那温软的唇让人欲罢不能。

    不顾简水澜的挣扎,他直接将她紧紧地箍在怀里为所欲为。

    对付不讲理的女人,大概这样就是最直接的办法了!

    唇上突然一疼,顾琉笙忍着疼并没有离开,很快血腥的味道在两人的口中混合开来。

    简水澜几次想要离开,甚至想再咬他,可每次都让对方狡猾地躲过。

    她死死的被困在她的怀里,一点儿挣扎的力道都没有,呜咽了几声之后,全都化为柔软动听的低吟声。

    这个吻延续了很长的时间,也让顾琉笙吻得淋漓尽致,无法自拔。

    没有顾及场所,也不顾及唇上的伤口,一直到几乎要把持不住的时候,才离开了对方的唇。

    看到对方一呼吸到空气,大口地喘了好几下,娇艳饱满的唇,哭得通红的鼻头,还有迷离的双眼,都让他恨不得在此将她办了。

    似乎有好几天的时间没有好好地要她了,而现在那感觉开始蠢蠢欲动。

    顾琉笙狠狠的吸了几口气,正打算开口,却没想到迎来的是对方的一巴掌。

    简水澜的力道不轻,几乎用尽了自己残余的力气,她发狠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只恨不得再给他一巴掌。

    掌心里隐隐地疼着,她捏紧了拳头,一双眼睛通红一片,还布满了泪水。

    打在脸上,自然是疼的,顾琉笙的脾气本就不好,特别是这个女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甩他巴掌了,而且还每次都是在亲吻之后。

    他深呼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不打老婆!

    尽管这个女人多么地不听话,可也是他的女人。

    随着这一记巴掌,两人都似乎冷静了下来,气氛也有些奇怪。

    平缓了自己的呼吸,顾琉笙才出声,“打也打过了,是不是该回家了?”

    “你也可以打我,反正你们顾家不是特别地想要我的命吗?”

    顾琉笙上前一步,重新将她抱在怀里,见她还想要挣扎,他却是紧紧地抱着不撒手。

    “我不打自己的妻子,惩罚你并非只有动手才可以。简水澜,最好别再闹了,否则我的好脾气很快就会结束。”

    对付这个女人,他已经耗尽了不少的耐心,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也佩服这个女人,能够让他容忍至此。

    “妈的事情,我承认自己有私心所以选择了隐瞒,不让你知道。小澜,我知道这么做对你不公平,可她再如何不是,也是我的母亲,是顾家的少夫人,是爷爷满意的媳妇。”

    “爷爷年纪大了,若是知道妈的另一面,怕爷爷承受不住,在顾家,一直以来让我敬重的也只有爷爷了。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这一次,可以生气,可以闹脾气,然而别说出离婚离开的话,明白吗?”

    他深呼吸了口气,感觉到怀里的女人的情绪逐渐平缓下来,抬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另一手揉着她的发丝,低头在她的发上落下一吻。

    “你是不是觉得住院期间我对你的好是因为愧疚?”

    “难道不是吗?”怀里的女人闷着声音反问。

    “不是,对你我没有任何的愧疚,只有心疼还有想要好好地保护你不再受到伤害。你是我的妻子,对你好天经地义,当初找你结婚虽然想要个妻子杜绝家里塞来的女人,然而如果不是看顺眼的,我又怎么会结婚?所以顾少夫人这个位置也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就可以的!”

    这样的表白,她应该明白了吧!

    简水澜从他的怀里抬起眼,看到的是他肩膀上的血迹,白色衬衫已经被鲜血然后,逐渐晕开,血迹不大。

    可她刚才咬的力道不轻,虽然没有咬下一块肉来,但伤势定然不轻。

    她沉默了下来,觉得被冷风这么一吹,整颗脑袋都疼了起来。

    他的话,她不知该不该去相信。

    最起码她有一点是不相信的,不打妻子,刚才他可是打了她三下的屁

    股,现在还隐隐疼着。

    “哈啾——”

    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顾琉笙见此将她身上的外套直接穿好,宽大的西装外套穿在她纤瘦的身上,有些滑稽。

    两个袖子长长地垂落下来,完全不见她的手。

    可顾琉笙却看得分外的满意,这个女人总算安静下来了。

    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想到刚才她在舞蹈上的舞蹈,除了台下那些男人觉得碍眼,那腰肢扭起来确实让人疯狂。

    “回家吧!”

    “别以为我会原谅你!”

    她冷冷地出了声,撤离了他的怀抱,随即想起一件事情,“秦筝呢?”

    完了,她将秦筝落在了酒吧里!

    想到这里,简水澜朝着酒吧的方向跑去,随着她的跑动,两边的袖子甩了起来。

    顾琉笙想到那个咬着容昭熙不放的秦筝,又见简水澜朝着酒吧的方向跑,很快追了上去。

    **

    此时酒吧里依旧热闹非凡,然而有一处地方围了不少的人,还夹杂着男人忍无可忍的声音。

    “你给我下来,我警告你,我不打女人,你别破了我的先例,啊——下来!下来啊——”

    酒精上脑的秦筝抓着对方又打又抓,整个人还挂在对方的身上,当简水澜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整个人处于震惊的状态。

    秦筝什么时候战斗力这般强悍了?

    一个那么高大的男人都是她的手下败将!

    瞬间清醒了许多,她连忙冲了过去拉住秦筝。

    “秦筝,你快下来,别将人打残了!”

    秦筝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还不满地囔着,“就是这个混蛋,撞了我的车,还摸我的屁

    股,他嫌弃我老,我哪儿老了……”

    原来就是这个人撞了秦筝的车,还骂她老女人!

    现在竟然不要脸地摸秦筝的屁

    股!

    活该被打!

    看到秦筝处于上方,简水澜反倒不急了,捂着发疼的脑袋,又听得周围都是吵杂的声音,只觉得脑袋更疼了。

    赶来的顾琉笙看到眼前的场面,见秦筝的架势一点儿不比他老婆省心。

    容昭熙整个人被她架在身上揪着头发暴打,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朗月将他们分开!”

    朗月很快出现,只是一招就将他们二人分开,一手抓着容昭熙一手抓着秦筝,只是秦筝一从容昭熙的身上下来,很快就要缠上去,简水澜只好过去将她拉开。

    “够了够了,够本了!”

    此时的容昭熙从未有过的狼狈,一头棕色的头发被揪得乱七八糟头皮发麻,脸上也落下了几道被指甲抓出来的痕迹,一边甚至还淤青了一片,肩膀上还淌着血。

    他这是招惹上什么属性的女人了?

    秦筝看到简水澜突然出现,立即问她,“你跳舞跳到哪儿去了?”

    “我们回去,这里吵得我头疼!”

    她带着秦筝转身就走,走前还不忘一脚直接踩在了容昭熙的脚背上,疼得他立即抱着脚狼狈地跳起。

    “你又是哪儿来的老女人了?”

    “容昭熙,她不是你能惹的女人!”

    顾琉笙冷冷地扔下了话随即离开。

    听到顾琉笙的声音,容昭熙朝着他望去,只看到一道离去的挺拔身影,他烦躁地一抓头发。

    今儿这是怎么了?

    莫名其妙地被个老女人打了一顿,还有刚才顾少那话是什么意思?

    朗月警告地瞥了他一眼,随即很快离去。

    那一记眼神很冷,看得容昭熙更是觉得莫名其妙,他不过就是来这边放松下,怎么就招惹上这么一群老女人了?

    一辈子的脸都没有今天丢得这般彻底,幸好他今晚单独过来。

    **

    四人离开了酒吧,秦筝就醉醺醺地拉着简水澜的手再也不撒开了。

    “今晚上得陪我,男神什么的,全都给我扔一边儿去,那个混蛋,让我见一次我揍他一次,摸我屁

    股还嫌弃我没几两肉,撞我车子还不赔,我不咬死他……”

    听着秦筝语无伦次的话,简水澜觉得自己还是比她清醒了许多。

    “走,我开车送你回家!”

    任凭她的车技,再来三瓶红酒,依旧能够找得到回去的路。

    顾琉笙看向朗月,“将秦小姐送回去!”

    朗月走向秦筝,“秦小姐,我送你回去!”

    秦筝一看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立即睁大了双眼笑。

    “艾玛,这么漂亮的小妞当保镖,顾大男神还真不心疼,宝贝儿,我疼你……”

    “丢脸!”简水澜嫌弃,“她有我漂亮?”

    秦筝还真一个个仔细地对比着,最后认真地点头,“你胸比她的大!你漂亮!”——

    题外话——谢谢545454121212送的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